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30日
微信

著名福音派作家杨腓力受访谈新书《危机中的同伴》:仍在学习关于如何看待和接受苦难

作者: Hannah翻译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9月26日 22:56 |

杨腓力(Philip Yancey)向《Christian Today》(以下简称CT)讲述了他的新书《危机中的同伴》,这本书是对约翰·多恩(John Donne)《紧急时刻的祷告》的现代诠释,讲述了他仍在学习的关于神为何允许苦难存在以及信徒如何在自己的生活中接受苦难的功课。

CT:疫情期间,约翰·多恩的作品为何与您产生了共鸣?

杨腓力:疫情爆发后,有关神与新冠病毒、神与疫情的书籍开始出版,但我想知道,我们是否可以回到过去一点,从过去的智慧中学习,而不是尝试无谓的重复。

约翰·多恩在400年前经历过另一场疫情,他写了一部自那时以来从未绝版的文学经典。它仍然在人们称之为排名前100的书籍名单上。所以我们不是第一批经历疫情的人,根据他所说,三分之一的伦敦人死于黑死病。他是那个时代最伟大的思想家和作家之一,也是英国最大教会的牧师,挣扎在比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更加艰难的环境中。

CT:对现代读者来说,该原作的文本很难理解。为什么他的作品仍然吸引着您?

杨腓力:我把他的书《紧急时刻的祷告》送给了很多不同的人,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读过!原因是这是一种过时的语言。它和英王版圣经一样古老,所以语法是伊丽莎白时代的。一个句子有234个词,2022年的人不会读那么长的句子!另一点是里面的科学和医学非常的过时和陈旧,所以一些治疗瘟疫的建议看起来很奇怪!

但如果你把这些都去掉,这是一个与神角力的人的精彩阐述。他相信此时此刻他是被神召唤的,却突然害怕自己会死于瘟疫。他躺在床上起不来,但他仍然有一个伟大的思想。

这是一个极端的背景,但他的作品捕捉到了我们在危机中所经历的一切。我们马上就会想:我该怎么办?我把我的书叫做《危机中的同伴》,因为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需要知道,我们不是第一个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我们要向那些经历过这种事情的智者学习。

CT:痛苦和苦难是您写作中反复出现的主题。是什么让您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这个话题,您是否觉得自己仍在寻找这些难题的答案?

杨腓力我们对这个话题的看法很重要,我的新回忆录《光明降临的地方》回答了其中的一些问题。它以我生活中的一个真实场景开始,那时我只有一岁。我的父亲经历了另一场流行病——小儿麻痹症——他完全瘫痪了,要用人工呼吸器,甚至不能自己呼吸。

他周围的人都认为他会痊愈,因为他打算做一个传教士。当时的想法是:神怎么能让一个如此有潜力的人死去呢?他们如此强烈地相信这一点,以至于他们不顾所有的医疗建议,把他的人工呼吸器拿掉,然后他就死了。这些人不是厌恶他的人。他们爱他,但他们行使了一项他们无权行使的特权。

这就是约翰·多恩正在处理的问题。他在想:神是在惩罚我吗?祂是想让我祷告求更多的信心吗?这是怎么回事?我如何决定这些事情?他是用丰富的圣经知识去处理这个问题的,但更重要的是,他只是一个完全情绪化的人,被击倒,充满困惑,不知所措,感到被背叛。我们有时会害怕向神表达这些情感,但约翰·多恩,这位伟大的牧师,正是这样表达的——而且表达得漂亮且雄辩。

CT:你在阅读约翰·多恩的作品时,有没有发现什么新的见解?

杨腓力约翰·多恩的许多语句今天仍然流传着,包括“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和“丧钟为谁而鸣”。这是多恩在表达“别再只想着自己了,伙计!”

他躺在床上为自己感到难过,就像在自拍,说着“可怜的我,可怜的我,可怜的我”,他听到了葬礼的钟声,想知道他是不是下一个。就在这时,他意识到钟声可能是为他教区的某个人敲响的,然而他太关心自己了,他甚至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

他意识到他需要利用这个机会去关心那些有类似经历的人。这时他才明白丧钟为谁而鸣。它为我敲响,为你敲响,为我们每一个人敲响。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的事情,但我们并不孤独。事实上,如果岛屿上有一块泥土被冲走,这个岛屿就会缩小,变得更小。

他意识到,在这场危机中,他的工作是向受苦的人们伸出援手,让他们知道他们的生命是重要的,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是重要的。他意识到他需要他们的同情,他们也需要他的同情,这样我们就都在一起了。

我们在疫情期间听到过这样的话,这是真的;整个世界都经受了痛苦。在我的国家,教会没有很好地提供帮助,相反,我们在本应该带来安慰和希望的时候,却增加了很多分歧、愤怒和敌意。这就是我们作为基督徒被召唤去做的,也是我们可以吸取的教训。我希望在我们进入这场疫情时,每个人都读过约翰·多恩。那结果可能会更好。

CT:您之前提到约翰·多恩想知道神是否在惩罚他,这是在试炼和困难中的普遍想法。您在约翰·多恩的著作中找到答案了吗?关于为什么神允许祂的子民经历疫情或其他苦难?

杨腓力多恩从来没有得出结论或做出决定,部分原因是加尔文主义在当时是全新的。加尔文说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是神的意志,是神决定了事情会发生。多恩不确定该怎么想——坦白说,我也不确定!

但我认为我们问错了问题。当神向约伯显现时,约伯想知道为什么,虽然神以很有说服力的方式对他说话,但他从来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基本上就是:约伯,你信不信我?多恩也说了类似的话。我们可以在生活中充满恐惧,无论是对疾病的恐惧还是对地震的恐惧,或者我们可以用正确的方式敬畏神。这意味着要信靠神,即使我们不理解祂的意思,因为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就不必害怕其他的一切。

很多人本能地认为是神在惩罚他们。信主前,约翰·多恩过着风流的生活,可能还有个私生子,还写过情色诗歌,所以他想:是神把我钉在床上吗?他是在惩罚我在这个方面犯下的罪行吗?他从未真正回答过这个问题,但他从这个问题转向:我是否相信这位神秘的神?我信靠神的爱吗?他看着圣经中的耶稣说:“是的,我相信耶稣。耶稣是世上的神,但他从来没有让人们为他们所做的事情感到内疚,如果神的儿子是这样对待人们的,那么我只需要接受并相信这位神。”

我遇到过在一些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应对痛苦的人,无论是在美国的校园枪击事件后,还是在日本的海啸后,对我来说,告诉他们神与受难者同在是很重要的。祂并不反对受苦的人,而是站在他们一边的。我可以自信地说这一点,因为每次耶稣与经历困难的人在一起时,他总是以安慰和治愈回应,即使是一个罗马士兵——一个敌人。

所以当你为所发生的事悲伤时,要知道神更悲伤。当你对发生在这个星球上的事情不满意时,神会更不满意,祂会计划在某一天为你做些什么。但重要的是要相信神在你身边,你流的眼泪,神也会流。

CT:约翰·多恩是一位领袖,他所处的位置让人们在危机中向他求助。与此同时,他自己也在努力弄清事情的真相。您对此有共鸣吗?当人们在危机中向您寻求答案和安慰时,当您自己也无法幸免,正在经历同样的事情,面临同样的风险和挑战时,您会觉得很难吗?

杨腓力是的,我刚刚学会了把我说的话限制在我能支持的范围内!我很容易想到简单的答案,于是我又回到约伯和三个支持他的朋友这里。他们帮助了他七天七夜。他们坐在他旁边,一言不发。他们和他一起悲痛,犹太人现在仍然这样做。这被称为坐七,它来自约伯记里的一段话。我们也可以从中学到一些东西,因为如果这三个朋友只是保持沉默,他们可能是真正的朋友,但他们试图想出这些巧妙的小答案,这些巧妙的小答案往往让你感觉更糟,而不是更好!

当你和某人一起经历痛苦的时候,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简单地说“我很难过”,并表示你的关心。“我们怎样才能帮助一个受苦的人?”以及“我们如何去爱?”基本上都是同一个问题。根据一个人的需要,我们可以找到不同的爱的方式,但通常这个人不需要神学或哲学课程。他们需要知道你的关心,并且当你说“我想帮忙,我能帮什么忙?”时,你是真心的。

CT: 您希望读者从您的书中学到什么?

杨腓力我不是一个人,我在危机中有一个同伴,我不是第一个经历过这种事的人。问问题是可以的。当耶稣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时,他感到自己被神抛弃了。诗篇里也充满了哀歌。问这些问题并把它们从你的系统中清除出去是可以的。神给了我们像诗篇这样的书中的话语来做到这一点,约翰·多恩给了我们另一个出口,我只是希望我的转述能帮助人们找到一些写于400年前的睿智文字,这些文字今天对他们仍然有所帮助。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