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基督徒,我们应当如何面对孤独?

自由撰稿人 大漠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10月06日 16:16

疫情阻挡了教会的聚会,一时间我们如同群羊走迷那般,处在了一种茫然无措的尴尬境地。网络聚会的兴起虽然舒缓了这一茫然和尴尬,但与实体聚会相比,无论从接受牧养的效果,还是从肢体之间交流和搀扶的爱心呈现来看,都是存在着很大的区别的,乃至影响和滞后了一些信徒灵性生命的增长。可以说,没有聚会的日子,就是一个肢体分散的日子,就是一个信徒迷失路口彷徨的日子,是一个令信徒感到孤独的日子

在这样的日子里,一些人在本教会持守网络聚会,一些人独立于教会之外,自建微信群,一些人居家读经灵修,一些人参与进陌生的网络信仰群体,一些人已经与世俗为伍,不再信仰,……

总之,我们每个人的归属意识都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很快转移,另有所属。但也从侧面暴露出我们人性中的一个弱点,那就是惧怕孤独,心灵的孤独。这虽是人性的弱点,但也有一定的道理。因为,一个人孤独,就容易走向消极,走向悲观,走向堕落,对一个人的心灵和身体都会产生极大的伤害。

可是,殊不知,当我们走进信仰,在与世俗分别出来的那一刻,我们的孤独观也随之改变和升华,跳出了那种消极的情绪,成为一种推动心灵健康的必须。因为基督徒与世俗之人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们心里有了主,有了神,任何孤独都是不可怕的。如同大卫在最孤独的时候说:“我虽行过死阴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诗23:4--6)从这个意义上看,基督徒不但不惧怕孤独,而且需要孤独,尤其在这个疫情肆虐的日子里更需要我们接受和走进孤独。就是说,基督徒的孤独观是喜乐的,是与神的慈爱和恩典融合在一起的。孤独的时分,正是我们与神交流,得着主安慰与慈爱的时候。如果讲分别为圣,那么,我们基督徒的孤独观已经与世俗上的孤独观分别出来,有了本质上的区别。

一般而言,孤独感的产生,或因为遭遇亲人的离去,或因为被排斥于群体之外,或被人轻视与嘲笑,或因为自己与别人意见不能相融,或生活失去目标等等。这是因为我们没有依靠造成的。而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如果是真的信仰,心里必定有一个伟大坚固的依靠,而这个依靠就是主基督。这就是我们基督徒与世俗之人的不同。世俗之人没有依靠,一但孤独便没有了安全感,心灵空虚,所以容易走向悲观,走向消极。更何况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值得依靠的,依靠父母,父母有离去的那一天。依靠弟兄姐妹,弟兄姐妹有时还不如朋友可靠。依靠朋友,而现在的朋友都与利益相关,没有利益关系,不会有一个真正的朋友。所以,也只有主基督是我们真正的朋友,真正永远的依靠。如果失去了主的依靠,这才是真正的孤独。我们现在遇到的孤独,就很接近这种孤独。这是与聚会分离的孤独,与教会分离的孤独。就信仰而言,这种孤独是最可怕的一种孤独,远比在世俗遭遇到的孤独更让人揪心,让人无助,让人不知所以。因为,这涉及一个人灵性生命的成长与否。稍不留神,我们就会离神而去,失去了最强大的依靠。

圣经告诉我们,一个信仰者不但要接受孤独,而且要把孤独作为一种常态地去接纳它。因为,这是与神相遇的最好契机,是我们在信仰中不能离开的生活方式。我们的主基督就是一个孤独的人,当他行过五饼二鱼的神迹后,便“催门徒上船,先渡到那边去,等他叫众人散开。散了众人以后,他就独自上山去祷告。到了晚上,只有他一人在那里。”(太14:22--23)不仅如此,马太福音26章36到45节中还记载了基督受难前,独自在客西马尼园忍受苦楚的情景。此外,雅各的独自与神摔跤,约瑟的独自哭泣,以利亚的独自气馁,耶利米的独自静坐,保罗独自在监内等等。这些事例告诉我们,孤独必定与哭泣、气馁、失意、苦难有关,而解决这些的最好方式,就是在孤独中与神交通,求神加给力量、信心和智慧。

此外,一个基督徒的孤独,不是拒绝社交,不是封闭自我,更不是消极沉沦。而是在社会生活中保持和彰显一种人格的魅力。这种人格是在基督里被锻造出来的,魅力是从神的真理中迸发出来的。这就是我们要有的光盐作用。融身社会,把神给与我们的慈爱和恩典铺展向社会,施与周围的人。一个基督徒一但闪烁出了这种光盐作用,那么势必会显出与众不同的孤独。这样的孤独是从信仰而来,从神的真理而来,也就是从神而来,荣耀的不是自我而是神。虽然我们一时做不到这样的孤独,但应该成为我们追求的一种境界。

基督徒的孤独,是一种宁静自由达观的孤独,在心灵上是超越世俗的。在宁静中,我们的心灵和意识会进行忏悔和省察,向信仰之神祈祷和求助,深刻的反思自己。在宁静的孤独中,心灵会在圣灵的助推下闪烁出思想的火花,会产生对神的更亲近的认识,会对神的真理产生别人没有的深刻的领悟。因为,我们孤独的心境不是一湖死水微澜,而是有一股汹涌的波涛在拍击着我们的心岸,有着与神相遇时的激动。正是在这样的时刻,历史上数不清的神学家为我们留下了数不清的神学著述,为后世的基督徒进一步理解神的真理,进入信仰的深处,奠定了一个坚实的基础。比如,最著名的三大《忏悔录》,其作者不管是卢梭、托尔斯泰还是奥古斯丁,哪一个不是在这样的孤独情境下写作成功的呢?

在这没有聚会的日子,你是否也进入了这样的孤独之中?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第26届联合国气候大会上福音派的声音:突出教会和基督徒在关爱上帝创造中的独特作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