2024年04月18日
微信

读诗歌《在天堂门口》有感

作者: 田玖恩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3月23日 21:10 |
播放

近日,笔者于上海图书馆参加了一个主题是“漫谈中西方诗歌与绘画”的对话讲座,对话嘉宾是著名作家、散文家、诗人赵丽宏和美籍华裔作家李炜。对话中嘉宾李炜提到了嘉宾赵丽宏老师的作品《在天堂门口》,这首诗歌引起了笔者的兴趣。

《在天堂门口》是作家、诗人赵丽宏老师在疫情期间创作的诗歌,这首诗歌体现了赵老师在疫情期间对人生,对终极真理的思考。赵老师在诗歌中没有给我们答案,但是诗歌的优点是,诗人有诗人的思考,读者可以有自己的解读。今天,我们一起从信仰的角度来欣赏这首诗歌。 

诗歌的第一部分:诗人用图画的语言向我们描述,他写到天堂的门并非永远开启,有时敞开,有时半掩,有时紧紧关闭,天堂的门虽然没有武士把守,想进去的人却只能在门外徘徊。天堂门内是有问题在等待着人们回答的,这些问题简单,但是却让最聪明的人却步。因此千百年来,一群来自古今中外的智者哲人操着不同的语言陆续在天堂门口相逢,面面相觑。

天堂是信仰的重要话题,诗歌的第一部分,开门见山,天堂是很多人向往的终点。而诗人的描写很容易让基督徒想到天堂是需要邀请的,进天堂是需要入场券的,可是这入场券却难倒了很多“英雄汉”。但其实,能够进去的人需要回答的问题很简单,基督徒知道那答案。

接下来诗人“看到”聚集在天堂门口的古今中外的智者。

诗歌第二部分:中国古代先贤一一上场,“老聃骑着青牛,从夕阳的余晖中走来……在他身后,蝴蝶正飞出庄子的梦境,在孔子的头顶翩跹,孔子在崎岖的路上颠簸,沿途留下气喘吁吁的叹息……”

老子、庄子、孔子,是中国人最敬仰的思想家,被尊为古圣先贤,在国人眼里,后人中没有人可以超越他们。可是这样的圣贤到了天堂门口,依然还在寻找他们的“道”。

诗歌第三部分:名震中外的希腊三贤陆续登台,“亚里士多德站在台阶前,自言自语……可是,有人在身后拽他,回头看,他的老师们,柏拉图和苏格拉底,已经在漫长的台阶上,等候了很久很久……”

亚里士多德、柏拉图、苏格拉底一路追寻真理,想要弄清人间的是非,探讨了很多重要的人生主题:幸福、痛苦、人生价值、德行……他们因追寻真理而走到了天堂门口,但是,“人世的‘理想国’并没有直通天堂的捷径;苏格拉底的一声叹息,宣泄着无法解脱的绝望和压抑……“古希腊历史上最著名的哲学家,对人类文化产生深远的影响,但是依然在天堂门口止步。

诗歌第四部分:诗人重新带领读者回到中国古代,屈原带着他的问题向我们走来,“屈原的登天之道,是一条不断的疑问之路,是一条无穷无尽的山水之路。”

“光明和黑暗在哪里交界
混沌和清澈在何处分野
天空和大地在哪里连接
太阳在夜晚如何休眠
月亮为何能死而复生
是谁安置了群星的位置
是谁使独居的神女怀孕
是谁导致无尽的悲欢离合
是谁决定生死之门的开阖

君王的狐疑和暴虐
臣子的忧惴和孤悲
都是人性的折射
命运为何反复无常
人间的是非曲直
究竟由谁来辨别审析“

屈原的天地之问,没有答案。他来到天堂门口,仍带着一脸迷惘。

诗歌的第五部分:中国诗人和外国诗人穿越时空在天堂门口相遇。“踽踽独行的但丁,和低头沉吟的屈原擦身而过”,在诗人看来,但丁带给人惊喜,使寻觅者看见希望,诗人大胆发问“一部伟大的《神曲》,难道不能敲开天堂之门?”诗人慢慢靠近答案“爱,推动了生活的轮子,也推动了日月星辰的运转,如此巨大的能量,真可以用一个爱字点燃?”

是啊,爱已经接近了真理,但是真理又不只是爱!

诗歌的第六部分:有争议的哲学家尼采上线,他是“一个衰老的年轻人,披头散发,目光迷离“,尼采“站在天堂门口,检视过来的岁月,像撕碎了一地稿纸……”

“真理是什么
你是否还记得当初的诠释
真理?你不认识真理吗
难道它不是
对我们全部羞耻心的谋杀”

诗歌的第七部分,也是最后一部分:“紧锁的大门悄然开启”,因云雾缭绕,门里和门外已无法分辨,但门外的哲人仍然“面面相觑”“举步维艰”……

我们常常崇拜圣人先贤,敬佩那些道德高尚、思想深邃的智者,他们走在了大多数人的前面,很多人以他们为自己的导师,但是在真理面前,他们也只是寻访者。只有耶稣基督是真理,拥有耶稣基督的人才可以进入天堂的门。

附:诗歌原文

《在天堂门口》

作者:赵丽宏

天堂的大门

并非永远开启

有时敞开,有时半掩

有时紧紧关闭

 

天堂的门口

并没有武士把守

要想进入的人

却总是在门外徘徊犹豫

 

天堂的门内

藏着无形的斯芬克斯

一个个简单问题

回荡在虚无中

却使人间最聪明的哲人

闻而止步

 

一群哲人

说着不同的语言

相逢在天堂门口

面面相觑

举步维艰

徘徊了百年千年

 

老聃骑着青牛

从夕阳的余晖中走来

在天堂门口

他还在寻觅他的“道”

在思考如何尊崇自然

人法地,地法天

天法道,道法自然

天地浩瀚无垠

不过是自然一角

生命卑微,却无比繁复

生于自然,死于自然

任其自然,则本性不乱

 

你说天地不仁

以万物为刍狗

人间的悲惨和凄苦

难道是天地的意旨

谁也无力改变这一切

你来到这里

是循着你无法描述的“道”

还是顺着你

清静无为的自由性情

到了天堂门口

你还寻找什么呢

这扇辉煌的大门

难道还不能收服你

自由无羁的灵魂

 

他从简单的行囊中

抖出一堆碎石

在天光的照耀下

碎石突然奇光四射

反照出人间的山川大地

还有生生不息的万类生灵

他俯下身子检视这一地宝石

竟然忘记了举手敲门

 

在他身后

蝴蝶正飞出庄子的梦境

在孔子的头顶翩跹

孔子在崎岖的路上颠簸

沿途留下气喘吁吁的叹息:

道不行

吾将乘桴浮于海

海在哪里

浩瀚洪波的尽头

正浮起天堂的另一座拱门

然而大门紧锁

金色的锁环上

停栖着那只不知疲倦的蝴蝶

翅膀颤动着

似乎正预示

寻道者诡谲的命运

 

亚里士多德站在台阶前

自言自语

谬误有多种多样

而正确却只有一种

能走到这扇门前

应该是无法抗拒的正确

可是,有人在身后拽他

回头看

他的老师们

柏拉图和苏格拉底

已经在漫长的台阶上

等候了很久很久

 

还没有弄清人间的是非

怎么有资格跨进这神圣之门

你知道什么是幸福生活

遵照道德准则过日子

就是没有苦痛的生活

你说人生最终的价值

在于觉醒和思考的能力

人类如果失去了德行

就可能是一切动物中

最恶劣的禽兽

 

什么是人的德行

你忠于友谊的灵魂

难道真能寄生于别人的躯体

羽毛相同的飞鸟

却飞向了不同的巢穴

谎言自有解释不尽的理由

真实则来得无缘无故

当习惯成为天性

天性也会变成笼中的囚徒

 

人世的“理想国”

并没有直通天堂的捷径

柏拉图种植的橄榄树

无法在阳光下长存绿阴

砍伐的刀光何等诡秘

还没有看清那闪烁的锋刃

大树已经轰然倒下

遍地残枝掩盖了曲折道路

苏格拉底的一声叹息

宣泄着无法解脱的绝望和压抑

致命的堇汁殷红如血

且当美酒啜饮

 

一个孤独的身影

在云岚雾气中踟蹰

屈原的登天之道

是一条不断的疑问之路

是一条无穷无尽的山水之路

路漫漫其修远

愿轻举而远游

让灵魂自由飘飞

留下枯槁的肉身

在荒野里踽踽独行

飘飞的灵魂寻寻觅觅

头顶寥廓空旷

似乎已经没有天空

挣扎的肉身踉踉跄跄

脚下苍茫起伏

似乎已经消失了大地

 

光明和黑暗在哪里交界

混沌和清澈在何处分野

天空和大地在哪里连接

太阳在夜晚如何休眠

月亮为何能死而复生

是谁安置了群星的位置

是谁使独居的神女怀孕

是谁导致无尽的悲欢离合

是谁决定生死之门的开阖

君王的狐疑和暴虐

臣子的忧惴和孤悲

都是人性的折射

命运为何反复无常

人间的是非曲直

究竟由谁来辨别审析

 

所有的天地之问

都没有明确的答案

你来到天堂门口

仍带着一脸迷惘

身上覆盖的尘土

来自起伏的群山

来自无边的大地

身上漫淌的水渍

来自汨罗江

来自万千条奔流的河

人间的山河大地

人间的生死悲欢

和天堂之间

天涯咫尺

 

踽踽独行的但丁

和低头沉吟的屈原擦身而过

你目光中的惊喜

使寻觅者看见希望

抖一抖身上的疲惫

抖落地狱和炼狱的尘埃

那些血色、火光、迷途

和无数灵魂的呓语

都在耀眼的阳光下

化成一缕轻烟

一部伟大的《神曲》

难道不能敲开天堂之门

 

你说天地间有两个太阳

一个烛照卑微的尘世

一个映照走向天堂的大道

你在背井离乡的尘世中

做着登天的梦

是哪个太阳一路照耀着你

你说人生下来

不是为了像野兽一般活着

而是为了追求美德和知识

天堂里是否陈列

人间稀缺的美德和知识

你想让世人摆脱悲惨的遭遇

但你指引的幸福之路

为何如此蒺藜丛生

 

你说只要一阵闪光掠过心灵

心中的意志就得到了实现

爱,推动了生活的轮子

也推动了日月星辰的运转

如此巨大的能量

真可以用一个爱字点燃?

天下的生灵

必须在同一片天空下共生

飞禽走兽

花鸟鱼虫

还有那些肉眼看不见的

细微狡黠的生物

地狱和天堂

在尘世的梦境中转换

人的地狱

也许是病毒的天堂

而细菌的地狱

也许是人的狂欢节

被地狱之火照亮的眼睛

反射出遥远的天光

 

尼采,一个衰老的年轻人

披头散发

目光迷离

站在天堂门口

检视过来的岁月

像撕碎了一地稿纸

 

从门里发出的诘问

能否勾起你曾有的激情

所有睿智的发言

都已随青春的脚步流失

然而人间还在流传你的声音

真理是什么

你是否还记得当初的诠释

真理?你不认识真理吗

难道它不是

对我们全部羞耻心的谋杀

 

被谋杀的羞耻心

仍然要追求幸福

幸福所需要的是多么简单

只是一支风笛的声音

没有音乐

生活会是一个错误

你曾经想象

甚至上帝也是唱歌的

此刻,在天堂门口

你听见上帝的歌唱了吗

 

天堂的大门里

传来了风笛的鸣响

还有云霞一般弥漫的歌声

没有人听懂那歌声是什么语言

但旋律却似曾相识

熟悉而又陌生

音乐滋润人类的心灵

也为那些在暗中飞动的病毒

伴奏

变幻的旋律中

孕育着欢乐的阴谋

 

你说:不必担忧

音乐无罪

音乐不会被消灭

音乐在不断纠正流行的错误

音乐为病毒伴奏时

人类正无奈地和病毒

共生

喧闹中保持静穆

幽暗中追寻光亮

隔绝时门户畅通

你说:那些弄不死你的

会使你变得更加强大

 

吱呀一声微响

那扇紧锁的大门悄然开启

云雾缭绕

从门外涌入门内

又从门内飘向门外

此时,已无法分辨

门里和门外

 

聚集在门外的哲人们

面面相觑

等待的岁月之光

辐射在不同色彩的瞳仁中

此时也已一片迷蒙

门里和门外

到底有什么区别

 

历经沧桑的人啊

满腹经纶的人啊

不甘沉沦的人啊

弃暗投明的人啊

步履蹒跚的人啊

为什么

在看似接近终极的时刻

你们进退两难

你们举步维艰

……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