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5日
微信

学术讲座| 虚拟教会的发展与未来

作者: 田玖恩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2年10月07日 09:13 |
播放

随着科技的发展,元宇宙的概念被提出,一些人在虚拟空间进行社会活动,其中也有一些人通过虚拟空间体验宗教敬拜仪式。尤其是疫情封控的原因,人们开始习惯于网络敬拜活动,这为虚拟敬拜提供了更大的空间。这不得不引起人们的重视,因此有人提出疑问:“虚拟教会是真正的教会吗?”

日前一位致力于传播学研究的钱婕老师在网络上从传播学角度展开了关于这一话题的探讨。她结合了数据给我们展示了网络教会的现状并探讨了未来的趋势。 

教会在疫情前后的变化 

教会对于网络媒介,一方面把它当做上帝赐给的工具,会重视它传播信息的有效性,与此同时,一些教会对于网络教会能否承担宗教仪式和敬拜功能持审视怀疑甚至否定的态度。但无论如何,网络敬拜已然成为一个趋势。

COVID-19之前针对新教牧师的研究显示,41%的人表示他们没有定期直播教会服务的任何部分。27%的人表示他们直播了整个服务或者只是直播了布道。疫情的发生,导致很多教会和牧者被迫选择使用网络平台。而到了2020年3月,Lifeway Research 发现92%的新教牧师表示他们提供了某种类型的在线视频布道或敬拜服务。 

同年4月的皮尤基金会的调查研究显示,原本定期参加教会活动的美国民众中,有82%声称他们最常参与的敬拜方式是教堂流媒体或者录像。

2021到2022年之间,虽然很多国家和地区已经取消隔离政策,但是实地聚会的人数并没有明显恢复。疫情已经改变了人们的宗教习惯,很多人已经习惯选择在线交流而不是走进实体教会。这似乎预示了未来网络教会不可避免地兴盛。而随着元宇宙概念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虚拟教会出现在网络上。

所以虚拟教会是不是教会,虚拟教会未来将如何发展等问题是当前很多宗教人士所关注的话题。

网络教会的发展历程

如果要谈虚拟教会的未来,先要追溯一下网络教会的起源。

上世纪80年代,在Usenet的技术支持下,网络上开始出现不同兴趣的新闻组,其中就包括“net.religion”,专门讨论宗教、伦理、道德等问题。随后开始出现不同域名区分的主题讨论,不同的讨论组吸引了相应的人群,慢慢就出现了网络宗教社区。网络教会是网络宗教社区(宗教虚拟社区)发展的一个高级形态。是以网络为基础,以计算机为中介,实现敬拜、讨论、教育、支持等宗教目标。

网络教会的发展经历了以下阶段:

1,论坛与聊天室里的网络教会

第一批有记录的网络教会出现在上世纪80年代。英格兰教会文件记载,第一家网络教会(1985年成立)主张摆脱身体的束缚,只带着灵性敬拜。他们声称参与者不必因别人的外表分心。

1986年,美国航天飞机遇难,网络上举办了一场有祷告、冥想、经文的礼拜仪式,也被认为是网络聚会。

1994年,长老会成员查尔斯·享德森创办一家提供论坛、聊天室敬拜和多媒体资源的网络教会。几年后,Alpha Church创办,用户可以与一位卫理公会牧师进行个人的邮件往来,也可以在网络上告解。在1997-2000年类似的网络教会达到38家(Hutchings,2010)。

这个时期的教会主要存在于论坛和聊天室当中,以文字为主要传播手段。

2,3D与游戏场景中的网络教会

1)愚人教堂
2004年5月11日,第一家借助3D技术实现的网络教会“愚人教堂”(church of fool)上线。在一个传统哥特式教堂的3D图形环境中,用户可以操控化身(avatar)跪拜、双手合十、唱诗、祷告,注册者还能够在教堂中四处走动和互相交谈。

在网站开办后的第9天,访问量达到了41000次。愚人教堂曾做过一个有2400人参加的受众调查,调查显示参与者的人口学特征为:58%的访问者为男性(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游戏环境),50%的访问者年龄低于30岁。但由于经费问题,愚人教堂只维持了三个月的时间。

2)第二人生里的圣公会大教堂
2003年,虚拟游戏“第二人生”上线,当网络上建构起一个仿真的社会时,教堂的出现似乎是很自然的事情。2004年,一家美国圣公会组织散发的T恤上印着“耶稣也有第二人生”。2007年,一些英国国教徒和正教徒创办起了一家至今有较大影响力的圣公会大教堂(The Anglican Cathedral of Second Life,以下简称ACSL)。ACSL位于第二人生中的Epiphany岛,它是第二人生虚拟空间中首次尝试以恢宏的建构去反映英国教会的传统。[1]教堂采用哥特式建筑,有飞扶壁和彩色玻璃。内部设计也是传统的样式,有木质的连椅,大理石的柱子,讲坛和圣餐台。岛上除了有大教堂之外,还有小礼拜堂、社区中心、冥想花园等设施。但是在虚拟世界中建立一个机构需要一群忠诚的用户。随着第二人生的会员人数减少,教会会员人数也减少了。

3)Robloxian Christians
2011年,11岁的Daniel Herron在Roblox游戏平台上创建了一个教会:Robloxian Christians。2018年显示17000名用户,超过半数的用户年龄是10-18岁。

3,元宇宙中的VR教堂

在Facebook品牌更名为 Meta 之后,元宇宙突然间成为被热议的社会话题。在很多人眼里,元宇宙是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运行的人造空间,是互联网的下一个阶段,由AR、VR、3D等技术支持的虚拟现实的网络世界。

VR教堂的创始人DJ Soto预测,教会的未来是元宇宙,在2030年教会主要关注点将是你的元宇宙空间。

虽然虚拟现实教堂在网络中并不普遍,我们已然看到一些先行者的尝试。

DJ SOTO的VR church

索托是第一个在互联网建立VR教堂的。他们认为VR Church 是一个只存在于元宇宙中,去颂扬上帝的爱的灵性社区。虚拟教会强调包容性,他们认为“教会可以存在于任何地点,任何时间,同任何人共同成立,甚至是在元宇宙中。而元宇宙是一个沉浸式的虚拟空间,我们可以在这里工作、社交、去教堂。”

VR Church的领袖索托在2018年的一次元宇宙仪式上为一名女子施洗,索托将她的紫色机器人头像浸入游泳池中,亲戚和朋友为她欢呼。

Christopher Benek的Chvrch+

Chvrch+声称是“世界上第一个建设数字信仰社区的虚拟现实(VR)平台”,它可以为想要实现虚拟现实服务的教会提供技术支持。比如提供数字空间设计、帮助定制数字化身,以及教会虚拟现实咨询服务。这个平台是Benek创建的,他的第一个尝试是把自己的教堂(迈阿密最古老教堂)完全复制成为虚拟教堂,然后实现虚拟敬拜。

Jason Poling的Cornerstone Church

他领导的教会叫基石教堂,“第一个混合虚拟现实和现实生活中的教堂”,可以亲自拜访,也可以线上访问。在现实教会的基础上叠加一个元宇宙教区。目标在于一个真正的“混合”基督徒社区中连接Metaverse 和现实信徒,以相互鼓励和宣教。

上述VR教会普遍用虚拟现实平台完成星期天的直播服务,用流媒体(Youtube, Facebook 、Twitch等)直播来扩大影响力,再用Discord(相当于聊天室)来实现群组功能。

除了VR教堂的实践,一个围绕着元宇宙教会的共同体也已经出现。2022年8月,元宇宙教堂峰会举行,其中设置几个重点关注话题:元宇宙门徒培训、元宇宙使命、元宇宙教堂、元宇宙神学。其实还有很多更为新锐的话题已经引起关注。

媒介属性与虚拟教会的未来 

传播学研究认为,媒介有其本身的逻辑,并在当今社会具有底层驱动力。因此媒介的属性、传播机制及其为整个社会带来的传播图景可能决定宗教的实践形态。从媒介属性的角度去思考虚拟教会何以受到欢迎并探讨虚拟教会的未来,或许可以有一些新的思路。 

1,VR/AR技术的沉浸式体验可否冲击具身这一最后的堡垒?非具身性是很多人反对虚拟教会的理由。但是VR技术恰恰是使用技术让化身成为延展性的身体,可同时实现心理、时间和空间的沉浸。所以不再是图形化时期的身体缺席的远程在场。而是成为超真实的知觉在场。VR和AR技术可以重新调动我们身体的知觉感官,未来AR技术还会打破虚拟与现实。

2,网络社交形成的心理机制与非亲身的安全感为虚拟教会提供了空间。互联网时代,年轻人已经越来越习惯“经过网络中介”的交流。虚拟教会为年轻人提供了更多安全感。

3,社交媒体时代导致网络个人主义与宗教个人主义。虚拟教堂的包容性,不强调宗派性等恰恰能够迎合这些人。 

最后钱婕老师总结说,尽管国内虚拟教会的尝试还比较少,随着元宇宙技术的发展,虚拟教会却是一个不得不重视的趋势。 

文中资料来源:“因爱而生”讲座。

 


[1] Mike Bursell, The Anglican Cathedral in SecondLife: is it a successful "fresh expression of Church"?  http://www.p2ptrust.org/secondlife/SLfreshexpression2008-03-09.pdf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