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释经学家鲍勃·阿特里博士:你可以理解圣经 | 释经的几个原则

蒙允转载 鲍勃•阿特里博士(Bob Utley) 来源:基督时报蒙允转载2021年05月29日 09:32

编者按:本文是4月释经学家鲍勃·阿特里博士(Dr. Bob Utely) 的一场网络讲座分享的内容摘要整理,讲员分享了释经的几个基本原则。

讲员:鲍勃·阿特里博士(Dr. Bob Utely) 
翻译:王曲奇     
编辑:杨伊

我从事教会服侍工作已有50多年,一直专注于“圣经解释”的领域。当我年纪尚轻的时候,就开始寻求真理,逐步倾向于认定圣经是上帝的自我启示。让我诧异的是,同是基督徒,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却千差万别。因此,我一直致力于找到协调一致、可靠的圣经解释方法。今天我分享的是一个梗概,首先,要知道的是,上帝希望我们理解他的话语,但为何会在虔诚的基督徒中有如此多的混淆呢?

众所周知,圣经旧约诗篇19篇和119篇都专注于讨论上帝的话语。我们先看诗篇119篇,“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诗119:105),从这节经文可以看到,人在研读上帝话语时候的责任,上帝借着他的圣灵、透过《圣经》这本书向我们说话。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圣经的阅读和信仰者是有责任的,我们要打开灯,才能照明我们的路。那如何做呢?圣经研读在我看来,包含了灵性和理性两个方面。

灵性的研读

每次当我们打开圣经,都要带着虔诚、祷告的心。圣经解释并不关乎个人有多少学识、参加了多少教会活动,成为基督徒多长时间,而是上帝在特别的时间和地点向人说过话。我们距离圣经写作的年代非常久远,每次打开圣经去解释的时候,要祈求上帝的引导和能力。我们应该看到,在实际的圣经解释过程中,会有一些障碍。如果我们不顺服上帝、悖逆上帝,自然理解的就更少了,这是最基本的解释圣经的灵性原则。要提醒的是,我们并不需要要对圣经有全盘的理解,更重要的是更多地认识上帝。

作为拥有上帝的形像和样式的人,我们更多的是需要上帝。所以,研读圣经应该成为我们接近和认识上帝、与之联合的方法,就像诗篇42:1所说的“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我并不是要灌输给大家我个人研读圣经的一套方法,也不是在兜售我的神学观念,而是分享教会两千多年传承下来的古旧的解释和研读圣经的方法的研读法

理性的研读法

1. 注意每卷书的历史背景和圣经作者的原初意图

在早期教会,关于圣经解释有两大学派,第一个学派肇始于埃及的亚历山大城,它以犹太思想家斐罗(Philo Judeaus)为祖师爷。他的基本思想是,圣经和希腊哲学思想都是上帝所赐的,于是就用希伯来圣经解释希腊哲学,将旧约圣经的字词句寓意化,我们称之为寓意解经,从每句经文中抽出隐藏着的含义。我最喜欢的一位圣经学者戈登·菲(Gordon Fee)说过:“可以解释成任何意思的文本,他就什么意思都没有。”他写过一本书——《圣经导读:解经原则》(How to Read the Bible for All Its Worth,又译《读经的艺术》),它是针对特别的圣经题材进行解释的一本书,很让人受益。

第二个圣经解释流派是在早期叙利亚的安提阿学派,他们的基本主张是不应该在圣经文本中找所谓的隐藏含义,真正的圣经含义就是文本给我们呈现的,根据作者的字面本意就可以知道,这也被称为圣经解释方面的常识性原则。我们寻索的关键是,最初的圣经作者要向听众传达什么,这就要求我们明白圣经作者所处的历史环境和说话时的语境。所以,解释圣经要根据作者原初的意图,而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的想法是怎样的。

现代圣经解释存在很明显的断章取义的现象,随便抽出一节经文或者单词去谈论圣经的意思,其实更多的是将自己的想法塞到了圣经里。比如要读懂一封信,需要知道写作者、写作背景和收信人。我们在解释圣经的时候,也要努力呈现圣经作者原初的环境和写作意图。比如,当我们在解释《约翰一书》、《以弗所书》和《歌罗西书》的时候,如果对古代的诺斯替主义流派一无所知,那么在解释这些书卷的时候就会存在偏差;如果对圣经里的犹太化派拉比不了解,那么对于相关圣经书卷的信息也会存在误解。或许有的信徒会问,“难道我理解圣经还要研读历史吗?只要祷告就可以了。”对此,我的观点是,除了祷告,还要努力研读。

2. 确定每卷书的文学单元

圣经中的每一卷书都是完整的文学单元,都有统一性的基本信息,圣经作者原初要表达的意思就是圣经最真实的含义。但是,圣经原初的含义只有一个,应用却非常丰富。几千年前,上帝借着人写成的圣经,在每个时代千千万人的生命中产生影响,当下的我们也可以进行应用。当今教会很大的问题是,抽出只言片语和经文进行讲道,忽略了整本圣经的含义。实际操作中,用中式、美式和21世纪解经法,把我们的语境和思想读进去。但是,要读懂圣经,我们首先要掌握的是圣经作者原初的意思。

我作为基督徒成长起来,在解释圣经的时候,最基本的是树立圣经的权威,其次才是解读和分享。我听到过很多糟糕的讲道,圣经被诵读之后,讲员拥有解释的权柄,但往往是,他们读完圣经,分享的是自己对于圣经的理解。每个人有权利表达自己的思想,但必须在正确呈现圣经的本来意思的情况下进行。解释圣经,首先要明白那个时候圣经作者要表达的含义,然后才是它对于今天的我们意味着什么。要发现圣经字词在当时要传递的含义,而不是我们今天发现的含义。同时,我们还需要理解希伯来文和希腊文文法,特定书卷的文学体裁——是诗歌、历史资料还是福音书。这些都可以在《圣经导读:解经原则》这本书里学习到。

圣经有对参经文,最好的解经方法是以经解经。在我个人的服事中,面对的信徒并没有很多途径获得研读圣经的资源。当我在南美或者其他地方的时候,我会告诉牧师同工们至少要拿一本注释版圣经。在每一页中间,都有简单的圣经注释和比较长篇的注释;以及在每卷书之前,都有一两页的内容,告诉我们这卷书的作者、写作背景和基本思想,以及说明作者论证思路的大纲。基督徒要学着掌握这些研读圣经的资料。

在注释版圣经的页面上,可以看到对关键字词的解释,这些小的注释会告诉我们原初的圣经抄本中的问题。我不是说每个人都要懂圣经原文才能明白圣经,而是希望用可实践的方式给大家呈现,而不是学院式的。需要强调的是,不要在存在争议的圣经抄本的译文中去推断出重要的基督教教义,因为,一般情况下,被公认为重要的基督教教义都可以在更多更广的圣经经文中找到依据另外一点可能跟我们受教育背景有关,关乎圣经语法、文法的问题。全世界很多研读圣经的基督徒,可能对自身语言的语法并没有掌握太多,但如果能掌握文法规则,会对我们研读圣经有帮助。但我还是要强调,没有任何一个基督徒教义与准确地理解圣经文本的语法有关。

在这些小的圣经注释下,可以发现对照经文。举例来说,以弗所书5:18里,保罗说:“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乃要被圣灵充满。”基督徒就陷入争执,“被圣灵充满”是什么意思。我们知道,歌罗西书和以弗所书的大纲是基本一致的,在歌罗西书相关的可对参的部分——歌罗西书3:16,就可以找到以弗所书5:18这节经文的意思。保罗说:“当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教导,互相劝戒,心被恩感,歌颂神。”我们看到,保罗自己就解释了所要定义的意思。当我们很正确地向圣经发问,这就是它自我解释的体现。

对于圣经的文学处境,传递一个意思的最小的文学单元是段落,不是一个字词、句子或者从句。字词的基本含义一定呈现在句子的环境中,句子的真正含义一定呈现在段落中。但很可惜的是,圣经原初的文本没有现在的标点符号,而是完整的段落。最基本的含义是通过段落呈现的,包括很多句子,段落就成了我们解释圣经的重要一环。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读神学时被光照的场景,我爱圣经并相信圣经,但它也让我困惑,很多时候它表达的跟我想的截然不同,我是相信这节还是那节圣经所讲的呢?在美国的文化环境中,可能就出现选择哪个宗派的现象。有位教授跟我分享,为何西方教会会错解圣经,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思考的时候就有了思维定式——大前提、小前提和结论,西方文化中的人倾向于在这种思维框架下去理解。但圣经是古代近东的文本,不是希腊哲学逻辑中的三段式文本。中国人对圣经可能更理解,用东方式的思维,通过故事、寓言和比喻的方式来呈现真理。

西方人更倾向于命题式地理解文本,认为圣经某处所说的就是其不可更改的确定含义,但这不一定是对的。对此,我们不能单单聚焦于一节圣经,而是要看整本圣经。在西方教会中出现很多争论,是因为大家都捏住了对自己有利的圣经经文。作为相信圣经的人,我没有权利让某一节经文去毁灭和忽略另一节经文,因为提摩太后书3:16节说:“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我们绝对不可以抽出一两节圣经,来证明自己所说的神学是有经文佐证的。

解经范例

下面给大家展示几个例子,解释刚才所强调的解释圣经的原则。

在英语世界中,有两位重要的上帝的仆人,一位是葛培理(Billy Graham),另一位是学员传道会的发起人白立德(Bill Bright),他们都写了分享圣经的小册子。我们都知道,不能说出生于基督教家庭的人就是基督徒,圣经告诉我们,必须去接受、相信耶稣和向他呼求。

刚才提到的布道家都用到了启示录3:20的经文:“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他们都不约而同地用这节经文来表达上帝要敲开人的心门的意思。但是,这节经文的历史语境是写给最初的七个教会的,让他们回归,而不是写给还没有听说过耶稣基督的人。我相信,每个人都应该敞开心门,接受耶稣基督作为我们的救主,但这节经文本身表达的并不是这个含义。

再举个例子,有一个被称为“罗马之路”的呈现福音的内容,通过从罗马书找出几节经文如3:23、5:8、6:26,来表达罗马书1章开始所讲的因信称义的话题,这是一个完整的单元。但是,如果看罗马书1章,并没有讲到今天我们所说的接受耶稣基督作为救主的信息,尽管这带着很好的传福音的动机。我们在引用圣经的时候,是从一个圣经文学单元跳到另一个,而不是在表达福音基本信息。

罗马书9-11讲的不是信耶稣,而是当时的以色列为何没有全民归信。对于基督徒来说,当代福音的信徒会跳到罗马书9章,那个接受耶稣基督的经文。但仔细看,保罗引用了哈巴谷书。我们没有这个权利,扭曲和改变圣经作者原初的意思。

可能有人会质疑,为何要对很多基督徒深深相信的传福音方式有意见。不要误解,我相信传福音和大使命,也在执行上帝的使命和呼召,但我也是教授圣经解释的人,我没有权利说这节经文要它表达我想表达的意思,虽然我带着善良和美好的意图。只有在上下文处境中的圣经文本,才会对教会、宗派和文化中的基督徒产生权威和影响。

问答环节

1、当时的Scripture是不是只指代旧约?

答:在刚才的讲座中,我说的Scripture是指新旧约整本圣经。但新约圣经里提到的Scripture是指旧约圣经,就是犹太人的希伯来圣经。

2、亚当吃善恶果导致离开伊甸园,耶和华希望亚当回伊甸园吗?

答:对于这个问题,需要注意的是,很多的基督教神学都建立在创世记1-3章的内容,几乎是我们理解整本圣经的非常重要的框架。上帝是否要亚当夏娃回到伊甸园,要把握的经文是创世记1:26-27,上帝按着自己的形像样式造人。同时,创世记3章也告诉我们,上帝造我们是要活在共同体和团契中。但是神的形像和样式的本质因为人的犯罪和堕落被破坏了。

从新约的角度来说,人类救赎的含义是恢复与重建起初被造的人的形像和样式,借着耶稣基督,我们与上帝和好,重建亲密的关系。对于上帝是否让亚当重回伊甸园,要看创世记1-2章,上帝造人和各样活物,安置在伊甸园里;启示录中谈到新天新地,上帝重建和复兴的景象。纵观整本圣经来看,起初的伊甸园是上帝赐给受造世界的一个原形和异象,末后的时代,上帝重建了人和万物,造人的旨意得到复兴。因此,要看到圣经的连贯和对照之处。

3、正确解释圣经是否需要看一些其它资料书?解经是否对逻辑思维要求高?在渴慕、逻辑、安静、祷告是否都是很重要的原则,最重要的是什么?

答:如果要正确解释圣经,不要一下子就扑到圣经注释里,首先应该打开圣经,面对圣经文本,带着虔诚和祷告的心去接触神的话语,明白整个文本的含义再去借助其他工具。圣经是给每个基督徒的,不是单单给学者和牧师的,所以每个人都有责任去读圣经。我经常跟信徒分享,你、圣经文本和圣灵,才是最优先考虑要在一起的。我们要先研读圣经,之后才借助别人的思考、研读和注释。

谁具有高超和严谨的逻辑思维呢?最为骄傲自大的话,就是我对圣经的理解就是上帝的意思,我们都是有限的罪人,不应该做这样的夸口。针对这个问题,我要引入一个概念,对于历史性的基督教信仰,我们当然会有一些基本的共识,在这些基本共识方面,我们都应该团结一致。但确实,圣经在其他的方面给我们呈现了复杂多元的信息,对此要谨慎和宽容。

我自己也意识到,我不可能成为所有基督徒的祝福,不能扭曲自己对圣经的理解而迎合每一个人,必须明白我是一个有罪的、有限的个体,这会影响我对圣经的理解,我需要别的信仰者在读圣经的时候,在非基要方面的问题上跟我进行交流讨论,愿我们都将人引向基督而不是自己。

很难在渴慕、逻辑、安静和祷告这四个中选择一个。正确地解释圣经,最重要的原则还是回到作者原初的含义,很多基督徒会说,这就是上帝让我看到的意思。但其实,谁在意个人的想法呢?重要的是你根据圣经的什么文本得出了这个结论和观点,之后,我个人有权利,透过祷告的心进行研读后得出我的结论。

很多真诚的基督徒会说,圣灵告诉了我这段经文的意思,我会说感谢上帝赐圣灵给你、让你明白,如果你认定了是圣灵给你的,那你应当顺服。但我没必要顺服,因为这是你得出的结论,除非你能呈现出圣经多方的论据来,告诉我这确实是圣经本真的含义。

4、要如何破解以前读经的固定思维,有没有什么可行性的建议?

答:这是一个充满痛苦的过程。现在的基督徒是多么糟糕地解释圣经,头脑里的内容、神学思想和见解不是来自圣经,不是建立在圣经文本上,而是来自朋友或家人的思想。不少基督徒在发现这个问题后会因此幻灭。只有我们非常痛苦地经历到了这一点,才会有真正的突破。有一种办法帮助我们重建,就是去解读整本圣经,拥有整全的圣经观,再来看具体的字句和经文,在一个完整的圣经段落里去解释和理解。这是我认为的给信徒呈现原初作者真实和完整信息的较好方法。

5、圣经解释需要考虑到圣经批判或者底本假说(Documentary Hypothesis)的因素吗?底本假说本身也在发展中,是不是意味着可能对以后的圣经解释原则产生大的影响?

答:在研读圣经的时候,需要考虑经文批判学。一般信徒在研读圣经的时候,所使用的注释版圣经都会提到古代抄本产生了多少译文,要如何做出取舍和选择,我也在大学里教授旧约圣经研读。所谓的底本假说JEDP(Jehovist、Elohist、Deuteronomic、Priestly)我是拒绝的。不同的上帝的称呼并不能证明就存在很多底本。

底本假说更多反映了19世纪西方人的文本理解,而不是古代近东的真相。作为圣经旧约学者,我知道在五经之外还有其他内容,在摩西生前和去世之后都有文士以及抄录圣经的人。比如,民数记5章写摩西为人极其谦和,我认为这不是他自己写的,而是在他死后,文士的编辑整理。但这并不是说存在很多底本。

6、加拉太书4:21-31保罗对夏甲和撒拉的灵意解读方式,尽作为个案还是作为一种释经规范?这对于我们在释经中有什么参考意义?

答:在福音书中,耶稣基督使用天国的比喻,保罗也寓意式解读夏甲和撒拉。但是觉得我们不可以简单地复制受圣灵感动、上帝默示的作者所用的方法,顶多说这是受圣灵光照。寓意解经的问题在于失去了客观的标准和原则,当代人几乎可以对它做出任何解释,把我们的意思放在里面。

比如,很多人说古代的会幕跟十字架受难有关联,但会幕到底是怎样的,我们不能完全断定。如果在圣经文本中,受圣灵感动的作者使用寓意解经,那没问题,因为这是上帝感动,让他们表达特定的含义、呈现特定的真理和事实真相。但我们没有这样的感动,是没资格做寓意解经的。

7、您是旧约学者,请问如何理解《雅歌》,这是否可以理解为象征上帝与以色列人之间的爱,基督与教会之间的爱?还是就只是描述男女之间的爱情?

答:如果将我所说的圣经原则贯彻到底,这卷书确实表达上帝所祝福的男女之爱,当时它被编入圣经正典的时候,圣经学者们很紧张焦虑,确实提到了太多身体性的欲望,并且没有足够证据表明它们指向寓意。


本文原载于“信仰和学术”微信号,本平台蒙允转载,不拥有版权。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提醒| 教会领袖,警惕 “独角戏”(One-Man Show) 的领导力模式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