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犹太人基督徒、神学教授迈克尔·布朗:对当下阿富汗灾难的10点反思

作者: 译者:S.I.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8月25日 09:51

美国在阿富汗近20年的参与以无尽灾难告终。事实上,很难想象比现在还要糟糕的情况。但现在,这里列出10个即时反思。

1. 这是拜登总统最黑暗的时刻

简单地说,当拜登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抨击的时候,你就知道他犯下严重错误。看看微软-全国广播公司上的一篇社论对版页文章的开头几段就知道了。

“乔·拜登总统周一就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状况向全国发表讲话,其主要是说他没什么遗憾…他将塔利班在全国的快速推进归咎于阿富汗安全部队‘未能对塔利班进行任何真正的抵抗’。但总统对每个人都关心的问题几乎只字不提;美国对塔利班的闪电战准备有多么地差劲,以及他因此给这么多阿富汗人留下的脆弱处境。”

甚至连微软-全国广播公司都没心情对总统的可怕决定给予宽容。

2. 再多言语或借口都无法从我们的记忆中抹去那些令人心痛的画面

至于那些图片,我再一次援引同一篇社论对版页文章的话:“上周末,希望逃离这个国家的人们蜂拥在跑道上,一些人在起飞时紧紧抓住离开的美国军用飞机,有时候时间太长导致他们摔死。这种流传于网络的令人心痛的紧紧攀爬画面与美国从越南战争中撤出联系起来。”

我们将永不会忘记我们所看到的一切。

3. 有鉴于他去年7月的声明,拜登的遗产将永远被人记住

这些话是公开记录的:“在任何情况下,你们都不会看到有人从阿富汗的美国大使馆屋顶上被抬下来。”以及,“我相信阿富汗军队的能力。”

话说得足够了。

4. 阿富汗是个坚定的穆斯林国家;塔利班只会更加极端和苛刻。

如果我们认为阿富汗之战是现代主义、西方、民主思想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之间的战斗,那么我们就是在自我愚弄。恰恰相反,这场战斗是在不同程度的伊斯兰教之间进行的。如罗伯特·斯宾塞(Robert Spencer)指出的那样,“在我们身在阿富汗的早期,一旦塔利班被推翻,我们就开始建国大业,最初着眼于在阿富汗建立一个西方式的宪政共和国。但国务院外交政策专家们大大低估了阿富汗人民对伊斯兰教法(Sharia)的依恋,并且还在身在美国的伊斯兰教辩护家们的怂恿下天真的认为伊斯兰教是一种和平宗教,是与西方世俗的治理模式完全相容,从而灾难性忽略了伊斯兰教的政治方面。”

因此,“阿富汗时任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Hamid Karzai)在2004年1月26日正式批准的《阿富汗宪法》…是以‘我们阿富汗人民坚信全能真主,依靠他的神圣意志,坚持神圣伊斯兰教’的名义写成的”。

那么,问题不在于塔利班是穆斯林,而是他们代表了一种更极端的伊斯兰教形式,一种坚定地坚持最严厉伊斯兰教法的形式。

5. 或许我们应该循着金钱的轨迹

一位同事今天给我发短信,提出一个很少考虑到的问题:“我个人的问题是,很多公司和个人是通过以阿富汗人和美国人的生命为代价的国防开支而成为超级富豪的。我与一位亚利桑那州的牧师有着数十年的关系,而他正好是世界上最大型的国防承包商之一的一名主要执行官。他告诉了我有关他们说客的故事…”

根据《福布斯》的报道,“从2001年9月11日以来的20年里,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上的花销超过2万亿美元。这相当于每天3亿美元,且每天都如此,持续20年。…用一个更简单的话来说,山姆大叔为阻止塔利班所花的钱比杰夫·贝索斯(亚马逊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最有钱的人之一)、埃隆·马斯克(SpaceX火箭、特斯拉电动汽车等多家公司的董事长或最高层人物,最有钱的人之一)、比尔·盖茨和美国30位最有钱的亿万富翁的净资产加起来还要多。”

每个人在呼吁我们持续参与阿富汗事务时都是出于他的利他主义动机吗?

6. 塔利班的迅速胜利会让全世界的伊斯兰恐怖分子胆大起来

对于伊斯兰激进分子而言,这送来了一个信号,即代表西方的美国是软弱且无意愿对抗伊斯兰教的意志,这就好比大阿亚图拉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在伊朗的胜利引发了全世界伊斯兰恐怖活动的激增一样。

早在今年7月份,安全及恐怖主义分析家萨简·戈埃尔(Dr Sajjan Gohel)就告诉过英国广播公司:“拜登从阿富汗撤军使得塔利班的接管无可避免,还给基地组织提供了重建网络的机会,以至于它可以再次谋划世界各地的袭击。”

7. 暴行已然发生

一位朋友在Facebook上发表了生活在喀布尔的基督教传教士的孩子们发来的令人战栗的信息:“刚刚与他们Facetime(苹果公司的视频通话软件)过了!他们正在躲藏,为枪炮声包围。每个人都躲在自己的家里。塔利班正在抓捕妇女,屠杀任何进行反抗的人。他们会杀死所有的外国人,以及在过去20年里与外国人一起工作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是真的紧紧抓住离开机场的美国军用飞机的一个原因。

8. 我们不能忘记阿富汗的妇女和女童

只要花上45秒看这段视频,就不会忘记泪水。虽然特定的人会成为塔利班的目标(如上一点中恰好提到的那些人),但总体而言,没人要比这个国家中的妇女和女童遭受更多痛苦的了。就目前而言,她们对美好明天的希望已然破灭在地。

9. 我们需要对我们的外交政策理念进行认真的反思

我们在20年前的911事件后攻击塔利班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们窝藏了奥马尔·本·拉登,因此,我们敌人的朋友也就成为我们的敌人。

但随着我们在伊拉克的错误政策导致国家不稳,数十万基督徒(加上雅兹迪人和其他人)被灭绝(或流放),以及伊斯兰国的崛起和我们现在的阿富汗政策完全失败,我们需要问自己一些艰难的问题。我们真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特朗普的战略是否会比现在的结局更好还有待观察。)

10. 我们绝不能忘记这么多美国人(和其他人)在阿富汗做出的牺牲

以下是美联社新闻报道的统计数据:“截至4月,在阿富汗阵亡的美国军人:2448人;美国承包商:3846人;阿富汗国家军队和警察:66000人;其他盟国军人,包括来自其他北约成员国:1144人;阿富汗平民:47245人;救援人员:444人;记者:72人(美联社还指出冲突期间有51191名塔利班成员及其他反对派战斗人员死亡)。”

至于那些服役并返回美国后遭受身体和精神创伤的人呢?所有这些家庭的代价又是什么呢?

某种程度而言,我们必须告诉那些服役和牺牲的人,尽管结果可怕,但他们为一个重要的事业贡献了自己,即想要改善阿富汗人民的生活,想要反击伊斯兰恐怖主义。当然,无论最终结果如何,这种牺牲都是崇高的。


原作者迈克尔·布朗(Dr. Michael Brown,网站为www.askdrbrown.org)是一位犹太人基督徒,美国全国联合广播节目“火线”(Line ofFire)的主持人。他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博士学位,还在一些神学院担任教授。他是40本书的作者,可在Facebook、推特或Youtube上联系他。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英国历史学家汤姆·霍兰德:西方世界有很多东西要向受迫害的基督徒学习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