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3日
微信

华南传教士小传(二十二)​富能仁

作者: 鼓浪隐士 蒙允转载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11月17日 11:05 |

富能仁(James Outram Fraser)中华内地会来华宣教士,他在傈僳族中间宣教、服务三十余年,被不少人誉为“傈僳使徒”。

1886年8月26日富能仁生于英国伦敦西北部圣阿班市一个殷实的基督化家庭。父亲祖籍苏格兰,曾任英国皇家兽医外科学院院长,母亲则为摩拉维亚名门之后。富能仁在五个子女中排行老三。富能仁小的时候就展现出极高天赋,在数学和音乐等领域更是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青年时入读伦敦皇家学院工程系,毕业后成为电机工程师。年轻有为的富能仁本可在英国充分享受人生的美妙,但1906年一次基督徒营会改变了他以及一个民族的命运。在营会上,他结识了内地会宣教士施达德,从他那里知晓了中国的属灵需求和内地会在华事工。他在圣灵感动下,毅然放弃锦绣前程,向内地会提出申请,到中华宣教。虽然因为耳疾两度遭到拒绝,但他仍为此锲而不舍,终于在康复后,得到内地会的同意,于1908年11月2日,抵达上海。他到安庆学习中文为宣教作预备,并很快精通了这门东方语言。他被首位进入云南的新教宣教士麦克悌(John McCarthy)所赏识,邀请他到云南宣教。

1909年5月,富能仁随麦克悌一道经香港,由缅甸进入云南,到达目的地腾越(今腾冲)与安选三夫妇会合。两年后,麦克悌安息主怀,安选三夫妇前往大理侍奉,腾越就仅剩富能仁独撑大局。富能仁首先在汉人中传福音,但遭到极大阻力,信主者寥寥无几。后来富能仁发现傈僳族人非常友好,于是把宣教重点放在这个鲜为人知的民族。一般认为傈僳族与彝族同源,同为古氏羌人的后裔。傈僳族是一个弱小的民族,常遭到云南的纳西族等大族的侵凌,被迫不断迁徙、但主往往拣选卑微软弱的民族,祂籍着富能仁将福音带给傈僳族。

富能仁在傈僳族向导带领下,翻山越岭,走访各地村寨。傈僳人的友好,以及对福音的兴趣,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1912年,高漫(Carl G. Gowman)来到腾冲与富能仁同工。次年初,他们一起深入傈僳族聚居区传福音,他们受到热情欢迎,很多饱受苦难的傈僳族人民被耶稣基督的大爱所感动,纷纷受洗归入主的名下。看到很多傈僳人信主,富能仁感慨到:“你在腾越向汉人传福音将近五年了,只有少数几名信徒。如果你用同样的时间来这里向傈僳人传福音,他们全部都信主了”。同时他还呼吁更多人关注中国少数民族的属灵需要,他说到:“我们接触到的少数民族大部分都对外人颇友善,他们单纯,迷信各种鬼神,却不认识福音,这是何等大的遗憾!除非基督教会负起责任,不然,什么时候才有福音传给他们呢?云南大部分地区密密麻麻分布着各种少数民族,从马可波罗到现在,还是被黑暗捆绑着!”

1916年10月,富能仁再次深入傈僳族地区宣教,在两个半月时间里,到22个傈僳村寨访问布道,使其中16个村共120个家庭归向神,拆掉并烧毁所有的偶像。到1917年2月,已有160家,约800人归信了基督。到了1918年信主已达到6万人。富能仁除了宣教,他帮助傈僳族移风易俗,不仅使他们的原始陋习得到改变,还让很多人禁戒了鸦片。

富能仁为了让傈僳族信徒读《圣经》,为他们创造了傈僳族文字。1920年到1925年间,富能仁在缅甸克伦族宣教士宇巴梭(Ba Thaw)和傈僳族信徒摩西的帮助下,发明了一套傈僳文字,首先用它编写教义问答,翻译《马可福音》和《约翰福音》,以及傈僳历史与语言手册等。然后将翻译工作交给美国同工杨思慧(Allyn Cooke)夫妇与杨志英夫妇,后来他又回来进行修订工作,最后在1936年,完成了全部新约的翻译。富能仁发明的傈僳文字被称为老傈僳文。虽然建国后,中国社科院又组织人创造了新傈僳文,取代富能仁的文字。但由于老傈僳文深入人心,于是1992年,我国政府正式承认富能仁发明的傈僳文为傈僳语的正式书写系统。

1922年圣诞节前夕,富能仁首次回英国休假。1924年回到中国,内地会总监何斯德指派他到甘肃兰州任内地会中学校长。1928年,富能仁被委任为内地会云南总监,再次回到傈僳族中间。1929年10月24日,已经43岁的富能仁在昆明与邰洛西(Roxie Dymond)结婚,当时邰洛西23岁,是循道会传教士邰慕廉(F.J.Dymond)之女,她生于中国,毕业于英国某大学历史系。婚后,他们用四个半月时间进行了1400英里的长途旅行,遍访云南各传教区。

富能仁非常注重傈僳族教会自立,培养当地的传道人。他要求全村的信徒都参加培训班,并要求他们自费购买《圣经》、属灵书籍,让他们自己供应传道人。他曾回忆说:“经过12年在傈僳人中宣教,他们已建立教会,支持自己的传道人,完全自养自立自传,宣教士只是当顾问而已。他们也开始建立中文学校,栽培自己的子弟。目前已有傈僳文的《四福音书》,和《使走行传》,翻译工作仍要加紧,并且需要更多传道人带领教会和传福音”。正是在富能仁独立自主的方针下,傈僳族教会很快就走上了自治、自养、自传的道路,他们在日后的种种逼迫中顽强地生存下来,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傈僳族的信徒占到全族的百分之九十,为中国基督化程度最高的民族之一。

富能仁除了在傈僳族中宣教外,还是基督的救恩带到景颇族(缅甸称为克钦族)、拉祜族和佤族等少数民族。他在英国版《亿万华民》发表了“缅甸边区之少数民族”一文,其中写道:“近30年来,各差会在边区一带宣教,前后约有四万至五万少数民族,包括傈僳、景颇(克钦)、拉祜、佤族等等,拆除偶像而归主。”

1938年9月25日,富能仁因患恶性脑疟疾而安息主怀,享年52岁。同工杨思慧评价道:“富能仁是傈僳人的使徒,但出于责任感,他亦忠心于汉人的工作。无论对中、西或少数民族同工,他都既细心又仁慈,是个敬虔、梼告和被圣灵充满的人”。富能仁安息礼拜那天,成千上万的人来到永昌府(今保山)追思这位基督的忠仆。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