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人文| 以色列十二支派的过往和今生

作者: link Israel 来源:基督时报蒙允转载2021年05月05日 08:29
图源:Pixabay
图源:Pixabay

以色列人的祖先雅各在临终之前对他的子嗣们说出最后的祝福,(创世纪49:3-27)这段话不仅仅是一个父亲的遗言,清楚的表明雅各对自己儿子们不同的评价,也可以视为雅各对自己后代的未来的预言。

数百年后,雅各的子嗣们繁衍为以色列的十二支派,当他们重新回到祖先的应许之地迦南之时,各自分到了不同的土地,这对这些支派的未来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呢?雅各对子嗣的祝福或者说预言,最后又是怎样应验的呢?


以色列支派分布图

旧约时代这片被称为迦南地的土地位于今天的以色列和约旦地区,这片土地虽然狭小,但地理环境极为多样化:既有寒冷山地高原也有酷热的约旦河谷;既有像沙伦平原这样雨水丰沛的肥沃原野,也有贫瘠的荒漠地貌。区域差异如此巨大,如何分配显然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因为十二支派很可能因为土地分配不公而产生积怨甚至引发战争。


以色列支派跨越约旦河

最终他们决定按照一种古老但公平的方式决定如何分配土地:抓阄。以色列的众支派把分配土地的权力交给神,这样就能避免人为选择的结果造成纷争。除了利未支派被安排成为世袭的神职人员,不能拥有土地之外,其他所有支派都分得了自己的土地。


旧约时代每一个支派都拥有自己独特的族徽

并不是所有支派都对抓阄的结果心满意足,迦得和流便支派认为约旦河东岸的土地适合放牧,就决定瓜分这里的土地。(民数记32章)迦得和流便决定背弃天意,却也没有经营好他们的土地。位于约旦河东岸的土地缺乏天然屏障,不断遭受到摩押人和亚扪人的袭扰,与约旦河西岸的地区相比,东岸地区的发展始终相对落后。正如同雅各预言的一样,流便失去长子名分,而迦得“必被人追击”。

其他接受抓阄结果的支派后来的历史又如何呢?大部分支派都分配到迦南地北方肥沃的土地。雅各对约瑟子嗣的祝福也确实应验了:以法莲和玛拿西分到了最好的土地:以法莲和玛拿西支派拥有的土地不仅适合农耕、发展经济,而且四周都有天然屏障,不易被外敌攻击。北国的王室出自以法莲支派,这似乎也对应雅各对以法莲的祝福。可惜的是,虽然北方众支派经济繁荣,却忘了以色列立国的根本:信仰。公元前722年,北部的全部支派被亚述灭亡,大量居民被亚述强制迁走,成为“失落的支派”。


在圣山上祈祷的撒玛利亚人

少数以法莲和玛拿西支派的幸存者不断和外族通婚,演变为撒玛利亚人。尽管撒玛利亚人和犹太人一样信仰独一真神,但是历史的积怨和信仰的差异造成长达几百年的冲突,直到新约时期我们依然可以看到两个兄弟民族之间的仇怨(所以撒玛利亚人的见证更显得可贵)。后来历代外族统治者的逼迫导致撒玛利亚族人口持续减少,到20世纪初仅剩下百余人,直到以色列建国之后这个族群的人口才开始恢复增长,今天撒玛利亚人总人口也仅有七百余人而已。和以法莲与玛拿西支派当年在以色列北方的创造的盛世相比,今天撒玛利亚人的现状实在令人唏嘘。


犹太拉比

提到以色列众支派中最重要的一个,或许很多人会想到专职侍奉利未支派。利未支派并未能很好的执行世代侍奉的使命。在希律王朝时期,旧的祭司制度就被破坏。今天利未人虽然存在,但是其地位已经被拉比们所代替。至于便雅悯支派对犹太历史的影响相当有限。从历史走向来看,犹大支派才是以色列所有支派中最重要的一个。犹大支派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大卫王族出自这一支派。北国灭亡之后犹大支派庇护着便雅悯和利未支派,逐渐演变为后来的犹太人。在公元1世纪,耶稣基督也诞生自犹大支派的大卫谱系。可以说犹大支派不仅仅构成了犹太民族的主体,更影响了世界历史的发展。犹大支派后来对世界的影响,也完全配得上雅各在临终时的祝福:


犹大支派的族徽同时也是耶路撒冷市徽:雄狮

“犹大阿,你弟兄们必赞美你;你手必掐住仇敌的颈项;你父亲的儿子们必向你下拜。犹大是个小狮子;我儿阿,你抓了食便上山去。他蹲伏如公狮,又如母狮,谁敢惹他?权杖必不离犹大,王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直到细罗来到,万民都必归顺。犹大把小驴拴在葡萄树上,把驴驹拴在美好的葡萄树上。他在葡萄酒中洗了衣服,在葡萄汁中洗了袍褂。他的眼睛因酒红润;他的牙齿因奶白亮。(创世纪49:8-12)”


今天人们熟知的旧约圣经其实成书于被掳回归之后的历史时期

犹大支派有着北方各支派没有的优点,就是面对艰苦的外在环境不断抗争的精神。而面对外敌侵略,犹大支派的表现也远远好于他们北方的同胞。这种勇于反抗的精神也被后来的犹太人继承下来。北方各支派的缺点,犹大支派也曾有过。在南北国时期犹大国也屡次发生信仰危机,但和北部支派不同的是,他们知错能改。公元前538年,这些远离故土数十年的“巴比伦之囚”开始逐渐回归迦南地之时,他们也终于痛定思痛,决心回归信仰。随着对希伯来圣经(旧约圣经)的整理编纂工作逐渐完成,这些千年来古老的圣言变得和大多数犹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也重塑了犹太民族,让他们拥有强烈的自省精神。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会像祖先们一样去崇拜外族偶像,而坚守对独一真神的信仰直到今天。在经历过这一系列转变之后,我们熟知的犹太民族可以说真正形成了。


外貌肤色各异的当代犹太人,他们大多是犹大支派的后裔

以色列十二支派在他们的应许之地分配到不同的土地,我认为这些支派也代表着以色列未来十多种截然不同的可能性。流便、迦得因为眼前的利益拒绝神的安排,最终为此付出代价。以法莲与玛拿西分到优质的土地,却因为丧失信仰而沉沦。此外大多数支派则随波逐流,或跟随北国一起消亡,或在南国的庇护下延续。只有犹大支派最终完成了神赋予他们的使命。十二支派的过往和今生也给我们带来启示:现实中不乏迷失和随波逐流的人,但唯有坚定信心,面对现实中的困境勇敢的抗争,并能省察自己的人,才能完成我们的使命,才能到达祂给我们的应许之地。


本文原载于“犹太文化探究”微信号,本平台蒙允转载,不拥有版权。如果想了解更多和圣经相关的背景知识请扫码关注犹太文化周刊公众号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访谈|一青年牧者:中国教会间常常错把灰色地带当真理 导致很难合一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