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4日
微信

福音时评|寻亲少年刘学州:天下之大,何以为家?

作者: 李世光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1月26日 09:49 |

生来即轻,还时亦净

1月24日,三亚市301医院急救科流出消息:寻亲少年刘学州吃了几十片抗抑郁类药物,生命体征不稳,已没有自主呼吸和脉搏。医生虽然全力抢救,但是最终,刘学州的生命还是永远定格在了16岁。

在刘学州决定自杀之前的1月24日凌晨零点,刘学州在微博上发了一封长长地遗书,遗书标题上刘学州写着:“生来即轻,还时亦净。”

这就是刘学州对自己短暂的一生的总结。

刘学州的一生总结

“生来即轻,还时亦净”,刘学州用这短短的8个字,概括了自己短暂而自卑的一生,读来却让人感受到无比的沉重。命运似乎对刘学州格外地不公:刘学州刚一出生,即被亲生父母当做彩礼卖掉。养父母待他很好,但四岁那年,在一场烟花爆炸事故中,养父母双双去世,他只能与姥姥姥爷(养)一起生活。然后从上小学开始,他就遭到校园霸凌,被欺负、被孤立……在上初中时,又遭到了一名变态男教师的猥亵和性侵,因此差一点就决定跳楼自杀,最终刘学州没有自杀,但却因此患上了抑郁症。2021年底,刘学州终于寻亲成功,并与亲生父母相认。直到这个时候刘学州才知道,原来自己现在并不是17岁,而是只有15岁。随后不久,他被生母拉黑,被生父生母恶言相向,随即陷入一场大规模的网暴之中。

刘学州的经历,完全可以说是一地鸡毛——亲生父亲卖孩子、人贩子中间牵线搭桥、校园霸凌、被禽兽老师性侵、父母的自私自利、媒体的失实报道、还有大规模的网络暴力......可能这些经历当中但凡减少一个,最后刘学州自杀的悲剧都不会发生。

自杀,是因为刘学州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是什么导致了刘学州的自杀?

笔者一直坚信:在每一个自杀事件的背后,都有一个甚至多个真正的杀人凶手。

在刘学州自杀这件事情当中,当反复读了刘学州的遗书以后,笔者认为,这是全社会的过错,是全社会的罪,其中也包括你我。不能因为我们不认识刘学州,就以为他的死与我们无关。事实上,在这颗蓝色星球之上,每一个人、每一匹马、每一尾鱼、每一只蚂蚁、每一棵植物,都息息相关,都不得不同呼吸共命运。

从他出生不久被卖掉,再到他后来被霸凌,又被老师所侮辱,还被网络暴力恶意伤害,最后只能一死了之——“生来即轻,还时亦净”。请问,在这整个过程当中,有谁给年幼的刘学州提供过帮助?又有谁给他提供过哪怕一条生路?

没有,从来都没有。刘学州所经历的,从来都只有家人的冷漠无情、人性的扭曲、别人的冷嘲热讽,还有极端变态。

于是,年幼的刘学州只能够是时时吃灰,处处碰壁,并且碰的头破血流,直把一个积极向上、憧憬生活的阳光少年逼到了再无可去之处。于是,这个在笔者看来已经非常坚强地少年再也坚强不下去了,就像刘学州所说的一样——“把这些全部加在我一个人身上我实在是承受不起来了,因为我才十几岁,还是其他大人眼里的不懂事的小孩子”。最终,刘学州被迫自杀,以自杀这样一种本属弱者的方式来逃避无尽的攻击和压力。

天下之大,何以为家?

通过刘学州的遗书,笔者所看到的,是刘学州真的很想去寻找一个家,一个普普通通就可以的家,这个家不需要富丽堂皇,甚至又苦又穷也可以。对于刘学州来说,穷,没有关系;苦,也没有关系。这些刘学州早就已经习惯了,只需要能够依偎在父母家人身边就已经足够了。

刘学州只有3个月大的时候,就被亲生父亲卖掉,换来了6000元钱,当作娶亲生母亲的聘金。这是多么魔幻的事实——亲生父亲为了娶亲生母亲,卖掉了亲生儿子!这样的一般人想都不会想到更不会碰到的事情,刘学州碰到了。这是刘学州第一次被迫离家。

来到了养父母家,养父母对刘学州很好,奈何天有不测风云,在刘学州4岁的时候,2009年6月11日,一场突如其来的烟花爆炸发生在了刘学州家里,养父母先后在爆炸中身亡。而刘学州在6月10日去了(养)姥姥家,因此得以躲过一劫,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这是刘学州第二次失去家,从此,刘学州就成为了一名孤儿,再也没有家了。

孤儿的境遇如何相信我们大多都能够理解一二,总之,绝不会好就是了。成为孤儿的刘学州更是如此:刘学州8岁时就开始住校,在学校里面受尽冷嘲热讽,无论是孩子还是大人都不给他什么好脸色,只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是没人管的孤儿,在他背后没有任何的靠山,人性中恶的一面可以毫不掩饰地赤裸裸地显露出来。于是,刘学州就被人打,被人光天化日之下抢吃的,被推进厕所,而老师也毫无理由的认定这一切都是刘学州的过错。于是,刘学州在小学六年间连续转学5次。于是,在初中时候遭遇了一名变态男老师,喝醉以后性侵了刘学州,让刘学州差点就决定跳楼轻生,从此刘学州患上了抑郁症。让刘学州决定坚持下来的理由只有一个:“我是被拐卖的孩子,我还有亲生父母,我要去找他们,我要回到我的家。”

最后,刘学州终于找到了亲生父母,可能那时候刘学州满以为从此一切“柳暗花明”,一个幸福的家正在向他招手吧。只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亲生父母的冷漠和自私自利,部分媒体的选择性失实报道,以及随后出现的大规模的网络暴力,让这名仅仅15岁的少年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刘学州毕竟只有15岁,尤其他还从小就成为了孤儿,没有体会过多少亲人的温暖和陪伴,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温柔以待,他所经历的,更多的是社会的冷漠和黑暗。

茫然四顾,天下之大,何以为家?

刘学州没有找到,于是,他就走了。“阳光照在海面,我也归于大海。”无家可归的刘学州只能把痛苦倾诉给大海,把生命交还给这个世界。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