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2日
微信

两位籍贯徐州的基督徒来稿谈铁链女事件的感受与反思

作者: 读者来稿 编辑部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2月21日 10:51 |

编者按:日前,有二位籍贯徐州地区、已离开家乡多年的基督徒来稿谈到他们对八孩女时间的感受和反思。这里登载出来,分享给读者。

一、八孩女事件有感:善恶之间没有中间地带
文/杨时

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翰福音 1:4-5 和合本)

这是约翰福音开头的一句话,这句话宣示的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在善与恶之间没有中间地带。因为黑暗是不接受光的。

人里头因为有了光,这就是生命,才让我们成为一个善良的人。这是人之为人的依据,也是人之为人的本质所在。

因此,人为善是义务,是人本质的体现。人不能为恶,不论以什么样的理由。

在八孩女这个事件中,我们也许站在光明的一面争取正义,也许站在黑暗的一面,为施害者辩护。但是,在这两个立场之间,没有中间立场,没有中立。因为善恶之间,本来就就没有中立。一个对这件事冷漠,不关心的人,他/她实际上已经站在了黑暗一面。因为,那些八孩女的邻居们看着她被铁链锁25五年的岁月中,沉默了25年,难道不是站在黑暗面吗。他们的沉默,变成了纵容,变成了恶者肆无忌惮的理由。

为恶者辩护,无非出于以下的理由。当地贫穷,贫穷让他们没有文化,让他们不得不作恶。显然贫穷为恶背锅,这已经不是新鲜的理由。但是我们不禁要问,贫穷是否就可以作恶?因为贫穷饥饿,一个孩子去偷一个面包,这不是恶,因为他的身体需要。但是因为贫穷,一个人就可以奴役虐待另一个人,这已经与偷面包不同了——贫穷只是恶的借口罢了。

没有文化是否可以作为恶的理由呢?没有文化的人,已经社会化了,他知道社会的规则,除非他生长在食人族中,吃人就是他们的文化。但是食人族的吃人文化难道就可以堂而皇之存在,成为正义,文化就可以成为恶的理由吗?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当年犹太人钉死耶稣,也就有情可原了。这个世界,只有一种文化是可行的,那就是人永远不是工具,不是手段,他是目的。凡是违背这个目的的,都可以视为恶。

在黑暗和光明之间,是不是存在灰色地带,让我们这些不关心这件事的人,可以站在上面。显然,灰色依然不是光明,依然是不接受光明的黑暗。因此,任何一个面对恶沉默的人,都是站在了恶者一边。

因此,在八孩女这件事上,没有中间地带。在善恶之间,没有中间地带。

这件事,对于基督徒来说,更是如此。任何为施害者辩护的人,都是站在了黑暗中,都是不接受光明。

因为我们基督徒将光明、正义、真理作为我们的冠冕,将良知作为我们立于社会的高地,我们把自己作为社会的光和盐,这说明我们是光明,是放在灯塔之上的指路明灯。

正是如此,我们基督徒才不能沉默。

耶稣说,把福音的种子,撒在荆棘里的,不能开花结果;撒在路边的,会被鸟吃掉;只有种在沃土里,才能长成参天大树。那么如果一个社会的良知,没有沃土,没有高度,就无法成长,没有底线,良知的种子就无法发芽。一个没有良知的社会,也就是一个野蛮的社会,就是荆棘之地。我们这些生命里有光明的人要成为社会良知的沃土!

没有良知的社会是荆棘丛生,没有地基的大厦也就摇摇欲坠。耶稣说我们的信仰不能建立在沙堆上,因为水一冲地基就坏了,大厦也就坍塌了。耶稣告诉我们,要把信仰建立在磐石上,这样水冲不坏,风吹不动,只要地基稳了,那么我们就可以建构大厦。

显然,一个社会的良知,也必须建构在磐石之上,这磐石就是我们每个人的良知,每个人对光明的坚持,对真理公义的执着。对良知执着的群体越大,这个建构社会良知的磐石就越大,这样才能建构一个光明的社会。

因此,我们对八孩女的态度和立场,不仅决定我们个人的倾向,也是我们所处社会的倾向。因为这决定了,这个社会向前发展的方向。

因此,我们基督徒不要以追求属灵为由,从而脱离社会就是一种正义,其实这不是属灵,而是属世,这不是正义,而是一种面对社会不公的沉默。任何一种认为对社会公义的关注,有碍属灵生活的,都是沉默者。因为如果他的福音信仰不能给社会带来光明的影响,那么他的信仰就不符合耶稣教导。

因为耶稣说,将来上帝审判是看我们是否彼此相爱,这里的彼此不仅仅时基督徒之间,也是人与人之间。

耶稣说灯放在高处,就是让我们要关注社会,让福音的灯光照进黑暗中。尽管黑暗不接受光,但是黑暗却害怕光。因此,只要我们勇敢走进黑暗,不论我们多么微弱,都能驱散黑暗。

在善与恶之间,没有中间地带,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沉默意味着我们站在恶的一边。因此,一个远离社会的基督徒,显然也是一个沉默者,实际上他已经不在福音之路上了。

我们不要做黑暗的帮凶,因为我们的生命里有上帝赋予的光明。面对社会的黑暗,让我们说不,不再沉默!

二、八孩女事件感受:施行公义时需注意的一些反思
文/Christine

第一次看到八孩事件,彼时我在新加坡。将此文转发给家乡的同学和几个朋友,当时还并无人知情。互联网时代,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都一样,远在新加坡的我比距离更近的本地人或许还灵通。

事件在不断发酵。有许多转发的人,相信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出于正义与愤慨,希望暴露社会中的不公,希望给当地施加压力,希望解救被压迫的受害者,希望肃清拐卖遗毒,这些我全部认同。但是这个事件的复杂性表现在:不是动机正确就行为正确,不是部分行为对了就全盘都对了。我从中亦感受到,呼喊正义的人们所带来的伤害。

首先,一个根植于文化糟粕和社会陋习的现象,一个连法制都没有予以合理惩戒的行为,一个遍及社会(特别是乡村)的罪恶,不应该只将矛头指向“丰县”、“徐州”。我承认对于丰县缺乏了解,但对徐州城却有十分地了解,那里是我的故乡。我可以作见证说:徐州城市中勿用说今日,即使是我成长的80年代,生活中也鲜有这种事,我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一例;80年代的徐州城,基本是普通的双职工家庭结构,妇女地位很高,无网友所称的“歧视妇女,将之作为工具”的公众意识。当然没有人可以确保自己的城市一定没有这种案例,但它必是像其它犯罪一样行在暗处,绝非可以堂而皇之。所以这种事件,即使在80年代的徐州,也不会被“心照不宣”“习以为常”,更何况今天?徐州面积11258平方公里,新加坡面积724.4平方公里,一个徐州就等于十五个新加坡,我从没去过六县以及下属乡镇,网络上曝光的人的生活看起来是另一个世界。我确实不了解乡村的实情,但至少徐州不是各类帖子中所说野蛮、落后、对罪麻木的情况。事实情况是绝大多数徐州城里的人们根本不知情。有帖子说徐州的弟兄姊妹觉得“羞愧”,他们的感受应该与我一样,为家乡出现的丑事羞愧,但是他们的“羞愧”不应该比其它地域的任何基督徒更加羞愧,因为这样的事件不能以距离远近,行政归属定性。人们应反思事件背后的法制、体制、文化与社会现状问题,应该谴责打击罪恶的犯罪团伙,而不应将责任归于一个特定群体,甚至给一个群体定罪。

另外,正如一个帖子所说“这不单纯只是对底层女性的一种关注,还参杂对底层/乡村的傲慢或优越感”。我亦看到有人发帖“划清界限”,亲口明说“我们东南沿海文明进化正常,我们那里的农村也有买媳妇的情况,但他们实施的还算是‘人类行为’”——请问这是何种两样的砝码?也有人说“那个村子不应该在地球存在”;“这个城市应该消失”;“徐州城就似所多玛,等待烈火焚城”——教会历史中基督徒的暴力基因让我在现实中赤裸裸看到。所以,当我们义正言辞的转发帖子和评论的时候,是否思想我们的行为是否伤及无辜的他者?当徐州股大跌,许多人自发抵制徐州产品,更多徐州人被骂得抬不起头来,但是他们是无辜的,他们正被全国网民的暴力拴上一条粗重的铁链负重前行。基督徒在为社会公义发声的时候,是否留意过这种连带罪过是否违反神的公义?在弘扬正义的时候是否存有谦卑的心,将自己纳入“其中一员”为其祷告?还是圈城定罪,自己站在圈外分别为圣并施行审判?

不知道“八孩母亲”经过治疗精神是否会恢复正常,如果她是一个精神正常的女人,是否能够接受自己已经成为全国乃至世界都要家喻户晓的“明星人物”?她是否欣赏将自己被铁链缠绕的肖像被各路网友演绎为各种艺术与行为艺术?许多貌似正义的帖子与文章,称呼她为“狗链女”、“徐州疯女”、“疯县女”,网络上尽展她那落败凄惨的景象(当然大众都同意她是需要被救赎的),可是当人们为正义扬声的时候,是否应留意保护当事人隐私?她渴望获救,但不一定渴望如此般“出名”。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