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传道人传承上的反思与总结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8月24日 09:57

在笔者童年的八九十年代,成为科学家,这几乎成为所有望子成龙成凤的父母们共同的想法。让自己的孩子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而不是网红和娱乐明星,在八九十年代这是普遍的共识。

在经济发展的今天,成为埋头苦干的科学家,可能要排在成为流量明星、成功商人或者金融工作者之后,今天的职业选择,经济收入放在了首位,而不再是社会贡献。

当经济收入成为衡量一切的标准之后,那种超越金钱的成功就不会被人们列入选择的首项。在传统基督教中,当传道人能带来名望和收入时,基督徒父母们就不再把实践耶稣教导作为代际传承的首要选项,而是把成为著名传道人作为孩子加入基督教的首选目标。

然而,社会的共识对基督教尚且有一定的阻力,人们首先选择的依然是希望孩子成为社会中的成功人士,考上一个好的大学。而成为一个传道人,则是在第一条路被堵上之后的被迫之选。只有那些考大学无望的人,他们才会被父母送到神学培训班接受基督教传道人速成培训,之后在教会里谋一个差事。当然,也有那些已经取得社会成功,比如毕业于正规大学的人,再一次选择进入神学院,这样的人极少,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笔者在十几年前,到教会办的神学培训班去上课的时候,学员基本是这些人,他们或者大学无望,或者高中无望,或者父母已经难以管教,把他们送到神学班,寄希望于基督教的魔力来驯服他们。而他们也就是将来教会传道人。因此,我们可以想象当他们成为传道人之后,基督教在他们的带领下,是一种什么光景。

当然,上帝自然有上帝的大能和带领的方式,但是传道人来源的这些群体,也许上帝也会无奈于他们脚下的轨道。

在2000年前后的十几年中,在浙南某个城市,改革宗起步并兴起的时代背景下,处于经济发展融资的需求,教会在这个城市获得长足发展,因此传道人有着很高的地位和身份。于是在温州兴起了传道人群体,这个群体迅速扩大,并成为很多年轻人的不二选择。因为当你成为传道人的时候,不仅有一份稳定体面的工作,还可以收到信徒的追捧,找到一个颜值和学历都很高的老婆。

笔者曾经接触过几个初中毕业的传道人,他们都找了本地的高学历老婆。其中一个,初中毕业,学习改革宗神学几年,后来找了当地的一个毕业于北外的老婆。

当然,爱情是无条件的。但是当一个群体的腾达与某一个基督教相关的时候,这就说明了问题,也会带来一种明确的价值导向。我没有跟踪调查他们的婚姻质量和婚姻现状,也不知道他们的之间的交流和价值观怎样契合,我知道的是,这些婚姻有很多是父母的代理、撮合。在上帝里面,我也真正祝福他们,但我更希望婚姻建立在自由选择的基础上,而不是父母出于宗教的撮合之下。

也正是在那个时代,全国大大小小的神学培训班,遍布大江南北。让一些不知情者,认为基督教的大复兴时代已经来临,因为基督教的禾场很快会有大量的工人出现,传道人捉襟见肘的时刻即将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是讲台遍地,教会规模迅速扩大的局面。

然而,只有然而,其后什么都没有。教会依然在保守的边缘之内,依然在基要的边缘之内,依然在呼喊工人在哪里的焦虑中,教会的现状没有改变,没有因为培训班的增加和神学速成班的毕业人数增加而有什么改善。反而,在代际传承上在走下坡路。

为什么那些毕业于神学班的人没有进入教会成为教会的工人,而是流失掉了呢?

首先,这些学员基础太差,大多是小学毕业,少数初中毕业,高中毕业的极少,在学习神学课程方面,比较吃力。尤其是一些人文基础课和基督教基础课,因此在理论上,装备不足,没有信心也没有实力进入教会讲台。笔者当年培训的那些学生,成为传道人的几乎没有听说,尽管他们当初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要成为工人。起点低,装备差,是他们自己的软件不足,难以让他们进入教会。

其次,教会都归固定的传道人所属,这些教会所有权的传承往往代际传承,极少会给予一个不太相干的新传道人以地位和空间。也就是说,这些新毕业的神学速成班学生,除非家里有教会,否则只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开创新的教会,这样他们才能有自己的禾场。

再次,教会传道人,传统教会里,依然是一个职业,既然是一个职业就需要一个工厂和一份经济收入,但是没有自己教会的传道人,在教会工作,也只能是打工者的身份,在经济和自主权上,都没有自由。既然这样,进入社会工厂的大门就比教会的大门有更大的吸引力。

是什么打败了教会传道人的传承,与其说是社会的经济发展,浮躁的社会流行文化,倒不如说是基督教传统的等级与利益固化。正是传统基督教的利益固化,让教会陷入内卷当中。为了利益固步自封于自己的教会,而不是开放吸引人才的多元加入,这是造成传统基督教僵化的原因之一。

显然,改变基督教的社会形象,让基督徒父母们,在孩子选择成为传道人的时候,不是出于对社会晋升渠道的绝望之后的无奈选择,而是出于对传道人这一职业的尊重。改变基督教的社会声望,让基督教与传道人的形象都积极起来,这才是基督教当下应该做的!

教会传道人热已经退烧有一些年头了,但是至今鲜有读到对此反思的文字。笔者抛砖引玉,希望大家在对历史的总结上,思考基督教未来的出路。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以色列举办第五届基督教媒体峰会,通过“亚伯拉罕协议和亚伯拉罕宗教”建立和平伙伴关系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