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3月29日
微信

巴西于10月2日举行总统选举,而福音派的“政治存在足以令其成为公众之敌”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2年10月07日 09:10 |
播放

巴西总统大选第一轮于2022年10月2日周日举行,而第二轮会于10月30日举行,除非某方在第一轮投票中获得超过50%的票数。

选举标志着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Lula da Silva)的卷土重来。是的,在巴西最高法院于2021年9月废除了因反贪污“洗车行动”(葡:Lava Jato)对而他作出的所有判决后,他又回来了。

雅伊尔·博索纳罗面临着连任挑战。

除了这两位候选人之外,巴西的政治格局也非常多样化,从全国色情业的前著名人物,到联邦议员、候选人达里奥·德莫拉(Dário de Moura)对大麻合法化的痴迷,又或是巴西国家排球的传奇人物、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获得金牌的联邦议员毛里西奥·索萨(Maurício Souza)

圣保罗卫理会大学宗教学博士、南美神学院神学硕士课程教授马科斯·西蒙斯(Marcos Simas)告诉西语新闻网站“新教数码”(Protestante Digital):“我们总计有十几位候选人,但其中八位在主要民调中几乎未得半分。”

极端化的深渊

专门调查巴西福音派的社会学博士亚历山大·巴希尔·丰塞卡(Alexandre Brasil Fonseca)解释说,2018年时“雅伊尔·博索纳罗的遇刺,防止了选举活动中出现的针对其他候选人的普通袭击”。

因此,“在第一轮投票结束时,我们看到其他候选人已经力竭,以及事实上,争端已经在极端化的氛围中结束”。

西蒙斯说:“在当前的极端化中,部分候选人正寻求第三条道路,或一条替代性道路。西罗·戈梅斯(Ciro Gomes)和西蒙尼·特贝特(Simone Tebet)就是其中的主要人物。” 西蒙斯澄清说,他提到上述名字正是因为他们是除卢拉和博索纳罗之外少数能积累“民调百分比”的候选人中的两位。

对于西蒙斯而言,“这场竞选似乎要比之前的竞选更为极端化。事实上,在未来几年中,竞选越发有着极端化的趋势,主要因为社交媒体的使用在毫无反思或教育的情况不断增加,甚至在年长者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中也是如此”。

西蒙斯补充说:“这些工具本应允许它们的用户扩大思想和理念的多元化,但正相反的是,它们正在挑起‘部落’分裂,导致对作为民主社会重要组成部分的辩论的审查。”

丰塞卡认为,对于选举,“除了卢拉和博索纳罗,没有其他政治选择是切实有效的。卢拉建立了一个广泛的联盟,汇集中间派和中左派各个部门。博索纳罗依然是孤立的,但没有其他人物能显示出在选举中具有竞争力的实力”。

cnab6lel7y3bhnvpf1.jpg

选举和虚假信息

数据弗哈研究所(Datafolha Institute)的一份最新民调显示,卢拉会在第一轮投票中以47%的票数胜出,但西蒙斯警告说,“由于错误、意识形态偏见和社交媒体上流传的对他们的批评,我们部分研究机构的可信度相当的低,因为他们的内容往往是虚假的,摆出一个看似很小、人畜无害的谎言来诋毁人物和机构”。

西蒙斯强调,“社交媒体是这些选举和即将举行的选举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我们需要广泛深入地反思这个问题,不允许社会结构的进一步撕裂,因为有着这些媒体,一切都得以加强,还是以更快速度和几乎无限制的方式”。

尽管这种社交媒体和错误信息的影响促进了极端化,西蒙斯和丰塞卡都赞同,“可以确定,卢拉和博索纳罗都有一个巩固的支持者配额,其对他们的对手有强烈的排斥感”。

丰塞卡说:“这种极端化很复杂,对民主毫无贡献。博索纳罗和卢拉都有一些共同特征,但他们并不等同。”

关键竞选议题:道德与经济

经济、安全和伦理与道德辩论是10月大选前普遍关注的主要领域。

丰塞卡解释:“对于博索纳罗而言,重点是宣称左派重新上台的意识形态危险,以及捍卫家庭和反堕胎立场等问题。另一方面,卢拉的论述侧重于社会问题、国家的作用和在巴西建立一个和解型领导层的需要。”

在巴西有超过686000人死亡的新冠大流行的记忆下,西蒙斯表示,每个“意识形态”都已经为大选确定好了自己的“敌人”。

他指出:“第一是保守主义,它被那些不尊重或不理解它、甚至是鄙视它的人错误地称之为宗教原旨主义。第二是进步主义,它被故意地有系统性地指试图‘摧毁’传统,特别是基督教传统。”

西蒙斯补充说:“不仅是福音派基督徒,连天主教徒和其他宗教也认为某些议程过于‘先进’,特别是在道德标准方面。”

这位宗教学博士将目前的状况比作“一场战争,一方是学院、主流媒体、文化精英和部分城市经济精英,另一方是参与到保守国家宗教系统的劳动阶级,以及主要在农工业上的新兴经济精英,他们的地理优势在内陆地区。”

对西蒙斯而言,下届政府必须面对的第一件事是“缓解这一极端化。我认为有必要建立一条对话和尊重共同利益的道路,无论是来自下一任总统和他的团队,还是来自败者组的人。”

西蒙斯强调,“另一艰巨挑战是建立和实施一经济工程,其不是仅有利于某一或另一团体,也不是某一社会阶级高于另一阶级,而是一个旨在可持续和长期增长的经济。我们还必须考虑收入分配问题,这可是一个长期存在着的慢性国家问题”。

cnab6r2522vkjwqxsc.jpg

福音派选票的特殊性

所谓的“福音派分野”在巴西政治舞台上已经存在了很多年,而且在2018年的选举中,对“福音派选票”的依赖性更高了。

丰塞卡说:“今天,福音派选票似乎成为了决定是否会有第二轮投票的关键。”

西蒙斯指出,在政治辩论中,“由于一个新的因素介入到竞选中,出现了很大的混乱。这个因素在之前的竞选中也存在过,它在目前的竞选中更为明显:基督教福音派宗教在国家政治格局中的存在及参与,以及它在公共领域的未来后果”。

西蒙斯认为:“这可能使得基督教福音派宗教成为社会面对的一种新‘敌人’,肯定会给它在我们国家下一代人中的形象带来巨大损害。”

几周来,主流媒体发表的文章都提到了福音派,后者在很多场合显示出他们的无知。

福音派选票之争

候选人们都意识到这一现实。这位巴西社会学家强调说:“对福音派选票的争夺开始变得重要起来,使得两位主要候选人都在寻找具体策略。”

丰塞卡补充说:“主流五旬节派教会的大多数领导人和牧师都热烈支持博索纳罗连任。另一方面,卢拉在福音派中面临更大挑战,因为这是他受支持最少的部门。”

他解释说,为了获得选票,“卢拉和劳工党会确定一种形式,让他的候选人与教会成员对话,因为去到大多数教会领导人的道路是受限的”。

卢拉已经获得上次总统选举中著名福音派候选人玛丽娜·席尔瓦(Marina Silva)的公开支持,她会在10月份作为圣保罗州的联邦议员参选。

“福音派教会”的复杂性

对于西蒙斯而言,“重要的是定义何谓有这么多人将其视作一抽象概念来讨论的‘福音派教会’。数个世纪以来,在欧洲和巴西,罗马天主教塑造了大多数分析或对基督教宗教发表意见的人的心理,特别是这个通常被称之为‘福音派’的群体”。

西蒙斯警告说:“在大多数教会中,即使是宗派主义也不再作为一个统一因素发挥作用,导致地方教会的复杂性和其领导人的独断专行。因此,这种试图将福音派教会‘天主教会化’,作为一个同质化社会团体的做法不合乎严谨负责的分析。”

西蒙斯坚持认为,福音派分野“并没有准确反映出‘福音派教会’的那种复杂性,这是一个由约6500万人组成的神学和社会多元化群体,人们来自农村和城市,有着不同教育背景,不同社会阶级和种族,有集体利益,而且彼此间和信仰与实践体系往往存在分歧。”

尽管如此,西蒙斯同意这样一种概述,即巴西福音派群体“在道德上捍卫保守模式,将自己的立场更多地置于右派上”。但“这种政治上的‘右派’参杂进宗教语言,在观察家脑中制造了极大的混乱”。

根据西蒙斯的说法,福音派也受到社交媒体的影响,导致“议程不再由集中信仰和辩论的领导人来统一,而是由传播思想和概念的外部人士来统一,后者经由自身出版物有好评和拥护,进而获得权力”。


源自Evangelical Focus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