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从"特朗普3月4日任总统"之闹剧再思:做耶稣门徒和做川普粉丝的区别

自由撰稿人 严以勒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3月10日 08:55
特朗普在白宫附近的教堂门口举圣经拍照。
特朗普在白宫附近的教堂门口举圣经拍照。

一、无风不起浪:“特朗普会在3月4日任总统”?

前不久一条题为“特朗普3月4日就任总统”的消息在网上广为热传,尤其是在某些一向热烈“挺川”的粉丝们朋友圈更是如此,有的图片显示这一特大消息还是由大公主伊万卡宣布的。

笔者看到这一消息的第一反应是感觉匪夷所思,心里再次嘀咕起来,莫非又是某些无良自媒体泡制出来的噱头?亦或者是有人拿川粉开刷而编造的恶搞剧?

因为拜登已经入主白宫四十多天时间了,并且以雷厉风行的手腕已经开始执行美国总统的权柄了。比如,拜登自上任以来制定和签署了包括戴口罩强制令在内的大量行政命令,并于近日又下令美军对叙利亚进行狂轰滥炸,吸引了全球关注的目光。

拜登已经稳稳妥妥地坐在白宫的总统宝座上了,怎么又冒出“特朗普3月4日就任总统”的消息呢?

等笔者对这一消息进行查阅时发现,竟然还有不少主流媒体纷纷报道了此事。不过,主流媒体的报道还是很严谨且全面的,从有关标题我们就能看出来,比如:“特朗普支持者或在3月4日再次冲击国会大厦”、“卷土重来?特朗普支持者或将再次冲击国会大厦”。

原来所谓“特朗普3月4日就任总统”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乃是实有其“事”。

只是我们要留意的是,这个消息并不是一个真实要发生的事情,而是发生在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们的脑海里。自从去年十一月以来他们似乎一直活在另一个平行的宇宙世界里。

正所谓无风不起浪。这些铁杆川粉始终坚持认为,特朗普并未输掉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并且特朗普在他们心目里是“永远的总统”。所以,他们一直不甘心,总要跃跃欲试,兴风作浪。

其实,所谓“特朗普3月4日就任总统”这一说法早在1月20日拜登正式宣誓就职后就开始流传了。但随着3月4日的日益临近,这一消息再次被放出来,并且被大大强化,以至于闹得“满城风雨”,甚至连中国一些主流媒体都予以关注和报道了。

根据媒体的有关报道,美国那些铁杆川粉之所以选择设定在3月4日这一天“编剧”出特朗普要就任总统的情节,也是有一定历史原因的。就是源自于在美国历史上一个较为边缘化的名为Sovereign citizen movement(译为“主权公民运动”)的运动,该运动的参与者认为自1871年以来的美国政府是“非法政府”,美国总统都是“非法总统”,因此大家都不必遵守法律。

所以,秉承这一逻辑,在特朗普的这些狂热拥泵者看来,上一任“合法总统”格兰特是在3月4日就职的,所以特朗普也会在3月4日就职,以至于要成为一百五十年来首位“合法总统”。

于是乎,由于受到这一“历史传统”和“信念”的影响,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们在1月20日之后并不甘心,事先在网络上广为造势,并且相约在3月4日这一天再次“进军华盛顿”,期待能让特朗普“重返白宫”。

据悉,特朗普商业集团旗下开在华盛顿的酒店也顺势借机把3月3日和4日这两天的房费从四五百提高到一千三美金。这一波粉丝来袭,也确实带来了不少生意。这一结果也是令人哭笑不得!

不过,美国人对发生于1月6日的特朗普支持者暴力冲击国会事件记忆犹新,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今年1月6日,在英国军队攻占美国国会的两百年后,国会山庄再次被暴力分子非法占领,造成4人死亡,至少14名警察受伤,另有52名示威者被逮捕。这一事件影响极为恶劣,随后美国国会众议院便以“煽动暴乱”为由通过了对特朗普的弹劾审判案。

因此,由于有一个多月前的前车之鉴,担心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卷土重来”闹事,美国官方一方面严防死守,加强对首都华盛顿的戒备,比如国会警察“已经意识到并准备应对对国会议员或国会大厦的任何潜在威胁”,为此加强了高度警戒程度,并增加了巡逻次数;另一方面,美国国会也紧急宣布3月4日全体议员都休会一天,有关会议全部取消,国会的工作人员也被要求在3月4日这一天留在家中办公。

虽然特朗普不可能再“重返白宫”了,但美国的铁杆川粉还在变着花样不停闹腾,这也反映出2020美国大选闭幕之后依然是余波未平,社会的裂痕进一步扩大。

当“特朗普3月4日就任总统”的最新消息传来,华人基督徒群体里的某些铁杆川粉也是好一阵兴奋,纷纷转发这一“重大利好”消息,或许真的还有人期待特朗普能完成最后大翻盘。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这些天,那些之前天天宣布“川普必胜”的自媒体还是一刻也不消停,又是论证“真基督徒为什么应该支持特朗普”,又是播报特朗普卸任后的每一个行踪,当然也不忘嘲讽和批判拜登的“敌基督”式的“左派”路线,最近又在炒作“真假拜登”。

现在当“特朗普3月4日就任总统”的消息传来,某些中文自媒体更是不得了,不忘借机狠狠炒作一把。

3月4日(北京时间)有些川粉纷纷转发一篇标题党味特浓的文章《风声鹤唳?华盛顿再次被军队接管!仅仅因为败灯和佩洛西听说川普粉丝将在3月4号聚集…可怜的美军不得不再次睡在冰冷的地板》,这个标题够长,恨不得把该说的都一口气写进来。

这篇文章是由自媒体平台“星系XX秘境 ”泡制出来的,并且又添油加醋了某些新剧情,可谓是挖空心思,连老掉牙的“军管论”又冒了出来。过去三个月这个平台针对美国大选没少泡制阴谋论色彩浓烈的假消息,也曾因造谣被主流媒体点名批评过,更是忽悠了不少基督徒。

有些弟兄姊妹“挺川”心切,屡屡被忽悠被戏弄,难道还不汲取教训吗?圣经是怎么说的呢?“愚蒙人是话都信;通达人步步谨慎。(箴14:15)”

二、要警惕:再次浮出水面的“匿名者Q”群体

虽然3月4日前夕华盛顿如临大敌,大有战云密布之势,但3月4日(美国当地时间)这一天过得还算平静,美国官方紧绷了数天的神经也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

1月20日之后,那些预言特朗普“必然连任”的先知们集体翻车,那些天天播报“川普必胜”的自媒体也被狠狠打脸。毫无疑问,这次所谓“特朗普会在3月4日任总统”的消息,不仅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谣言,也最终沦为一场荒唐的闹剧。

但是,问题还没有那么简单。这次尤为引人注意的是,面对这些笃信“特朗普会在3月4日任总统”并在网上串联计划进军华盛顿的铁杆川粉,一些媒体指向一个名为“匿名者Q”的神秘团体。

美国主流媒体又把这个神秘组织“匿名者Q”称为“阴谋论组织”、“极右翼团体”。据美国CNN等媒体报道,在3月4日到来前夕,也就是2月末的时候,美国这个极右翼团体“匿名者Q”就举行了一次线下公开集会。这些特朗普的狂热支持者们在集会上否认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遭到冲击是特朗普支持者所为。此外他们还坚称,特朗普会在今年3月4日就职成为美国总统,并且为此发出“进军华盛顿”的号召令。

中文互联网有关这个“匿名者Q”群体的信息零零星星,但还是有热心网友参考外网资讯在百度百科里编辑了一条词条,虽然很简单,但也道出了这一神秘组织的本质:“匿名者Q”(从英文QAnon翻译而来)“是各种阴谋论的集合,其核心阴谋论是美国表面的政府内部存在一个‘深层政府’,由犹太金融家、资本巨鳄、好莱坞精英等构成的集团把持。”

QAnon群体发端于社交平台,起初是一个很神秘的网络组织,现在开始由线上到线下蔓延,到处渗透其影响力。尤其是在这次2020美国大选期间,QAnon群体借势激烈的美国总统大选之选情,以铁杆川粉的面孔呈现出来并借机迅速发展壮大起来。其成员在社交平台上大量散播了各种充满阴谋论的谣言和具煽动性的暴力话语,绑架社会舆论,造成了广泛的负面影响。

在2020美国大选期间,某些极右翼立场的评论员及其追随者非常迷恋QAnon,这就使得很多荒唐的阴谋论借势进入社会主流。比如,据报道,美国“新科共和党议员中乔治亚州的Marjorie Taylor Greene,和科罗拉多州的Lauren Boebert都曾公开表态支持QAnon阴谋论。无论此二人是真心相信QAnon,还是只利用其谋取政治资本,他们的成功都折射出某种民意现实。”

QAnon阴谋论组织线上线下的这些动作被主流媒体认为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1月6日美国国会遭遇的暴力冲突事件。而且,有进一步的调查显示,来自爱荷华州的QAnon阴谋论支持者詹森是首先突破国会大厦的暴乱分子。

在美联社拍摄的一张新闻照片上,人们可以看到,这个詹森穿着一件QAnon的标识衬衫,冲在国会参议院的走廊上大声喊叫,要求国会警察让路。事后詹森还在自媒体平台上宣称自己是1月6日围攻国会大厦的带领人,他还说自己想让人看到自己T恤上的“Q”标志,好使“匿名者Q”群体可以因此“被尊荣”。

所以,在暴力冲击国会事件发生之后,汲取教训的推特也大刀阔斧,一口气注销或暂停了超过7万个涉“匿名者Q”内容账号的使用,所有带有“#QAnon”标签的推文、视频、账号也都一起被封禁。

而美国福音派一些牧者也发声谴责了这一暴力行径,并且剑指这个神秘组织。比如美国伦理学教授罗素·摩尔(Russell Moore)牧师在一月份的《教会领袖》(Church Leaders)期刊上撰文,认为发生在美国国会大厦的骚乱事件是各种阴谋论的“高潮”,这些阴谋论在过去一年中一直在蔓延,例如:QAnon和Deep State(译为:影子政府)。

摩尔牧师甚至还将QAnon称为邪教:“这是疯狂的东西,但对于某些人来说,将其放到那里很有用” ,会给人们一种 “生活的感觉”。但是,“受到(阴谋论)恐惧,边缘系统和肾上腺系统的驱动不是圣灵的行事方法。”

“匿名者Q”群体由线上逐渐浮出水面,并渗入到线下,其动向和危害性不能不引起社会关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曾经刊发过一篇报道,将“匿名者Q”的阴谋论概括为五个核心理念:

“一个邪恶的邪教正在统治着这个星球;唐纳德·特朗普是美国的英雄;民主党意图险恶,整个政党都被外国的反美势力所控制;Q的追随者是团结的且在不断增长;爱国者掌握着一切,罪犯终将得到判决。”

据报道,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甚至还考虑将“匿名者Q”群体列为“国内恐怖主义的潜在对象”。因为FBI认为这个群体泡制出来的各种阴谋论在网络中到处传播和演变,很可能会促使团体和个人极端分子实施犯罪或暴力行为。

今年1月份,在美国国会遭受暴力冲击事件之后,主内平台“今日佳音”针对这个神秘的QAnon群体发布了两篇重磅文章,并转述了美国一些有识之士对此发出的相关警告(这些信息在某某季刊上是绝对看不到的),第一次让我们看到这个神秘组织的面孔。有的牧者甚至惊呼,那些挺川的基督徒很可能也被这个QAnon群体泡制的阴谋论消息误导而带到坑里去了。

这种惊呼并非危言耸听。因为尤其值得警惕的是,QAnon群体泡制的某些阴谋论谣言已经渗透到教会里,包括一些华人教会,并且已经造成了很多混乱。比如,美国密西根州米勒市一位浸信会的牧师就说他所服事的教会里有不少信徒在Facebook上分享Q组织阴谋论者的奇葩言论,并对此深信不疑。

通过上面的梳理,我们可以明显看到,目前在中文互联网上流传的被一些主内外自媒体炒作起来的围绕“挺川”而来的各种说法——比如“影子政府”、“抽干华盛顿沼泽”、特朗普是“天选之子”、民主党被收买、“左派”操控美国、“不要相信主流媒体”等等论调——都来自于美国这个神秘组织的泡制和散播。

由此可见,这个“匿名者Q”群体的影响不容小觑。华人教会也当警惕起来,不要被带偏了!

对于神秘的QAnon组织,有人认识到这个组织不仅有非白即黑的诺斯替主义色彩,甚至还具有了某种邪教性。据“今日佳音”的介绍,美国一些有识之士已经就此发出预警了。

“匿名者Q”不仅仅是一种阴谋论,而且还是一种新宗教的诞生。《宗教新闻通讯社》(Religion News Service)在2020年8月发表了Katelyn Beaty的一篇文章:《QAnon:一种替代信仰正来到你的教会》(QAnon: The Alternative Religion That is Coming to Your Church)。这篇文章提醒大家:这一种新宗教的力量,泡制阴谋论谣言,煽动不良情绪,误导基督徒,结果使教会分裂,伤害基督徒的见证。

QAnon阴谋论组织之所以能迅速发展壮大,也是有一定的社会土壤的。据“今日佳音”的报道,著名基督教大学惠顿学院葛理翰中心的执行主任埃德·施泰泽(Ed Stetzer)指出,对主流新闻来源的不信任 “会滋生对阴谋论的嗜好”。另外,BGC在2018年的一项民调也发现,“将近甚至过半的福音派基督徒认为主流媒体制造假新闻”。为此,施泰泽感慨道:“我们无法将要把国家夺回的叙事和主基督的国度叙事区分开来。”

虽然3月4日这一天已经是平静地过去了,但那些铁杆川粉、那些“匿名者Q”群体的跟从者以后还会玩出什么新花样呢?由于在网上被“匿名者Q”蛊惑甚至操纵的人大有人在,我们对此只有警醒,凡事要查验,不能听风就是雨!

现今可以说是自媒体称雄的时代,自媒体的出现进一步打破了信息垄断格局,但也滋生了诸多问题,泡制了海量垃圾信息,让人无所适从。阴谋论自古就有,但如今借助不设防的自媒体大大扩大了。我们应当如何才能不被形形色色的阴谋论蛊惑,这也是一个亟待需要面对的教牧课题。

三、要反思:做基督门徒和做川普粉丝的区别

这次2020美国大选空前地催生了一个闪亮的网络群体——“川粉”,并且蔓延到华人群体,又被称为“华川粉”。川粉们摆出一幅“信仰正确”的姿态,以支持特朗普为光荣、为正义、为属灵、为站在上帝这一边。更有甚者,还有人这样放言:“是否支持川普,是信仰真假的试金石”。是否支持川普竟然成了信仰真与假、得救与否的分水岭,也是闻所未闻,令人诧异!

一些狂热的“川粉”们按照非黑即白的简单二元论思维方式把华人基督徒搞了个一刀切,一类是“挺川”,另一类是“黑川”“反川”,甚至把人类历史简单地看成“挺川vs反川”、“左派vs右派”或“自由派vs保守派”两条路线之争,把美国共和党等同于基督教卫道士,结果是造成了很多混乱。

从那些狂热挺川的匿名者QAnon群体的表现来看,说川粉群体有强烈的反智、迷信和个人崇拜色彩并不为过。但这种流毒已经渗入华人教会,产生的破坏力不容小觑。

比如,像某某季刊等打着基督教信仰的旗帜,吸收了Q组织散播的某些阴谋论信息,大力鼓吹和宣扬所谓“基督教保守主义”、“基督教特朗普主义”,简单粗暴地搞一刀切,把支持特朗普的基督徒归在“英美保守主义”一边,并且暗示后者才是符合基督教价值观、是基督徒应该支持的。

其实,在美国还是有很多福音派的牧者和神学家对这种“基督教特朗普主义”提出了警惕和批判。比如,美国保守派改革宗神学家霍顿牧师就曾撰文力斥这种扭曲纯正福音的“基督教特朗普主义”,甚至视之为“异端邪说”(英文单词是cult)。当我们看了那些狂热川粉的表现,就会明白霍顿牧师的文章并非耸人听闻,绝对没有冤枉那些狂热“川粉”。

笔者曾经提出要把“川普必胜”和“耶稣得胜”分开,不要混为一谈。现在笔者写到这里又想到一个问题,做耶稣的门徒(基督的跟随者)和当特朗普的粉丝有何区别呢?

我们先看一则新闻。近日特朗普高调“复出”,现身美国“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英文缩写CPAC)年度大会。虽然迟到了一个多小时,但伴随着嘹亮的歌声,特朗普面对全场粉丝的欢呼声,张开双臂问道:“你们想我了吗?”

据报道,在CPAC现场,特朗普发表2个多小时的演讲,这是其卸任后共和党内部的首个重大活动。特朗普在演讲中除了抨击美国新政府的各项政策,还暗示自己将会赢得2024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激动地对粉丝们说道:“我想让你们知道,我将继续与你们并肩作战。”“我们四年前开始的这场无与伦比的旅程,远未结束。”

据悉,特朗普之所以选择在保守派年度大会高调重返全国视野,是为力证自己余力尚存,准备好清除“党内异己”,首先为2022年国会中期选举做准备,其次再为四年后的美国大选做铺垫。

显然,所谓的保守派v自由派之争,不是简单的善恶之争、光明和黑暗之争,这涉及到美国两党政治背后各个利益集团的博弈和权斗。我们要承认作为外人其实对美国高层政治内幕的了解实在有限。

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特朗普和共和党不是卫道士,也对复兴基督教信仰并无兴趣。他们是有利益导向的,关心的是地上的权力和位置,所以,也需要不断点燃粉丝群体的激情,获取“民意”支持。如果还要重提“天选之子”的论调,只能让人笑掉大牙。

我们最后再来看看耶稣。耶稣在地上传道的时候,也吸引了一大批“粉丝”,这些“粉丝”也各有自己的诉求,有的是真心渴慕主寻求真道,有的可能是法利赛人的托儿为要搜集情报,也有的只是为病得医治或获得其它好处。而耶稣和其“粉丝”是怎么互动的呢?我们来看约翰福音上的一段经文:

这事以后,耶稣渡过加利利海,就是提比哩亚海。 有许多人因为看见他在病人身上所行的神迹,就跟随他。 …… 耶稣举目看见许多人来,就对腓力说:“我们从哪里买饼叫这些人吃呢?” ……原来那地方的草多,众人就坐下,数目约有五千。 耶稣拿起饼来,祝谢了,就分给那坐着的人;分鱼也是这样,都随着他们所要的。 他们吃饱了,耶稣对门徒说:“把剩下的零碎收拾起来,免得有糟蹋的。” 他们便将那五个大麦饼的零碎,就是众人吃了剩下的,收拾起来,装满了十二个篮子。 众人看见耶稣所行的神迹,就说:“这真是那要到世间来的先知!” 耶稣既知道众人要来强逼他作王,就独自又退到山上去了。 (约6:1-15)

主耶稣分外关爱这些“粉丝”,供应他们灵性上和身体上的需要。这说明主耶稣有怜悯人的心肠。约翰福音有关“五饼二鱼”的记载多了这样一个细节。当犹太群众看到耶稣行了这么大的神迹,他们或许想到了当年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摩西,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一幕:“众人要来强逼他作王”。

如果换作一般的野心家,巴不得有如此“天赐良机”,早就借势上位了。但主耶稣却没有这样做,祂绝对不会利用、也不会煽动“粉丝”的激情去达到自己的目的,或曰野心。

因为主耶稣知道祂从哪里来,往哪里去,祂要做什么。祂来到世间,不是要以强暴的手段夺权称王的,而是自我降卑,甘为服侍人的奴仆,并且要走向十字架,背负我们的罪孽,去做成救赎的工作。

耶稣对此说得很清楚:“因为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 (可10:45)

就算是到了被抓捕的危急时刻,主耶稣也拒绝门徒进行反抗,做无谓的牺牲,祂更不会拿门徒做炮灰使用,反而毅然接受这份“苦杯”,并容让门徒安然“逃命”。【参考经文:他又问他们说:“你们找谁?”他们说:“找拿撒勒人耶稣。” 耶稣说:“我已经告诉你们,我就是。你们若找我,就让这些人去吧。” 这要应验耶稣从前的话,说:“你所赐给我的人,我没有失落一个。”  (约18:7-9)】

因为耶稣所面对的仇敌不是有血肉的,也不是地上哪个政权(比如被一般犹太人无比痛恨的罗马帝国),祂面对的是那迷惑天下的魔鬼;祂的国度也不是和哪个地上国家对应,而是属灵的,超越种族和国界差异的。

所以,当耶稣被带到彼拉多面前受审时,主耶稣也是直言不讳而又平静地说道:“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18:36)” 

对于跟随者,耶稣基督不是以谄媚去控制或以强暴去胁迫,耶稣从不煽动人心,而是发出生命性的呼召:“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16:24) ”这里的“舍己”有倒空的意思,包括治死自己的野心,好把我们带向天国的领地。

这就是做基督门徒和做特朗普粉丝的区别!

结语:面对被阴谋论左右的世代,我们该如何为主做见证?

为什么要对做基督门徒和做特朗普粉丝进行区分呢?追随“基督教特朗普主义”能彰显神的荣耀和福音的大能吗?

我们来看一个例子。去年9月,美国一位名叫肯·彼得斯(Ken Peters)的牧师在田纳西州诺克斯维尔市郊的一个谷仓里创办了一间“爱国者教会”(Patriot Church),屋顶上画着一面60英尺长的美国国旗。据悉,这是彼得斯开创的第二家“爱国者教会”,第一家是在华盛顿州的斯波坎(Spokane)。这里的“爱国”指的是“爱美国”。

《华盛顿邮报》一位宗教专栏记者当时参加了这个新教会的一次聚会。事后她报道说:“会众们围在牧师周围,彼得斯牧师举手祷告。他宣告说:‘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变性人、同性恋和堕胎在这片土地(指美国)上没有出路。’”

这个“爱国者教会”究竟有何“异象”呢?据介绍,他们宣称自己不属于任何宗派,他们存在的目的是要“为上帝夺回整个国家(美国)”。他们坚信只有耶稣基督的教会可以拯救美国。

在他们的观念里,政治和宗教是分不开的,所以,他们才会有那样的祈祷。说白了,他们的心里还在做着中世纪式的“基督教王国”的美梦,而特朗普可能就是他们的君士坦丁。

他们高举个人自由和信仰自由,对政府出于防疫考虑而限制教会的正常聚会、甚至打疫苗等行动,充满担忧,认为这些都是违反宗教自由的举措,而戴口罩更是缺乏信心的表现,据悉在他们那里戴口罩会被嘲笑为戴“脸部尿布”。

一方面,对政府权力可能干涉宗教自由表现出担忧,可是另一方面又非常想借助政治权力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结果混淆了宗教和政治的界线。

当1月6日暴力冲击国会事件发生后,美国一些福音派牧师勇敢地站出来发声,不仅谴责暴行,还对长久以来宗教和政治间的纠葛进行了反思。

比如,《今日基督教》刊载了蒂什·哈里森·沃伦(Tish Harrison Warren)牧师的文章疾呼“信仰不是政治权力的道具”。文章写道:

“对我而言,昨天的暴动最糟糕的部分是它代表了美国教会的彻底失败。这种拒绝接受真相的反主显行为(anti-epiphany),暴露了基督教民族主义、错误的灵性养成、虚伪的教导、政治偶像崇拜和让无知挂帅的可怕后果。”

再比如,《大西洋月刊》主编杰夫瑞·戈德堡(Jeffrey Goldberg)讲到一位支持特朗普的示威者对他说:“这在圣经里都有......一切早就预言了。《圣经》中说到了特朗普。”

戈德堡对这种盲目崇拜特朗普的现象表示了极大的担忧:“将特朗普和耶稣结合一起是这场造势活动的一个中心主题。‘如果你相信耶稣,欢呼吧!’一个站在我身旁的男人高喊道。人们欢呼附和。‘如果你相信特朗普,欢呼吧!’”

所以,还是回到我们之前曾引用过的临风老师文章里提到的尖锐问题,今天真正的问题不是宗教,而是“基督教国家主义”/“基督教特朗普主义”。当“耶稣基督从一个卑微的、赤贫的仆人形象,一下子蜕变为代表拥枪权、成功神学、反科学、有限政府(忽视贫困者)和极端的国家主义的象征,这真是人类历史上最奇怪的转变。”

基督的教会又该怎么办呢?当基督徒和传道人成为某一政治领袖的粉丝,甚至成为“匿名者Q”阴谋论的盲目追随者,神的教会还是“光盐”吗?还能为主做美好的见证吗?在这个被各种阴谋论左右的又混乱又悖逆的世代,我们该如何践行那美好的真理,并且行在光明中呢?这是每位基督徒每位传道人面对的“时代考卷”。

请听圣经的教训:“耶稣又对众人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8:12)”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反思刘学州之死| "死给你们看"?生活再难 也请不要用自杀证清白、绑架他人和自己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