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4日
微信

马鞍峰教会如何会被美南浸信会驱逐呢?情况很复杂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3月01日 13:43 |
播放

长久以来,美南浸信会的成员们几乎在所有问题上都存在分歧:从妇女在教会中的作用,再到哪本圣经最适用于加尔文主义和“外来浸礼”(alien immersio,指在教派之外接受过洗礼的人是否可以成为教会成员)之争。

但尽管存在分歧,想加入美南浸信会一直都是相对容易的,被驱逐则很困难。

西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前主席亚当·格林威(Adam Greenway)曾经说过:“在美南浸信会的生活中,基本上你有要求即可加入进来,直至证明你要离去。”

“谁能成为美南浸信会的成员”这个问题在本周(译注:指的是2月下旬)成为国际上的头条新闻,因为教派执行委员会投票决定,以该教会有女性布道牧师为由,将作为美国最大型且最著名的教会之一扫地出门。

2月21日周二,位于加州森林湖的马鞍峰教会因为任命新主任牧师安迪·伍德(Andy Woods)的妻子斯塔西·伍德(Stacie)出任常规布道家而被“视为不与美南浸信会友好合作”。斯塔西的职务与教派信仰声明《浸信会信仰信息》中一个章节发生冲突,因为后者将牧师职务限制于男性。之前,有人向教派审核教会地位的美南浸信会资格委员会发出投诉,称马鞍峰教会在2021年按立了几位长期工作的女员工作牧师。

还有其他四间教会也因为有女牧师而被美南浸信会除名,其中包括佐治亚州格里芬市的新信仰使命事工,但该教会的牧师后来声称他们从未加入过教派。

这些会众也是自从教派在2000年禁止按立女牧师以来,第一批因为有女牧师而在全美国范围内被驱逐出美南浸信会的教会。

过去存在过教会因为有女牧师而被浸信会州会议或地方协会除名的。2009年,佐治亚州美南浸信会因为雇佣了一名女牧师而解除了迪凯特市第一浸信会(First Baptist Church of Decatur)的隶属资格,之后还在2010年以同样理由将德鲁伊山浸信会(Druid Hills Baptist Church)扫地出门。2015年,田纳西州一浸信会地方协会以劳伦斯堡大幕传教士浸信会(Greater Tabernacle Missionary Baptist Church in Lawrenceburg)有女牧师而将其除名。

格林威说,有关教会地位之争在地方或州一级更为常见,因为这些场合人们更有可能知道其他教会在做些什么。由于有40000多间成员教会,美南浸信会在全国层面上不太可能驱逐某一教会。

地方性或区域性团体往往对教会必须遵循教派教义的程度有着不同规定。有些要求教会完全同意《浸信会信仰信息》,有些使用其他的信仰声明。

在美南浸信会的层面上,规则一直比较弹性。成立于1840年的教派直至1925年才有正式的信仰声明。同年,美南浸信会开始合作计划,从各个教会筹集资金,资助美国各地的宣教事宜、神学院和其他事工组织。

研究过多年美南浸信会政体机构、现任美南浸信会主席、得克萨斯州法默斯维尔第一浸信会的牧师巴特·巴伯(Bart Barber)就说:“这可不是个意外。”1925年之前,被认定为浸信会的地方教会要为美南浸信会的个别机构和事业提供资金。

而一旦他们注入了资金,就需要提出一份更详细的信仰声明。

巴特说:“因为需要更多信任。”

有关教会的争议常常会在年会上上演:一间教会试图阻止另一间教会加入进来,涉及到的问题也有很大不同。

1977年,加州会议拒绝了一间弗雷斯诺教会代表们(也就是所谓的信使)的请求,因为该教会实施“外来浸礼”和“开放式共融”,且已经就这些问题争议多年了。肯塔基州和阿肯色州的浸信会也是如此。加州浸信会在1980年拒绝承认一间科罗纳的教会,因为他们从教会名称中删去了“浸信会”一词。1993年,加州会议拒绝承认一间有着女牧师的教会。

州和地方一级的会议,往往规模比较小,驱逐一间教会的问题会更容易列入议程。但在全国性的美南浸信会年会上,事情就比较困难了,因为有时会有数以万计的信使们参加。

1990年代,驱逐教会的争斗已经迈向全美国,而且主要是事关LGBTQ人士在教会中的角色。1992年,《浸信会信仰信息》进行了修改,禁止教会肯定LGBTQ成员和神职人员。这些变化发生在所谓的“保守主义大复兴”(Conservative Resurgence),导致当时有很多温和派浸信会成员开始脱离教会。

这些变化还导致一众教会因为肯定LGBTQ成员和神职人员而招致除名,首当其冲的就是北卡罗来纳州普伦纪念浸信会(Pullen Memorial Baptist Church)和奥林·宾可利纪念浸信会(Olin T. Binkley Memorial Baptist)在美南浸信会年会上遭投票驱逐。

尽管在2000年对《浸信会信仰信息》加入了仅有男性牧师的词句,但美南浸信会的成员反复抵制在这份教派章程中加入禁止女性牧师词句的呼吁。

于是又在2014年,教派的机构被修改为仅接受那些“信仰和实践是”与《浸信会信仰信息》“紧密认同”的教会。2014年的这一规则变化,为更多教会从美南浸信会中除名大开方便之门,其中包括了因为种族问题和性虐待处理不当等问题。作为2019年时通过的为这些问题正名的附加规则的一部分,资格委员会被授予决定一间教会是否是与教派“友好合作”的工作。

2018年年会上,因为教会对与他们共享建筑的黑人教会进行歧视,信使们除名了佐治亚州罗利怀特浸信会(Raleigh White Baptist Church in Georgia)。两年后,牧场高地浸信会(Ranchland Heights Baptist Church)因为雇佣一名有案底的性犯罪者担任牧师而被解除隶属资格。

2019年,在美南浸信会前圣经教师贝斯·摩尔(Beth Moore)在推特上发表了母亲节教会演说的言论后,推动驱逐有女性牧师教会(教会中有女性进行布道)的运动得以加强。贝斯的言论导致20年前帮助起草过《浸信会信仰信息》的神学院主席阿尔伯特·莫勒(Al Mohler)等美南浸信会领导人的愤慨。信任是让美南浸信会过去的工作可以进行下去,而其大部分都因为国家日趋增长的两极分化而招致削弱,这场辩论也变得更加激烈。

2021年5月,马鞍峰教会前主任牧师、畅销书作家华理克宣布,该教会按立了几位女性作牧师。事情到来了,因为不久后,在当年的美南浸信会年会上,一位信使呼吁对马鞍峰教会进行调查。

可是,驱逐马鞍峰教会不是件易事。

部分像莫勒等的美南浸信会成员,就说任何女性都不能拥有牧师头衔。但是,其他人也说虽然主任牧师的职务仅限于男性,但教会工作人员中的其他女性可以被称之为牧师。

这种分歧导致资格委员会陷入困境,因为他们不知道有关牧师的信仰到底该如何适用。在2022年加州阿纳海姆的年会上,资格委员会主席琳达·库克(Linda Cooper)请求信使们成立一个研究小组,专门研究当地教会如何使用“牧师”一词。

这个要求又导致了激烈辩论。莫勒等人认为,美南浸信会的成员们清楚明白地知道“牧师”一词的含义,而格林威等人支持成立研究小组的想法,说应该扩展到研究教会需要有多严格地遵守美南浸信会信仰声明。

作为前神学院教授,格林威在最近一次采访中称,《浸信会信仰信息》规定,共融应限于教会成员。但他也说了,很少会有教会严格遵守这一规定。

他说:“这条可能是《浸信会信仰信息》中‘最不遵守’的。”

在采访和社交媒体上,格林威并不同意对马鞍峰教会的投票,称这是把太多权力置于对《浸信会信仰信息》的一条解释上面。

巴伯说,投票驱逐马鞍峰教会是地方教会信使们就这个问题拥有发言权的唯一办法。美南浸信会的规则允许两种选择来挑战一间教会的地位。巴伯说,如果信使们在年会上这么做,资格委员会可以立即作出决定,或者花时间调查此事。但是,如果他们决定不立即作出裁决,则资格委员会会向执行委员会提出建议。

一旦有人不同意建议,他们就可以重新开始这个程序。

而现在,执行委员会已经投票驱逐马鞍峰教会,他们和其他被取消隶属资格的教会可以在今年6月的新奥尔良年会上提出申诉。可以预计的是,马鞍峰教会会提出申诉,为该问题的投票做好准备。

巴伯是这么说的:“6月份,我们将了解信使们对马鞍峰教会有一位女性牧师作为常规布道团队一份子的看法。”


源自Religion News Service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