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3日
微信

福音时评|20省份人口数据出炉 多地迎来人口负增长时代

作者: 李世光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2年04月04日 09:49 |
播放

前段时间,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21年人口数据。而到现在为止,已有多达20个省份公布了2021年的常住人口数据,数据显示——全国多地已迎来人口负增长时代。

2021年多地迎来人口负增长时代

根据各省公布的2021年常住人口数据,有12个省份人口增加,5个增量超过20万人;有8个省份常住人口出现下降,其中河南常住人口减少了58万人,东北的黑龙江减少了46万人,下降幅度较大。

以黑龙江省为例,黑龙江发布的数据显示,据2021年5‰人口变动抽样调查,全省人口出生率为3.59‰,死亡率为8.70‰,人口自然增长率为-5.11‰。年末常住总人口3125万人,比上年减少46万人。0—14岁人口占全省总人口的比重为9.8%,65岁及以上人口占全省总人口的比重为16.8%。

按此计算,2021年黑龙江常住人口下降了1.45%。同时,2021年黑龙江3.59‰的出生率,比2020年的3.75‰下降了0.16个千分点,是黑龙江连续两年出生率跌破千分之五,也是该省连续22年出生率低于1%。按照出生率推算,2021年黑龙江全省出生人口仅为11.3万人。

只是,需要强调的是,黑龙江省常住人口减少,不仅仅是出生率下降的原因。经济下行,就业机会减少,导致人口外流,这是导致2021年黑龙江省常住人口下降的首要因素。

此外,中部人口大省河南去年常住人口减少了58万。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分析,河南本身的人口基数大,外出务工人员多。这些外出务工人员一部分流向省会郑州,但郑州吸纳的人口毕竟有限,还有相当大一大部分流向东部沿海发达地区。

河南省统计局此前发布的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河南外出人口流向最集中的省(直辖市)依次为广东、浙江、江苏、上海和北京,分别为277.36万人、246.59万人、219.72万人、134.3万人和127.19万人,分别占河南流出人口的17.2%、15.3%、13.6%、8.3%和7.9%,流入这五省份的人口占全省总流出的62.4%。

不仅仅是黑龙江和河南,在20个省份中,有8个省份常住人口出现下降,除了黑龙江和河南以外,还有河北、天津、甘肃、北京、江西、内蒙古——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这8个省份已经提前进入了人口负增长时代。

两个常住人口过亿省份人口保持正增长

中国有两个常住人口总量超过1亿的省份,分别是广东和山东。这两个人口大省的常住人口总量2021年还是保持了正增长。只是,我们需要注意到,虽然两个省都保持了正增长,但是它们的情况可以说完全不同。

其中,广东2021年末全省常住人口12684万人,比上年末增加60万人。全年出生人口118.31 万人,出生率9.35‰;死亡人口61.12万人,死亡率 4.83‰;自然增长人口57.19万人,自然增长率4.52‰。

山东2021年末常住人口10169.99万人。全年出生人口75.04万人,出生率7.38‰;死亡人口74.83万人,死亡率7.36‰;人口自然增长率0.02‰。

广东省增加了60万人,其中多达57.19万人为自然增加人口,自然增长率4.52‰;山东省则自然增加了0.2万人,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为0.02‰。

0.2万人,也就是2000人,也只不过一个普通的城市小区或者农村村庄的人口规模。

这样的结果构成了鲜明的对比,究其原因,基本是由经济因素和生育观念这两方面原因造成的。广东省作为中国经济最发达的省份之一,单论GDP更是排名榜首,而山东虽然也是经济大省,论规模仅在广东和江苏两省之下,排行第三,但是比起广东、浙江这样的经济强省来说,确实有比较大的差距。而值得我们注意到的是,在传统上大众一直印象中很喜欢生孩子的山东人,现在居然不愿意生了;而常常被大众忽略的广东人,其实很“擅长”生孩子,尤其是广东省的潮汕等地更是如此。

浙江人口净增数量超过广东

浙江在对人口的吸引力方面令人惊叹。数据显示,2021年末浙江全省常住人口为6540万人,与2020年末常住人口6468万人相比,增加了72万人。

浙江72万的人口增量超过广东的60万增量。浙江2021年出生人口为44.9万人,死亡人口为38.4万人,自然增长人口仅为6.5万人。因此,浙江人口的增长主要还是受益于外省的人口流入。

事实也确实如此,这些年为了“抢人”,浙江也是拼了。除了杭州市区,浙江全面放开专科以上学历毕业生的落户限制,杭州的落户条件稍微高一点,为本科以上学历。高校毕业生到浙江工作,可以享受2万到40万不等的生活补贴或购房租房补贴。大学生想创业,可贷款10万到50万,如果创业失败,贷款10万以下的由政府代偿,贷款10万以上的部分,由政府代偿80%。如此贴心且狠下血本的政策着实对刚刚走出学校的年轻人有着不小的吸引力。

教会和信徒需要直面人口负增长时代带来的挑战

中国的人口负增长时代和深度老龄化社会正在以绝大多数人都意想不到的加速度来到。

教会和信徒自然也会深受其影响。

事实上,在许多的教会里面,信徒尤其是年轻信徒流失的情况已经相当严重,到了所有人不得不面对的程度了。那么,教会和信徒应当如何面对人口负增长时代和深度老龄化社会带来的挑战呢?

一,教会体制改革 制度创新

许多年轻信徒其实并不是不愿意来教会,而是教会满足不了他们的需要。中国的许多教会在21世纪的今天依然采用着20世纪的聚会方式——这样的方式可以大体上满足老一辈信徒的需要,却完全无法满足80后、90后乃至00后们的需要。当许多年轻人满怀期待来到教会里面,盼望着在教会中能够得到心灵的饱足,可是却常常发现教会事实上并不欢迎他们。年轻人不喜欢冗长而又缺乏营养和干货的讲道,可是教会却常常只能够提供这些,至于年轻人喜欢的活动,教会则一概欠缺。教会没有给年轻人关上外面的那道门,可是里面的那道门却是常常紧闭着的。

二,小组化精细牧养

过去很长时间,中国大部分教会采取的是“大锅饭”式的牧养模式,对所有人采取的都是完全一样的牧养内容。可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今“大锅饭”式的牧养模式已经完全过时了,不能够满足信徒的需要。小组牧养理念是当前教会的热门话题,也是教会发展无法逆转的趋势。

只有在小组模式中,所有的信徒才能够得到更加精心的关怀和有针对性的牧养。笔者个人认为,90后和00后相对80后来说最大区别之一就是他们更加有自我意识,更加重视自我。对于90后和00后的年轻信徒来说,在教会中并不一定必须要有牧者认识他,但一定要有人认识他;不一定需要牧者直接去关心他,但一定要有人去关心他。

三,未雨绸缪,重视服务老年群体

在中国教会中,长期以来都是老年人多年轻人少的局面。而在从现在开始的很长的时间,这样的局面会不断加重,甚至几乎必定会出现现在已经出现在许多教会的场面——教会中,一眼看上去基本都是白发苍苍的老年人,中年信徒有一些,年轻人则屈指可数。

因此,如何更好的服事好教会和社会上的老年群体,将会成为教会的核心使命之一。而可能的服事范围,包括老年群体的牧养、生活关怀、养老、医疗以及情感关怀等诸多方面。

四,重视社会关怀 得到众民见证

教会并不是专业的社会福利慈善机构,并且永远都不会如此。然而,我们不能否认的是,教会理应具有社会关怀的职能。无论是看圣经中上帝和主耶稣基督的吩咐还是看2000年以来基督教会的历史或者如今的现实需要,我们都应当关心这个世界。教会不能够一直以“地下之城”的身份存在,而是应当从“地下之城”成长为“山上之城”。注意,这样的转变并不是说外面的身份,而是内面的职能——教会需要从只是牧养和照顾信徒扩大为牧养和照顾信徒的同时,也要关心社会,做好社会服务,从众民那里得到美好的见证。婚姻辅导、家庭关系调和、各种各样的义工服务、组织各种适合老年群体和年轻群体的活动……在社会关怀领域,教会实在大有可为,而这些方面也常常正是信徒所擅长的领域。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