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1日
微信

女性传道人余慈度:20世纪初期最具有影响力的中国教会复兴的先驱

作者: 舒华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1月05日 10:22 |

起初那些将福音带去朝鲜的传教士中有一位是中国的女性传道人余慈度,她曾跟随美国南监理会在朝鲜的第一位传教士瑞德家庭到朝鲜半岛做宣教服事。她可以说是近现代史上,中国走出去的第一位跨国家、跨文化的宣教士。

不仅如此,谈起对中国教会20世纪初期的复兴,她的影响也是深远的,其中当时代最著名的本土教会领袖之一的倪柝声说的一句话:我是因一个姊妹得救的。”——这个姊妹就是余慈度。因此,有人称她是20世纪最具有影响力的中国教会复兴的先驱。

今天我们就来看一下这位中国本土女性传教士的信仰经历和突出贡献。

余慈度的人物生平

余慈度(Dora Yu1873年-1931),是中国20世纪初期著名的华人女基督教奋兴(Pentecostal)布道家。1873年,出生于浙江杭州美国长老会大院。父母是基督徒,其中父亲是牧师,父母非常关注孩子的教育,余慈度5岁进入到了长老会办的日校接受教育。她20岁时,家人送她到英国去读医科。在海船上据称她受到耶稣基督的呼召。当船靠马赛时,她突然决定放弃医生职业,并且下船,然后返回中国,去作一个没有任何固定收入的传道人。

余慈度灵命成长的重要阶段是从青少年时期开始,她15岁进入苏州博习医学院学习,1896年毕业。在这个8年的时间里,她不仅经历了父母去世,又经历了订婚又退婚的过程,以及经历个人对付罪,对付世界的信仰灵程,同时她经历了在基督救恩里的喜乐。

余慈度在朝鲜传教的活动

1920世纪初,基督教传到朝鲜半岛,在很短时间内快速发展。她在中国读了医学课程,得到了医生的资格。1896年,在上海传道的美国监理会的瑞德带家眷迁到汉城,成为监理会在朝鲜的第一个传教士。从上海监理会差派的甘博师母(Mrs. Josephine P. Campbell)也去朝鲜做开放妇女的工作。余慈度与甘博师母建立了正式的亦母亦友的关系,于是甘博师母邀请余慈度与她同去朝鲜服事。这是中国走出去的第一位跨国家、跨文化的宣教士。

19001月重返朝鲜汉城继续其宣教工作,直接参与教育、医务以及传福音等事工。由于教会人数增多,她和甘师母的日常工作量增加了三倍。她协助甘师母创立了培花学堂;之后回国以后,不再继续做医生,而是成为了一名全职传道人。

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余慈度她本来是一个讲话结巴的人,但是上帝却使用了她这样讲话结巴口才不流畅的人,让她成为了福音的传达者,后来很多中国有名的牧师和传道人都受到了她的影响,可以说她是20世纪中国教会复兴的先驱。

神赐给余慈度的信息是什么呢?不住的祷告”“对付罪”“生命比恩赐更重要” “顺服圣灵的引导,据说当时她讲完道以后,听众前面的地上都是一排一排的泪水。这是圣灵所作的非常奇妙的工作。

余慈度姊妹与中国教会的复兴渊源何在?她如何为神所使用?

1920年到1930年这一段时间,在中国的复兴运动上帝带给中国教会的传承是什么呢?就是公开认罪、争相同声祷告、哭泣、肃静,同时也让教会很多信徒在复兴运动中化解了当年义和团教案的恩怨,很多信徒祷告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直到19039月,她返回中国,开始放弃行医,开始凭着信心全时间事奉主。她是中国教会最早脱离西方差会金钱供应,而完全凭信心生活的传道人。

余慈度——中国教会复兴运动中的女性代表

1907年冬,余慈度感觉自己被圣灵充满后,投身到复兴的浪潮之中。1908年她的布道范围遍及南方各省。在第二年,她出版了中国教会史上最早的奋兴布道集诗歌选集。

余慈度讲道和事奉的能力,在于她渴慕追求联于元首基督。她所追求的目标是,要一直活在神的面前,让神来纯洁我的思想和话语,这样才能保持我在神面前的生活和我在人面前的生活的一致

她在祷告中向神如此祈求:

求神一直保守我活在属天的境界里;求神使我不住地向罪算自己是死的,向神算自己是活的;求神赐给我顺服的灵,像婴孩般遵从神的旨意;求神使我常常被神占有,常常考虑到别人的需要;求神用他的爱浸透我,好使她能够像神一样去爱人;求神使我以神的观点去看今世的事物,一直儆醒等候主荣耀的再来

余慈度在复兴大会上经常引导信徒看见:一个基督徒不仅要常常对付自己以往所犯的罪,更要天天过胜过罪的生活。她虽然是个大有能力的布道家,但她却谦卑、真诚地说:纵然我在许多事上仍然很幼稚,也很愚昧,但是神竟然用我微弱的见证把祝福赐给他的子民

1909年,她看到日益增长的教会发展需要,自己筹款创办了上海查经祈祷处,实际上是一所圣经学校,它的特点是建立在圣经和祷告的基础上。除此之外,她继续应邀在各地做奋兴布道会。

1910年甚至形成了北有丁立美,南有余慈度的局面。

1911-1912年,余慈度在苏州、宁波工作。在1925年的上海,余慈度与王载搭配同工做复兴会,使许多信仰多年冷淡的人重新火热起来,使成百上千人在聚会中痛哭流涕,悔改信主,此外有50多位青年信徒决定终身奉献布道工作。

1919年,余慈度和知名女宣教士安汝慈(Ruth Paxon)一起加入了中华国内布道团。共同的追求与事奉,把她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据称她的讲道非常有能力,当她讲道时,听众前面地上都是一排一排的泪水,引领了许多人因她悔改归主。

1920年,她被邀请到美以美会福州天安堂讲道,后来布道人倪柝声及其母亲倪林和平都是在她的布道会上受感动,痛彻的悔改认罪,从此成为热心追求的信徒,并随即到余慈度的圣经学校学习。不久之后倪柝声发起了影响全球的地方教会运动。

1923年,为满足聚会崇拜的需要,伯利恒会堂在校园内落成,著名奋兴布道家古约翰(Jonathan Goforth)亲临献堂礼并致词。此外,余慈度还在冬、夏两季开办查经培灵会。

倪柝声——余慈度属灵的果子

余慈度是20世纪初期复兴运动的积极推动者,她的传教工作成效斐然,她所结的最重要的属灵果子是倪柝声。17岁的倪柝声在奋兴会上因听了余慈度的讲道而得救,并且决定将自己献给耶稣。随后,倪柝声发起了中国地方教会的复兴运动。

因此,《余慈度传》这本书里面如此评价说:没有余慈度,就不会有倪柝声。

不仅仅如此,《余慈度传》还提到,由余慈度创办的查经祈祷处和圣经学校,为教会造就了不少男女传道人才;而由她主持的奋兴布道大会,更是影响深远,硕果累累,他们当中不少人承当了第二期复兴的重任,如全国闻名的女布道家汪佩真、给福州带来大复兴的倪柝声等。与她同期的属灵领袖有葛洁茜、蔡苏娟、李渊如等,继承她的复兴职事的有王载、计志文和王明道等。

从这些回顾中,可以看到,20世纪初期,以余慈度为代表的的很多女基督徒成为基督教的复兴力量,扮演着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

20世纪头十年,中国教会的复兴分三个阶段分别是,1901-1904第一波复兴初期,1905-1907第二波复兴壮大期,1908-1909第三波复兴高峰期。而其中,余慈度的主要贡献是在第三波复兴高峰期,她是20世纪初期中国教会复兴运动的积极推动者。

上帝藉着自己兴起的布道家们在中国各地建立教会,复兴运动获得很大的发展,教会在生命上向上成长,向下扎根,对中国的复兴运动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注释:
1.《余慈度--二十世纪中国教会复兴的先驱》
2.吴秀良(波士顿学院历史系教授)
3.美国比逊河出版社  ISBN9780970341204 繁体横排
4.《余慈度传》吴秀良(波士顿学院历史系教授)九州出版社 ISBN9787510814495 简体横排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