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后疫情时代 基督教当摆脱路径依赖 寻找新的发展路径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3月17日 09:00

考察基督教发展的历史,有两种主要的路径。

一种是人的尽头是上帝开头,这是绝望路径;一种是凯撒的也归上帝,这是政治神权路径。

在罗马世界,我们看到阶层不同带来境遇的不同。贵族阶层一般生活较好,底层和那些奴隶们,则没有太好的生活。

在斯塔克《基督教的兴起》中,我们看到罗马帝国社会的脆弱和不完善,在应对社会危机方面的无能为力。一场瘟疫,可能就是一场灾难。

因为罗马官方并不能有效应对瘟疫,甚至其它宗教也无法组织有效力量来对抗瘟疫带来的死亡和恐慌。面对此种境况,罗马皇帝朱利安企图通过连合官方宗教来发动一场募捐,目的就是要盖过基督教的影响,但是不幸流产失败。

基督教在危机面前,看到了自己的发展机遇,面对绝望和恐慌的民众,他们依靠自己对死亡的勇气,对未来的盼望和信念,战胜了对瘟疫的恐慌,通过不分宗教身份的照顾感染者,而使基督教会的死亡率大大降低,让人们在教会里,在基督教身上看到希望,看到对这场瘟疫引起的社会危机的重新解读。从而给危机中的人带来安慰和重建对未来的盼望。

在瘟疫面前,全社会的无能为力,让更多人的弱者陷进绝望中,这个时候,人的尽头也就迎来了上帝的开头。这句话用在这个特殊背景下也许十分合适。但是这里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上帝的开头是由教会承担的,而不是上帝自己在彼岸世界承担。

不仅社会危机,包括性别歧视也同样如此。基督教发展早期,面对的是男尊女卑的境况,女性只是男性附属的财产,即使有财产权,也没有支配权。甚至女婴也被溺亡,这样如此的境况,让很多女性,尤其是受过教育的贵族女性,同样在基督教的耶稣教导那里看到开头,因此进入教会。

这样教会在尽头开头的例子还有很多。传教士18世纪进入中国的时候,面对的是积贫积弱的境况,大量的农民生活在生死线上,或者由于疾病,或者由于饥饿,或者由于瘟疫和灾害,在他们的尽头,宣教士带来了开头。

这种尽头与开头的强烈反差,让人在极度羸弱的情况下,在尽头与开头中,在没有其它选项的情况下,只能选择宣教士带来的“上帝的开头”。

在基督教依靠尽头和开头模式不断壮大之后,其教义对民族的淡化,必然带来对整个帝国整合的潜在能力,这一点被君士坦丁看到之后,使基督教成为弥补帝国分裂的纽带,基督教成为国教,也就在情理之中。

由此,基督教开始了另一个路径,那就是上帝与凯撒合一的神权政治路径。这一路径造就了基督教的帝国化传统。

这一路径始于君士坦丁大帝皈依之后的国教化,在奥古斯丁那里更是上升到理论的高度。在上帝之城和地上之城的对立中,前者必然永生,后者必然灭亡。地上之城的责任就是以强制的力量让人皈信上帝,离开罪恶的世界,走进教会的理想王国。

在之后的很多战争,百年战争,三十年战争,胡斯战争,十来次的十字军东征,无不是这种路径的展现,无不是打着为上帝清君侧的名义,强制别人改变信仰,皈依自己的上帝。

宣教士进入中国之后,两种路径都被使用。今天有困难找警察,那个时代则是有困难找教会,找宣教士。正是宣教士背后的帝国,让在他们特权袒护下的民众得到好处,从而成为义和团起义的原因之一。另一方面,则是通过他们背后的坚船利炮,强制中国开放传教,并持有特权。进而可以利用自己的特权建立教会。及至到了清亡之后,民国的建立,这种路径依然存在,并出现在很多的国家运动中。流行的基督教救国理论,也是那个代高昂的口号。

然而,经过种种打着上帝旗号的战争摧残,欧洲人才从痛苦中吸取教训,通过启蒙运动将宗教打入私人领域。正是种种历史教训和启蒙运动,让欧洲民众选择了成熟的市民社会,而不是神圣的“上帝开头的宗教”。

同样,非基运动也轻易地将传教士经营百年的成果轻松击溃。

尽头和开头的路径,宗教神权政治路径,已经在社会发展的历史中,被抛弃。它们有它特有的背景,离开那个背景,并不能任意移植到别的地方。

但是,今天的中国传统教会在发展路径上,依然依靠这两种路径。

人的尽头即是上帝的开头,在今天的背景下,人很难有机会走到尽头。社会和国家的救助可能让你不会走到尽头。所以依靠绝望的尽头来开头的路径并不容易,机会也不会太多。但是路径依赖习惯的传统教会,则是没有尽头也要制造尽头。这其中百试不爽的方法是,制造世界邪恶的教义观念。传福音要立下的志向就是“同工必须是要有同一异象同一心志,同样信心统一沟通,要将人从黑暗势力中救出来。”世界是黑暗势力,在黑暗势力的人,就是尽头的人,教会必须在他们那里开头。这让人看到保罗神学,奥古斯丁神学的复活,教会之外,福音之外的黑暗势力之强大,就是人的尽头和上帝的开头。

然而,世界真的黑暗吗?在黑暗势力控制的非基督徒,就是在尽头了吗?显然强调世界黑暗势力的教会,不是世界的非信徒在尽头,而是基督教的发展已经走到尽头,无法开头了,只能依靠制造绝望尽头的模式,来安慰自己。除了基督教认为世界是黑暗势力之外,社会并没有多少人认可这种说法。

基督教一方面用世界是邪恶势力来鼓励自己,一方面又为国家领导人祷告,希望他们信上帝,这样通过从上而下的模式来达成基督教的发展,并最终国教化。一些传统教会,甚至编造国家领导人信主的虚假信息,试图以此来鼓励信徒的信心。甚至有些教会企图通过境外势力,来达成教会发展的目的。

基督教发展的路径依赖,已经严重阻碍了基督教健康成长,而不断将基督教的发展内卷化,消耗资源,原地踏步,最终基督教自身必然走到尽头,只是上帝却不会在这里开头了。

基督教在后疫情时代,如果不摆脱路径依赖,积极寻找新的发展路径,那么基督教就只能不断被历史淹没,这是基督教发展当下迫在眉睫的问题,值得我们去探索去思考。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以色列举办第五届基督教媒体峰会,通过“亚伯拉罕协议和亚伯拉罕宗教”建立和平伙伴关系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