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30日
微信

故事| 一位师母的成长之路:婚姻濒临破裂之时转向上帝;丈夫意外离世之后走向全职服事

作者: 田玖恩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7月13日 11:08 |

笔者按:糖姊妹是一位过世牧师的妻子,作为师母,她与牧师的婚姻曾经走向破裂。在绝望当中,她每日不下20次地呼求主,之后他们的婚姻被上帝扭转,夫妻关系由互相排斥到甜蜜相爱。后来牧师意外离世,经历打击的糖姊妹靠着上帝的安慰和慈爱走出来。最后也被祂带入全职事奉的行列,成为真正的师母。  

初见糖姊妹在一次年轻人居多的聚会上,她是聚会中为数不多的中老年之一。她梳着微卷的短发,身穿一件黄色带花纹棉质长裙,面带微笑跟旁边的人打招呼,虽然是中年的身材了,但看起来保养地很好,肤色很白,皱纹也不多。这是笔者对她的第一印象。聚会结束后,她走到钢琴那里弹了起来,是简单而熟悉的赞美诗旋律,她的一言一行让人以为她是一个生活无忧无虑,乐观开朗的阿姨。 

然而,随后和她交流,才知晓这位糖姊妹的人生并非顺遂:他的丈夫、一位曾忠心服事的牧师因意外已经去世10多年。而在此之前,她和儿子常常因为丈夫的服事而承受许多不该有的压力;面对丈夫去世的悲剧,本应是绝望和痛苦,糖姊妹却在丈夫去世后经历了上帝奇妙地带领和安慰,信心更加坚定。

回首往事,糖姊妹谈到自己和丈夫曾经经历过关系的破裂,而婚姻中的低谷和绝望反而成为她信仰的转机。她在绝望中转向上帝,与上帝建立了关系,并和丈夫重新恢复亲密关系。 

上帝带领糖姊妹走出低谷,走进丰盛,也盼望她的故事能够激励我们前行。以下是糖姊妹的见证。 

一,缺少沟通,误解渐深

糖姊妹与牧师是在职场工作中认识,并且恋爱结婚。虽然是恋爱结婚,但是糖姊妹表示他们之间的沟通并不多。结婚半年之后,丈夫就去中医学校接受了三年的学习。毕业回来的前半年,丈夫还对糖姊妹表示抱歉。他觉得妻子一个人既要上班又要带小孩,很辛苦,表示以后要加倍对她好。结果半年之后,丈夫就信主了,还利用业余时间读神学。再往后,丈夫常常利用下班时间和休息日做传福音的工作。丈夫越来越忙。

由于牧师大部分时间和精力在教会和信徒身上,糖姊妹感受到不被重视,她还觉得牧师对自己和孩子过于严厉,加上两个人缺少沟通,时间久了,糖姊妹心里感到十分委屈。 

积累的情绪多了,糖姊妹便常常会表达对丈夫的不满,有时候也会故意为难丈夫。比如牧师有计划第二天出去走访几个聚会点,他会问糖姊妹要不要一起去。当天晚上糖姊妹说不去。结果第二天早上糖姊妹又说要去。 

当时与牧师一起服事的同工一共4个人,两个弟兄,两个姊妹。牧师已经约了教会一个姊妹同工帮忙带领唱诗歌。糖姊妹知道一起去的是一个姊妹,就对牧师说:“怪不得你不想带我去?你为什么不带我去,我也可以唱诗歌啊!”然后糖姊妹又转头对一起服事的姊妹说:“这首诗歌我也会,我可以跟我老公一起去服事。”牧师措手不及,姊妹也很不好意思,场面一度很尴尬。 

糖姊妹在婚姻中越来越没有安全感,越来越不确信丈夫的爱,经常跟牧师吵架,即便牧师说他爱糖姊妹,糖姊妹也不相信。

糖姊妹问:“爱我为什么我感觉不到?爱我为什么没有表达?口头上没有,也没有做出实际行动。”

牧师回答:“我爱你在心里。”

糖姊妹振振有词:“一根蜡烛没有点燃,就没有亮光,一根蜡烛没有燃烧就没有温暖。爱不表达就是不爱。”

牧师反问:“你说我不爱你,那你爱我吗?你为什么总是不顺服丈夫?”

糖姊妹回复地很有理:“我不顺服,那是因为我不知道要顺服丈夫,我不信上帝,不知道要顺服,你信了这么多年上帝,你为什么不爱妻子?” 

争吵总是没有结论的。

一次糖姊妹赌气让丈夫做选择:“上帝和老婆,你在中间选一个。”

牧师说:“我两个都选,因为我两个都爱。”

糖姊妹果断地说:“不行!只能选一个。”

直男牧师很无奈,信仰让他无法做出否认上帝的选择,他只好回答:“那我选上帝。”

糖姊妹听到这个回答,觉得天要塌下来了,十分痛苦,她的理解是丈夫选择上帝就是承认了不爱自己。她觉得自己找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丈夫,多么可悲!她的情绪几度崩溃。

二,绝望之时呼求祷告 

痛苦到极点,糖姊妹想到要离婚,可是想想毕竟还是有点感情,丈夫也没有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但一想到丈夫每天忙着传福音,在外面风风火火,是受人尊敬和爱戴的牧师;回到家却冷言冷语,甚至一句话都没有,她就受不了。无路可走的时候,糖姊妹想到了祷告。 

“我太痛苦了,我觉得我要疯了,这样下去不行,我开始呼求主。”糖姊妹把自己的真实感受告诉主,说:“主啊,我太难受了,我要疯了,我该怎么办,你帮助我。” 就这样,糖姊妹每天不下20次地呼求主,祷告可能很短,一句两句或者几句,但每一句都是发自灵魂的呼求。 

在多次的呼求之下,糖姊妹奇迹般地被主触摸。她开始感受到上帝的同在,开始感受到上帝很爱她,开始不再纠结丈夫是不是爱自己,她开始被主的爱滋润。糖姊妹说祷告半年之后,她就信主了,而一年之后,她感觉自己离不开上帝了。 

三,圣灵引导,学习改变 

祷告得到安慰之后,糖姊妹开始想着改变自己。由于两个人在矛盾中长期没有沟通,已经到了互相排斥的程度。糖姊妹决定从沟通开始,她尝试跟丈夫说“我爱你”,尝试学习道歉,学习找丈夫的优点,认可丈夫。虽然开始是口头上说,但是三个月之后,她发现丈夫脸上渐渐有了笑容,不再是硬邦邦的表情了。

对此,笔者问到“您怎么会想到要这么做?这些方法,您是跟谁学的呢?是看了什么书或者听了什么课吗?”

糖姊妹的回答让人很意外:“我没有跟人学,我是在祷告中学到的,我的文化水平低,很少看书,我刚开始读圣经也很困难,一个小时只能读一章。后来慢慢进步可以一个小时读七八章。所以是主教我的。我在祷告的时候问主,我该怎么做?圣灵就引导我,让我这样做。还记得我有一次为了婚姻禁食祷告,我丈夫不知道我禁食,就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是在生气吗?我很委屈,我是在禁食,不过我也的确生气。虽然我知道禁食不应该生气,但是想到丈夫生硬的态度,就很难过。我就质问他,‘我要怎么做你才开心?’他就说,‘你需要温柔,难道我不需要吗?’听了这句话,我意识到自己从前太刚硬的问题。”

“我以前总是爱指责他,他很多年的坏习惯说了很多次都不改。我也因此常常生气。那之后,我就改变说话方式和态度,我如果给他提建议就用比喻,或者玩笑来说。比如他洗完脚穿着拖鞋常常带着水出来,旁边准备的擦脚布和地垫他从来不用,踩的满地是水,或者踩出声音,我就会说,‘哎,你的脚在唱歌呀。’他就马上意识到了,马上回去擦。”

“以前他说我出口伤人,而我认为他态度很凶。后来我读经,反思自己,我意识到自己爱挑弟兄眼中的刺,就悔改求上帝先挪走我眼中的梁木。之前我觉得自己比谁都好,读经祷告之后开始学习看别人比自己强。就这样,一点点改变。我本来是想通过祷告得到丈夫的爱,结果是我先得到了主的安慰。主教我先改变,先去学习爱丈夫,由此也带来了我们夫妻关系的改变。” 

四,换位思考,互相告白 

糖姊妹谈到正是这样一点点地改变,他们的婚姻经历了死而复生,关系也越来越融洽:“我们关系最亲密的一段时间其实是我老公去世前几个月。那一年我参加了一次夫妻营的活动,一个辅导环节是讲自己的缺点。我讲了之前喜欢在老公背后说坏话,老公听到后,觉得很没面子,我知道这样不造就他,我自己也很羞愧。辅导老师让我用一幅画形容自己的感受。我说,我感觉自己是一只受伤的小鸟,落在水里,被人救起来,凄凉,孤单,恐惧,彷徨又无助。他们就问我老公,你有想过你的妻子是这种感受吗?他说从来没有。我听了我老公的回答感到很悲哀,但是转念一想,我老公好像也是这样的感受吧。我突然学会换位思考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下子想通了一样,感觉那个喜乐要冲向房顶。奇妙的是我老公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他也有了很大改变。”

“他开始对我的表达有回应。因为我每天跟他说‘我爱你’,他说你就是口头上说,我说我虽然是口头上说,我也说了好几年了,你口头上也没有。那之后,他也会跟我说‘我爱你’,我们会一起聊天,一起散步,然后我们每天出门进门都会拥抱。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很幸福,比恋爱还甜蜜,我觉得我得到了全然的医治。也是因为这一段时间的医治,让我可以面对老公的离世。” 

五,丈夫离世,靠主刚强

丈夫的意外去世对糖姊妹是个巨大的打击。“老公去世前一天,我带着一些姐妹在家里祷告,祷告的时候上帝给我感动,说患难来了不要惧怕、不要胆怯,要刚强壮胆。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我说‘上帝啊,如果你有重担加给我,我承担不了,请你加给我力量,让我不害怕’。结果第二天我老公车祸去世。” 

“我老公意外去世那段时间,我没有眼泪,很多人觉得我不正常,也有人怀疑是不是我跟老公感情不好。其实他们不懂,我老公去世,我肯定很难过,不想接受这个现实,但是想到我老公最后给我留下的都是美好的回忆我就很感恩。我也祷告问我们的主为什么要把我老公带走,祷告的时候我是痛哭的,但是祷告完就很喜乐。我说:‘你为什么带他走?我本来计划要跟老公一起全职服事的。’祂说:‘你服事我,还要带条件吗?’我又问:‘我老公不在了,我一个人怎么办?我什么都没有,还有儿子要养。’祂说:‘我给你的祝福超过你老公的生命,你等我的祝福。’……祂亲自安慰了我。”

“我的儿子那时候在读大学,那段时间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老公走后,我只要走出去,就有弟兄姐妹留我吃饭。他们都说:‘你一个人,不要走了,留下吃饭吧。’那段时间我几乎是吃百家饭,得到很多弟兄姐妹的照顾。儿子也是在爸爸去世后对信仰有了更深刻的思考。在主的帮助下,他很奇妙地化解了悲伤,也消除了从前对爸爸的误解。他开始体会爸爸从前骑自行车去乡下传福音的不易,从零开始到后来很多聚会点的建立,很多人信主。他觉得没有上帝是无法做到的。” 

糖姊妹的儿子毕业后找到了不错的工作,儿子儿媳都非常孝顺,接糖姊妹一起生活,工作之余都尽力参与教会服事,孙子们也从小接受真理的教育,可爱懂事,现在全家都爱主蒙福。

六,患难之后,进入服事 

牧师去世后,上帝亲自带领经历过患难的糖姊妹走进服事的路。因为在婚姻中经历过艰难,就更能体会同样在难处中的弟兄姐妹。后来很多弟兄姐妹主动来找她做婚姻辅导的工作。 

糖姊妹说能够辅导别人的婚姻,都是上帝的能力和智慧。在辅导中曾经遇到一对要离婚的夫妻,她试过用人的方法劝勉,但是没有效果,而当她安静下来为他们祷告的时候,上帝就工作。姐妹听到祷告就得到安慰,就流泪悔改,向丈夫道歉,本来是要去民政局离婚的,后来和好了。糖姊妹认为这是上帝给她的恩赐,糖姊妹用祂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 

也曾经有人听过糖姊妹的分享之后,推荐她去做婚姻辅导方面专业的讲师,并建议她先去接受一些专业知识的培训。糖姊妹委婉拒绝了,她谦虚地说自己文化低,年龄大了,学习比较困难。糖姊妹没想过要做专家,她觉得不是自己有能力,她只想用上帝给的恩赐服事好身边的人。有人听说她是师母,就推荐她带领小组聚会,她并不推辞,在教会中乐于担当。疫情期间,她特地学习了上网,常常在网络上帮助弟兄姐妹。糖姊妹在牧师去世后成为了真正的师母。 

七,家庭蒙福,主爱浓浓

笔者有幸私下跟糖姊妹和她的儿媳一起吃午饭,画面也非常温馨。儿媳知道婆婆有高血糖,就不让她吃炒米饭等偏油偏辣的食物,但是糖姊妹又很想吃,趁着儿媳妇去厨房的功夫,马上盛了半碗炒饭,一边吃,一边赞叹做的真好吃。儿媳回来我们就开玩笑地跟她告状,糖姊妹也有点不好意思,羞涩地只顾低头吃饭,大家一起笑了起来。儿媳说好像我虐待婆婆一样,看到桌上适合妈妈吃的菜,儿媳会不停地说:“妈你吃这个,这个好,那个你也可以吃,多吃点。”看着桌上的美食,糖姊妹意犹未尽,但是最后还是节制地放下筷子,说:“我不能再吃了。” 

糖姊妹是个可爱的婆婆,也是被儿媳宠爱和“管教”的婆婆。即使被“管教”,她的脸上也会流露出幸福甜蜜的笑容,婆媳矛盾的事情好像与她无关。这是一个在爱里浸泡过的人的模样,哪里还是那个为了得到丈夫的爱差点疯掉的女人。 

如糖姊妹自己所说,祂的爱让她得到全然地医治,祂的祝福超过她的想象,她等到了。现在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服事中,糖姊妹都充满喜乐。愿我们的生命都能被主触摸,被主改变。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