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30日
微信

故事 |继承母亲的佳美脚踪:一姊妹谈传道人母亲对自己的深远影响

作者: 田玖恩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8月15日 10:33 |

笔者按:80后的小卉姐妹(化名)是第五代基督徒,她大学毕业后曾在国内一个有名的神学院就读四年。目前在一个门徒培训事工参与全职事奉,工作之余也接受邀请参与当地一些教会的讲道服事。小卉姐妹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开始了全职服事。小卉姐妹今天能走上服事的道路,与母亲的奉献生活不无关系。

小卉姐妹虽然年龄不算大,但是信仰经历却很丰富。从出生开始到现在很多奇妙美好的见证发生在她的身上。

1, 出生是因为上帝的怜悯 

说起小卉姐妹与上帝的渊源,那真的是从出生就开始了。小卉姐妹的母亲结婚几年没有怀孕,母亲家族几乎都是基督徒。家族的人都为母亲能够怀孕祷告。小卉姐妹的母亲更是努力查看自己,在圣灵的带领下,想起自己婚后无意中跟着婆家长辈去游玩经过一个寺庙,寺庙门前有童男童女的像,婆家亲人没有信主,她跟母亲要了硬币,母亲不知道是要干什么就给了,长辈让她把硬币丢下去,然后说了句“早生贵子”。想到此,母亲为无意中拿出硬币这件事认罪悔改。之后不久上帝赐给她一个聪明健康,美丽又活泼的女儿。母亲到现在回忆起当时的经历,说这个女儿是上帝赐给的。

2, 从小就经历过见证 

小卉姐妹的母亲在小卉姐妹还没有出生就有参与过教会服事,等到小卉姐妹刚上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辞掉工作全职事奉了。小卉姐妹从小就听到各种见证,甚至在她大概是小学一年级(也可能是幼儿园大班)的时候,她就开始向人做见证。

那时候孩子们放学都排路队回家,一般一个方向的站一队。有一天一个玩的很好的同学对她说:“你跟我一起走,你排我的队也可以回家。”可能是友情让她一时迷糊,她没多想就站到了同学那一队。走着走着,走到一个分岔路口,好几条路,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发现不对了。小朋友们一个个都被父母接回家了,剩她一个人。她感到害怕了,这个时候,她想起祷告,她说:“主耶稣,我迷路了,我要找妈妈,请你带我回家。”祷告之后她大着胆子随意走,一路上一边祷告一边走,她说她很神奇地走回家了。

 父亲没有在平时接她的地点等到她,所以很着急,然后回家去问,大家都说没看到。后来邻居们看见小女孩一个人走了回来。大家都问她怎么回来的。她回答:是主耶稣带我回家。等到妈妈从服事的禾场回来,她更是激动地跳到妈妈的身上,高兴地对妈妈说:“妈妈 ,我也有见证了!”

小卉姊妹回忆说:“那时候很单纯,只是因为耶稣听我祷告,带我回家而感到高兴和骄傲。现在想想如果没有主的保守,一个小孩子在大城市里走迷了路又没有电话,其实是很危险的。一方面很难自己走回去,另一方面也可能遇到坏人。所以现在更能看到上帝对我的保守和看顾。” 

3, 母亲对自己的影响深入骨髓 

小卉姐妹从小跟着母亲参加聚会,看着母亲服事,耳濡目染自己也跟着参与服事。一次有外地的牧者过来教会拜访。小卉姐妹也在,教会的主任牧师介绍的时候说:“这位小姊妹,是从小学传道。”

小卉姐妹说:“我其实一路受我母亲影响很大,尤其是生命品格上面。我觉得我母亲在上帝家里的服事,可以说是忠心、良善、有见识。此外她很有管理能力,而且在教会遇到困难的时候,非常勇敢,愿意挺身而出,不怕得罪人,她用智慧据理力争,帮助教会保护教产。在这些方面我很仰慕她。” 

“她还特别能吃苦。当时交通不发达,母亲去教会服事常常走几十里山路,有时候一天还要去两三个地方讲道。她就一直很能吃苦地走过来。如果我在她的位置上,我肯定做不来,我没有办法像她那样吃苦。”

小卉姐妹也回忆了母亲在服事的镇上住过的房子。她还记得大学快毕业时候去看望母亲。当时母亲住处的房顶是瓦片,可能年久失修,尤其是厨房,如果外面下大雨,里面会下小雨。时间久了,上面会有小虫子。风很大的时候,房顶瓦片被风一挂,上面的虫子都掉到吃饭的地方。住的房间里有一张1米五的床,一张桌子,一个小小的衣柜,一个小小的窗户,大概二三十厘米宽。小卉姐妹还边说边用手比划着,“就这么一点点走道,房间跟小阁楼一样很窄。天气非常非常热,2005年的时候,我们家连电风扇也没有,除了电灯可以说任何一个电器都没有。我妈妈却从没有后悔过抱怨过。所以我很佩服她。”

4, 偶有叛逆

回想自己的成长,由于生命深受母亲影响,小卉姐妹一路都很乖,但是也有心里很叛逆的时候。因为母亲服事非常热心,总是奉献,包括筹款建教堂,建立教会聚会点;上山下乡的路费也经常是自掏腰包;遇到有困难的弟兄姐妹,身上仅有的一点点钱也会拿出来奉献。 这一点上,有段时间小卉姐妹不能理解。

小卉姐妹说:“我有段时间很反感她奉献,我觉得我们家都揭不开锅了,你还奉献?我的记忆里,她整天去盖教会,所以我们家没有钱。我有一次对她说,‘你把我买鞋的钱都奉献了,看!我都没有鞋穿了!’其实我的鞋还能穿。”

“当她被教会差遣去读神学院的时候,我是被寄在义工家里。那时候我读初中,有一个诱惑过来。我看到班里有一些拽拽的学生,我就想跟他们一起玩儿。我不是想学坏,就是觉得他们拽拽的。他们说一句话,很多人听,我就很羡慕,我也想成为那样的人。但是心里两个律在征战,一方面我想跟他们一样成为校园的‘风云人物’,另一方面我怕我母亲伤心。所以感谢主最后没有误入歧途,还是选择做让母亲放心的孩子。”

5,   逐渐走上全职 

提到如何走上全职事奉的道路,小卉姐妹提到小时候做过的一个祷告:“我要做好孩子 ,长大要做好牧人。” 

小卉姐妹虽然做过成为好牧人的祷告,但是并没有刻意朝这个方向努力。她只是很自然地升学,毕业,工作。母亲很尊重她自己的选择,没有勉强她读神学或做牧者。但是上帝给她很多服事的机会,从小到大她参与的服事比较多。

小卉姐妹大学毕业之后去一家企业工作。她很优秀,很快在同事们当中成为佼佼者。工作期间,大约有四年的时间,她每年都利用假期参与教会服事。后面教会牧师开始邀请她进入教会服事,她也挣扎了一段时间。因为她当时的工作福利很好,有超长假期,而且企业的发展前景也不错,她的性格也非常适合这份工作。但最后她还是选择辞掉工作进入到服事。

小卉姐妹在教会服事了一段时间,牧师建议她报考神学院。她很努力地准备,结果被国内几所神学院同时录取,最后她选择了离家最远的一所神学院,四年神学毕业之后她回到当年母亲所服事的教会的母堂服事。一次机缘之下,她转到现在服事的机构,虽然在服事中也有挣扎和软弱,但一直坚持到现在,已经有5年的时间。

被问到是否后悔辞掉了待遇优渥、发展前景也好、稳定的工作,小卉姐妹诚实地说:“确实动摇过,我自己本身也很喜欢之前的工作,尤其是之前单位也一直邀请我回去,前两年还差点就回去了。当时工作单位那边已经联系好了,我也已经跟事工提出离职,说我做到哪一天为止。不过最后里面的声音还是说坚持下来。一路走来,我发现我在这个事工也成长很多,在这里服事跟在教会服事形式上有些差别,除了爱心,能力,专业度,我母亲也说我在这里成熟稳重很多。在这期间我也有机会用业余时间参与其他教会的服事。”

6, 未来抱怀期待 

现在偶尔有一些教会会向小卉姐妹发出邀请,之后会不会回到教会里服事,她也在祷告中。小卉姐妹本身读了神学,也想要成为一名牧师。她的很多同学都按牧了。看到他们成为牧师,她心里也期待自己成为牧师。另外由于母亲没有按牧,她也希望自己能做一个牧师,弥补母亲的遗憾。

说起为什么那么在意牧师的职份时,小卉姐妹说到自己对牧师圣职的一点认识:“基督教有两大圣礼:圣餐礼和洗礼,这两大圣礼是牧师需要履行的职责,且只有牧师可以履行。我觉得牧师这个职份是神圣的。我小时候很喜欢我母亲站讲台的样子:她在台上很端庄,很神圣,会众在下边则是一副聚精会神的神情。我很喜欢看到这个画面。但我没有看到母亲举行圣餐礼和洗礼,这是我为母亲感到遗憾的地方。我想如果说有一天,我被按立成为牧师,我就可以弥补母亲没有机会举行两大圣礼的缺憾。”

“我想要沿着母亲走过的路继续走下去,至于怎么走,我们等候上帝的旨意。我相信上帝在不同的环境中培养我,塑造我,一定有祂自己的计划。我也很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他手中合用的、圣洁的器皿。未来,求主为我预备一个继续深造的机会。”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