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5日
微信

见证|一位80后残障牧师的恩典人生路:信主、结婚与服事

作者: 李世光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7月30日 21:32 |

G牧师今年40多岁,在华东一城市教会服事多年,也已进入婚姻多年,现在有两个健康的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可谓是很多人心目中非常幸福的一个家庭。

不过,G牧师人生并非一帆风顺的,他有国家正式发放的“残疾人证”。他介绍说,自己生下来就是残疾,眼睛、手部、嘴部等部位不太协调,九岁的时候就被父母带去多家医院检查过多次,但是查不出任何疾病来,最后医生给他定的是“发育迟缓”,直到自己20多岁的时候,虽然已经好了很多,但对很多人来说吃饭、穿衣最简单的事情在他那里仍旧是并不太容易的事情,现在偶尔他吃饭也会出现拿着筷子的手和嘴巴不协调的时候。

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G牧师在信仰以前,曾经因为自身残疾而深感自卑和抑郁,好多次都有轻生的念头,但是最终都没有成功实施。回过头来回顾的时候,他觉得这都是神的保守,认为是神在保守自己,为了让自己在日后成为别人的祝福,神保守自己并且让如此”特别“的自己存活下来就是为了在以后能够使用他。

虽然身体不好,但是父母从未放弃他,家人的爱成为他坚持长大的关键。20多岁时,他因着认识一个基督徒父亲而开始对信仰感兴趣,随后走近了教会,第一次进入教会就成了人生的转折点。随后,上帝带领他走上服事路,讲道、牧会、门徒训练、赞美、祷告、传福音……从最开始的一个不会到现在的“凡事都能做”。

并且上帝祝福了他的婚姻,他与一姊妹相识相恋,结婚生子,成为父亲。放在以前,结婚生子,这是G牧师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因为在G牧师看来,“自己又没钱又不帅,而且还有残疾,有谁会愿意跟这样的人结婚呢?”但是他的婚姻之路充满故事,即使已经进入婚姻近20年的时间,回忆起来当时的种种细节仍旧栩栩如生。

今天,他不仅和妻子一起服事,自己的儿女也对他们充满见证。回顾以往,G牧师深深感恩,并且仍然保持着一种非常谦卑的姿态,他说自己在信主之前是一个状态,信主之后就完全改变成为了另外一个状态。最后G牧师得到的结论就是:”除了耶稣要我,没有任何人会要我,只有主耶稣不会嫌弃我。“

G牧师感慨地说:“信主以前我什么都不会,所以才每次找工作都会被别人拒绝。可是现在,我现在什么都能干,讲道、牧会、开拓、传福音、训练门徒、赞美、祷告……数算一下,恩赐还挺多的,很多事情我都可以做了。给人干的话,人不要你。但是给上帝干,什么都不会耽误。人不要的,上帝都要,上帝绝对不会嫌弃我们。”

信主的开始:被一个基督徒的生死观震撼了

信主之前,G牧师非常自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白痴和败类,只会吃饭,而不能够为社会创造价值。因为很自卑,害怕面对陌生的环境,害怕别人看自己,害怕去人多的地方,不愿意跟家人之外的人有什么交流。心里充满了苦毒和埋怨,因为没有什么地方发泄,最后就会把这些苦毒、恼恨发泄在包括父母在内的所有的人身上。

那时候也出去找工作应聘了很多次,但是最后结果都被打回来了。那些招聘人员他们口头上说的挺好听的:“你回去等我们的电话就可以了。”说难听点其实就是”我们认为你什么也不会,赶紧给我走人。“ 这样被拒绝的次数太多了,G牧师因此倍受打击,心灰意冷。那时候G牧师觉得自己实在是走不下去了,人生仿佛来到了尽头一样。

然而日子还是要过。G牧师说他那时候别的事情也做不了,只能整天捡垃圾、收废品,以此为生。在此期间G牧师认识了一个小伙子,这个小伙子很年轻,比他小十多岁。可是突然有一天,这个小伙子就去世了。听说了这个男孩去世的消息以后,G牧师说他完全接受不了——那个男孩长得又高又壮,看起来健康的很,怎么突然就没有了呢?

又过了一小段时间,G牧师又听说了一个消息——这个男孩的母亲也去世了。G牧师当时就有一种想法,要去到这个男孩家里,安慰一下他父亲。那时候G牧师觉得他的父亲一定会非常痛苦吧,唯一的一个儿子没有了,不长时间妻子又没了,肯定会过得很难。带着这样的想法,G牧师就去到了他家,去看望他父亲。

G牧师到了他家,还没有进门,在院子里面就听见他父亲在房间里面唱歌。G牧师说”那时候我非常不理解,觉得这个人是不是疯了?儿子也没了,妻子也没了,这个人肯定是经受不住这么多打击,疯了。要不然,这么痛苦,怎么可能会唱歌呢?“ 不理解归不理解,G牧师还是进去了,用自己的方法去安慰他。后来,他就给G牧师说,”现在,我的妻子和孩子都被耶稣带走了,在天国里面他们重新相聚。“ G牧师那时候完全没有听说过天国,更不明白天国究竟是怎么样的,于是这位父亲又给G牧师讲了天国是何等的美好。因此,虽然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都走了,但是在他里面却是非常有盼望的,盼望着自己有一天能够在天上重新和家人相聚。

回忆的时候,G牧师说,”这些话语让我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我第一次见到有人在妻离子散的悲剧和痛苦中还能够歌唱,这是非常不容易甚至可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个时候我就发现,其实我也一直在寻找着一些什么,寻找着一个答案,寻找着一种终极的爱,寻找着我的人生的意义和价值。这个父亲本来在我的想法里面,应该是非常痛苦的。但是实际上我从他的神情和话语之中感受不到多少痛苦,反而有很大的喜乐和盼望。说着说着他也会流泪,但是却并没有陷入到痛苦和绝望之中,而是依然有喜乐和盼望。“这件事情并没有让G牧师立即决志信主,但是却让他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为后来信主奠定了基础。

决志的时刻:第一次去教会就成了基督徒

G牧师说,在自己信主之前,能够让他坚持下来的、给他力量和勇气的就是他妈妈的爱、爸爸的爱,还有哥哥弟弟他们的支持。每次,想要自杀的时候,就会想起来家人,”他们是那么地爱我,以我为傲。他们说什么呢?虽然我是这个样子,天生就有许多的残疾,但是我居然还能活着。所以,对我来说,让我无法决定自杀的原因就是不想让他们伤心,无论如何都不能死,就算咬着牙也要活下去。“

这样的来自家人的爱让G牧师没有自杀,却无法让他从糟糕至极的状态中走出来。

1999年1月17号,对G牧师来说这是一个决定性的日子。因为就在这一天,G牧师第一次来到了教会,是被一个人邀请并且带到教会的。其实原本G牧师是非常不想去的,因为知道教堂里有很多人,那时候自己很自卑,非常害怕面对陌生的环境,害怕人多的地方,害怕别人关注自己,觉得非常尴尬,甚至于无地自容一样。所以让他去教会的时候,G牧师心里是拒绝的。但是架不住多次的邀请,最终G牧师还是硬着头皮第一次来到了教会。于是,这一天,成为了G牧师整个人生的转折点,G牧师不但来到了教会,而且还受到感动,做了决志祷告,立志成为一名基督徒。

上帝给人的总是超乎人的所求所想的。相信那时候G牧师绝对不会想到,他不但就此成为了一名基督徒,更是在日后成为了一名牧师,带领许多人归主。

与未来妻子相知、相恋的过程

G牧师和师母以前都是在同一所教会服事的,但是两人并不熟悉。那时候G牧师做传教,师母从事祷告方面的工作。

那时候G牧师传教的地方,周围有很多女性从事色情行业。G牧师说他那时候又是一个单身的大小伙子,因此对他而言,这是前所未有的极大的诱惑和试探。G牧师以前因为残疾是非常自卑的,几乎从来没有得到过别人的称赞和肯定,常常面对的是他人恶意的讥笑。但是现在,来到这个地方以后,那些从事色情行业的女性她们居然叫G牧师“帅哥”,这对G牧师来说是完全没有过的事情。

G牧师知道自己遇到了极大的试探,是他自己无法得胜的。于是就联系了他的老师,给他报告自己遇到试探了,老师就让他过去然后为他祷告。那时候有一名姐妹也就是后来的师母她做祷告方面的工作,就跟G牧师他们一起祷告。G牧师记得,那时候,她就非常纳闷,让她纳闷的是,G牧师怎么可能会遇到这样的试探呢?用G牧师自己的话来说,“因为我长得又丑,然后又穷,身体也非常不协调。所以我老师对我这个方面向来是非常放心的,老师会担心别的弟兄,但是从来都不担心我受到这个方面的试探。”

最后,一起祷告完以后,G牧师受到的试探就顺利解除了。虽然所要面对的环境依然是那样的环境,环境并无任何改变,但是G牧师确信自己已经得胜了,能够奉耶稣的名抵挡和得胜试探。

那时候,G牧师在教会参与很多的服事,而且还有赞美的恩赐,经常带领赞美。因此经常会有人来找他,问某首赞美诗怎么唱,也经常和人一起祷告,因此认识的人很多。其中也有一些单身的姊妹,G牧师跟她们的关系也挺好的。但是关系好归好,“做同事和朋友都很好,但如果要做自己的丈夫的话,很多姊妹就吓跑了,没有这个信心吧。”G牧师如此回忆。

有一次,因为一些事情,G牧师回了老家并且在老家呆了两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G牧师的手机欠费停机了,无法使用。由于手机号码是异地的,在老家那边根本充不了电话费。那时候外地的手机号码是很难异地充话费的,就算在号码所在地也只能去电信营业厅或者充值点才能充话费,远没有今天手机上点几下这么方便。

于是,G牧师就用另外一部电话联系了一个认识的教会的姊妹,想要让她帮助自己充话费。在电话里面,G牧师说自己是谁,然后就问她,“你能不能帮我充一下手机话费,等之后回去以后再还给你。”可是因为G牧师用的这个电话号码这个姊妹没有见过,也没有听出是G牧师的声音,结果这个姊妹不相信,认定G牧师是骗子。“于是,打电话骂我,发短信诅咒我。无论我怎么说,拿出什么证据,她就是不相信打电话的人是我……我也很无奈。”

那时候师母跟那个姊妹一起住,刚开始她在忙自己的事情,没有注意发生了什么。后来发生了争吵以后,她就听出来是G牧师的声音,就给那个姊妹说“确实是他,不是骗子”。然后又给G牧师充了50块钱的话费。G牧师感慨地说:“别人都认定我是骗子,只有她说是我,并且给我充了话费。”

G牧师说他家姐妹和上帝的关系特别坚固,在他眼中也非常美丽,并且各个方面都非常优秀。因此那时候,在教会里面有很多单身弟兄喜欢她,想要追求她;而喜欢G牧师的姐妹却连一个也没有。但是最终,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她没有选择别人,而是选择了G牧师。后来,G牧师就问她:“那些弟兄都比我优秀,身体也棒,赚钱也多,长的也比我帅,很多方面都很好,而我却什么都没有,你怎么会选择我呢?”她的回答只有一句话:“因为你是一个真信耶稣的人,也是一个真爱耶稣的人。”


得到父母祝福,结婚的过程

G牧师和师母的恋爱历程差不多有三年左右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一起经历了很多难关,特别是师母家人尤其是父亲的反对。师母的母亲还好一些,是基督徒,只是有点担心自己的女儿跟了G牧师的话会不会非常吃苦。师母的父亲完全没有信仰,非常世俗,G牧师的家庭条件也很不好,因此一直强烈地反对他们在一起,甚至曾经扬言找人收拾G牧师。

G牧师所在教会的牧师告诉他,“婚姻必须要得到父母的祝福,如果父母不同意的话,就不能结婚。”因此,那个时候,G牧师他们就除了祷告以外,别无他法。而当他们祷告的时候,同时教会的很多弟兄姊妹也为他们祷告,这时候圣灵就开始了奇妙的工作。最终她父亲的想法完全改变了,从一开始的强烈反对到最后说“我不管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这样说其实就是同意了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意思,只是嘴上抹不掉面子。G牧师就给她父亲说:“爸爸,如果你同意的话,那么你会得到一个儿子;如果你不同意的话,那么你会失去一个女儿。”

好不容易通过了家人的难关,可是前路依然艰难。G牧师说:“我除了耶稣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所有。房子没有一间,连碗筷也没有一双,甚至就连健康都没有,没有正常成年人的劳动能力。我就给她说,如果我们结婚的话,将来我都不知道如何养活你还有我们的孩子。但是她说,没关系,我来养活你和孩子。”她的话让我非常感动。

后来,当他们决定结婚的时候,那时候G牧师才知道,师母早在两年前就拿好了自己户口本,带在身边,原来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认定G牧师了。G牧师问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师母回答说,“看你的信心”。

在经过重重险阻以后,G牧师他们终于要结婚了。

无论在那里,结婚都是好事,大喜事,但是G牧师他们结婚的时候面对的是一无所有的情况——钱没有,生活用品没有,新衣服没有,什么都没有。G牧师说他那时候原本还有100块钱,但是也被他投进了教会的奉献箱里面。他给上帝祷告说“上帝啊,本来我还寻思着拿这100块钱能买点什么东西,但是现在我把这100块钱给你好了,我不靠这100块钱,我要单单来靠你。”

最终,全都是在教会弟兄姊妹的帮衬之下,G牧师和师母他们俩才顺利结了婚,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本来是什么都没有的,但是我们结婚前后,有人给我们奉献钱特意让我们去买新衣服,有人把给自己儿媳妇预备的金戒指奉献给我们,有人给我们奉献钱让我们去拍婚纱照。这个人给我们一只锅,那个人给我们一个盆……现在我们已经结婚多年,也有了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他们也都非常健康,我非常感恩。”回忆多年前结婚的经历,G牧师依然难掩自己的激动之情。

服事中常常经历缺乏时有上帝供应 

常常聚会的时候,师母弹琴,女儿打架子鼓,G牧师唱诗赞美……这是一幅多么美好的画卷,一家人一起团契的场景十分美好。只是并不是所有时候都能够如这般美好。

由于专心服事教会,他们家庭经常出现经济方面缺乏的状况。G牧师的情况并不是个例,很多基层牧者都在经历许多经济缺乏的状况。G牧师分享了常常自己经历当出现缺乏时候上帝的恩典和预备。

G牧师现在带着两间小教会,但是由于一些原因不能够得到供应,反而由于教会需要的缘故,需要不断往里面投钱。教会人数本来比较少,而且所处的城市流动性很大,全都是外地人,信徒的工作也不太稳定。再加上疫情的影响,部分信徒没有工作,因此教会的奉献也很少,可是教会的房租等却都需要花钱。钱从哪里来呢?很多知道G牧师状况的人都劝他放弃。以前读神学时候的同学也劝G牧师,“放弃吧,不要再带那所教会了。”但是G牧师却说,“哪怕教会只剩下一只羊,那也是上帝托付给我的。我不是为了钱去服事的,单单地因着上帝给我的托付而选择服事的。”

面对极难的状况,G牧师说:“我不害怕,我相信上帝必定会有预备。”G牧师的解决方式就是祷告,他相信只要恳切祷告的话,上帝必定预备——“上帝也必定会养活我和我的全家,不让我们缺乏,不让我们没有饭吃。”

G牧师表示,在疫情以前他们的情况还要好一些,但是自从疫情以来,状况变得明显艰难很多。现在疫情已经进入到第三年了,难的时候连房租都交不上,又怎么会有生活费呢?虽然面对如此糟糕的状况,但是G牧师并不埋怨教会的弟兄姊妹。G牧师说:“其实他们比我更难,难就难在他们没有我有信心。我有信心,所以我可以向上帝支取,这样说并不是自夸,而是事实。”

G牧师没有任何固定支持,但是虽然如此,当他选择完全仰望上帝的时候,上帝就信实地供应他。有一些特别艰难的时候,比如有一次跟G牧师的孩子生病了,需要带着孩子去医院看病,可是问题是没有钱。G牧师带着孩子到了医院,前面挂号费交了,但是到了后面需要做检查的时候,检查费用需要700元,但是G牧师没有。G牧师说:“作为一名父亲,但是看着自己的孩子生病了但是却没钱看病,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我觉得特别亏欠孩子。但是就算这样,我还是相信上帝必定会预备的,虽然不知道道路究竟在哪里。”

就在那所医院附近,就有一个教会的姊妹在那边上班,G牧师也知道。G牧师就给那个姊妹打电话说:“姊妹,我给孩子看病需要一些钱,我这里有300,还需要400。”那个姊妹非常有爱心,她说:“牧师,我这里没有现金,但是有银行卡,我告诉你银行卡密码,你拿着卡去银行取钱吧。”

但是,G牧师拒绝了。“为什么呢?我不愿意直接用人家的银行卡,知道银行卡的密码。我感觉这不是出于神的。如果有现金那可以借给我,没有现金的话那就算了。”(笔者注:这是多年前发生的事情,那时候没有手机转账,银行卡里的钱只能到柜台或者ATM才能取现。)

于是,G牧师就带着孩子回家了。但是非常奇妙的是,第二天当G牧师走在外边的道路上,一边走路一边默想,然后一辆车就突然停在了G牧师旁边,从车上下来了一位牧师。这位牧师认识G牧师,但是“其实真的不熟,应该只是听过我的一次讲道”。这位牧师来到G牧师面前,递给他一只信封,给他说:“G牧师,这个信封早就给你准备好了,但是一直没有时间给你。“ 然后就走了,G牧师打开信封,里面是400块钱,加上原有的300正好是700块。最终,G牧师就这样带着孩子去了医院。

有一次G牧师回老家的时候,因为有一些事情把钱全都花光了,但是孩子刚好要开学,可是手里几乎一分钱都没有。G牧师说:”类似的事情经历了很多很多,手里面没钱,可是很奇妙地就得到了上帝的供应。多了以后我就相信,哪怕我还没有祷告,但是在上帝那里肯定已经预备了。因为经历的太多了,经历了太多的上帝的信实,所以虽然没有钱,但是在我里面并没有太多的忧虑和压力,我相信上帝肯定会预备的。“

最近一次孩子上学交学费也是,G牧师手里面真的没有钱,也不知道从哪里能够得到这些钱。但是就在第二天,G牧师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人给他打电话,在电话里面,那个人说:”G牧师,我这边有一笔奉献,早就想要给你了,但是一直没有得着机会。“ G牧师对本站同工激动地说:”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很清楚,那是2135块钱,正好两个孩子上学交学费就用上了。“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