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5日
微信

角声|丰县铁链女事件对今日教会的扎心提醒:重温《现代基要主义不安的良心》的必要性

作者: 钟觅嘉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2月15日 13:44 |

1947年,卡尔·亨利的一本小书《现代基要主义不安的良心》横空出世,其声音深具洞察力,扎心地让当时的美国教会意识到:教会太长时间只是关注自己事务、漠视社会公义;到了教会不得不变革自己、给基要主义“动手术”的时候了。

他以一种激进的态度对当时丧失了许多影响力和公信力的美国教会批判说:“基要主义反成了现代的祭司和利未人,对受苦的人绕道而行。”并直言不讳地指出:看基要派的表现,会认为人道主义已经从基督教中失落。

一位基督教领袖哈罗德-奥肯嘉为此书撰写的前言振聋发聩:“如果笃信圣经的基督徒在战争、种族、阶级、劳工、酗酒、帝国主义等社会问题上站错了立场,那么,现在是翻越篱笆站到正确立场上的时候了。教会需要一种对社会问题与时俱进的基要主义....合乎圣经的神学不可能把耶稣的怜悯、医治、服侍以及人的福祉拒之门外。救赎作为更高的道德境界,不可能违背道德本身。”

2022年开春,丰县铁链女事件引起了身边许多与你我一样的普通人的关注、愤慨和疾呼,正是在无数网友“不忘记、不抛弃、不放弃”的努力下,当地主管部门不得不一次次发出新的通告打脸之前的通告。

铁链女事件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它的意义不应只是止于社会——虽然此次铁链女事件的逆转是无数默默无闻普通人的良心和善意推动带来的,其中也有不少基督徒群体的参与——但整体而言,我们基督徒群体或许不得不承认:也许我们太长时间只是关注自己事务、漠视社会公义了,它就像一根刺一样,让我们需有必要重温“现代基要主义不安的良心”的扎心呼声。

深愿铁链女事件能够成为叫醒今天中国教会“现代基要主义不安的良心”一个分水岭。

铁链女事件中基督徒群体的反应

截止到今天,虽然当地有关部门发出了四版通告,但事件还未最后落终。因为仍有很多问题没有水落石出,有网友也仍旧在追问:“如果不是李Ying,那真实的李Ying在哪里?”一连串来自公众的追问,当地有关部门需要回答。

比起第四版通告中有三个当事人得到刑罚,网友们追问的是类似现象该如何改变和终止?沉默的大多数常常很难说出自己的声音,但无数网友一遍遍转发电影《盲山》就是在表达着一种态度:因为这并非只是丰州一地,被铁链锁住的也不止八孩女一人的事情,那些“被侮辱和被损害的”应当获得基本的公义和人道主义。

欣慰地是,在八孩女事件中也有不少基督徒的参与。笔者的微信朋友圈有70-80%的基督徒,自1月底至今,几乎天天从早到晚都是有关此事的刷屏,内容占到了70-80%;不仅如此,笔者也看到数十个基督徒的公众号在个人微弱的自媒体平台一角持续在质问和呼吁,也有一些基督徒持续在微信群里讨论和追问。

毋庸讳言,也有不少基督徒对此事不知道或不关心。笔者一位熟悉的基督徒作家说,他的微信朋友圈以及所的微信群无人讨论此事。

与此同时,关心和不关心此事的双方在此过程中产生不少摩擦和争吵,分歧明显:一方觉得教会不该把自己屏蔽在关心社会公义之外,“试想这些人如果是你的弟兄姐妹,你还能如此无情漠视吗?”另一方觉得堕落的世界必然会发生这些人间惨剧,我们只能为此祷告,最终还是“上帝掌管万事,自己好好读经好好灵修就可以了,这堕落的世界就让外邦人去搞吧!”

一些基督徒消极的反应就如《现代基要主义不安的良心》中作者所分析的:“福音派运动(笔者注:当时对旧福音派、基要主义的称呼)在反击社会罪恶的任何战役中都无法做出令人称许的回应,最终使得非福音派人士怀疑基要主义在本质上存在某种缺陷,使其无法产生一个世界性的伦理观。最流行的看法认为,基要主义对人性过度悲观,以致无法采取切实有效的社会行动。”

此次,也有牧者和基督徒直接问到:面对这些几十年如一日的罪恶,当地的基督徒和教会在哪里,在做什么?丰县的基督徒和教会的情况,笔者没有调查,具体不得而知,也不敢妄评。不过,徐州历来并非是基督教的弱少地区,笔者最近也见到两位基督徒说到自己就是徐州当地的,发生此事感到惭愧,“这事就是我们徐州发生的,惭愧。”——的确,若基督徒在此事上曾无任何作为,这会成为让我们自己羞愧的现实。

有学者已经分析到在丰县等这些地方发生八孩女的悲剧,其背后原因和封建没落的宗族观念与家族势力脱不了干系:宗族利益、脸面、传宗接代大于公义、法律和人性良知。

而若当地有基督徒和教会没有像先知一样提前直面、疾呼和守望,自然会让教会的社会形象受损。当然,这并非只是丰县或徐州当地的教会和基督徒所单独面对的,而是我们整个基督的身体需要反省和悔改的:因为我们的缺席和冷漠——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

回忆那些值得基督徒效法的榜样

这不禁让人想起近200年前,晚清时传教士曾经面临的也是传承1000多年民间乡绅的力量。后者所掌握的武器就是宗族和传统,其权柄的强大比之当下超乎数十倍百倍的。对当时普通的老百姓来说,宗族和传统就是他们的“天”。但恰恰在这样艰难的时候,不少普通的传教士秉持的是和信仰息息相关的良心和公义,谴责许多陋习。

其中,最让人震撼的是延续了数年、属于乡村风俗的残杀女婴行为。当时情况不可谓不惨烈:若生下是女孩,直接拿过来一盆水溺死,或直接丢到村中间一个烧炉,里面是被弃的女婴、先天有疾病的婴儿。

当时官方和民间都觉得这个做法没任何问题,但不远万里来到这里的传教士群体尤其是很多女传教士看到后大为愕然,她们开始兴建女校,收养弃婴,大声疾呼废除杀婴陋习,在持续推动下,社会风气终于更新,最终当时的清政府立法申明杀害女婴是犯法。

有句流传甚广的话:“看一个民族的文明,只需考察三件事:第一看他们怎样待小孩子;第二看他们怎样待女人;第三看他们怎样利用闲暇的时间。”早在三四千年前,摩西就颁布了律法说:“拐带人口,或是把人卖了,或是留在他手下,必要把他治死。”(旧约-出埃及记21:16),正是首先有这种圣洁、公义的法,奠定了绵延数千年之久的希伯来文明的基础。

在基督教诞生的起初几百年,当时的基督徒群体同样面临着罗马文明中的各种陋习:杀婴、弃婴、堕胎、乱伦、角斗表演、人体献祭、自杀、兽奸、忽视家庭、虐待女性儿童等,他们承受着各种误解和压力,定睛上帝国度,“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哥林多前书6:9-10),活出了不一样的价值观,塑造了新的文明。

今天的我们该有怎样的反思?

迄今为止,铁链女事件在基督徒群体中引起不少争论和反思。

有基督徒说:“这件事情可能并不仅仅是公义的问题,我发现这是一个社会性的问题,不仅仅是个别现象,而是在各地普遍存在的。不仅仅是那些边远贫困的西北,即使在相对发达的东部沿海地区也同样存在......因此这是一个社会中始终存在的顽疾。这包括贫富两极化,价值观极端化,道德粗鄙化和人性的完全堕落化。中国目前面对的困境,跟当年西方宣教士进入中国之前所要对中国状况进行总体评估的情况类似。所要解决的绝不能仅仅看作是一个社会问题,而是包括一个社会问题在内的整个族群的灵性问题......今天教会常常强调对外宣教,但是却很少站在如何面对一个族群的灵性如何面对生死存留这样的角度看待宣教问题。”

也有基督徒回溯从明末开始的天主教、新教二次福音入华带来的改变说到:

“哦!宣教士在中国所创造的“第一”不胜枚举。到他们离开中国这片宣教工场时,当时他们的总人数也不超过一万人,中国全部基督徒不超过100万人,但是,宣教士们做了何等伟大与美好的工作!他们不但将福音传给在累积的陋习恶俗中艰难挣扎的中国人民,而且,凡福音所到之地,都彰显了福音无与伦比的大能,带来了恩典,释放,医治,与文明的更新。

现在,中国的基督徒......至少也有几千万,但是,面对宣教士们所创造的第一,面对宣教士们带给中国文明的更新,今天的教会与信徒应该感到惭愧。虽然我们没有放下福音的火把,但是,我们却将福音窄化为只是个人的救恩,只是在乎个人的得救,而忽略了福音更新万有的广阔向度,并因此将福音与社会与文化的关系割裂,因此,中国教会发不出光应有的光来,也成了失味的盐。

......宣教士们曾经改变了中国,因为他们活出了他们所传的福音,他们带着爱来到中国。 他们是肤色不同的真正的中国人。面对他们,中国教会应该思考自己要拣选怎样的道路。让我们深思,痛悔,切祷,象宣教士们那样,带着爱活在这片广阔而干渴的土地上。让我们成为基督耶稣在这个世界上的眼睛,耳朵,呐喊的喉咙,与触摸与医治生命的手。”

.......
这些反思的声音是美好的。愿八孩女事件成为刺激当下的中国基督徒群体参与社会公义一个分水岭,一节实操课。愿它所激发的各种善意和悔改都能成为一个小小的芥菜种,让教会和基督徒群体再次警醒意识到:我们不能回避、逃避对社会公义的参与。

试问:若我们不这样去做,我们何以总是旁征博引说教会和基督徒是社会的良心?若我们不这样去行,教会和基督徒又怎能赢得社会尊重,在我们所处的社会中建立起来自己的影响力?

当然因为各种现实原因,生存下来成为不少教会的第一需求,但上帝让我们在这里,不是仅仅让我们存活下来,而是因有使命交给我们,我们应当挑战自己成为社会的守望者、良心和安慰者。如同先知弥迦所说:耶和华岂喜悦千千的公羊,或是万万的油河吗?我岂可为自己的罪过,献我的长子吗?为心中的罪恶,献我身所生的吗?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弥迦书6:7-8)

耶稣会怎么做? 跟随他的脚踪

1897年,一本名为《跟随他的脚踪》(What Will Jesus Do?)的小书风靡欧美,它被列为有史以来世界最畅销的书之一。

本书的故事情节非常简单, 在19世纪的美国小镇,一位牧师因为在家中接待了一位垂死的流浪汉,内心受到极大冲击,他在牧师优越的位置上不禁思考:在自己生活的每个场景中“耶稣会怎么做?”—— “耶稣会怎么做?”(WWJD)于是成为无数基督徒为之生命革新的自我追问和呐喊。

新约中,使徒保罗每次写信阐述完有关基督信仰核心的信心教义之后,必然跟随的是关于伦理的践行和指导。因为若信仰没有带来伦理的革新和行为的实践,那我们的信仰无非只是内在的安慰剂和灵魂的鸦片而已,无法带来社会影响力和公信力。

1940-70年代,因为争论到底是传福音重要还是社会服务更重要,导致欧美的教会大分裂。虽然两派观点仍有张力,但几十年下来,双方达一个基本的共识就是:两者都重要,双方需要彼此尊重。

究竟我们今天该怎样来回应心中的感动和现实中的真实,怎样来真正地跟随耶稣的脚踪? 这是对今天每一位基督徒持续的追问,教会也是如此。许教会很难直接参与很多事,但如果教会只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和秋冬”,是很难培养出拥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心胸和视野的个体基督徒。

结语:让我们宣扬和追随全备的福音

不少教会在门训课程中常常宣讲3%海盐理论:真正的基督徒可以防腐的,但是为什么全世界70亿人中20多亿人是基督徒,现实仍旧还有那么罪恶、堕落呢?对比大海里因为有3%的盐,所以海水不会腐臭,所以这个世界只要有3%真正的基督徒,就不会腐败的。

这都在间接提醒我们:中国教会当下比起追求外面的规模、宗教仪式、发展口号等,需要更加关切个体的生命和群体的公义,由此自然而然需要在牧养上落实到重视个体的关系、群体的福祉上——两者本质上并非是冲突的,都是福音的延伸。

一言而概之,今天的中国教会需要更加宣讲和追随全备的福音。福音是丰盛的,当我们入世却不属于这个世界时,它必然会带来的是个体生命的更新,和群体文化的更新。

诚如卡尔亨利在《现代基要主义不安的良心》结尾所说:“福音派的首要任务是宣讲福音,关心在超自然恩典下的个人重生。正因为如此,上帝的救赎可以看作是对个人或社会问题的最好解决方案。它透过圣灵的重生工作,在历史中塑造了超越国家和世界限制的合神心意的群体。信徒圣洁生活的集体见证,他们在生活的各个领域以上帝的大能攻克罪恶,将为世界提供很好的榜样。比起使徒时代,我们时代的社会问题更为复杂,但在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当代的重大问题都是道德和灵性层面上的问题,它们需要的不只是一个方案.....五旬节之火的洗礼带来了世界宣教的进程,以及充满上帝权能的基督教群体,它将把现代福音派不安的良心引向新型的改革——这次的改革对于整个基督教世界都是举足轻重的。”


参考资料:
1.《现代基要主义不安的良心》 : 卡尔·亨利著,陆迦译. 2018.4第一版,上海三联书店
2.文中在“今天的我们该有怎样的反思?”中引用的二段基督徒的反思直接引用和取材自笔者看到的一些微信群信徒的分享与转载,在此表示致谢。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