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3日
微信

话题•如何培养中国教会新一代接棒人?(七)|老一代牧者想法需更加开阔 制定完善的交接章程

作者: 舒华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2年12月27日 12:09 |
播放

编者按:教会的发展是离不开三个要素,第一,忠于圣经的讲台、第二,健康的神学,第三,对新一代牧者的培养与传承。在中国牧者群体的团契中,通常被讨论的话题最多的,是如何复兴教会的聚会人数、如何扩张更多的聚会点、亦或是牧者对客观环境的感慨和反思等等。但却鲜有牧者群体对教会如何培养“新一代接棒人”这个话题进行集体深入的讨论。

“新一代的接棒人”是指,在已经成为教会同工的人群里,牧者有意去拣选和着重培养一个或多个有潜力未来去带领整体教会的人。日前,本平台邀请多位60后、70后、80后不同年龄段的牧者就“如何培养中国教会下一代接棒人?”的话题进行对话。他们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分享。

(七)

东南一牧师:老一代牧者想法需更加开阔 制定完善的交接章程

一位来自东南的70后代职事奉教会的曾伟成牧师(化名)就此话题展开了他的看见与分享。

问:您如何看待中国教会亟需培养新一代接棒人的事情?

我觉得新一代接棒人的培养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因为我是属于改革开放以后被培养出来的传道人。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上一代的牧者大多数是一直做到安息主怀,才把这个接棒才交给人。结果在交的时候就出现了教会巨大的裂痕。应该是早期的那代领袖们没有太多传承的观念导致的结果,教会的传承和发展反而被“为主忠心事奉到死”的观念所耽误了。

他们并没有把培养新一代接棒人放到很重要的位置,特别是在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后的新的一代领袖起来了,他们就比较有这种观念。老一代是一直抓住两个燃烧,一根蜡烛两头燃烧,它的生命是这样耗尽了,他们可以把它的生命都摆上去了,后来就到要接棒的时候,就接不上去了,就出现断层的严重的断层反正,我想这是观念不够开阔导致的。举个例子,比如宋尚节博士。实际上他们的同工那一代能力很强,可是接下来的同工就没有那么强了,因为接棒人没有建立好,因为他们自己那一代人风格很强势,他自己的下一代和家乡教会那边的属灵的影响力就都漏掉了,都看不见了,问题出在传承上。

而当初接棒了这批50后的领袖,他们的考虑就会比以前的那批领袖会比较深远。新的一代起来的时候,就变成跟老的一代会有张力。因为他会觉得说你们这些神学观念是哪里来的?有一个不太好的说法——“让神学像神学就好了。”他们所谓的神学,就是我直接从那个圣经里领受就可以了。

我的教会的牧师给他自己定位说,他 65 岁的时候他要彻底的交棒。那我自己的定位,我60岁的时候有人来接我肯定交的。我觉得如果40出头的人来接这个是最好的。如果二十几岁大学毕业的人有接棒的决心,我就培养他,因为培养一个成熟的传道人,没有经过至少五到十年以上的时间是不行的。所以我们用十年为一层,有 40 岁的,有 50 岁的,有 60 岁的。我觉得这样的螺旋阶梯式的交替培养模式是最好的。实际上,我在接手的时候,我也给自己在定位了,就像摩西培养约书亚,也是经历了很多长的时间,把他带在身边,让他亲自看我怎么做。对我来讲我绝对是很愿意去培养的新人的。

问:您认为教会在培养接棒人的时候,应该带着什么标准去寻找和建立?

答:预备和培养接棒人的标准,一个是要忠心,第二个要有受教的心,第三个要有谦卑的心。这是最基本的条件,当然忠心里面一般会带出他的殷勤来。之后便是要有受教的心,要有能够接受管教和建议的心,听不进去老牧者的建议是不行的。那另外一个是说他的谦卑很重要,不能觉得自己已经满了,不需要再接受改变了,这个想法也很可怕的。我培养人的方式,并不仅仅在话以上的教导他,而是我用一个教练式的生活让他去看见。你来看,你跟我住几天,你看我是怎么生活的。耶稣爱讲的,你们来看,实际上耶稣的做法跟保罗的做法就是我们的培养接棒人最好的示范。保罗是带他的学生提摩太也是一样。

问:培养接棒人具体的操作模式和经验,您能分享一下吗?

首先,我们上一代的老牧者要建立一个好的教会章程。比如,我们的主任牧师会讲,我们不能对传道人有亏欠。如果我们对传道人亏欠的话,一代一代传承下去出现问题,教会是无法继续发展的。传道人在传道上他劳苦尽心了,当他退下去的时候,我们想这些退下去的老传道要不要在生活上给大家可以帮助的还是要做好预算和帮扶。总结来说,上一代的人要做出好榜样,也要很好的教导下一代,作为下一代你要接棒的时候,你要怎么去回应你对上一代给你带领。这些老牧者需要制定好交接棒的制度和规则,如此可以避免可能出现下一代会出现各种问题。

我不认同新一代接棒人以空降的方式出现,也不能一下很快放手。老牧者需要逐渐的把新一代接棒人引到上面去。从台下一直走上去,逐渐的给新一代引导进入事奉的舞台。会众不太愿意接受空降一个新接棒人。那我我们就是老的带小的,年轻的时候,就逐渐让他在台上的次数从少到多,自然而然的给它过渡过去。还有一种模式,就是长老治理团队,他们会对整个教会的治理起到引导作用。人数多的教会可以建立教会顾问委员会,它会起到定调,调整的方向的作用。需要有一个明确的传承的文化,牧者很好的去传递这个。

其实,教会他如果做好传承,它会像细胞裂变一样。整个细胞的裂变,它裂变的话它会裂变出好的东西出来,在这个疫情当中,特别这两年多,为什么有的教会是躺平的?有的教会反而做得更活跃的?因为活跃的教会他已经在这方面已经做好了准备了。

我的感触是说,真正领袖的培养都是从最小方面培养的。就是说可能你培养的一个小组长。就是中国未来的领袖在这个小组长当中产生出来的。所以现在我们可以从一个普遍性的培养开始。就像现在我带领的团队里面就有15个小组,15个小组里面组长也有副组长,这里面就很多不同的人,其实我们在他的小组里面走动,就可以发现有这样的人才是比较特别的,懂得怎么去做怎么带领的。

实际上我们把这个架构做好的时候,让它复制下去,就像一个细胞裂变一样,把教会做小,才有机会培养更多新的牧者,就让更多的人有这样的机会在这个里面去得到了锻炼。因为有的人你如果没有将他带进入到这个服事里面,你是看不出来它的潜力的,进去的时候就可以看得到。所以我讲这个意义是延伸的。实际上从他们开始进入到教会里面去,已经要从三代同堂这方面去着手了。

问:您如何看待教会传道人因经济供应、人际关系或神学观念不和而离开事奉岗位的现象? 

因为我是在教会里做代职事奉,双职的,做牧者,也有自己的工作。部队里面有两种军人,一种是还在部队里面的,还有一种是不在部队里面,那个叫预备役。在教会里面,我会竭尽所能的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去培养。这个过程中,他们中也有离开的,离开我们的教会,我觉得很正常。我带着一个心态,就是即便他离开了,他到别的地方去的时候,他也可以成为一个传道人。只要他不进异端 ,我觉得我们还是为上帝的国度培养了一个人。我们有三四个传道人离开了我们的教会,但是他到别的地方去,他也是个传道人,至少他没有离开主的教会。我愿意站在一个国度的眼光之中去看他们的离开。

因为我看太多的教会,就像我的牧师讲过,传道人跟他的老牧者之间的分裂的情形太多了,所以我比较预防这种事情。我是想避免失败,我不知道什么叫成功的路,但我知道只要避免失败,就比较保险。那传道的离开有几种:比如跟母会的关系出了问题,有的是觉得说你的母会对我掌控的太厉害了,导致传道人想要在经济管理要完全的独立,不要教会的钱,于是自己出去赚钱。另外就是神学上的分歧和不认同而离开的。但总的来看,老一代牧者一方面要带着师傅的心去授之以渔,也要带着一定的胸怀做好你所培养的人离开的准备。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