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3日
微信

有一种网暴罪恶叫“网课爆破”——对“网课爆破”现象的一点属灵分析

作者: 严以勒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11月08日 10:18 |

近日,一个被称为是“网课爆破”的新名词跃入公众舆论关注的视野里。

事情的起因是前不久河南省新郑市第三中学一名历史教师在上完网课后在家中意外猝死事件引发的舆论震动。

据报道,今年46岁的刘韩博老师在上完网课后独自倒在家里,两天后被发现并确认因心梗已去世。随后刘老师的女儿于11月2日在微博上发文控诉称,自己的母亲生前遭遇了网暴,具体说,是在钉钉平台给学生上网课时多次遭到“网课爆破”。并哭诉道:“从10月初,逼死妈妈的暴力已经开始了。”

所谓网暴,全称是“网络暴力”,是指“用言语、图片、视频等形式在网络上施行的暴力行为”,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随时随地可以发起攻击,可以说这是社会暴力在网络空间中的延伸和升级。

对于网暴,大家可能并不陌生。今年早些时候,寻亲少年刘学州在自杀前遭遇过大规模网暴。这位少年短暂的一生太过于悲苦,幼年被亲生父母卖掉,长大后寻亲又被人欺负网暴,最后以死了结。

但这次一位网课老师之猝死,却引出了另一种新型网暴形式——“网课爆破”。

所谓“网课爆破”,“是一种新型网络入侵方式,指一或多名外来者进入直播间通过开麦辱骂、播放歌曲、刷屏刷梗、甚至播放淫秽视频等方式来破坏线上教学秩序,这些侵入者被称为‘爆破手’”。这些“爆破手”们把自己入侵、辱骂、刷屏霸屏等极端行为称为“爆破”,而把这种任务叫做“活儿”。

从网传的有关直播课堂视频中人们可以看到,在刘老师上网课的过程中,时不时有人肆无忌惮地入侵刘老师主讲的直播课堂,通过播放嘈杂的音乐、霸占共享屏幕发布骚扰信息等手段来扰乱课堂秩序,甚至爆出污言秽语来辱骂攻击刘老师。

至于刘老师的猝死和这种“网课爆破”有没有内在关联,还有待进一步调查。当地公安机关已经就此立案侦查。

今天新京报刊发长篇报道《女教师网课后猝死,学生还原事发当晚全过程》对刘韩博老师遭遇网暴事件的前前后后做了调查报道。其中写道:

“几位受访学生向新京报还原了事发当晚的整个过程:爆破猎手们围攻了课堂几十分钟,同学们听到刘韩博的声音从起初的愤怒变成了最后的疲惫,9点10分下课后,有学生向刘韩博发去钉钉消息,却永远停在了‘未读’状态。”

刘韩博老师遭遇“网课爆破”,并不是个案。在线上教学(网课)普遍兴起的背景下,作为一种新型网暴行为的“网课爆破”横空出世。

有记者为了深入了解“网课爆破”的运作手法,选择加入了一个有178人的“网课入侵”群。记者注意到,这个群成员以“00后”居多(还真是低龄化……),男性占比超七成,群公告显示“本群会定时清理不活跃成员”。记者在进群后的短短3分钟内,群里就连续更新了5条网络会议号,传来了两条“爆破成功”的消息……

更可怕的是,这种新型网暴行活动还涉及利益交易,有的人甚至将其做成了生意,以至于形成了一条黑色产业链条。据报道,在刘韩博老师被网暴事件中,有个别参与者发声,并透露有人靠骂人赚钱,而他自己只不过是“捣了个乱”而已。

不论是为挣钱,还是只为图个乐子,包括“网课爆破”在内的网暴这一丑恶现象再次揭开了互联网世界里最阴暗的角落,在那里有黑暗权势的运作。

别看网暴这种行为发生在虚拟空间,其杀伤力和危害性却也同样触目惊心,可以说是害人杀人于“无形中”,但在事后往往又难以被追责。因为表面上这种行为看似乎伤不到受害人身上一根汗毛,但它却伤害的是受害人的心灵,是以恶劣的言语向受害人的心灵世界射出各种火箭。

所以,对遭受网暴的受害者来说,轻则背负巨大的精神压力,重则患上严重抑郁症甚至选择轻生。

或许是有鉴于刘韩博老师遭遇网暴事件,中央网信办近日印发了《关于切实加强网络暴力治理的通知》,其中指出,切实加大网暴治理力度,进一步压实网站平台主体责任,并要求网站平台建立健全网暴预警预防机制。

从网暴行为的表现来看,网暴是以人的言语(包括语音、视频、图片等方式呈现)通过网络平台对受害人发动攻击。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说,网暴是语言暴力在网络空间上的延伸。

这正应了经上那句话:“生死在舌头的权下”。舌头可以带来生,也可以带来死。这不是开玩笑的,也不是危言耸听。

所以,透过那些活生生的网暴个案和悲剧,我们可以看到有些人的喉咙背后连接的是地狱的可怕权势:“他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他们用舌头弄诡诈,嘴唇里有虺蛇的毒气”。

有的人说参与网暴或“网课爆破”,不过是为图个乐而已。这实在是无知,更是为罪恶找借口。他们或许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他们借此发泄自己内心深处隐藏的原始欲望——暴力、情色、低俗、恶作剧,这就是恶了!而且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因为当你参与进这种罪恶的时候,你的喉咙就成了“敞开的坟墓”。这一比喻何等形象,又何等令人毛骨悚然!

雅各说得更清楚,并且向我们的心发出警告:

“舌头在百体里也是最小的,却能说大话。看哪,最小的火能点着最大的树林。舌头就是火,在我们百体中,舌头是个罪恶的世界,能污秽全身,也能把生命的轮子点起来,并且是从地狱里点着的。各类的走兽、飞禽、昆虫、水族,本来都可以制伏,也已经被人制伏了;惟独舌头没有人能制伏,是不止息的恶物,满了害死人的毒气。”

人的舌头被造,本来是用来赞美上帝的,去说安慰和造就人的好话。但由于人性的堕落,人的舌头也被罪性辖制,沦为犯罪的工具。

所以,我们要问的终极性问题是,谁能拯救我的舌头呢?谁能净化我的舌头呢?不然,我们将来难逃终极性的审判。因为“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 。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