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全印度基督教理事会主席:在新冠状病毒肆虐的印度,情况比人们意识到的还要糟

作者: 译者:S.I.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5月28日 15:13
图源:Unsplash/Arihant Daga
图源:Unsplash/Arihant Daga

世界需要知道,印度的情况比人们意识到的要糟糕得多,而且在新冠状病毒感染者激增的最终影响结束之后,情况也还将如此。

当一场海啸袭击海岸线时,脆弱和贫穷的人受到的伤害要比富人的更大。富人有能力建造防灾房屋和结构,可以得到“任何金钱可以购买的东西”。

虽然下层阶级需要很多年来重建生活,而且当权者恢复的速度更快,但印度的新冠状病毒第二波并不区分贫富。

这代人永远不会忘记全国各地焚烧尸体的柴堆,以及由于火葬场和墓地难以跟上处理死者的速度而导致浮尸河面的场景。

很大程度上,我们成功控制住了新冠状病毒第一波,但我们被愚弄了,认为我们对第二波具有免疫力。医学专家是印度唯一警告我们在整个欧洲和美国造成严重破坏的第二波疫情的人。

可悲的是,政治家基于新冠状病毒第一波对印度的影响而陷入了狂热的胜利主义。他们推测“印度免疫”,颂扬地方上不科学“疗法”的功效,包括像因为数百万计的人们在赫尔德瓦尔(印度教最神圣的地方之一)进行过神圣浸泡,所以恒河水可以杀死病毒这类说法。

人们在几乎无法获得像快速检测、氧气和医疗护理等必需品的情况下垂死挣扎,特别是在印度农村地区。当全世界现在都聚焦于以色列冲突时,我们的情况依然是灾难性的。

因为多年来护理和设施质量一直不断下降,于是对于生活在村子里的人而言,前往主要地区医院是最后的手段。从这种病毒持续变异的方式来看,印度面临着人们大规模死亡的多年破坏。这场新冠状病毒第二波特别肆虐于农村。感染者和死者报告严重不足。医学专家说至少已经有一百万人死亡,而且如不采取强硬措施,到六月底还会有一百万人死亡。这些数字很可能要高得多。

大多数印度人都知道,我们的公共医疗系统已经崩溃,不能充分满足这个国家不断扩张的需要。在最近一次预算中,用于医疗保健的拨款被削减了近50%。我们每年用于医疗保健的拨款只占到印度预算的2%,而美国等国的医疗保健拨款超过15%。生命是一项基本人权,一项很多在印度的人被剥夺的权利,我们对阶级和种姓身份的痴迷更是加剧了这个问题。

过去几十年来,印度各个邦政府和中央政府一直被哄得沾沾自喜,因为那些绝望的病人愿意借钱到印度基本不受监管且蓬勃发展的私立医院寻求治疗,而这些医院很多是不择手段的,他们给病人留下了难以承受的经济负担。

印度政府需要在预算中优先考虑国家医疗保健,在印度各地投资社区卫生中心。这个问题并不是不可能解决。多年前,印度政府交付的小儿麻痹症疫苗取得了巨大成功,数以亿记的儿童进行了接种。

除非印度政府现在就采取严厉行动,否则新冠状病毒瘟疫不会离我们而去,而且如果早点这么做,新冠状病毒的影响不会这么掷地有声。

作为一间教会,我们正努力尽到自己的一份力量。我们的好牧人医疗计划(Good Shepherd Healthcare)已经透过我们的学校和保健诊所在全国约40个中心部署了社区医疗诊所,包括网络诊所和食品帮扶。这算是个不大的努力,但我们正在帮助不可计数的生命,而且它还可以扩展。我们的服务提供者以他们的信仰为动力,而非利润。

这也是为什么国家政府需要立即考虑其在医疗保健和教育领域对非政府组织的反感,反转其基于宗教身份的监管阻扰,并且审查其不适当的、严格的《外国捐助注册法案》(FCRA)规则,它们已经阻碍到了危机中的快速人道主义反应。

印度首要的信息技术机构全国软件和服务公司协会(NASSCOM)也要求政府放松FCRA的规则。

如若不然,会有更多的人死亡。就是这么简单。

我们需要数以万计的医疗专业人员来解决这一需要,现在就要。世界愿意提供帮助。

那些将基督教非政府组织妖魔化为宗教皈依工厂的印度游说者最好记得,印度曾经被一个基督教帝国大英帝国统治过多年,而大多数印度人却从未皈依过基督教。

自从宣布独立以来,印度很大程度上就是个印度教帝国,因为绝大多数权力和经济杠杆掌握在印度教徒手中。2%的人口有什么好怕呢?对穷人和有需要人士们的真正关心(像我们好牧人教会中那些基督徒的主要关注点)并没有导致大规模宗教皈依,反而是有助于为印度人民带来教育、医疗和经济发展,无论他们的宗教信仰如何。

谁能反对他们来了解绝不纵容或支持任何被强迫和欺诈的宗教转换之基督的生活和教导呢?当他生活在地上时,无论是否最终追随他,他对所有人都很好,因为他来是为了展示上帝对全人类无条件之爱的。


原作者约瑟夫·狄索扎(Most Rev. Joseph D'Souza)是一位国际知名的人权与民权活动家。他是尊严自由网络(Dignity Freedom Network)的创始人,这是一间倡导并向南亚边缘人群和被抛弃者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组织。他是印度圣公会好牧人教会(Anglican Good Shepherd Church of India)的大主教,也担任着全印度基督教理事会(All India Christian Council.)的主席。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学者讲座|透过百年前一位杭州基督徒的故事 看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融合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