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2日
微信

从乌克兰边境谈起| 边境: 是前线还是邻舍? 福音派基督徒怎么看?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5月30日 13:04 |

编者按:本文作者约翰尼斯·莱莫(Dr. Johannes Reimer),为世界福音联盟公共参与部门主任。

边境划分和边境连接的邻里。它们中有些是和平的,有些是非常暴力的。

越过边境令人兴奋,但危及到他人。社会建造边境或不加以标识,我们所说的绿色,取决于邻国之间的关系有多么地和平。

我成长于爱沙尼亚,在1946年铁幕演讲之后,对我而言,通往外部世界的边境是用石头或钢铁搭建而成的。穿越可望而不可及。

1976年,我被迫离开该国,很快就发现民主社会的边境有多么地透明。事实上,边境地区往往发展成为跨国经济和文化区域。

我还清楚地记得在英格兰和苏格兰边境上参观哈德良长城时的景象。经过几个小时的步行,我们走进一间酒吧讨水喝。店主走了出来,是个待人友好的人。我问他是英格兰人还是苏格兰人。他的回答很别致,“都不是。我既不是英格兰人也不是苏格兰人,我是一个边境人。因为有我这样的人存在,英格兰人和苏格兰人之间才有和平统一。”边境是和平要素之一!这个观念好好呀!

自从在大不列颠的哈德良长城遇到这位边境民之后,我走访了很多边境地区,发现他的话在很多地方都有启发性。

边境人口往往决定了边境是关闭,还是反其道行之——在邻国之间建立和平关系。

乌克兰东部——暴力边境之上

欧洲最危险的边境之一是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边境。自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东部部分地区以来,战争的危险一直主宰着西方外交活动。

乌克兰对西欧的定位以及他们加入北约和欧盟的愿望,使得俄罗斯政治家,特别是总统弗普京忧心忡忡。2022年2月24日,俄罗斯军队入侵乌克兰。一场侵略战争打响了。这场战争被正式宣布为支持乌克兰两个叛离省份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的“特别军事行动”,而在几小时前,这两个省刚刚宣布从乌克兰独立出来,还与俄罗斯联邦签署军事合作协议。战争的目的显然是俄罗斯完全控制乌克兰,解除乌克兰当选总统沃洛季米尔·泽伦斯基及其政府,建立一个亲俄政府。这标志着乌克兰独立的终结。

毋庸置疑,这场战争毫无合法性。普京是唯一当受指责的人。普京可能期待着乌克兰东部省份说俄语的少数民族欢迎他的士兵,感谢他们把自己从被他称之为基辅纳粹政权中解放出来。但事实恰恰相反。不仅是装备不良的乌克兰军队,绝大多数乌克兰人都反对侵略者。

当初被认为一场持续2到3天的闪电战,如今发展成为每座村庄和城市的全方位残酷战斗。普京显然是错误估计了乌克兰的团结和保卫领土的准备。

对于俄罗斯而言,乌克兰的中立性不是个问题,但他们融入西欧权力结构成为俄罗斯在其西部边境上大开了一个潜在危险。

事实是,边境将改变其性质,从两个拥有悠久历史和成果丰硕关系的斯拉夫国家之间的边境,成为两个不同制度之间的边境:俄罗斯和欧盟。

根据莫斯科统治者们的想法,这是个危险和潜在的侵略性改变,是不可容忍的。因此,他们在边境上施压,并最终引发了战争。

实话实说,俄罗斯的军事压力并不真的以乌克兰为中心。它针对的是北约和欧盟的扩张战略。但乌克兰人正在承受痛苦,就像他们在几个世纪前所遭受的那样。

即便是“乌克兰”这个词,翻作英语也是“边境上”的意思。几个世纪来,它标志着帝国间的边境,东方的俄罗斯和西方的波兰,立陶宛和之后的奥匈帝国,现代乌克兰的大片领土都是或被这一方或被那一方占领和统治。

直至现在,乌克兰语的东部和西部变体所使用到的术语之差异最能反应这点。

中立是一种解决方案吗?

边境之国通过保持政治上的中立而获得最好的发展。这方面,乌克兰也不例外。乌克兰与东部的俄罗斯和西部的欧盟保持着良好关系,成为东西方之间的联系人而获得很多机遇。

根据那位苏格兰/英格兰边境民的说法, 真正的边境民是和平的象征。瑞士自从1648年以来就是这方面的最佳案例。至于其他的欧洲国家,如瑞典、爱尔兰和芬兰,仅仅举几个支持这一理论的案例。

中立国家可以很容易地由特定要素进行识别:

1. 中立国家重视民族和语言多样性,而非单一民族的民族野心。几个世纪以来,瑞士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州政府系统是多么地有效,让国家保持了统一和经济上高效。说着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罗马尼亚语的人民生活在一起,彼此欣赏对方的文化和语言。

2. 多民族的中立国家实行联邦制,有分散的权力结构进行控制,因此支持每一个少数民族群体,无论其人数多少。

3. 中立国家支持国际合作而非扩大自己的权力影响。事实上,中立在解决冲突中被广泛使用。

乌克兰注定是要保持中立的,但它的中立性受到国内外势力的威胁。

一方面,乌克兰积极寻求其民族身份,试图在一种语言的基础上构建乌克兰民族,当然,这不利于该国其他少数民族,如俄罗斯人、匈牙利人、波兰人、鞑靼人、罗马尼亚人、摩尔多瓦人、加告兹人和为数众多的其他少数民族。

在我看来,尤为致命的是试图将部分斯拉夫民族,如俄罗斯人和胡图尔人“升级”成为乌克兰民族的做法。

“同一种语言、同一个民族、同一种文化”的思路完全遵循着俄罗斯帝国及其继承者苏联的俄罗斯化哲学模式,以及世界上所有其他帝国(英国、西班牙或美国)。在很多情况下,将所有民族身份统一在一个大熔炉之下是有问题的。如同乌克兰人反抗俄罗斯化一样,很多民族部落也在反抗乌克兰化的政治。

一个和平中立国家的本质,是与寻求统一民族身份相矛盾的。这不是在说这样一种探索本身就是民族主义式的,但它存在潜在问题,特别是针对较大的少数民族而言,他们害怕被边缘化。乌克兰的俄罗斯民族,特别是在克里米亚和顿巴斯的,自然是有这种感觉的。

在大力寻求国民身份的同时,乌克兰还宣布决定加入欧盟,而那里有这么多的国家彼此和平共处。自从1991年独立以来,所有的乌克兰政府都表示希望属于欧洲国家大家庭。仅仅就这一点就对所有可能的民族主义倾向提出质疑,普京指控“基辅政权是纳粹”无理可依。

另一方面,欧洲的权力结构还是受着恐俄主义倾向的指导,特别是在北美大陆。俄罗斯尝试过加入欧洲并建立“一个统一的欧洲之家”,但正如戈尔巴乔夫和后来的普京曾说过的那样,都被直言拒绝了。相反地,北约将他们的影响力永久性地扩展到中欧和东欧国家,将俄罗斯视作潜在敌人而孤立了起来。波罗的海和中欧的所有国家,都是主动选择加入欧盟和北约。虽然其中部分国家这么做也是出于恐惧其邻国俄罗斯,他们曾经在俄罗斯的统治下遭受了几个世纪的痛苦。能有机会躲在北约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防御结构的屋檐下,对他们而言非常具有吸引力。

正是这种永久性疏远导致了俄罗斯的严厉反应:吞并克里米亚和支持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分离主义政权,以及现在两国间的全面战争。

和平的机会 – 成为宽容和和平的边境

乌克兰人,以及大多数俄罗斯人都梦想在欧洲过上和平自由的生活,边境是连接而非分离。乌克兰具备成为身处欧洲中心的和平之国的所有要素。

它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多文化的国家,身处西方和东方思维模式的边境上。

相较于梦想成为通过建立一个只有一种语言和文化的国家来加入欧洲强国之列,乌克兰人应该仿效欧洲多元文化和联邦制组织社会的很多例子。

可惜这种欧洲模式在宣布独立后不久就被乌克兰当前的领导层所拒绝,但实施中的国家哲学也没有给这个国家带来任何积极的发展。

北约和欧盟是否会欢迎乌克兰成为其正式成员,多年来就只是一个项目而已,但是,与欧盟和俄罗斯都保持良好关系,却能建立起繁荣。

强大的乌克兰基督教会可能在这样的未来中发挥关键作用。基督徒从未受召加入党派政治。他们受召去建立神国,而非民主主义国家。

他们传教事业的核心是跨过边境而非建立边境。他们永永远远都不应为一国对另一国的任何统治权而战。基督徒是和解的使者(《哥林多后书》5:18-19)。

当然,基督徒永不能把邪恶说成善良。他们会站在受迫害者和被攻击者一边。但是,他们在和平时会做上文所述的事情。

今天乌克兰的局势是,基辅牧首区的乌克兰东正教会在2019年获得国家东正教会的地位后,以民族身份的名义暴力强占教会建筑、突袭莫斯科牧首区旗下教会的礼拜活动,这是无法容忍的,毫无正当性可言。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的分离主义政权对新教和罗马天主教会的所作所为上。

现在乌克兰爆发战争。一场可怕的战争。乌克兰人惊人地团结在他们国家的周围,寻求保护它免受俄罗斯的侵略。

整个世界都在支持乌克兰人。而且所有欧洲国家都为逃离战斗的乌克兰难民开放了边境。我们欢迎他们,我们努力关心他们。在那些爱着并支持乌克兰人的人之中,有很多的福音派基督徒。

战争终有一天会结束。然后,乌克兰-俄罗斯的边境将再次重新建立起来。这会是一条分割线呢,还是一条和平的边境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基督徒会怎么做。他们受召去做和解事工,我们欧洲其他国家的人必须支持他们。

乌克兰和俄罗斯的福音派教会都应参与到和平事工中。在欧洲,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福音派教会能像乌克兰福音派教会那样强大。

是的,同时,在欧洲没有其他福音派运动像乌克兰和俄罗斯那样在神学、政治、民族和文化问题上存在分歧。医治这个分离的肢体必须是每个对乌克兰和平感兴趣之人的高优先级事项。


本文首见于2022年4月版的《维斯塔期刊》(Vista Journal)。《维斯塔期刊》为一份在线杂志,提供有关欧洲事工的研究信息。杂志成立于2010年,每份主题版都涵盖了针对事工关键问题的各种观点。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