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2日
微信

对话|华东一牧者反思:中国教会重新开放几十年后的今天,必须吸取这一路走过来的血泪教训

作者: 李世光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03月06日 10:34 |
播放

“忘记背后,努力面前”,这是使徒保罗劝勉腓立比教会教友们的一句话,这句话也常常被今天的我们引用,告诫自己不要被过去所影响。只是,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并不是说我们应当把过去完全忘记掉,而是需要加倍努力,不让过去的记忆夺走我们对现在和未来的关心,阻碍我们信仰和使命的长进。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教会重新走向开放,一直走到今天,这中间已经走过了40余年的时间。在回顾中国教会这40余年的历史的时候,在华东某地全职服事三十多年的孟明成牧师(化名)认为,我们必须吸取这一路走过来的教训。

孟明成牧师的信仰和服事之路

孟明成牧师在上世纪80年代末的时候开始信仰,老家在华东某地。信仰的最初原因是妻子得了重病,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甚至都把妻子转运到太平间了。那个时候,他的妹妹已经信主了,妻子则刚刚开始信仰。他都已经放弃了,但是他妹妹却没有放弃。妹妹请教会的人为他的妻子祷告,然后让他感到非常不可思议的是祷告以后疾病就全然好了,上帝拯救了她,就好像从死里复活一样。本来都拉到太平间了,好像坟墓一样的地方,但是就这样从太平间重新走了出来。妻子现在生活的很好,会和孟明成牧师一起出去,帮助他,也会带敬拜什么的参与很多的服事。

妻子所经历的神迹成为了孟明成牧师人生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孟明成牧师说,妻子所经历的神迹,直接改变了他们的两个家庭,上帝不但改变了他们自己的小家庭,也改变了妻子父母的家庭。妻子的父母原来是拜偶像的,但是因着妻子所经历的神迹后来完全的改变了,完全抛弃了偶像,家庭也成为了一个聚会点。

从此以后,孟明成牧师也信主了,当然,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名年轻信徒,不是牧师。信主以后,有一位前辈常常带着他参加聚会,然后觉得他很年轻,而且还识字,因此也会找一些解经的书给他。上帝的灵大大的感动他,让他觉得圣经非常宝贵。直到现在虽然常常有很多人夸赞孟明成牧师,觉得他讲道很好,但是孟明成牧师认为讲道这个不是人做的,而是上帝的灵自己做的,人只是上帝所使用的一个器皿罢了。

很快,孟明成牧师就放弃了之前世上的工作,开始在教会里面全职服事。圣灵把感动放在他里面,让他分享出很多别人没有看见和听见的世界,得到了很多信徒和牧者的见证。就这样,孟明成牧师的服事之路一路走到了现在,在这漫长的过程当中经历了许多,既有信徒和教会的成长、发展,也有很多的沉重教训。

那些充满血泪的沉重教训

孟明成牧师全职服事的三十多年的时间,正是中国教会迅速成长和发展的期间。在这三十多年的时间当中,他看见了很多教会遭遇逼迫患难,他自己和所带领的教会也曾经遇到逼迫。在回顾这一切的时候,孟明成牧师说在他进教会的时候,那个时候大家都是非常单纯的,也很同心,也不会争什么名利,每一个人都是为主作见证,都是把人带到教会来见耶稣,那个时候大家的心是非常齐的,就是单纯的为主作见证。但是其实人都是罪人,就这样走着走着,很多人变得没有刚开始那么单纯了,开始有很多人自己的想法冒出来,而且很长一段时间里面,教会表现的太高调了。因此,他觉得后来教会遭到很多的逼迫,这个本身确实是很不好的事情,没有人会喜欢逼迫,但是他却坚定的认为在这些逼迫当中有上帝的美意。

他回忆说,他所知道的是,很多教会经历了飞速的发展,教会从小变大,然后又不断的开拓,无论是教牧同工还是信徒的人数都增长了很多。但是当经历了这样的发展以后,问题就真正出现了——教会为什么会发展?究竟是谁的功劳?有的牧者嘴巴上说着“感谢上帝,荣耀归于上帝”,但是却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心已经在不知不觉当中慢慢的改变了,从最初的单纯、谦卑变成了后来的骄傲。人有罪的话是不可能完全隐藏得住的,在自己根本察觉不到的地方,人的罪就会自然的表现出来。就这样,牧者的表现越来越高调,教会的表现也越来越高调。就像大卫王在打了很多胜仗以后,内心变得骄傲,于是下令数点以色列百姓的数目一样,很多的教会也开始在明里暗里较劲,比较谁的教会人数更多、教会规模更大,形成了一场这样的比赛。

孟明成牧师说,那个时候很多的教会领袖在一起开会,当时他也在。但是会议的那种氛围让他觉得很不安,因为能够看到,有很多的争竞在里面。虽然会议上主要谈的是牧养,但是彼此之间的争竞其实是很明显的,因为在不经意间就会流露出来。什么“我们有多少教会、同工”这样的字眼和字眼背后的骄傲仔细听的话都能够听出来。人数很多、规模很大的教会在无形中流露出来的是得意和炫耀,而那些人数少、规模小的教会流露出来的就是羡慕和嫉妒。

在许多的争竞现象当中,让孟明成牧师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很多教会比拼着谁按立的牧师最多这个事情。

孟明成牧师说,原本很多的人被按立为牧师这是一件很好、符合圣经的事情,牧师数量变多了,教会也能够有更多的发展。但是他所看到的是,很多教会把按立牧师最后反而变成了不好的事情。大家在比拼谁的教会按立的牧师更多,他觉得他们连按牧这样严肃的事情都在争,他很难过。孟明成牧师也曾经在牧者会议的时候提出过建议,觉得按牧并不在于人多,而在于上帝是否托付他们使命,也在于他们是否在弟兄姐妹中有威望,是否认同他们,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才能够被按立成为一名牧师。因此,他建议过大家不要比被按立的人数,哪怕只按立了十名、二十名牧师,数量不多,但是他们都是符合上帝的心意的,也能够得到信徒们的共同认同,这样就好了。另外,他在当时就觉得牧师被按立之后,并不需要任何牧师证书什么的。因为这些东西没有什么用处,反而有很大的坏处。

孟明成牧师说在当时,很多教会在按牧方面是比较乱的,主要是按牧的标准不清晰以及不了解被按立人的真实状况。当时规定的按牧的标准是一个人要服事15年以上什么的,但是问题是负责按牧的教会根本不了解那些将要被按牧的人,比如按牧的标准是要服事15年以上,但是对方是否真正服事了15年及以上的时间,负责教会的教会和牧师并不知道。因为彼此也不认识,没有什么连接,只能是对方说什么然后就是什么。而且是否得到了教会牧者和信徒的认同这个也不知道,因为被按立的人当然会说自己是得到很多见证的,只说自己的优点,没有人会挑自己的缺点来说。他们是等着人过来,而且仪式也搞得很大,非常高调。但是使徒保罗按牧的时候,都是去当地教会亲自了解的,然后也尊重当地教会,得到当地教会的认同的人保罗才会去按立他们。

就这样,被按立成为牧师的人可以说“良莠不齐”,有的被按立的牧师是非常好的,但是也有一些牧师不能得到教会牧者同工以及信徒的认同和支持,这样的话反而给教会带来了很多的难处。之前没有按牧的时候,教会反而是更加同心的,但是被按牧成为牧师以后教会反而有了很多的纷争。因为有的同工觉得,我比他付出的更多,表现比他更好都没有被按牧,被按牧的那个人服事的时间没有我长,也没有众人的见证,最后却被按牧了。因此,对人和教会有很多的意见和情绪,最后导致教会分裂的也有很多,这样的充满血泪的教训是非常让人感到痛心的。

孟明成牧师希望今天的中国教会能够从过去的历程中吸取到教训。“ 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忘记背后”固然非常重要,但是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忘记所有,从中国教会这一路走过来的历程当中学习成长的经验、吸取失败的教训都是非常重要的。只有这样,中国教会才能够更好的“努力面前,向着标杆直跑”。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