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2日
微信

从人类文明史回顾接近上帝的途径与耶稣带来的革新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2月14日 10:12 |

人类自产生自主独立的自我思想以来,接近神就成为人类精神的最高追求。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手段,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人们改造自然的手段不断变迁,与神交流以及接近神的途径也在不断变化。人与神的关系逐渐由控制神、成为神、接近神、敬畏神转变。

人与神关系演变的过程也是人自己成长与独立的过程。当然人发现自己要敬畏神的时候,意味着人此时的精神发展到独立和理性的阶段,自由思考成为人的精神特征。这种独立不仅是独立于他人,也是独立于自然,树立了自我主体意识。

一、从人类文明史回顾接近神的途径

回顾人与神关系的过程,有利于反思当下我们的信仰,反思我们与神的关系。

在人类社会早期阶段,生产力低下,靠大自然提供资源,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一种脆弱的关系。任何的天气变化,都可能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诸如干旱、洪水、寒冷和炎热可能都会带来灾难,除此之外还有瘟疫和疾病,那么这个时候人们想到的是向神灵祈求平安,祈求神灵使大自然风调雨顺。此时的神灵表情就是大自然的变化。

这种处境下,人与神的对话模式是萨满的请神和献祭仪式,以及各种繁琐和严格的宗教禁忌。人们企图以献祭和仪式的方式来获得神的恩典,并控制神的心情,从而让神能不通过自然发怒。

人们的生活逐渐改善,农业和驯化的牲畜可以为人带来稳定的资源,这个时候,人类开始有国家和政治,那么处在社会结构顶端的王权掌控者,就要把自己装扮成神,因为只有把自己装扮成神,才能代替过去那个掌控自然的神。因为,现在自然已经不再那么可怕,人们的生存资源也不再像过去那样依赖自然,因此那个掌管自然情绪的神就变得不再重要。但是神灵的情绪这个时候转移到了掌权者身上,他的怒气也足以消灭一些人。

这种人成为神的历史案例很多。在古埃及,法老是神一样的存在,他们死后把自己制成木乃伊,等待复活。在中国古代,皇帝同样是真龙天子,是天的儿子,在经过董仲舒的天人感应理论建构之后,皇帝更是天在人间的代表。同样在基督教的中世纪,教皇时期,教皇成为上帝在人间的代表,教皇成为神,世俗王权也同样需要教皇的加冕才能获得合法性。

但是与此同时,还存在着另一种接近神的方式,那就是哲学家通过思考与理性的方式接近神。在古希腊哲学中,对理性和逻格斯(Logos)的偏好,让他们把神理性化。在他们看来神不是反复无常,不能把握的,而是理性的神,因此神可以用人的理性去思考与接近。逻格斯就是神的代名词。

这其中,接近神的最好方式就是辩证法逻辑。因此,人对神的回应模式就是过一种有德性的生活,让自己的生活节制,以符合神的理性特性。

在柏拉图那里,人的灵魂是从理念世界而来,那是一个完美的与神共存在的世界。但是因为人的灵魂没有控制好激情和欲望,因此跌入世界的深渊,而成为我们这样的人。因此,人通过不断学习和思考,其实都是回忆在理念世界的记忆,因此灵魂不断回忆理念世界的记忆,最终就会回到理念世界,享受与神同在的荣耀。

在新柏拉图主义者那里,世界的产生源于太一理念的流溢,太一是完满的神。正是因为流溢,我们的世界也分享了神性。但是灵魂在进入肉体之后,受到肉体的污染而堕落。此时灵魂脱离肉体回到太一的道路有两条,一个是德性修养,一个是辩证法。辩证法也就是经由逻辑思辨,而与神合一。

这种思想影响到了基督教最后一个教父神学家安瑟尔谟。他说的著名的一句话是“我信仰,因此我理解”。在安瑟尔谟看来,信仰不是没有理解的非理性行为,而是一种理性行为。信仰不是盲目地接受一个理念,被圣经和牧者牵着鼻子走,而是在理解的基础上,不断思考上帝。

而对于安瑟尔谟之后的阿伯拉尔则走得更远,把这一观念反过来了,变成“我理解,所以我信仰”。信仰是建立在理解之上的。没有理解,没有理性参与,是不能建立信仰,也不能在信仰上成长。比阿伯拉尔悲惨的爱情故事更有名的是他提出的极端唯名论。那就是共相仅是名字而已,真正存在的是实体。

在整个基督教的历史上,一直存在着这样两种接近上帝的路径,一种是理性思考,一种是非理性的方式。非理性的方式是冥想、发狂或者愚痴。俄罗斯崇拜圣愚,人越是愚蠢越是接近神。

人们企图接近神的方式,往往随着人的处境而变化。当人自身的危机变小,或者消失,这个时候人与神的关系就不会那么紧张。此时他才能去敬拜神。

二、耶稣带来的是一种新的关系

当然人与神的关系中,还有一个层面,那就是对神的定义。当然对神的定义也同样受到处境的影响。

在耶稣那里,上帝不同于旧约中以色列人对上帝的定义。在犹太人那里,上帝是个喜欢祭祀的神,颁布了繁琐的律法,让人遵守,并以此来衡量人们的纯洁度。因此这样的上帝,显然是法利赛人眼中的上帝。但是在耶稣眼里的上帝却不同。耶稣眼里的上帝不是那个易怒和喜欢祭祀的神,而是像父亲一样的喜欢怜悯的神。因此,耶稣强调我们与上帝的关系就不是一种紧张关系,而是一种和谐关系。

在耶稣这里,我们接近上帝的方式就是爱,我们彼此相爱,我们爱邻舍,这样我们就是耶稣的门徒。

因此,在耶稣这里我们与上帝的关系是与上帝之间直接的关系,不再需要中介。这种关系,就是耶稣在福音书里说的是门徒关系,是一种亲切又亲近的关系。

耶稣带来的是一种新的关系,这种关系让我们敬畏上帝的同时,又蒙着上帝的喜爱,它不再同于之前的人与神的关系。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