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从诺斯底看今天的教会如何反思异端

作者: 卓仁爱 来源:基督时报蒙允转载2021年07月09日 10:52
图源:Pixabay
图源:Pixabay

引言

诺斯底主义是初期教会的第一大异端,1 所谓第一,因它起源早、涉面广、影响大。初期教会一直认为诺斯底是当时教会所面临三大危机中最大的一个。2 处在21世纪互联网时代的我们,似乎对诺斯底已经完全陌生,有人甚至连诺斯底这个名字都没有听过,然而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经过千年的蛰伏,它已转战学界。最近几年,学术界已经出了几本有关诺斯底思想的研究著作,而今天学界研究诺斯底所依据的大部分材料是早期教会古教父的作品。3

近代学者的研究与古代教父们对诺斯底的批判形成古今对比,遥相辉映,这在很多层面影响着教会对诺斯底学说的看法,因而笔者认为在当下这个知识包容的时代有必要对诺斯底这一古代异端作一个简单、扼要的梳理,从而有助于我们对诺斯底有进一步反思空间,这是笔者写本篇小文的动机之一。

笔者本身不是诺斯底研究的专业人士,因而本文的受众也非诺斯底的专家与学者。笔者仅以牧养的层次对诺斯底作一个简单的、知识性告知书,当然笔者会在文中引用一些学界和教会界的材料,如有不对的地方,望专家学者们海涵。

首先,笔者对诺斯底作了一个相对学术性的定义,然后探寻它在教会历史中所引发的不同于正统神学的声音,继而从教父们对诺斯底的批判入手,导正今天以二元论为媒介的现代性思想对教会的偏斜影响,从而达到提醒当代教会警惕异端渗透的目的,这是本文的第二个动机。

1.诺斯底的定义

诺斯底主义(Gnosticism,来自希腊语gnostikos, 也可译为“诺斯替主义”或“灵智主义”),意思是有“知识的人”(γνῶσις,knower),4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叫作“有秘传知识的人”,即指获得秘密、启示和拯救性知识的人。因而诺斯底在当时是一场探寻拯救与奥秘的神奇旅程,当寻求者一旦确认获得拯救的把握,就会希望借此来改变自己的生命状态。因而笔者认为这种寻求的精神具有主观性。同时,诺斯底又可以指客观的理论知识。5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诺斯底的知识论既主观,又客观。

诺斯底在语源学和地理学上的分布非常广, 它的源头究竟是什么,迄今学界没有给出一个准确且统一的意见。6  诺斯底的专家团们,他们根据自己思想的不同,形成不同的诺斯底流派。7 有学者认为诺斯底起源于希腊化晚期大规模混合主义宗教之共同精神原则,受希腊哲学之新柏拉图和斐洛主义的影响;8 

同时,我们亦可在犹太教和神秘宗教中找到它的影子;9 而布塞特却认为诺斯底主义来自巴比伦和波斯,是早于基督教的。10 因而我们可以确定诺斯底是一个混合主义,它是多文明混合的产物,缺乏统一的象征。 

另外,诺斯底本身不单是一个世俗的概念,它更具有宗教性的含义。11 近代的学者一般都认为诺斯底的本质是有别于基督教的宗教。基督教应该是诺斯底在思想层面上的最后一个宿主,12 说明基督教对诺斯底的影响是巨大的。 

诺斯底思想的起源不同,思想内容也各异,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性就是“二元论”。13 汉斯•约纳斯认为诺斯底的思想,是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二元论,其真正内容就是逃离或否定这个世界, 并以此为基础,发展出虚无主义。14  冈察雷斯则对此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认为诺斯底的思想是一元论的,因为它宣称一个主神,这个主神产生了很多流涌(aeon)15 。

而诺斯底只是对流涌们进行了分类:有善的,有恶的,最终恶的流涌创造了人类和世界,与善的流涌们形成一个对立的状态,人是由善的灵魂和恶的物质(肉体)组成。这种消极的物质主义,会让诺斯底者的生活产生两极分化:要么极端的禁欲,要么极端的纵欲。

笔者认为约纳斯和冈察雷斯的观点都是正确的,只是观察的角度不同而已。约纳斯以哲学家的视角从人本的角度看诺斯底者与上帝之间的关系,而冈察雷斯则是以教会思想家的角度看待诺斯底中神的位格和属性,以及神与人类的关系,得到不同的结果是正常的。因而笔者最终给出的定义:诺斯底是带有二元论思想的一神论宗教哲学体系。

2.诺斯底主义对初期教会有什么危害

诺斯底派在初期教会所占的比例不大,人数也不多,但无论在思想上和影响力上它都带给教会巨大的冲击力。理由很简单:诺斯底者别有用心地套用了很多基督教的观点或名词来为自己服务,企图用宗教来满足人的自救欲望,并以此对教会的内部人员进行渗透,结果就吸引了很多教会内不明所以的人员参与,继而发展为当时教会一大公敌,16 引起巨大的反响。冈察雷斯认为诺斯底主义对于基督教的影响主要集中于神论、基督论和救赎论上的混乱。17 我们我们对这些混乱作一些简单的分析。

2.1神论的混乱

诺斯底的主神是一个超验、完全,以父性的状态存在,叫作“普亚基”、“普巴陀”或“比多”,它主宰着永恒混沌之道(Bythos),是不可知的。 混沌产生了“寂静”,即“伊娜依娅 ”(Epinoia),以母性的状态存在,是一个集堕落、受苦、贬黜和拯救于一身的神。18 父性和母性的结合就生出“心灵”和“真理”,构成了起初的四元(terad),“心灵”与“真理”结合产生了“道”和“生命”,“道”和“生命”生出“人”和“教会”,这样构成了八元(ogdoad),19 “ 生命”和“道”再生出10个移涌,而“人”和“教会”又生出12个移涌,总共30个移涌, 构成了整个神界的丰满(pleroma)或充实(plenitude)。20 

首先,表面上看,诺斯底的神是由一本造出万有,而实际上,他们是借用了希腊哲学的二元论(dualism)或流溢说(emanation)的方法论来解释世界的由来,这与基督教所主张从无(ex nihilo) 到有的自由创造是两回事。21 诺斯底的二元论思想也决定了它神的数量一定不是单数,22 流溢说更是对基督教神创理论反叛性回应。

其次,诺斯底的众神之间的界限和权力是不清楚的:神与神之间没有绝对的掌控力,甚至后来的神还能控制原初的四元成员。23 因而笔者认为,诺斯底的神是有限性的多神集团,由众神组成,属于多位神崇拜的范畴。诺斯底的神观,虽然套用了很多基督教的元素,却与基督教独一且绝对的神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

再次,诺斯底众多的三十个神中,分为善和恶两大阵营,主神虽是善的,但他却超然物外,既不创造世界,也不拯救世界。世界是由一位不满善神且充满智慧与嫉妒的恶神所创造,他被称为犹太教的“耶和华”。24 由于创造世界的神充满低级的恶欲,因而这个世界也是邪恶、25 黑暗、毫无希望的。

从神的组成部分看,善神的力量远远大于恶神势力,然而诺斯底者却宣扬一种善、恶二元势均力敌的局面,这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另外这种善恶两分的神观与基督教所宣扬的:神不仅创造了世界,还用爱和恩典护理他所创造的世界和人,所有被造者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荣耀神,最终以神为乐,而为了这个目的可以在地上实现,上帝还让他的儿子付出生命的代价去拯救这个堕落的世界的核心概念完全相左。

2.2基督论的错误

诺斯底者认为:只有那名为独生者,又称“心智”的移涌,才能认识普巴陀,他常以默想父之伟大为乐。26 这似乎在在描述耶稣基督和上帝之间的关系,而事实上,这个心智并不是指耶稣基督,因为耶稣和基督是另有其人。他们套用《约翰福音》的父子关系,发展出救主(称为亚基,Arche, 即元首)、上帝的独生子,和基督等神衹。27 耶稣是众神为了让世界得救,重新回到神面前,集众神之神力所创造出来的神明附体之人,他们宣称,只有在耶稣里才能让世界看到神的丰满。

诺斯底以物质邪恶为前提,这令它的基督论产生极大的分裂。基督是与父同质的灵,28 他的肉身无法成为上帝启示的媒介,因而基督的受难和复活都将化为不真实,于是乎基督只能以幻影说的形式存在。29 基督是在耶稣受洗的时候进入耶稣的生命中,30 在耶稣受难时离开他。31 基督在地上时,被地上错误的低级势力所逼迫。32 这与教会所宣称:基督是上帝独生的子,是神人二性合一的位格的观点不符。

虽然,诺斯底主义也有流涌受难,但它的受难却是以毁灭为目的的,例如他们宣称基督教是以摧毁犹太教为目的,33 这与基督耶稣受难的初衷完全背离。因基督的受难是为人类带来祝福和拯救,他不仅完成了上帝的救赎任务,还带领信他的人战胜罪恶和思维。

2.3人论的混乱

诺斯底者认为这个世界与人是由远远低于主神的天使所创造,34 世界的创造者站在世界的对立面,是反世界,35 也是反人的。 人只要对父神有永存的记忆并保持强大的纯洁,就可以突破从自身而来的限制,就可以把创造者从世界的统治权中赶出去。 换句话说,他们认为人的生活不需要神。

根据神圣的原人理论(primalman),36 灵魂是神圣之光落在人里面的一部分,具有永恒性。灵魂入世界就如光洒进黑暗,37 被世界欺负, 失去了原来的品质,然而并不意味着所有的人都暗淡了。因而他们产生了分神体(aeons)及三一人性(trinity of humanity), 即人是分灵、魂、体的。38 属物质的人毫无希望;属魂的人只要能找到得救的方法就可以得救;属灵的人是已然掌握救恩的智慧,39 等待他们的是将来永恒释放与救赎。

一方面,他们坚持救恩的核心在于把人从内在的束缚中解救出来,要达到这一个目的,必须获得它们所传扬的知识或灵智(gnosis)。40 因而他们认为真正的切己生活并非相信上帝,而是让人突破所有的律法和规范限制。41 另一方面,他们否定了人的肉体在救赎上的价值。42 只有在属灵人的导引下,人才知道得救的秘密,最终征服蛇,得救飞升。 飞升之后,上帝会给我们义袍穿。43

首先,诺斯底把创造的神和拯救的神分开,44 企图弑神从而自救。他们把人抬到世界统治的地位,把天使抬到创造世界的地位,反而把圣经所宣扬的耶和华次降为天使长所差派的使者。这就是人把上帝变成和我们一样,把我们变成和神一样,因而笔者认为,诺斯底的人论最高价值就是人造神。45 他们在拯救的过程之中,神的位置是尴尬的,他们一方面赶出神的位置,希望神可以从他们的信仰生活中消失,但等他们成功得救以后又希望神肯定他们在拯救的事上所作的努力。

其次,诺斯底高举了知识,甚至圣化了知识,他们把知识当作拯救的手段。46 他们认为知识和信仰是一个整体,不单具有理性的功能,更具信仰的职能,有很强的宗教意识和超自然的含义。47 人只要掌握了救赎性的原则,人就可以获得拯救。而基督教却反对这种靠寻求知识自救的论点,坚持相信人唯有藉着他救的思想才能摆脱人自我的有限与束缚。

3.古教父们对诺斯底主义的处理

在教会最初的三个世纪里,灵智运动就与教会的发展如影随形,48 教父们与诺斯底有过多次的交锋,最终教父们一致认为:诺斯底本质上只是借用基督教概念的异教体系,因为它脱离了基督教,它仍然是诺斯底。49  在教会最初的300年,有多位教父著书立说反对诺斯底信仰,其中有爱任纽(Irenaeus)、 特土良(Tertullian)、希播律坨(Hippolytus)、俄利根(Origen)和以匹法纽(Epiphaniwe),50  本文无法收集所有的人的所有作品,只是选择了最具有代表性的爱任纽《反异端》和特土良的《反异端法规》作为说明。

3.1爱任纽的看法

爱任纽主要反对的是瓦伦提努(Valentinus)及其门人的主张。51 瓦伦提努,是诺斯底集大成者,虽然这一派的人数不多,但他却把诺斯底的思想系统化后对基督教产生了严重的危险,其影响力巨大。瓦伦提努的主要思想记载在他所著的《真理的福音》(Gospel of Truth)中。52 爱任纽针对瓦伦提努的观点提出了以下几点反对:

第一,爱任纽称西门所谓的阴阳两性衍生万有的创造论跟古代的拜月教有关系,53 他们抄袭了古代戏剧家安提方尼的创造神话:以比多替黑暗,以寂静代塞吉,以诺斯底换混沌,以道变爱,以移涌改神衹。54 他们以这种改头换面的形式来演变自己的创造理论。

第二,诺斯底的主神不是全能的,首先,他会受到另一个空虚之境的大能所控制;其次,他们的主神没有能力防治自己的过失。55 这与基督教所宣称的自存、独一,宇宙的创造者截然不同。56 我们的神超越一切,在他之外没有别的神,也任何势力可以限制他。

第三,诺斯底的神有30个位之多,57 这个数量是根据诺斯底不同思想家的理论所统计出来的结果,所以爱任纽认为诺斯底神学家的意见决定了他们神的数量,这是一种荒谬。58 我们信仰的神之位格是上帝自我启示的结果,不是神学家解释的结果,而且我们只崇拜三位一体的神。

第四,他们的主神普巴陀是不能看见,不能听的,59 属于不可知的范畴,60 这与基督教的启示论的特殊启示论不一样。基督教所认信的神是启示万有的主,也是说话的神,他曾是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后来也藉着耶稣基督晓谕我们这些外邦的人(来1:1-2),希望人可以渴望认识他。

第五,爱任纽认为异端是反对圣经和教会传统的。教会所宣扬任何的奥秘(recondia mysteria)都必须遵循使徒们藉着教会的统绪来传递。61 诺斯底者错解教义,诱人离开真道,自称掌握从主而来的知识,并且自比上帝更高大,比使徒更智慧。62 爱任纽希望我们回归正统使徒时代的传统信仰表达,这是普天下教会都必须遵守的教义,63 这样我们才能信有所依,行有所据。

第六,爱任纽认为诺斯底者曲解圣经。64 诺斯底人认为保罗在以弗所书3:21所提的世代,是指移涌,这是完全谬解了圣经。他们善于套用经文,断章后取义,篡改上下文的文脉,扭转经文的本意,割裂真理的本质,从而发展出自己的信仰体系,并且以此为自己谋利,我们需要时刻提防。

第七,他们的救赎论是错误的。诺斯底的救恩论种类都是根据他们教法师的思想所决定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救赎观,因而爱任纽认为诺斯底的救恩论,既不简单,也不确定。65 如果得救只需要通过信获得神秘的知识,那么我们需要小心处理。因为知识无法让人真的亲近神。66

爱任纽宣称上帝给的真信仰不是什么秘传,而是人人都可领受的普遍恩典。67  唯有坚持万有藉着圣子而造,又因他道成肉身,让人与神和好,68 因人都是软弱的,唯有靠着那没有犯罪却为我们钉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我们才能最终获得救赎。这是得救的唯一凭据。

3.2特土良的看法

特土良是教会历史上一个著名的异端专家,他本身反对异端也深陷异端的影响之中,从他的对异端的表述中,我们可以看出他比爱任纽更直接,更尖锐,更有针对性。另外,我们藉着特土良的著作可以宏观角度来看待异端,让我们明白异端何为,我们需要如何对待异端。

第一,特土良认为他们鄙视了创造主。69 首先,神没有必要,也不会用自己的本体去创造万有。因为神是永远不改变的,亦不会被分解;其次,特土良反对神是被造的,因为他是自存者,而不是被造者;再次,特土良认为是上帝的地位从来没有被撼动过。70 

第二,特土良认为华伦提努是从哲学理念中得到灵感,并以希腊神话的关系来发展自己的神话故事,因而他们思想的根源不是基督教。基于此,特土良抛出“哲学是异端温床”的高调论断,断然割绝了哲学与神学的联系,他得出雅典和耶路撒冷没有联系,学院和教堂没有相干,异端徒和基督徒没有相同的结论。71

第三,若有异端主张他们传承源自使徒,那么请他们展示他们与教会的渊源,展示他们主教的传承,72 证明他们信仰的纯正。教父们一致认为异端一定不具使徒的传统。简而言之,异端一定不具使徒性与教会性。

第四,异端看起来很强大,破坏力极大,但特土良给我们一个正面的提醒:异端是有正面价值的,主耶稣和众使徒很早就意料到异端会出现,我们不必震惊,73 因为异端是上主为了练精人们的信仰的信仰而存在。我们需要明白所有的异端都是人软弱的行为,它们不具备真理性。74 信心软弱的人,给予异端强大的力量,反之,异端在信心强大的人面前站立不住。

最后,特土良建议后世的教会,让异端者继续为异端者。75 因为他们对圣经完全不肯降服,同样也无法让他们享受圣经的绝对救赎。教会在警告持异端者后,如果对方仍然不改,就应该与其断绝联系(多3:10)。

4.诺斯底对我们当下教会的提醒

诺斯底在初期教会兴风作浪,人人自危,经历不断的反对,诺斯底已经慢慢地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公元四世纪之后,诺斯底已逐渐销声匿迹,中世纪的诺斯底发展更加隐蔽。到了近代,诺斯底的思想似乎已经时过境迁,很多人不知所然,76 诺斯底似乎成了古代异端的一个符号而已,77 然而事实上,在笔者写这篇小文之前,它的很多东西仍然被残留下来,它对教会的影响也在逐渐地扩大,最可怕的敌人往往存在于它的隐藏性和不确定性。

诺斯底的思想最早通过歌德的作品,重新对基督教发起冲击。78 到了近代,黑格尔、施莱马赫、马克思、尼采、托尔斯泰和卡尔•巴特的作品中都有诺斯底思想的元素,79 因而我们需要对这一古老又有新芽的异端有一个全新的认识,同时也需要防备由诺斯底影响下的现代性对当下教会的影响。

不过今天我们已经放弃了区分诺斯底各个流派的努力,首先,在历史上没有对它们作过多区分的记载;其次,区分他们本身就是一个比认识它们更复杂的事;第三,我们也没有必要重新回到古代诺斯底教义中去。因而我们只要明白诺斯底的现代性影响就好。

学者们指出诺斯底对当代基督教影响最深的是它的现代性。虽然我们无法轻易地定义现代性,因它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思维存在,然而我们却可以比较容易掌握现代性的核心思想,即它的二元论思想:主张神与人分离,世界和人的疏远。因而诺斯底的二元论被称为反神和反人的世界观体系, 这与现代人的冷漠情感不谋而合,呈现一种绝望的虚无主义,形成一种没有形而上的二元论。80 

约纳斯认为诺斯底的二元论带给现代人最重要的特性就是缺乏永恒的盼望。81 因为处在诺斯底的二元论影响的人缺乏当下的盼望。若当下没有盼望,那么没有盼望的当下所通向的永恒亦是没有盼望的,最终的结局就是死亡。

为了解决这种没有盼望的状态,海德格尔等存在主义者引进了虚无主义。

而约纳斯通过研究指出存在主义和虚无主义,都否定了宇宙是为善的目的而存在,82 他们将救赎归结于人的发明,而非上帝的命令,因而我们只相信一个超验且反宇宙的自我。它是自我与世界之间的分裂,是人对自然进行异化和贬低后所呈现出普遍精神孤独,最终产生了世俗化的虚无感。83 

这种虚又无法让人与世界,神与世界彻底分离,从而产生一种焦躁不安的情绪。简而言之,诺斯底者企图用分离或否定的形式来拯救世界,以抹杀上帝来拯救自己,最终带给人的是更大的虚无。84 当现代人面对虚无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们建议回望历史。

教父们在教会的初期就制定了克服虚无主义的方法。克服虚无主义的第一步——建立超越生物存在的解释。人的存在(being)是依据一种超越自己的“非存在”的存在(Being),如果我们以我们的存在(being)去反对非存在的超自然存在(Being),我们就失去了存在(to be)的价值和意义,因而我们存在就沦落为生存(existence)。

克服虚无主义的第二步——建立救赎伦理的形而上学基础。诺斯底的现代性是具有实践性和拯救性的知识,却缺乏终极伦理的救赎意识。 诺斯底宣称他们的知识是来自上帝的启示,而实际上却是来自于世界各个层面的思想和神话,诺斯底的思想家不仅赋予知识的工具性,更强调知识本身就是拥有拯救性。85 

而事实上,伦理的责任不扎根于自我的权威或社会的需要之上,而是人对自然法则的本能反应上, 真正的善源自人的内在本质(good —in—itself),它是人作为人最基本的属性,86 人活着本身就是善,善也绝不反对本体的意志。

克服虚无主义的第三步——建立正确的圣经神学。为了更好建构教会对诺斯底思想的管理,有学者建议应该把基督教诺斯底和异端的诺斯底主义分开,87 前者是有利于基督教神学发展的,后者则妨碍基督教发展的。因为它们的二元论是不同的,基督教的二元论论述天地不同,神与世界的区别;

而异端诺斯底则说,神与人的二元对立,笔者认为这样的区分无法解决根本性的问题。只有完整地建立真正的圣经神学的体系,才是离开异端的最好方法之一。因为圣经和上帝都不会背叛自己。而异端者则是利用圣经:增加或删减圣经的信息,曲解圣经从而达到让人离开基督和圣经教导的目的。简单而言,他们是用圣经反对圣经,88 我们需要用圣经反对异端。

此外,诺斯底的历史假设与它的教义有十分密切的关系。如果我们可以明白自己的教义并善于区分诺斯底的教义,我们会发现基督教和诺斯底还是差别很多的。伯克富认为今天的教会有是非不分的倾向,很可能跟诺斯底主义有关系。89 世界上最难分的不是完全假的东西,而是似是而非的道理,正如曹雪芹先生说:假作真时真亦假,无有之处有还无。异端将改头换面后的真理与人谈,结果引人入局,他们讨论救赎、神道,最终让人进入自己的偶像世界里去,因而我们需要格外的求神怜悯,小心防备。

结论

异端是伴随教会发展不可缺少的元素,新约的作者和古教父们老早为我们敲响了警钟:要我们避开异端,90 狼会在羊群中,仇敌会变成光明的天使。诺斯底者蛊惑人心,宣讲假的福音,让人反对基督,他们以歪曲教义的手段来分裂教会,然而我们却茫然不知警醒。

异端更是教会的一个分流器,分出基督徒和敌基督者。因而异端是对于教会而言,它是神允许存在的信仰大考核。无休止的好奇是异端的开始,它打破了信仰的界限。91 真信仰必须源自基督的教导,使徒的传承,教堂的传播。92 教会是保存真信仰唯一的地方,在面对异端时,所有的人应该有一个清楚且统一的认识,并且以统一的声音来回击。93 唯有靠着圣灵,储备完整的教义和纯正的真理,教会在捍卫真理的路上才能走出了一条康庄大道。

脚注:
1 下文会以诺斯底代替诺斯底主义。张新樟著:<诺斯替宗教中译本导言>,汉斯•约纳斯(Hans Jonas)著,张新樟译:《诺斯替宗教——异乡神的信息与基督教的开端》(上海:三联书店,2006年) ,页30。
2 三大危机:1失去了对启示的热诚,2基督教的普世主义之争,3诺斯底主义危机。参考张新樟著:<诺斯替宗教中译本导言>,页28。
3 汉斯•约纳斯(Hans Jonas)著,张新樟译:《诺斯替宗教——异乡神的信息与基督教的开端》(上海:三联书店,2006年),页2。
4 约纳斯著,张新樟译:<灵智综合症:思想、想象、情绪的类型学>,刘小枫编:《灵智主义与现代性(前言)》(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05),页60。
5 张新樟著:<诺斯替宗教中译本导言>,页28。
6 胡斯都.L.冈察雷斯著,陈泽民等译:《基督教思想史》(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2002),页104。
7 张新樟著:<诺斯替宗教中译本导言>,页27。
8 汉斯•约纳斯(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异乡神的信息与基督教的开端》, 页3。
9 张新樟编译:《古代诺斯替主义经典文集》(北京:东方出版社,2017),页1。
10 张新樟(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中译本导言>,页31。
11 鲁多夫著,吴增定译:<知识与拯救:灵智>,刘小枫编:《灵智主义与现代性(前言)》(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05),页2。
12张新樟著:<诺斯替宗教中译本导言>,页27。
13 二元论是1700年,托马斯•哈代(Thomas Hardy)在翻译波斯宗教的时候发明的,强调两位绝对本原力量的对立。而这种本源的对立反应在伦理上就是善和恶的对抗。这几乎是很多反对独神论思想的共同特点。参考约安.P.库里亚诺著,张湛、王伟译:《西方知识二元论:历史与神话》(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页1。
14 张新樟(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中译本导言>,页1。
15 胡斯都.L.冈察雷斯著:《基督教思想史》,页106。
16 林荣洪:《基督教神学发展史(一)初期教会》(南京:译林出版社,2013),页46。
17 神论主要指上帝的创造与护理、对世界的掌管。胡斯都.L.冈察雷斯著:《基督教思想史》,页107。
18 汉斯•约纳斯(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异乡神的信息与基督教的开端》,页99。
19 汉斯•约纳斯(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异乡神的信息与基督教的开端》,页166。
20 林荣洪:《基督教神学发展史(一)初期教会》,页49。
21 伯克富著,随真译:《伯克富系统神学》(美国:麦种传道会,2019年),页358。
22 约纳斯著,张新樟译:<灵智主义、存在主义、虚无主义>,刘小枫编:《灵智主义与现代性》(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05),页41。
23 耶和华还囚禁了伊娜依娅。汉斯•约纳斯(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异乡神的信息与基督教的开端》,页101。
24 科斯洛夫斯基著,朱雁冰译:<基督教的灵智论:另一种启蒙——对基督教哲学的思考>,刘小枫编:《灵智主义与现代性》(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05),页138。
25 胡斯都.L.冈察雷斯著:《基督教思想史》,页107。
26 爱任纽:《反异端》,基督教两会编:《尼西亚前期教父选集》(上海:基督教两会,2006年),页44。
27  爱任纽:《反异端》,页47。
28 伯克富著:《伯克富系统神学》,页567。
29 胡斯都.L.冈察雷斯著:《基督教思想史》,页107-108。
30 佩金斯著,杨克勤译:<重构灵智派历史>,刘小枫编:《灵智主义与现代性》(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05),页28。
31 胡斯都.L.冈察雷斯著:《基督教思想史》,页112。
32 汉斯•约纳斯(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异乡神的信息与基督教的开端》,页72。
33 同上,页123。
34 同上,页123。
35 约纳斯著,张新樟译:<灵智主义、存在主义、虚无主义>,页41。
36 麦葛福编,杨长慧译:《基督教神学原典菁华》(新北市:校园出版社,2016),页18。
37 汉斯•约纳斯(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异乡神的信息与基督教的开端》,页117。
38 佩金斯著,杨克勤译:<重构灵智派历史>,页28。
39 林荣洪:《基督教神学发展史(一)初期教会》,页49。
40 胡斯都.L.冈察雷斯著:《基督教思想史》,页105。
41 张新樟(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中译本导言>,页15。
42 胡斯都.L.冈察雷斯著:《基督教思想史》,页107。
43 汉斯•约纳斯(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异乡神的信息与基督教的开端》,页109-113。
44 布鲁门伯格著,张宪译:<克服灵智派及其失败>,刘小枫编:《灵智主义与现代性》(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05),页75。
45 张新樟(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中译本导言>,页29。人造偶像,将神从他原本从他该有的位置上拉下来是一个意思。
46 汉斯•约纳斯(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异乡神的信息与基督教的开端》,页26。
47 鲁多夫著,吴增定译:<知识与拯救:灵智>,刘小枫编:《灵智主义与现代性》(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05),页10。
48 鲁多夫著,吴增定译:<知识与拯救:灵智>,页5。
49 张新樟(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中译本导言>,页31。
50 约安.P.库里亚诺著:《西方知识二元论:历史与神话》,页42。
51 《尼西亚前期教父选集》,页39。
52 胡斯都.L.冈察雷斯著:《基督教思想史》,页111。
53 汉斯•约纳斯(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异乡神的信息与基督教的开端》,页103。
54  爱任纽:《反异端》,页65。
55  爱任纽:《反异端》,页61。
56 麦葛福编,杨长慧译:《基督教神学原典菁华》(新北市:校园出版社,2016),页123。
57  爱任纽:《反异端》,页69。
58  爱任纽:《反异端》,页52。
59  爱任纽:《反异端》,页44。
60 爱任纽:《反异端》,页68。
61 麦葛福编:《基督教神学原典菁华》,页64。
62 《尼西亚前期教父选集》(上海:基督教两会,2001),页38。
63  爱任纽:《反异端》,页47。
64  爱任纽:《反异端》,页45。
65  爱任纽:《反异端》,页53。
66  爱任纽:《反异端》,页74。
67 《尼西亚前期教父选集》,页43。
68 麦葛福编:《基督教神学原典菁华》,页124。
69 汉斯•约纳斯(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异乡神的信息与基督教的开端》,页131。
70  麦葛福编:《基督教神学原典菁华》,页124-5。
71 特土良著:《反異端的法規》,頁12。
72  麦葛福编:《基督教神学原典菁华》,页67。
73 特土良着,刘英凯、刘路易译:《反异端的法规》,阮炜编:《德尔图良著作三种》(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13),页3。
74 特土良著:《反異端的法規》,頁4。
75 特土良著:《反異端的法規》,頁45。
76 刘小枫编:《灵智主义与现代性(前言)》(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05),页1。
77 汉斯•约纳斯(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异乡神的信息与基督教的开端 前言>,页3。
78 约安.P.库里亚诺著:《西方知识二元论:历史与神话中译本导论》,页4。
79 刘小枫编:《灵智主义与现代性(前言)》,页1。
80 张新樟(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中译本导言>,页1。
81 张新樟(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中译本导言>,页46。
82 张新樟(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中译本导言>,页32。
83 张新樟(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中译本导言>,页1。
84 刘小枫编:《灵智主义与现代性(前言)》,页2。
85 汉斯•约纳斯(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异乡神的信息与基督教的开端》,页26。
86 张新樟(Hans Jonas)著:<诺斯替宗教中译本导言>,页19。
87 科斯洛夫斯基著,朱雁冰译:<基督教的灵智论:另一种启蒙——对基督教哲学的思考>,刘小枫编:《灵智主义与现代性》(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05),页132。
88 戈登•费依著,陈志文译:《哥林多前书》(美国:麦种传道会,2020),页1155。
89 伯克富:《伯克富系统神学》,页40。
90 特土良著:《反異端的法規》,頁7。
91 特土良著:《反異端的法規》,頁19。
92 特土良著:《反異端的法規》,頁24。
93 特土良著:《反異端的法規》,頁9。

参考书
爱任纽。《反异端》。基督教两会编。《尼西亚前期教父选集》(上海:基督教两会,2006年。
伯克富著。随真译。《伯克富系统神学》。美国:麦种传道会,2019年。
戈登•费依著。陈志文译。《哥林多前书》。美国:麦种传道会,2020。
汉斯•约纳斯(Hans Jonas)著。张新樟译。《诺斯替宗教——异乡神的信息与基督教的开端》。上海:三联书店,2006年。
胡斯都.L.冈察雷斯著。陈泽民等译。《基督教思想史》。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2002。
林荣洪。《基督教神学发展史(一)初期教会》。南京:译林出版社,2013。
刘小枫编。《灵智主义与现代性》。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05。
麦葛福编。杨长慧译。《基督教神学原典菁华》。新北市:校园出版社,2016。
基督教两会编。《尼西亚前期教父选集》。上海:基督教两会,2006年。
特土良着。刘英凯、刘路易译。《反异端的法规》。阮炜编。《德尔图良著作三种》。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13。
约安.P.库里亚诺著。张湛、王伟译。《西方知识二元论:历史与神话》。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
张新樟编译。《古代诺斯底主义经典文集》。北京:东方出版社,2017年。


本文原载于“信仰和学术”微信号,本平台蒙允转载,不拥有版权。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提醒| 教会领袖,警惕 “独角戏”(One-Man Show) 的领导力模式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