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2日
微信

奔向珍珠婚——三十载姻缘修复记

作者: 章百加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4月28日 10:15 |

还有一年半,就是30年了。30年,是时人所谓的珍珠婚,因为据说婚姻生活如珍珠般的光滑润泽、美满幸福。但有多少人知晓泪蚌成珠的典故?晓得这只蚌被砂石闯入体内,刺扎受伤,是怎样的肉疼至极,却不得不将两页扇壳闭合起来,将那个不速刺客完全接纳?经年里,默默中,这只蚌暗中分泌出多少血汁,流尽了多少泪珠?终其身,蚌肉与砂石不断磨合,缠裹,最终柔软的紧紧包容,二者一起相融,化为那颗华美的珍珠?

我是武汉姊妹百加,从与夫君相识相爱算起,将近三十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常觉婚姻不易,婚恋小舟能够一路冲过激流险滩,平稳驶到今天,值得庆贺!正待纪念,岂料我八十多岁的老妈妈,来到我家长住了。

起初夫君尚还接纳。他双亲几年前已归天,老人中只剩下岳母了,殊几可尽点孝心。然而,疫情后的经济不景气,高额房贷的压力,带病且待业的孩子。现在来了一位老迈衰败、要人照料且性格孤僻的老岳母。我的夫君,到后来实在受不了了,不乐意了,不待见了。

每逢主日礼拜早晨,我婉言哀请他中午为我妈弄点吃的,他置之不理。相比较当年我怎么对他父母,一次公婆住院我做饭送去,路上被车撞飞,若非神保守,我已提前去了天国!但是他完全不为所动,硬心且忍心,我心中起了忿恨,但还是隐忍。然而,风暴在貌似的平静中酝酿着。

终于爆发了!一次口角龃龉, 他冲口冒出一句要撵我母亲,令素常忍气吞声的我勃然大怒,拍案而起,一下子冲到他身边。此刻手上若有一把刀,我相信我会砍下去的!之后很长时间,每天觌面见他,都有一股拿板砖拍他脑门的冲动。"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这句话我算是实实在在的体会了!

但从此也让我知晓并惊讶于一点——原来我自己也不认识自己!我的真面目原来是如此丑恶、凶残!人眼中传道人的我,平素多么敬虔端正,仁爱孝悌,温文尔雅,知书达礼,谁知里面是如此争竟,嫉妒,纷争,嚷闹!想起提摩太后书 3:2-5的经文,我觉得如芒刺在背,字字句句扎我心:

"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自夸,狂傲,谤讟,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 神,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

这不是地地道道的法利赛人伪君子吗?我在神面前愧疚不已,无地自容,但除了向神认罪求赦免,却无以从罪恶中得释放。因为跪下祷告容易,爬起来就要24小时与他过日子,几十年来他在婚姻中的霸蛮行径,让我痛恨不已。

心里虽是翻江倒海,激烈的心理活动,外表却是可怕的平静!数月里,我二人不交一言,视同陌路。天天我都思考离婚的事。因为起冲突的那一天那一刻,我已经冲口嚷出"签字"的话。其实一起生活将近三十年,矛盾再多,我和他好像有个默契,就是从不轻言离婚。但没想到这次说离婚,竟然是从我这个传道人口里冲出来的"签字"二字,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记仇,如鲠在喉,耿耿于怀!当晚他就向我,也向我娘家发出声明,打算分手。

掏心窝子说实话,我也真想离开他!这个长期趾高气扬、习惯降维打击队友的家伙,同他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几十年,我已经忍无可忍了!这么多年,我凡事忍耐,常处卑下,一边在他的大家庭中勤勤恳恳地做人,一边在教会兢兢业业地服事,但他的个性给我太多磨难,影响我的服事果效也缓慢。背地里我常向神控诉: "你给我的这个良人,其实是个恶人、狠人,他也常做我的仇人,敌人!他实在影响了我的生命成圣。"

跟他到如今,我已经蹉跎岁月几十载了,在柴米老妻、灶下粗婢的琐碎日影中,我意气飞扬的红颜早已不在!站在中年的余晖中,回想青春时候的梦想,曾经的诗歌和远方,俱都随风远飏了!如今,斯人要离,就由他去吧!趁着青山尚未全老,我鬓尚未染霜,世界这么大,我要出去看一看。拜拜,从此我要做我的追梦人去了!

但是,遐想只能是瞎想!怕神啊,心里不敢。跟神打交道这么多年,神的旨意,神的手段我还不清楚吗?!他又没有出轨,就借口性格不合而离异,是神的心意吗?十字架的道路,要绕开走,以后的路只能更难!

于是我跟神之间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摔跤。争战极苦,痛苦缠绵,彻夜辗转,长夜难眠。外表看,我是跟他赌气冷战,实质内心,我是跟神赌气,对神苦毒。我知道我的信仰实质出了问题。我是不满意、不顺服神的安排呀!

不单单心里苦,浑身上下也没有一处不痛的,好像有一口气在全身游走。尤其心气疼,有时候一口气上不来,要闭过去一样。至此我终于理解了大卫的诗:"我闭口不认罪的时候,因终日唉哼而骨头枯干。黑夜白日,你的手在我身上沉重;我的精力耗尽,如同夏天的干旱。 "(诗篇 32:3-4      

全身不舒服,是神的手加在我身上呀,因为我没有真正地向神弃罪悔改。我迫切呼求神怜悯我,带领我释放,引导我与他和好,恢复从前。但一想到他居然要撵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我就又马上锥心之痛,不共戴天!撵我妈这事,比出轨还让我难过伤心,悲愤莫名!

我想饶恕他,与他和好,但我想我们再也不可能恢复从前的亲密关系了。因为就像一面摔碎了的镜子,虽然粘起来了,但是裂痕尚在,刺人心眼。

心中的疑虑,我一一向神倾诉,守候在神的面前。对于这一场伤透我心、出现裂痕、岌岌可危的婚姻,我不知道神会怎么做?我能做的,只有完全放下自己,彻底顺服,且安静。

我的儿子有信仰,痛苦中母子常交流。小青年很同情我,同时也怜悯他爸爸,常为我们祷告。面对儿子我很羞惭,觉得居然让孩子为父母的关系愁烦,实在不应该,同时也担心影响孩子的婚恋观。于是就更加呼求神释放我,帮助我恢复重建婚姻。

终于,神动工了。不知什么时候,我和夫君自自然地和好了,重新相爱如初,嬉笑调侃,腻腻歪歪。对于他的霸凌作风,我的心态和应对方式,也被神安排一个奇妙的课程,来了个大翻转,从此不以为意了。

福会双行,好事成双,儿子这时也考上了教师岗位,春节后就将赴岗教书!正一家人喜上眉梢,打算欢欢喜喜过大年的时候,除夕前一天,我从高处摔下来,骨折了,卧床了,手术了!一直在家庭和教会之间忙碌的我,终于躺下来了,安静了,安息了!生活不能自理,诸事要人伺候!

此时距离我们夫妻和好不久。那么,我的夫君将会怎样待我呢?后期会有啼笑皆非的经历,欢喜冤家的际遇,神的奇妙熬炼,忍耐成圣的历程,我会和大家慢慢分享。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