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8日
微信

话题•如何培养中国教会新一代接棒人?(五)| 亟需给年轻人更多事奉的机会和岗位

作者: 舒华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2年12月20日 10:32 |
播放

编者按:教会的发展是离不开三个要素,第一,忠于圣经的讲台、第二,健康的神学,第三,对新一代牧者的培养与传承。在中国牧者群体的团契中,通常被讨论的话题最多的,是如何复兴教会的聚会人数、如何扩张更多的聚会点、亦或是牧者对客观环境的感慨和反思等等。但却鲜有牧者群体对教会如何培养“新一代接棒人”这个话题进行集体深入的讨论。

“新一代的接棒人”是指,在已经成为教会同工的人群里,牧者有意去拣选和着重培养一个或多个有潜力未来去带领整体教会的人。日前,本平台邀请多位60后、70后、80后不同年龄段的牧者就“如何培养中国教会下一代接棒人?”的话题进行对话。他们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分享。

(五)

华南一牧师:亟需给年轻人更多事奉的机会和岗位 

一位来自华南的一位牧养经历和阅历丰富的刘星河牧者(化名),就这个话题分享了他的看法以及他的的感悟。

问:您如何看教会在培养新一代属灵领袖,或者说下一代牧者、教会接棒人这个事情?

答:我觉得教会对新一代接棒人的理解不应该先从他的能力和才干开始培养和选择。而是要先去看这个人是否有对传福音有热心。然后教会需要带领一些年轻人积极参与事奉,给他们事奉的机会和岗位。然后在事奉的过程和培训的过程发现人才, 然后再鼓励他们去读神学,接受更多的训练。

问:对于如何选出合上帝心意的接棒人,您觉得要考虑到那些必要的因素呢?您觉得什么样的人事合神心意的接棒人呢?

答:对教会下一代接棒人的选择标准,我觉得最重要的不是学历和他的才能,而是这个人有对灵魂得救的负担和热心。比如,司布真当时找到了很多学历不高、能力一般的年轻人,但是他们都以一个特点就是对传福音有热心,后来这些人继续得到培养,成为了改变英国教会的一群力量。当时的英国教会主流思想和氛围是,教会要招募工人,提出对学历和能力各方面的基本要求,但是那样氛围里培养出来的人,我认为很多不是属灵的领袖,只能是教会的同工。

如果这个接棒人没有对人的灵魂得救有负担,即便他能说会道或者表现得很属灵、或者在教会里头参加赞美诗班等等都很有恩赐,可是他对传福音没有负担,这样的人就不能称之为领袖。

目前,我还没看到我们教会有这样合适的接棒人出现。因为我看到了以后,我肯定会要带领他,鼓励他,这种接棒人的基本标准首先他要有传福音的热心,那我就可以培养他。对福音不热心,即使他有很高的文化素质,他也信主很认真,但是他们就很难成为接棒人,最终可能他在教会内部参与某些事工,他很忠心做事。

问:您觉得培养新一代的领导力或者说新一代的教会接棒人对于中国教会的意义是什么呢?

答:我觉得要懂得栽培有影响力的接棒人,尤其是教会要对职场人士重点栽培。栽培的目的并不是一定是要让他将来一定做传道人,而是使用他里面想去传福音和开拓建立教会热心和负担,这样的人可能不是传道人,也许是个职场的生意人,他就可以在他熟悉的领域传福音。他对这个社会有洞察力和远见的能力,可以看到教会牧者往往看不到的一面,而且他在社会上生意做得好,那么他一定有影响力,而这种影响力就会对传福音很有推动力。这样中国教会的未来的开拓性和影响力才会变得更大。

问:您觉得中国教会牧者在培养新一代接棒人的事情上怎样在观念上变得更加开阔?或者具体操作上应该要怎么做呢?

今天中国教会应该有更大的包容性和格局。我觉得,基督教不应该强调分门别类,例如不同派别之间相互在神学上的争吵,而是应该要更加包容和对话。那我们就要培养我们的接棒人的事上要有这种眼光和包容性。只要相信耶稣是上帝的独生子,因信耶稣得称为义,那么我们就都是上帝的儿女,我们就可以包容接纳他,我们就可以一起来做事。所以就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就要求神给我们彼此联合的感动。

我觉得,现在许多教会做错一个事情,就是让许多职场有影响力的人在教会里做了长老和执事。让他们受困于行政事工之中,没有发挥他们最大的影响力,没有通过自身的影响力在他们的领域带领人过来,建立更多的教会。久而久之,他们在教会里容易出现他们特有的威风和官僚气氛。这是把有潜力的人扼杀的一个做法。教会是有向外的离心力,需要建立更大的教会拓展体系,或者需要他们去开拓和建立不同人群的教会,这个是更有价值的。

问:您觉得一个健康的培养并选择接棒人的模式应该是怎样的呢?我们当下中国教会哪些观念或者模式需要更新呢?

答:我们其实需要向伊斯兰教学习。伊斯兰教本来始于阿拉伯地区。阿拉伯人厉害在于经商和拓展, 他们到世界各地,甚至到非洲去做生意。他们就把伊斯兰教带到那边,他做工赚了钱,他就在当地建一个清真寺,建个清真寺他就请阿訇来主持工作,然后他也在当地有经济上的影响力。然后最后把那些人都变成穆斯林。穆斯林的群体越来越大,最后国家就变成穆斯林,国家就伊斯兰化。然后他把东南亚、印尼、马来西亚这些全部都是马来人土著的人,转化成伊斯兰化了。

今天的教会并没有好好地利用商人群体的力量,我们没有给他们使命感,没有给他们一种拓展的能力和异象。所以我觉得教会就失败在这里。最后变成了,我们就守住一个教堂,守住你的这群羊,没有远见和长远的眼光。今天教会在用人和派遣的模式和异象方面,需要更大的格局和魄力。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我们还是要从基督徒的下一代中展开培养,建立适合他们成长的环境,要多多创造让基督徒二代参与服事的机会和岗位,让他们在那里被感动和熏陶,因为没有那个环境的话,他都没有空间和机会被培养的成为新一代的教会接棒人。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