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作者: 译者:S.I.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5月24日 06:52
图源:Unsplash
图源:Unsplash

发生了什么事?电视新闻上的画面的确很恐怖,而且根据你的推算,你会看到巴勒斯坦建筑灰飞烟灭的画面,或者在超过3000枚火箭弹倾倒在以色列时,犹太人四散逃离的场面。超过200名巴勒斯坦人丧生,还有12名以色列人。毫不奇怪的是,我们这些不了解这段历史的人不确定该相信各种新闻报道中哪些人,自然会变得相当困惑。

在我们弥漫着部落主义的社会中,存在一种加入其中某一部落的诱惑。有些人认为以色列是一个带有压迫性质的种族主义国家,正在欺负迫害巴勒斯坦人,特别是挤在加沙地带的200万人。另一方则是将以色列视作被压迫者:一个受到威胁的国家和民族,一个世界历史上受迫害最深的民族。

当然,我们这些基督徒有着额外的兴趣:以色列/巴勒斯坦是圣经之地;它是基督之地,预言之地。而且我们有着是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兄弟姐妹。

但基督徒也会对所有这些问题感到困惑。因此可否让我作如下建议呢?

1. 我们应该寻求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而不是相信那些经常伪装成新闻的宣传。我们应该挖掘得更深入些。以上面提到的简单统计为例(200多巴勒斯坦人丧生,还有12名以色列人)。单独来看,这可能给人一种印象,即故意让一方比另一方死得多。但这些数字的原因告诉我们一个不同的故事。

哈马斯(Hamas)已经向以色列发射了数千枚火箭弹,目标是平民区。没有发生大规模屠杀的唯一原因是,以色列人部署了一个其复杂程度令人难以置信的导弹防御系统,名为铁穹(Iron Dome)。另一方面,以色列人倾向于定点攻击,可问题是平民往往与军事和恐怖主义目标混杂在一起。

2. 局势和历史复杂。举例来说,巴勒斯坦人分为西岸地区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一方和哈马斯一方,后者主要在加沙。又比如部分正统犹太人是反对犹太复国主义和以色列民族国家的。在奥斯曼帝国时代,犹太人、穆斯林和基督徒居住在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将他们自己视作巴勒斯坦人,以及大部分出于受到迫害,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寻求让犹太人返回他们的家园。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英国人从土耳其手中接管了以色列/巴勒斯坦,并根据1917年《贝尔福宣言》(Balfour Declaration)允许犹太人回到以色列,此举引起了对抗。在经历过犹太大屠杀的恐怖之后,更多国家接受并看到了犹太人拥有自己家园的正义需要。

1947年,现代以色列国诞生,将以色列视作是一个犹太人居多数的国家,巴勒斯坦是穆斯林居多数的国家,而耶路撒冷为宗教中立区。穆斯林世界对此非常愤怒,试图扼杀这个新生国家于摇篮之中。由此引发的1948年以色列/阿拉伯战争以以色列的胜利而告终,这导致他们占领了西耶路撒冷和更多的巴勒斯坦土地。巴勒斯坦被划分为约旦控制下的西岸地区和埃及控制下的加沙。

阿拉伯国家随后在1967年袭击了以色列,但与1948年战争一样,六日战争的结果是以以色列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他们现在占领了西岸和加沙,而《戴维营协定》(Camp David Accords)带来了不稳定的和平。在亚萨尔·阿拉法特(Yassar Arafat)的领导下,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巴解组织)建立起来。经过多年的恐怖主义活动和镇压,巴解组织和以色列最终在1993年和1995年达成了《奥斯陆协议》(Oslo Accords),巴勒斯坦人再次控制住了西岸。

但是,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内部存在很大的反对意见,其结果之一是一个更极端的伊斯兰组织哈马斯的崛起,而另一个结果就是西岸地区犹太定居点数量增加。

所有这一切的结果就是,巴勒斯坦人依然受到压迫,大部分是无国家状态,而犹太人则被数以百万计试图消灭他们的人包围着。在以色列约有650万犹太人(占到人口的75%)。西岸和加沙约有5百万巴勒斯坦人生活着。

3. 这不仅仅是事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还有世界政治。在穆斯林世界内部存在着一场战争,一方是土耳其和伊朗,另一方是沙特和阿拉伯人。伊朗已经毫不掩饰地表示要摧毁以色列。另一方面,美国时任特朗普政府取得了惊人成功,阿联酋、巴林、摩洛哥和苏丹承认了以色列。

但如《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富有洞察力的外国编辑格雷格·谢里丹(Greg Sheridan)所指出的那样,“在中东问题上,拜登急于撤销特朗普的一切作为。结果就是混乱、软弱、优柔寡断、缺乏明确性和更加狂妄的敌人。“

这还特别与当前的动乱有关,因为伊朗现在感到更加有恃无恐,而且它还是哈马斯的主要导弹供应商。他们也想要以色列与部分阿拉伯国家的协议失败。

4. 我们应该认识到双方的人民都在受苦。无论对以色列抱有何种看法,如果我们不同情巴勒斯坦人民的贫穷、拥挤、政治动荡和暴力等困境,我们的心都如石头一样。而且我们中有谁愿意生活在像特拉维夫这样每天都有火箭弹袭击威胁的城市里面呢?

5. 以色列/巴勒斯坦局势不应作为反犹主义的掩护。已故伟大的萨克斯拉比(Rabbi Sacks,指的是Jonathan Sacks)的这段简短谈话极好地解释了什么是反犹主义。他指出今天犹太人受到袭击是因为他们的民族国家以色列。人权被援引为袭击以色列的理由之一。几十年前,反犹主义在很大程度上还被视作一种极右现象,而今天的反犹主义者更可能是左翼。

在过去的一周,人们在欧洲的城市街道上游行,高喊“赐予犹太人以死亡“。在像悉尼、伦敦、格拉斯哥和巴黎等城市,人群一直在游行并歌唱”从约旦河到大海,巴勒斯坦终将获得自由“(译注:巴勒斯坦民族主义者经常使用的一句政治口号)。他们谈论的是以色列国被摧毁后对犹太人进行种族清洗。

重要的是要问个问题: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从英超联赛足球运动员,到名人和政治家,对巴勒斯坦人民如此感兴趣呢?我们曾几何时听说过到今年目前为止被杀的1500名尼日利亚基督徒的抗议呢?或者是其他很多遭遇不公正对待的人呢?提出这个问题并不是想搞怪,只是想指出一种可怕的可能性,即袭击以色列就是在保护巴勒斯坦人。为什么这么说呢,举例来说,苏格兰议会为什么通过了超过36项强烈谴责以色列的动议,但该议会在外交事务中却毫无地位可言?

最后,请允许我向我的基督徒同胞发出呼吁。那些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者不应该用他们的神学信仰来为不公正和压迫行为作辩护。同样,也有一些人非常接近于古老的犹太血统诽谤、妖魔化以色列并以此代表犹太人。基督徒应该成为和平缔造者,为耶路撒冷和所有周边国家的和平祷告。我们渴望主的再来。愿和平在以色列(诗篇122)。


原作者戴维·罗伯逊(David Robertson)在澳大利亚悉尼教会担任传道人,其博客位于The Wee Flea。文章有部分改动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学者讲座|透过百年前一位杭州基督徒的故事 看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融合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