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4日
微信

观察与思考| 过去一年(2021)基督教的加减法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1月28日 11:13 |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不像川普的败选以及美国国会冲击事件突兀且醒目,但是其带来的影响却是持久的。

作为历史政治事件来说,很多时候我们可以事后解读其原因,事前预测其发生的可能,可谓太阳之下无新鲜事,历史发展有它的偶然,但是也有他的必然和规律。但是新冠疫情首先其产生不是一个历史事件,而是病毒突变引起的突然事件,其带来的影响才是历史事件。因此我们不能预测病毒的产生,但是却可以预测和分析其所带来的影响。

对于基督教来说,过去两年有很多大事件的发生对其自身发展有着深远影响,但是川普败选和新冠疫情,无疑是两件最重要的事情,其影响直到今天才都在持续。

川普败选尽管有很多影响,但对于基督教来说,无疑其所代表基督教保守主义和福音派在社会中的衰落,可能才是主要的。这从其继任者拜登的宗教政策可以看出。拜登对基督教的兴趣与川普相比,显然相差甚远。这不是因为拜登是个天主教徒而不是新教福音派信徒,而是因为川普的上台本身是美国社会各种力量的合力促成,而不是哪种单一宗教的选票把他推上总统宝座。

在最近几年的调查数据也显示,在美国社会中福音派,甚至基督教人数所占比例尽管依然是大多数,但是其不断下滑的趋势也是显著的。基督教在美国社会生活和政治中,正逐渐失去影响力,这是不争的事实。而拜登的上台,不过是这种事实一个很好的诠释罢了。

基督教在拜登政府中地位,意味着其不会将基督教作为自己关心的核心,其关心的可能是更宽泛的美国中心主义,比如经济。在中美竞争中,贸易摩擦已经成为主题,基督教失去了过去的地位和关注力。

对于中国的一些教会而言,这在一定角度上来看意味着基督教失去了国际化的平台,在政治和经济两个方面,都失去了国际资源。

而新冠疫情则从国内的角度带来影响。这种影响不仅对国内基督教,而对国际整个基督教而言,都是负面的。新冠疫情带来的后果有两个釜底抽薪式的影响。一个是现场聚会的限制,导致认同感和委身度降低;一个是经济下行的压力,导致的教会经济奉献减弱。

不能线下聚会,这导致信徒对教会的认同降低,对教义神圣性认同降低,传道人神圣光环同样越来越弱,甚至熄灭。换句通俗的话说,教会开始变得涣散。

经济下行,导致制造业疲惫,这带来的是大量进程务工人员经济收入降低。而在事实上,大部分基督徒则来自于进程务工人员群体。这意味着他们奉献教会的经济能力会疲软。

如果说川普落选是国际政治影响,那么新冠疫情则是国内经济影响,这双重影响对一些传统基督教会的打击,几乎是抽血一样,让过去沉迷于“打鸡血”一般的教会变得奄奄一息。

因此,这两种影响可能会持续很久,未来几年的时间,中国一些传统的基督教教会都会处于这种影响中。这意味着传统基督教可能还会承担衰落的压力。

我们把眼光放回去,反思这过去一年,不妨用加减法,来列一列基督教的过去一年的足迹。

我们不妨先看看减法。

一、基督教的社会影响力在减小。
基督教在疫情这样的社会危机中的表现,还是一如既往地安静。有人说,这是我国环境的特殊原因,没有给基督教更多的空间。的确,这是事实。但是,传统教会,却把这个空间问题,当成躲避社会责任的理由。
因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基督教在中国政治空间是不大的,但是社会空间并没有太多限制。任何基督徒团体或者个人以社会的名义活动,这种空间还是有的。然而,这种社会空间却被传统基督教自己缩减了。因此,基督教在社会中的影响力变小,甚至从来没有那么大过,也就成为必然。

二、大教会在缩小。
物理空间的压缩,经济下行,带来的必然结果则是大教会根本没有能力维持过去那种规模和影响力。这意味着其通过操纵教义而影响中国教会的能力也在下降。
大教会的衰落,意味着社会上基督教的声音可能会也会随之衰弱,因为,过去基本是大教会发出声音。因此,基督教开始可能会沉寂一段很长的时间。

三、教会信徒的流动性增加,教会的稳定性减弱。
经济下行,线上聚会,意味着信徒对原来委身教会的认同感降低,加上经济下行带来的收入变化,必然会产生信徒的流动,那么教会信徒的流动性会增加。这意味着教会的稳定性逐渐减弱,并不断被重组。

四、传道人群体在衰落。
教会的不稳定性,改变了过去依赖于教会的传道人职业轨道,这不仅意味着其神圣光环的降低,还意味着他们经济收入的急速下滑,为他们带来生存的压力。与信徒的流逝一样,传道人也在迅速流失,改行务工,可能会成为潮流。

我们再来看看加法。

一、小教会活动空间增加。
过去大教会把持教义,拥有确定正统的话语权,小教会必须依附在大教会之下。现在随着大教会的衰落,其控制力的降低,小教会的自由空间开始增加,这有助于小教会的活力增加。

二、自由信徒个体开始增加。
教会的整体衰落,带来对信徒的认同感、吸引力、委身度的降低,这让一批有想法的信徒游离出来,开始自己寻找信仰的道路,自已寻找成长的资源。他们思想活跃,利用网络空间自由组合,自由交流和碰撞,不再满足于传统教会的教义观念,对信仰和福音的丰富理解也不再向教会看齐。

三、自由小团体增加。
由自由信徒组成的成员之间平等的小团体不断增加,相信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主流。而他们也正是将来基督教新鲜血液的承担者,正是他们建构的信仰架构,才能为我们提供新的基督教血液,以及对信仰的全方位思考。

结语:
过去一年,甚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基督教都会处于沉寂的状态。但是,正如在春寒的大地之下,正孕育的种子一样,在这种沉寂的背后,希望正在慢慢成长,等到阳光回暖,必然会百花繁茂。因此,在当下最重要的事,也许就是读书和准备,除此之外,别有他途!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