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5日
微信

钩沉 |《 瘟疫之歌》:当黑死病的阴霾笼罩欧洲时 慈运理高唱信仰之凯歌

作者: 舒念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1月14日 10:08 |

黑死病(英文:Black Death)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瘟疫,于1347–1352年间在欧亚非大陆上流行,是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开端。此病约在14世纪40年代散布到整个欧洲,这场瘟疫在全世界造成了大约7500万-2亿人死亡,是人类历史上致死人数最多的流行病;根据估计,瘟疫爆发期间的中世纪欧洲约有占人口总数30%-60%的人死于黑死病。

黑死病刚开始被当时的作家称作“大瘟疫(great pestilence)”等等,到了16、17世纪才慢慢出现了“黑死病”之名。16世纪及17世纪初,瑞典和丹麦的年鉴第一次用“黑色的”来描述这一事件,不只是因为患者晚期的皮肤会因皮下出血变黑,更确切的是指此事件给人带来灰暗可怕的黑色恐怖阴霾。 直到1750年代,英语中才出现“黑死病(Black Death)”的描述。

瘟疫之歌

1519年8月,苏黎世爆发严重的黑死病疫情,造成至少1/4的人口死亡。所有有能力离开的人都离开了这座城市,但瑞士宗教改革领袖慈运理选择依然继续坚守他的岗位。

慈运理(Ulrich Zwingli, 1484-1531),基督教新教神学家,瑞士宗教改革运动的领导者。1518年末,苏黎世大教堂的人民神父一职空缺,苏黎世大教堂认可慈运理是一位杰出的宣教士与作家。此外,他对法国和佣兵制的反对,也受到苏黎世政治家们的欢迎。1518年12月11日,苏黎世大教堂选择慈运理作为受薪神父。12月27日,他搬到苏黎世并定居于此。

次年8月黑死病橫扫苏黎世,慈运理因工作过劳、健康不佳,正在矿泉地区度假。但他作为苏黎世大教堂的牧者,不计自己的衰弱,立即返回城中。慈运理探视安慰病患,看顾死者遗下的孤儿寡妇。他衷心地服事苏黎世人,深得该市人民的信任。哪知随后他自己也感染上瘟疫,临近死亡的边缘。三个月后,他被神医治。正是在患病和被医治期间,慈运理写下了一首“瘟疫之歌(Zwingli's Pestlied)”。

这首瘟疫之歌分为三个部分:前四节是慈运理作于初患病的阶段,记录了他病情发作的真实感受;中段五至八节,是他病渐沉重、贴近死亡的时候;末后四节,是他于恢复健康得到医治后完成的,记录了他得医治的喜悦。在诗歌中,他高唱耶稣得胜一切的凯歌。

整首诗歌记录了慈运理向着神的依靠、顺从和信心,并他愿意在有生之年全然献身于福音事工的决心。

附:瘟疫之歌 慈运理

主啊,救助我,
 我的力量和磐石;
听,就在门外,有
 死亡叩门的声音。

伸出你的膀臂,
 曾经为我受过伤,
要征服过死亡,
 求使我自由。

不过,若你的声,
 在这生命的中天,
要呼召我的灵魂,
 我也顺从甘愿。

因信心和盼望
 我不再恋此尘世,
天堂确实属我,
 因为我已属於你。

我的病痛加深,
 求快来安慰施恩;
因为患难惧怕
 攫取我身体灵魂。

死亡已在身边,
 我的感觉已失灵;
舌头麻痹无声;
 现在,基督,你得胜。

看哪!撒但用力
 来夺取它的掳物;
我觉得它的抓紧;
 岂能任它攫去?

它不能伤害我,
 我不为失丧惧怕,
因为我躺卧在
 你的十字架下。

我的神!我的主!
 你的手施行医治
就在这个地上
 我再得以站起。

不能再让罪恶
 掌权在我的身上;
我的口舌只要
 完全为你歌唱。

我的时间将到
 虽然现在还迟延,
也许还有经过
 更深长的幽暗。

但是,让它来吧;
 我要欢乐的上升,
並且负我的轭
 一直到达天庭。

参考:维基百科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