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另一告密者质疑美南浸信会领导人对于罗素·摩尔泄露信的反应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6月21日 07:35
图源:Central Church
图源:Central Church

根据《基督邮报》Leonardo Blair 的报道,在美南浸信会领导人麦克·斯通和罗尼·弗洛伊德质疑教派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前领导人罗素·摩尔声称他们对教会“性虐待危机”处理不当之说法的几天后,一位得克萨斯牧师站出来提交证据,称支持摩尔的说法。

得州大学城中央教会的领导牧师菲利普·贝坦库特(Phillip Bethancourt)曾经是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他在6月10日致斯通和弗洛伊德的公开信中称,自己感到“被迫”要“成为美南浸信会的一名告密者”。

担任美南浸信会执行委员会主席的弗洛伊德曾经说过,他对摩尔提出的美南浸信会对于旗下存在性虐待指控的教会处理不当的说法“没有相同印象”。

斯通则是执行委员会的前任主席,现美南浸信会的主席提名人。他被指控试图“推迟一个用以评估被报告存在性虐待处理不当教会的可信度委员会”。但斯通斥责这些指控,称其为“诽谤”、“不符合圣经”、“不敬神”和“令人愤慨”,还指出自己也是性虐待的幸存者。


罗素·摩尔接受采访 图源:ERLC

但在贝坦库特的10日信件中,他暗示美南浸信会的领导人并没有说实话。

这位得州牧师起笔写道:“有鉴于你们对罗素·摩尔近来公布信件的公开回应,我致信给你们。罗尼,你说你对于这些事情‘没有相同印象’。麦克,你的视频称摩尔的说法‘绝对是诽谤’,‘不敬神’,以及是个‘令人愤慨的谎言’。鉴于你们的回应,我不能保持沉默了,所以我不得不去做一些无人愿意的事情,成为美南浸信会的一名告密者。”

他继续说:“难道得知真相的最好办法不是听你们两位用自己的口吻诉说吗?你们自己的话语实际上坐实了罗素·摩尔信件中的说法,也就是你们现在认为是错误的说法。我相信当美南浸信会成员们听到你们自己的话语时,他们会有足够的智慧来认识真相。”

他分享了2019年10月8日纳什维尔“好好关爱”会议(Caring Well Conference)汇报会的三个音频文件。在这次会议上,律师、虐待问题倡导人罗谢尔·邓荷兰德(Rachael Denhollander)被允许就教派的性虐待问题作自由发言。在与摩尔的对话中,她对美南浸信会执行委员会工作人员如何处理一位性虐待幸存者表达了强烈的看法。


罗尼·弗洛伊德 图源:ronniefloyd.com

在贝坦库特分享的第一个文件中,弗洛伊德似乎在质疑为什么会议发言人就所述内容的发言不受限制,因为这看起来就是在对美南浸信会的领导层进行攻击。

弗洛伊德当时说:“在你们看来,我们该如何去回应那些会说‘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召开一次会议,让人们轻看美南浸信会,攻击领导层,攻击我们的教会?’的人….我们该如何去做呢,我们是让他们说些他们想说的话吗?”弗洛伊德在发问的时候同时提到执行委员会对美南浸信会性虐待问题咨询小组提供了财政支持。

而摩尔指出,发言人之所以不受限制,是因为“我们并没有参与掩盖所发生事情的犯罪阴谋”。

摩尔回答说:“如果我们做了(对发言人能说的内容设置条条框框),那你此刻能看到的结果就是《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就我们给人设置条条框框的三天故事会。这么一来,指控就会是只有那些愿意参与掩盖真相的人会被允许到场。”

在第二份文件中,弗洛伊德问自己该如何处理执行委员会董事们对于邓荷兰德在好好关爱会议采访上“对他们态度”的抱怨。

摩尔指出,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没有给任何人写好剧本”,还补充说委员会希望“听到每一位不受压制的心声”。他也建议执行委员会在处理某位幸存者公开披露的虐待上面“不要再次犯傻”。

在第三个文件中,弗洛伊德也解释说他主要关注的不是性虐待幸存者,而是“维护大本营”。

摩尔回应说:“我能对你说的是,我们可没有什么大本营。”

贝坦库特在信中写道:“弗洛伊德已经说过,他听到的威胁是某些教会可能会因为好好关爱会议而停止他们的合作项目奉献。因此,在到场的我们看来,‘维护大本营’的意义自然是保护金钱了。”


麦克·斯通 图源:pastormikestone.com

贝坦库特还分享了2019年5月于亚特兰大就性虐待问题的会议的音频文件,其中就有斯通和弗洛伊德。在文件中,他声称“他们对于立即成立资格委员会的抵制成为一主要分歧点”。这里的资格委员会是用以对被报告说对性虐待指控处理不当的教会进行评估。

贝坦库特写道:“斯通自己的话证实了罗素·摩尔对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存有争议讨论的陈述。”

贝坦库特的此次揭露,适逢越来越多的美南浸信会信使呼吁对教派领导人如何处理性虐待问题展开独立调查,而摩尔已经在两份泄露信件中称其为教派的一场“性虐待危机”。

摩尔指责领导人对危机处理不当的手法有通过威胁告密者保持沉默,以及为存在可靠性虐待受害者指控的教会进行开脱等。

在10日一份声明中,弗洛伊德说他召开2019年5月于亚特兰大的会议是为了讨论如何处理教派中的性虐待指控。他说这次讨论是保密的,还怒称贝坦库特放出会议音频文件来是“试图将它们错误描述为努力避免解决性虐待的现实存在”。

弗洛伊德解释说:“事情的事实是,在会议结束的立即后,甚至是在我离开机场前,我就指示我们的工作人员和法务团队开始建立美南浸信会的资格委员会。这项工作继续贯穿了周末,直至下周早些时候,我们现在所知道的资格委员会的框架就诞生了。”

“考虑到会议的全部背景和我们立即采取行动成立资格委员会,任何有关会议目的是反对解决性虐待的努力的提议都是不足为信的。”

弗洛伊德说,会议的讨论“反映出领导人参与到的一个合乎圣经过程,即与有不同意见人的一起,带着如何最好地前进的目的诚实地讨论分歧。”

弗洛伊德补充说,在10月的好好关爱会议后,他要求过与摩尔和贝坦库特会面,来“更好地理解该如何回应那些在会议上被提出存在问题的教会”。

他说:“这就是谈好的范畴。但是,我对我可能造成任何冒犯的言论表示歉意。”

这些执行委员会主席进一步补充说,自从上周末以来,“执行委员会工作领导层一直在与一家具有高度可信度的外部公司进行交谈。并且可能会获得该公司的支持,目的是引入一场对最近美南浸信会执行委员会受到的指控进行独立第三方审查。”

斯通则是否认了说他试图推迟对美南浸信会如何处理存在性虐待指控的教会进行调查的委员会的指控。6月5日,他发布了一段视频,称摩尔的第二份泄密信缺乏可信度。

斯通说:“如果你光看他信件的表面,那么(摩尔)早就知道掩盖、威胁、欺凌、搪塞、阻碍、压力,这些所有针对性虐待受害者的事情。他早就知道谎言、幕后交易和腐败。他早就知道这些事情,不是才几天或几周,或是数月。他早就知道,据称已经有数年了,可他一个字都不说。罗素不居于这些指控的后面。他甚至没有职业道德,不用可信的新闻来源就以新闻稿的形式公布了问题。”

斯通补充说,2018年夏,他作为美南浸信会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第一个行动”就是“提出一项动议,接受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请求,即我们给他们最终24万美元”。他说自己批准这么做是因为他的个人故事,“除了我和那个虐待我的人,但是世上再无他人知晓”。

他说:“我希望能在执行委员会方面有特权发起这一行动。…在经过小组委员会的一致通过,并且我知道全体会议也会批准之后,我离开了委员会房间,去到附近一处卫生间进行呕吐,这不是因为我软弱或我失望,只是情绪,几十年的情绪,一下子涌了上来,因为我非常感谢能够参与解决这个针对我们美南浸信会最脆弱成员的可怕、发指的不公正问题。”

“认为这个具有此种热情及个人经历的人后来会与小组委员会聚在一起,密谋掩盖娈童者对我们最脆弱的儿童实施的猥亵行为,实在是荒唐。”

北卡罗来纳亨特斯维尔的基督社区教会的罗尼·帕罗特(Ronnie Parrott)和田纳西默弗里斯伯勒的贝尔埃尔浸信会教会的格兰特·盖恩斯(Grant Gaines),两人是呼吁进行独立调查的最著名的美南浸信会呼声。

“鉴于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前主席罗素·摩尔近来在2020年2月24日和2021年5月31日的信件中对执行委员会提出了指控,…我们提议信使们要求新当选的美南浸信会主席任命一个特别工作组去聘用第三方机构来调查上述信件中队美南浸信会执行委员会提出的指控,包括但不限于对性虐待案件处理不当、对性虐待受害者不当对待、威胁模式,和抵制性虐待问题改革措施的指控。”

“我们进一步提议,特别工作组要在我们下一次年度会议上向会议提交调查结果,并且就本次会议应该采取的行动提出建议。”

2021年美南浸信会年度会议将于6月15日至16日于田纳西纳什维尔举行,预计将吸引历史性的人群。预计会议也将讨论就批判种族理论、性虐待和性别问题等一系列分歧进行讨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访谈|一青年牧者:中国教会间常常错把灰色地带当真理 导致很难合一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