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美国联合卫理公会人员讨论基督教民族主义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授权翻译2021年08月09日 05:13
图源:Pixabay
图源:Pixabay

要点:
1. 2021年1月6日发生于美国国会大厦的暴乱帮助产生了“勇气对话”(Courageous Conversations)系列的一个新条目。
2.“门徒训练事工”(Discipleship Ministries)的基督教民族主义资源勾勒出了一种帮助促进对于该主题文明讨论的格式。
3. 范德堡神学院卡尔·特纳校监之卫斯理研究主席乔格·里格(Joerg Rieger)说过,将政府与上帝相提并论就是偶像崇拜。

决心阻止选举人团对候选总统乔·拜登的身份认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忠实者对国会大厦开展了暴力袭击。此举带来了震惊、悲伤和恐惧的情绪,以及来自部分被认定为基督教民族主义者们的支持。

对于门徒训练事工的会众活力和意图门徒训练执行主任的斯科特·胡戈斯(Rev. Scott Hughes)而言,这一事件催生了勇气对话系列的一个新条目。勇气对话是门徒训练事工的一项努力,旨在鼓励美国联合卫理公会的成员就困难话题进行对话。

胡戈斯说:“这一资源虽不是联合卫理公会就这个问题的官方立场,但我确实认为教会需要就基督教民族主义进行对话。”

7月27日,哥伦比亚特区警官丹尼尔·霍德格斯(Daniel Hodges)在向调查暴乱的国会委员会作证时说,暴乱者“认为他们自己是基督徒”。

霍德格斯说:“我看到基督教旗帜直接摆在我面前。另一面写着‘耶稣是我的救主,特朗普是我的总统‘。”

胡戈斯说他记得在1月6日收到家人的短信,问他是否在看新闻。“甚至还有些不确定的是,暴力事件是否会蔓延至地方和州一级…和对于这样的事情会发生的(完全)惊讶。”

这一关于基督教民族主义的新资源是为了帮助联合卫理公会成员讨论这个问题。它提供了一个格式,包括如何布置房间、安排对话和保持文明。

根据全国教会理事会的说法,基督教民族主义者认为:
1. 美国是作为一个基督教国家而建立起来的。
2. 美国例外。上帝给与美国的祝福和特权是其他国家人民所没有的,为了保持这些祝福继续,这个国家必须保持基督教。
3. 唯有基督徒才是这个国家遗产的合适监护人。
4. 基督教(或基督教的某种形式)应在美国享有特权位置,特别是在法律和政治政策方面。
5. 就算存在被容忍,信奉其他宗教或不信奉任何宗教的人都不能完全成为美国人。他们不受欢迎,他们的声音被贬低,他们不为政治和文化领导层所信任。
6. 一般基督徒和某些特定基督徒应享有不给予信奉其他宗教之人的法律层面保护。
以及
7. 基督徒遭遇到不公正,那么就该甩手让他们以革命的热情来回应,维护美国作为一个基督教国家。

田纳西范德堡神学院卡尔·特纳校监之卫斯理研究主席、神学教授乔格·里格说过:“当基督徒将国家摆在与上帝同等的位置上时,基督教民族主义就成为了一个神学问题。换句话说,这就是一种偶像崇拜,或是说基督徒最终对他们所崇拜的事物感到困惑。…这里包含了某种防御,即人们觉得国家做什么都是绝对合理和绝对正确的。”

胡戈斯说,一个能有帮助的比较就是伊斯兰的沙里亚教法(Sharia)。

他说:“在穆斯林国家中,对(沙里亚教法)也不存在同一种理解。它如基督教一样是多元化的。…能有哪个传统或教派能决定一个基督教国家看起来是什么样子的呢?”

他说,“引发了各种问题的基督教国家”这个理念“才是最有问题的”。

多年来,即使爱国主义受到普遍支持,美国政府也一直都受到美国联合卫理公会的严厉批评。

1876年,在美国建国一百年的庆祝活动中,WC·史密斯(Rev. W.C. Smith)在给与这个国家以赞扬的同时也给与了批评。

历史学家霍莫·L·卡林(Homer L. Calkin)在《卫理会与1876年百年纪念》(The Methodists and the Centennial of 1876)中写道:“(史密斯)告诉他广大的听众,说主的手在以色列子子孙孙居住在巴勒斯坦的头一百年的历史中,并不比‘在这个自1776年7月4日诞生以来的国家的历史中‘更得彰显的了。他接着说美国政府犯下的部分错误,’刻骨铭心的错误‘。一个是随后在内战中被推翻的奴隶制,’但纵使奴隶制的躯体已死,但其精神还活着‘。”

在一篇1976年题为《美国,困惑巨人》(America the Confusing Colossus)的论文中,卫理会牧师、教会领袖的尤金·史密斯(Rev. Eugene Smith)致敬了美国的强大,但也因为越南战争和种族不平等而批评了这个国家。

史密斯写道:“越南战争毁掉了很多人对于美国道德品质的信任。美国的社会冲突似乎越来越凸显出道德病态的迹象。”

《罗马书》13章似乎是支持民族主义的几段圣经经文之一。在这份书信中,使徒保罗写道:“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

里格说:“这也是纳粹德国最喜欢的一段话,因为它基本上在说没有一个权威、一个政府不是受上帝安排于此的。”

那么,这段经文是否适用于纳粹德国,或世界历史上其他的压迫性政府呢?适用于今天的朝鲜吗?

里格说:“这就是让它变得真正复杂化的地方,因为人们总是出于他们自我而适用《罗马书》13章于他们自己的政府。”

里格说,任何国家的民众或政府声称他们把一起都摆放在上帝面前,这是不明智的,而且要进行证明很容易。

他说:“你没有忽略穷人这一选择。你没有说上帝站在有钱人和富裕之人一边的选择,或是说上帝站在强者一边,而后者是一种相当常见的哲学,很多人都认为强权才是公理。”

胡戈斯说,只要不导致优越感或对他人的怀疑,爱国主义就可以。

胡戈斯说:“我认为可以存在一种健全的爱国主义。我认为,当我们的国家做了正确的事情并符合我们的价值观时,我们可以有一种自豪感。我认为它可以包括抗议的能力。这也可以是一种健全的爱国主义的表现。”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孤独,21世纪的流行病?浅谈“传福音”在“无缘社会”的现实意义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