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麦克·斯通说罗素·摩尔的泄露信是在试图动摇美南浸信会的主席选举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6月15日 08:26
图源:russellmoore.com
图源:russellmoore.com

根据《基督邮报》Brandon Showalter 的报道,来自美南浸信会公共政策部门的前领导人罗素·摩尔的一份泄露信件,详细描述了他称之为的保护教会中性虐待者及允许种族偏见的“有害”文化。但是,正在竞选美南浸信会主席的一大竞选人麦克·斯通则认为,他的这封信发布出来是为了动摇即将举行的主席选举。

最近脱离教会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如今在《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工作的摩尔在一封2020年2月致委员会董事们的信件中解释说,由于教派上层的工作动态,他在执掌该组织期间一直深陷痛苦之中。

除开在职业上脱离教派外,摩尔似乎也脱离了美南浸信会,因为他最近接受了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牧师之职,而该教会是个不属于美南浸信会的29章网络(Acts 29 network)会众。

在摩尔写这封信的时候,美南浸信会执行委员会正在对伦理与道德委员会进行仔细审查,因为教派内部有对摩尔的领导能力不断表示担忧,部分人甚至还威胁扣留对该委员会进行资助的教派合作项目捐款。

虽然摩尔经常批评唐纳德·特朗普,但这位时任美国第45任总统的人并不是摩尔痛苦的根源。相反地,是一些人反对他对美南浸信会内部的性虐待和促进种族和解所采取的立场。

摩尔在信中讲述了美南浸信会领导人和实体组织是如何保护教会内部的性虐待者、针对基督徒同胞的种族主义言论,以及他如何遭受美南浸信会执行委员会不公正的攻击、操纵性威胁和调查。

虽然信中并没有提及名字,但摩尔的一些不满情绪似乎是在针对时任执行委员会主席、佐治亚浸信会前负责人麦克·斯通(Mike Stone)

斯通是佐治亚布莱克希尔以马内利浸信会的牧师,同时也是本次美南浸信会主席的主要竞选人之一。本次主席之选会在6月晚些时候于纳什维尔决出。

斯通在6月10日致《基督邮报》的一份声明中称,他不承认摩尔所描述的美南浸信会,因为他进行了错误描述。

斯通曾经作为调查摩尔领导之下的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对美南浸信会资金构成为威胁的特别工作组的时任成员之一。他说:“指责2020年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特别工作组,是对我单方面的公然及可证明的错误。这种攻击是对罗素领导的委员会一直是美南浸信会分裂及分散注意力源头这一事实的转移。”

摩尔所述的一个争议领域是“疲于奔命”的种族和解,特别是与教派内部出现的批判种族理论有关。2019年年度会议通过的第9号决议将批判种族理论推向了高潮。

该决议承认该理论是一组分析工具,虽不完整,但作为一份世界观框架是有帮助的。之后,批判种族理论一直都是美南浸信会中显著分歧的一个来源。

根据报道,摩尔在这封泄露信中写道:“自从开始任职以来,我就在这些问题上遭受着最恶毒的游击战术攻击,还被他人告知要对此保持沉默。一位处于这些秘密攻击前沿的美南浸信会领导人的攻击已经让我支离破碎,因为我在2011年就说过,美南浸信会应当选举出一位非裔美国人作主席。同一位领导人还在一次聚会上就说,‘保守派复兴就如同美国内战一样,只不过这次与那次不同,右派赢了’。”

“另一位美南浸信会领导人在2013年对我不断施压,抗议我们雇佣了丹尼尔·达林(Dan Darling)和崔里娅·纽贝尔(Trillia Newbell)。当时他说,因为这两人并无美南浸信会背景。我当面回答他的担忧时,他说,‘我真的只是担心那个黑人女孩是否是个平等主义者’。而我在问他为什么会认为一个为互补主义网站写过很多互补主义文章的女性会是个平等主义者时,他回答说,‘很多黑人女孩都是’。”

在一则推文中,纽贝尔说她一生都在经历种族主义,这事情不会阻止她“做主为我安排的好工作”。

最近数月来,在圣经教师贝斯·摩尔(Beth Moore)宣布脱离美南浸信会,和华理克加州的马鞍峰教会无视教派政策按立了几位女性后,有关互补主义和平等主义神学的长期争议在美南浸信会内部迸发出来。

虽然关于神学上互补主义者和平等主义者相信的内容存在很多细微差别,但一般而言,互补主义者认为女性应当被限制出任教会的某些职务,如领导牧师,而平等主义者认为圣经并不支持这种限制。

摩尔还额外声称尽管自己一再声明坚持正统神学,但还是不断被指责为自由主义者,而且有人希望他生活在“有害及遭滥用的老人统治”的恐怖之下。

摩尔补充说,他所到之处会见过很多成长于或前美南浸信会成员的信实基督徒。他们离开教派的原因是他们看到并经历过类似事情。他说作为前美南浸信会成员的现非宗派基督徒之年轻人“仅仅看着那些愤怒、偏执、掩饰和丑角行为,然后耸耸肩头说,‘我想他们并不想要我这样的人’。”

在看待性虐待问题上,摩尔与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董事们分享说,组织打算在2019年全国会议上就这些问题举办一场诚实对话,没人会被禁止说出他们的经历或想法。

他解释说:“至少一位发言人严厉批评我们做得不够好,或者没有按照他认为的方式处理事情。我欢迎这种批评,从中学到了东西,并且乐于这份发言人感觉有这么做的自由。”

在那次会议上,倡导者罗谢尔·邓荷伦德(Rachael Denhollender)与摩尔参与了一场交流,对美南浸信会执行委员会工作人员如何糟糕地对待一位性虐待幸存者表达了强烈感受,摩尔说此说法属实。

他回忆说“这激怒了某些执行委员会的董事领导层,他们表示对我们允许讲述这个故事而感到愤慨”,指出这是在“特别愤慨”之下传达到的,因为执行委员会为会议提供了资金,如此的故事不应该在平台上分享出去。


麦克·斯通(图源:pastormikestone.com)

在后来发表于网络的声明中,斯通指责这封信是篇“秘密新闻稿”,“明显是试图影响美南浸信会即将举行的主席选举”。

斯通辩称:“我认为美南浸信会成员们可以看出这封信的真实目的。他的信包含了对我及我们最爱的教会领导层的很多歪曲。更广点说,这说明他对美南浸信会的看法与我们慷慨支付了其薪资的1400万成员中的大多数人的看法明显不同。”

斯通继续说:“他的观点显然是美南浸信会充满了‘白人民族主义者和白人至上主义者’。他对于美南浸信会的观点认为其包含了‘新联邦主义活动者’和‘原始种族主义情绪’,而这不是我认识的美南浸信会。”

斯通还驳斥了美南浸信会全国领导人对摩尔采用“心理恐怖”以“阻止他说出性虐待和种族主义真相”的说法。

斯通强调说:“在我于执行委员会的整个服务过程中,以及作为一名牧师,我从未听说有单个美南浸信会成员因为反对性虐待或种族主义而感到愤怒。这不是我所知道的美南浸信会。今天,在我们47000间教会中,虔诚的美南浸信会成员正在为假期圣经学校、儿童营地、学生事工旅行等等做着准备,这才是我所认识的美南浸信会。”

他总结说,摩尔对美南浸信会及其领导层的尖锐指控据称是在2020年2月的私人信件中提出的,而且由于其严重性,这些指控被搁置了近一年半是非常奇怪的。

他说:“我感到遗憾的是,罗素作为我们一个机构的主席的服务竟然让他对我们到底是谁产生了如此如梦似幻的看法。我祷告他在美南浸信会之外的服务位置可以将他带至一个在个人和职业上更好、更和平的地方。”

今年其他角逐美南浸信会主席的人包括南方浸信会神学院院长的阿尔伯特·莫勒(Al Mohler)和美南浸信会首位也是唯一一位黑人主席的阿拉巴马牧师弗莱德·路特(Fred Luter)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多地教会与基督徒驰援河南新乡与卫辉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