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19日
微信

《在宇宙中发现神》作者:为了找到神,你必须要拥有能去寻找神的信心

作者: Hannah翻译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1月14日 10:00 |

新书《在宇宙中发现神》(Finding God in the Universe)的作者是罗马梵蒂冈天文台台长,美国著名天文学家盖伊·康索马格诺博士(Dr Guy Consolmagno)。

这本书在达顿、朗曼和托德出版社(Darton、Longman & Todd)的《我的神学》系列中出版,探讨了天文学如何引导人们对宇宙及其创造者有更深的认识。

康索马格诺博士在美国底特律的一个罗马天主教家庭长大,于1989年加入耶稣会,时年37岁。

他曾担任美国天文学会行星科学分会主席。2014年,他因在行星科学公共传播方面的卓越表现获得了学会的卡尔·萨根奖章(Carl Sagan Medal)

自1993年以来,他在梵蒂冈天文台的研究都在探讨陨石、小行星和小型太阳系演化之间的联系。

Christian Today》与盖伊弟兄谈到了他的书,以及他对神的信仰如何激发了他作为天文学家的工作。

CT:在您的书中,您写道:“在宇宙中发现神的一个基本真理是,如果你已经知道神的存在,那么你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神;但如果你不指望找到神,那么你甚至都不会想去看,所以神就是看不见的。为了找到神,你必须要拥有能去寻找神的信心。”

您在麻省理工学院(MIT)和亚利桑那大学接受的天文学家训练,是如何帮助你拥有对那位伴随你长大的神的信仰的?

盖伊首先,我要强调的是,并不是科学本身将我引向神。我隔壁办公室的科学家可以看到同样的事实,却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不仅是关于神,甚至是关于这些数据对我们科学的暗示!

科学和信仰一样,是一种交谈;而交谈中并不是每个人都同意别人的观点。这种分歧引导参与交谈的每个人都能更深刻地看到真相。

但是,在我做学生的那些年里,真正使我坚定信念的是我周围其他科学家们的榜样。我在麻省理工认识的一个人非常虔诚,尽管他的宗教信仰与我的不同,但他的见证鼓励我为自己的信仰作证。

他也是一个对了解真相更感兴趣的人,而不是更想通过让自己喜欢的理论得到认可来美化自己的名声。这让他在学习新事物时是带着喜悦而不是忧虑。他带着乐趣做他所有的科学研究。

在亚利桑那大学任教期间,我遇到了两位牧师,他们也是天文学家,其中一位是乔治·科因(George Coyne),他最终成为了我在梵蒂冈天文台的上司!而他们的例子再次成为了一个见证,见证了这些备受尊敬的科学家们并不羞于践行自己的信仰。

然而,如果不提到那些反面的例子,我就不是在讲述完整的故事。那时我刚刚成年,我会把比我大几岁的那些科学家们看做是成年人应该如何生活的榜样和模范,或者是视为一些应该避免的反例!

CT:您强调了在使人们对神和耶稣基督的父有正确信仰方面,基督教社区的重要性。这在您的经验中是如何体现的?

盖伊:我这本书中的一个重要主题是,在科学和信仰方面,我们如何依靠社区来教导我们已经学过的东西,倾听并帮助我们理解我们自己正在学习的东西,并提供给我们一个场所,来将这些来之不易的教训传递给下一代。

没有什么是比那些电子邮件和信件,有时甚至是一些印刷精美且昂贵的书籍更让我难过的了,这些书里面充满了那些作者自认为的深奥科学,但实际上是完全是胡言乱语。问题不在于作者是傻瓜;通常情况下,情况恰恰相反。

问题是,在他们感兴趣的话题上,他们并没有成为与之相关的精彩对话的一部分。他们并不真正了解什么是已经学到的,不了解新想法的兴奋点在哪里,甚至不了解我们彼此交谈时使用的词语是什么意思。

但生活就是如此。在选择一所学校、一份职业、一份配偶、一所新房子时,你一定会和你的家人和朋友商量一下,问问那些曾经遇到过同样选择的人,并在有之后做选择的人询问你的时候,给他们一些建议。这不仅发生在那些大事上;想想每天你会如何与家人和朋友谈论工作中、学校里、家里发生的所有美好的小事情。这就是社交媒体如此流行的原因。

这就是为什么认为你能“靠自己找到耶稣”是错误的。如果你没有从别人那里听说过耶稣,你甚至不会知道他就在那里等着被发现。你没有时间自己无谓地重复发明所有已有的神学。如果你不把你学到的东西与一群知道你在说什么的人分享,你就失去了超过一半的乐趣。毕竟,这种分享的渴望正是人们给我写那些疯狂的信件和书籍的原因。但只说不听是粗鲁且无聊的。

CT:您在您的领域里遇到的千禧年一代的,处于二三十岁的年轻科学家们,在多大程度上比你们这些出生于婴儿潮时代的一代人对基督教信仰更开放?

盖伊:我的确发现年轻一代对不同宗教信仰的人比过去的几代人更开放。我们社会的一个良好发展是,我们已经认识到“多样性”不仅是一件抽象的好事,而且实际上是快乐和乐趣的源泉。

我们喜欢了解新食物、新时尚、新音乐和新娱乐。当我们将自己与我们看到的其他人进行对比时,我们也可以更好地了解自己。在这个意义上,我能够说我有基督徒、摩门教徒或佛教徒的朋友,让我觉得我的生活因此而更加丰富。

当然,不利的一面是,在这种观点下,你的宗教信仰可能会沦为另一种“生活方式选择”,就像你对特定品牌咖啡或茶的偏爱。尽管如此,这种情况还是远远好于遵从的压力,这在过去导致许多缺乏信心的科学家——我们都缺乏信心! — 试图融入那些他们认为文化所要求的东西,为了“适应”而拒绝他们的宗教。

CT:使徒保罗在新约中申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马书 1:20)。

在你观察星星的时候,圣保罗对神的永能和神性的申明,是如何清晰地体现出来的呢?

盖伊:嗯,第一个也是最明显的是存在存在的事实。关于这一点最著名的表达是莱布尼茨问出的“为什么是有而不是无”。 重要的是要记住,“无”不仅仅是空的空间,因为即使是空间和时间也是“某物”。为什么存在本身存在?但保罗说的远不止这些。他是说我们不仅可以看到神的存在,还可以看到宇宙中的神性。

对我来说,科学的一部分表明了这种神性存在于支配宇宙的那些定律中。当然,如果没有一套逻辑定律,宇宙将无法长久运行,所以这些定律的存在以及它们是符合逻辑的也就不足为奇了。但真正令人惊讶的是,这些定律本身是如此简明、如此美丽——虽然不是必要的,却是令人愉悦的——也是神性的一种反映。星星很美;描述它们的科学也是如此。

这就是我的意思。路上有很多车,它们都把你带到同一个地方;但有些汽车的制造要比其他汽车精美得多。同样,宇宙的机器也是美丽的。是捷豹,不是特拉班。

事实上,当一个科学家试图从可能的理论中选出要在实验室中进行测试的时,第一个被测试的理论——被认为最有可能正确的理论——必然是科学家认为最简明的理论。当然,简明可能是在旁观者的眼中,这就是为什么科学是人类的工作,而不是计算机的工作。

下一个惊喜是在这个宇宙中体验到的喜悦和爱。我做科学是因为我热爱它。我喜爱发现。我喜欢当我突然明白了一些神秘的事情,并在那时揭开新的谜团时的喜悦之感。我喜欢那种感觉,在那一刻,当我学习并感谢神在那里所做的事情时,我能感到祂正高兴地看着我的肩膀。

我喜爱于神如何用如此简单的材料,如此简单的法则创造出如此错综复杂的事物。我爱的那些受造物中有我自己和我的人类同胞们。这是一个旨在让爱成为可能的宇宙。

我喜欢这样一个事实,即神给了我们这些只不过是受造物的人(见诗篇 8)真正了解和欣赏我们周围所见的事物的能力,并意识到我们还有多少需要学习。

对我来说,这个宇宙向我展示了一位会爱、会关心、会欣赏的神,超越任何冰冷的机器、任何遥远的自然神论的神,甚至是任何出现在古罗马和希腊神话中的异教傻瓜。

我们的神确实是一位值得我们给予的所有欢乐、赞美和爱的神,我们给予这些仅仅是为了庆祝我们能够成为这一切的一部分!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