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30日
微信

家庭幸福,是奢侈品还是明明的礼物?

作者: 天齐顾家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8月22日 10:45 |

家庭,应该是幸福的港湾。
然而现在,如果问及家庭幸福,人可能会诧异,为什么要谈不切实际的问题呢?关于家庭幸福,变得遥不可及,甚至在一些人眼里是种“奢侈品”。
有个普遍的现象,人们宁愿加班、出差,社交、聚会,而不愿待在家里,似乎,外面要比在家里更快乐。更有甚者,有些人为了逃避家庭,会躲进宗教,美其名曰“侍奉”、“事工”,无处不在的上帝好像离开了家庭。

一、家庭的遗憾

人们曾经想通过努力去获得家庭幸福。然而,奋斗了多少代,幸福没有离我们更近。家庭维系的烦恼,家庭需求的焦虑,家庭成长的压力,……这些不争的事实,让我们对幸福望尘莫及。
于是乎人就说,不要谈什么幸福,它只是一个空洞的概念,还是谈谈肉身满足的实际吧。
然而,在物质主义横行的今天,人们未必因为获得了“肉身的实际”而有任何的满足感。相反,物欲的贪婪使得人的灵魂步入了更深的深渊。
然而,无论幸福有多遥远,人们还都在为自己“心中的渴望”忙碌着,还是想要一个“自己的家”。
人们把成家——结婚,当作人生的大喜事,把当事人称作“新人”,预示着人从“成立家庭”那一刻起,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人们想用隆重的婚礼来稳住家庭,人们想用豪华的寓所来维持家庭,人们想用优厚的收入来滋养家庭。
然而我们看到,家庭日趋脆弱,经不起风吹雨淋,处在随时垮塌的危机中。
潘美辰有首唱“家”的歌,倒是唱出了“真实的实际”。歌中唱道:|
“我想要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
在我疲倦的时候,我会想到它。
我想要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
在我受惊吓的时候,我才不会害怕。
……虽然你有家,什么也不缺,
为何看不见,你露出笑脸,
永远都说没有爱,整天不回家,……”
人,向往着家庭的幸福,想要有个家;但有了家庭,却又在外面流浪,整天不回家。
为什么?

二、幸福会有误区吗?

关于家庭幸福,人们是不是陷入了一个严重的误区?如果有一件放在眼前明明可得的礼物,却跑到外面满世界去找,再辛苦,也无法得到。
人们是不是忘记了一个基本事实,男女结合成立家庭不是人类自己的发明。虽然有许多理论想从“自然选择”来否定这个事实,但更多的事实证明着“设计”与“创造”。婚姻是上帝设立的。“那起初造人的,是造男造女,……所以,上帝配合的,人不可分开。”“耶和华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那人没有遇见配偶帮助他。耶和华上帝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上帝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

这是多美的男女关系,这是多幸福的初始家庭,连为一体,毫无隔阂,彼此信赖,是“骨中骨、肉中肉”的关系。
人们,凭着残留着的幸福的“记忆”,在波涛汹涌的历史长河中寻觅着家庭的幸福。
男男女女,性,家庭,欲望,亲密关系,污秽,圣洁……我们试图凭着残留的“记忆”,自己在努力创造幸福。但似乎一切就变得更混乱了。如果婚姻没有了性,生养众多的祝福是什么?如果性的吸引是污秽,上帝创造男女的意义又何在?纵欲让人变得如同畜类,灯红酒绿离家开怀的人们,在迷失的痛苦中远离了幸福。禁欲却让人变得麻木不仁,念念有词墨守家规的人们,在茫然的寥寂中失去了幸福。
既然是上帝造男造女,因此,如何解决从一对男女开始的所有“家庭纠缠”,从而去获得幸福,不应该问问上帝吗?离开了上帝自己去创造幸福,是否就是不幸的根本原因?
试问,人为什么想从家庭去获得幸福?为此的男女追慕,人们为什么把它称作“爱情”?

三、不幸的根源

我们不能简单地看到“被赶出伊甸园”的结果,更要看到,人被赶出伊甸之前,上帝的提醒与人的选择。
上帝问:“你在哪里?”亚当没有回答说:“我有罪,我违反了你的命令,这命令是我确认的。”亚当的回答是:“我在园中听见你的声音,我就害怕;因为我赤身露体,我便藏了。”亚当在“偷吃禁果”的追责下,害怕了上帝,选择了“躲避上帝”。
上帝又问:“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吗?”亚当没有回答说:“是的,我错了。”亚当的回答是:“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亚当选择了“推卸责任”,把“吃禁果”的责任推给了与他最亲密的女人,他全然忘记曾经在上帝面前宣告,这个女人是我的“骨中的骨、肉中的肉”。更有甚者,亚当把责任推给了上帝,说这个给我禁果的女人是你上帝赐的。在责任追讨面前,亚当完全忘记了,在女人还未出现之前,是上帝先将命令赐给他的,他已经确认了命令,他有责任坚守自己听命的承诺,并有责任与他的配偶一起坚守命令。
正因为亚当有这样的心理事实:因害怕上帝而“躲避上帝”、“推卸责任”,因此,“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创2:24)的亲密关系就失去了,亚当更失去了与上帝的亲密关系。在伊甸园中,亚当与上帝可以亲切交流,所得的一切供应都从上帝而来,并在“寻找配偶帮助”时【原译:“只是那人没有遇见配偶帮助他”,“遇见”原文:find】,上帝赐给亚当一个女人。
上帝造人时,祂吹了气,人是“成了有灵的活人”。因此,人就有“良心”【“良心”(together-perceiving),或作“是非之心”】,人就有恻隐之心,人内心会有计算,“思念互相较量”。“良心”代表着上帝在问责人类,因为“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鉴察人的心腹。”面对问责,人在思念的较量中作出了选择。上帝是在问责后,根据亚当的一步步“悖逆”,最终才作出了“判决”。上帝的“问”,是给亚当“认罪”的机会。
亚当被定罪的过程是如此,我们亚当后代被定罪的过程也是如此。自从人离开伊甸园以后,藉着上帝造的“男女”生养众多,藉着良心进入“婚姻”。无论是部落还是现代社会,人类总以“一对男女”为核心,展开一切的“家庭模式”,并把家庭作为社会的细胞。
上帝把“性”作为人类延续的基本要素,藉着良心,让人类在最伟大的“爱情向往”中,发现最大的痛苦。
上帝也藉着“良心”在“性”范畴的反映,划出了“圣洁”与“污秽”界限。上帝的启示不是要消除“性”,而是要把“性”规范在“一对男女”之间,不可越界(不可奸淫)。
从而我们发现,家庭要获得幸福,内心渴求的核心是“性”的专一,即生活的“圣洁”,这种“圣洁”在人心目中始终是伟大的。对无论任何艰难险阻都坚定守约的一对男女,我们会赞叹:这是伟大的爱情!这个约就是:“一男一女”,“一生一世”,“一心一意”。这个约,人类通用,良心赞许!
人是带着“良心”离开伊甸园的,同时又落入了与上帝隔绝的境况。人在世界里向往着“爱情”,人们既想享受性甜蜜,又在各种诱惑中,与良心抗争着,总想尝试各种违背良心的自由。人在性乱、色欲及各种“越界”中有着短暂的兴奋,当良心的问责来临时,又不愿意认罪。与亚当一样,我们选择了“躲避上帝”与“推卸责任”。于是,我们失去了人的亲密,丧失了幸福,就如亚当与夏娃,偷吃禁果后,彼此既纠缠又责怪,没有信任,家庭成了“爱情的坟墓”,所谓婚外的“爱情”成了“家庭危机”,良心中想往的爱情与家庭牢牢地粘结在一起的“家庭幸福”,就成了奢侈品。

四、家庭的救赎

救赎,会让人得到全新的思路。
救赎让我们走出以人为中心的“人本主义”死胡同,醒悟在以上帝为中心的开放性思维中。
既然婚姻家庭是上帝设立的,那就不能仅以人自己的需求为中心来建立家庭。
这会失去自己吗?不会!因为上帝的救赎乃是要人完全自己。从救赎开始,在婚姻里完全自己。
“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正像基督待教会一样,因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然而,你们各人都当爱妻子,如同爱自己一样。妻子也当敬重她的丈夫。”夫妻,犹如基督与教会。这个奥秘的学习,要在日常的家庭生活、夫妻相处中操练。
救赎,让我们明白,不是我们通过劳作汗流满面去换取幸福,不是自己提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面,而是在迷失中我们要被“换取”出来。也就是说,我们失丧的人所组成的失丧的家庭,要在“罪”中被“赎”出来。这是基督流血的代价,不是我们的功劳。有了基督的赦免,我们才会勇于承担责任,也因为在基督的赦免中,我们敢于面对曾经的良心控告;因着上帝的公义与慈爱,我们与上帝和好了,我获得了真自由。
幸福的本体是上帝祂自己,祂才是幸福的源头,这是实实在在的“实际”。
原来,我们在迷失中的呼喊是:我们要努力获得幸福!
现在,我们觉悟了的被救赎的人们要如此说:
我们要竭力被幸福得着!

五、被幸福得着

“被幸福得着”,是表示:我们人是受体,人的主动隐藏在一个更大的“被动”里,人要面对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对象”。人的现实生活不能回避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上帝,人的家庭生活不能回避公义、良善、赏善罚恶的上帝,人的夫妻生活不能回避圣洁的上帝。
要幸福,就要祈求,不是在与本体无关的范畴里盲目拼命。家庭中,“基督是我家之主”的牌匾不应是摆设。
家庭与教会不是对立的,上帝启示的次序,往往是先家庭后教会。“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上帝的教会呢?”(提前3:5)
社会学说,家庭是社会的细胞,那就意味着家庭也应该是教会的细胞。不是吗?早期教会是卖了田产家业全家加入,“他们天天同心合意恒切地在殿里,且在家中擘饼,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赞美上帝,得众民的喜爱。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们。”当时,他们开始了全新的生活方式,往往是从家庭生活开始的,包括奴隶制下主人与奴仆关系变成了兄弟(参见《新约•腓利门书)。
基督徒虔诚、圣洁的家庭生活,影响了整个罗马帝国。教会影响了社会,人的信仰生活影响了人迷茫中的众人。这样重大的影响,人们定义它为“新纪元”,即“公元”。
家庭,要被幸福得着,有了上帝祝福才会有真幸福。一些虽没有进入基督信仰的人们,倒是从良心发现了这个奥秘。
张学友在《祝福》中唱道:“若有缘,有缘就能期待明天”。也就是说,没有缘,幸福就得不了。这个“缘”,不就是那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捉摸不透的对象”吗?
孟庭苇在《祈福》中唱道:“摘一朵云,化成久旱甘露,吹一缕风,荒原长出大树”。这些云和风,不就是人所不能把控的对象吗?
这些表面看来是虚无的“呼喊”,却正是人在追求幸福而不得不面对那冥冥之中的对象的反映。
“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的上帝,愿我们都得到祂所赐的幸福。祂派了爱子耶稣基督,向我们直接讲述了幸福国度的奥秘,“登山宝训”一直在指导着被救赎的人们享受着家庭的幸福。
原来,幸福是明明的礼物,是在我们回转后,寻找就可寻见,叩门就会开门,祈求就会得着的真实的恩典。
幸福,找错方向,是奢侈品。
幸福,方向对了,是明明可得的礼物——恩典。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