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30日
微信

上帝的身体:历史未曾断裂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10月04日 10:49 |

讨论上帝的身体,并不意味着上帝就有一个身体,而是哲学意义上对终极实体的谈论。这一谈论,自古希腊开始经过中世纪,直到近代,贯穿而来。

在对待历史的观念中,有两种危险的倾向,影响着人们的历史观念,也误导着人的历史判断。这两种错误倾向就是历史阶段论和独一起源论。

在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中,历史的编撰是按着时代划分的,比如古希腊部分,希腊化部分,罗马帝国部分,中世纪部分等,这种划分的方式容易在我们的脑海里形成一种错觉,那就是这些部分之间没有太多的衔接,它们是分裂的。尽管我们明白历史的发展本身是一条没有断裂的线条,但是在我们的潜意识里,仍然把某一个事件归在一个时间点,然后看这个时间点属于哪个时期。比如,我们普遍认为中世纪是黑暗的,它扼杀了自由思想,扼杀了人们对真理的追求,那些经院神学家们每天都在做着枯燥乏味的无聊思考,因此中世界除了暗无天日的教皇专制之外,没什么可取之处。因此当文艺复兴运动起来的时候,我们几乎把中世纪的文化历史阶段用橡皮擦掉了,从古希腊直接跳跃到了文艺复兴。同样在哲学上也是如此,我们会认为笛卡尔的思想直接来自于巴门尼德柏拉图等古希腊哲学家,而不会来自于中世纪哲学。在自然科学上,更是将中世纪视为反面,也许没有中世纪的黑暗,近代科学早已诞生。在我们的哲学教科书上,在论述到中世纪的思想时,同样给予了极小的篇幅。

另一种观念就是独一起源论。这一点在宗教背景的历史观中尤其突出。在基督教中,我们看到认为基督教圣经或者基督教文明,是上帝直接启示的结果,而与那些以色列周边的文明无关。只有上帝启示的文明影响周边,而不是相反。这种观念之下,带来的要么封闭保守,要么傲慢无知。越是倾向自己文明的独立起源,越是会获得一种自足与傲慢,这样就会越封闭。

我们以上帝的身体这一主题为例,来探讨被我们忽略的历史连续性。

对上帝身体的讨论,在基督教里可能是一件被禁止的事情。因为如果上帝有身体,那就意味着上帝是偶像,是世间的造物,因此一个创造者上帝,一定是没有身体的。但是,当我们把视野放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会发现,对上帝身体的讨论,从未停止,这直接产生了近代哲学。

在我们对世界的把握上,逻辑顺序是从具象到抽象。只有我们进入离开具象的抽象领域,我们的思维才能进入更高的层次。因此古希腊的哲学顺序从自然哲学到毕达哥拉斯的数学,这已经是抽象领域的临界点了。因为数本身来说可以充当逻辑范畴和经验具象的中介。两个苹果,两个人其中的数量与经验事物很好结合。从毕达哥拉斯到巴门尼德,这好像是一个革命式的飞跃,其实这是一种必然的发展。巴门尼德提出的存在与非存在的区分,开启了哲学的旅途。然而到了原子论者那里,原子的运动必然需要空间,然而空间作为一种非存在,与存在必然产生张力。

存在与非存在的问题,讨论的还是对世界的把握。如果我们把世界看成上帝的造物,换句说法上帝是世界的原因。那么哲学就是认识上帝的企图。当然这个上帝不是宗教的的上帝,而是神学的上帝,是真理的上帝,是耶稣的上帝。

在柏拉图那里,上帝变成了理念本身,世界不过是对上帝的蹩脚模仿而已。我们对理念的认识,来自于我们的灵魂曾经在理念世界生活过的记忆。这一点的背后就是我们有没有关于上帝的知识可能。如果我们没有关于上帝的知识,那么我们怎么认识上帝,上帝固然可以启示,但是在启示之先,我们必然要先有能接受启示的潜在能力。这就是存在与非存在的张力。

到了亚里士多德,世界变成了一个目的论的等级系统。其背后的最终目的显然是上帝。

经过古希腊晚期哲学家,尤其是新柏拉图主义,直接接续了原子论者的观念,流溢说其实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原子论者的影子。

对世界背后原因的讨论,到了中世纪经院哲学家那里并未断裂,而是继续了上述论调。安瑟伦关于上帝存在的本体论证明,探讨的是我们理性本身能不能认识上帝。如果我们的理性有能力构造完美的观念,那么这样的完美观念不仅说明上帝的存在,也说明我们对上帝能够认识,因为我们用完美观念证明了上帝的存在。上帝与理性获得了同一性。为人的理性认识上帝提供了可能。

安瑟伦的本体论证明,被视为唯实论,也就是共相不仅是一个名称,还有着其实体存在。与唯实论相对应的是唯名论,即共相仅仅是一系列事物的共同性质,在这一共同性质之外并没有相应实体存在。

唯实论与唯名论经过几百年的斗争,到阿奎那这里则有了折中的倾向,阿奎那认为我们的理性可以构造完美的观念,但是这仅限观念本身,并不能说明这一观念之外还有一个相应的实体。在这里我们看到康德的影子。

在唯实论与唯名论中,唯实论的影响更大。试想,北京有个苹果掉到地上,伦敦也有一个苹果掉到地上,那么这两种现象背后的原因是重力。重力是真实存在的吗?还是只是这两种现象的共同性。显然,重力是存在,不论在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空间,哪怕到了月球上,重力都是存在的。因此,规律本身就是存在,他们不是非存在。唯实论的影响显然更大。

我们能认识世界背后的原因,我们能形成世界背后规律的知识,这些都是对上帝身体的认知。今天我们的很多观念,其实都有其发展的过程,不是一下子产生的。历史的每一个阶段,都有它自身的作用,未曾断裂,只有延续。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