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特稿| 美国大选业已落幕,对华人基督徒“挺川”热的观察和反思

自由撰稿人 严以勒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2月22日 09:10

一、2020美国大选虽落幕,但余波还未平

随着美国当选总统、民主党人乔·拜登于美国当地时间1月20日正式宣誓就职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闹得沸沸扬扬、剧情堪比过山车的2020美国大选终于算是尘埃落定了,也不可能再有任何关于川普“翻盘”的悬念了。

在拜登宣誓就职前不久,不服输的川普最终也搬出了白宫,并前往马里兰州安德鲁斯联合基地发表了其告别演讲,回顾了自己过去四年的施政之路,同时还一边“祝福新政府”,又一边表示自己“会以某种形式回来的”。之后川普还别出心裁地在佛州成立了所谓的“前总统办公室”。

川普这个“会以某种形式回来的”又给某些自媒体留下无尽的“悬念”。果不其然,某些无良自媒体又据此编出新的剧情,迫不及待地宣称“川王回归呼之欲出”,并且甚至还进一步“预言”川王将于今年三月份的某一日要“正式连任”。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虽然这种论调一看是吊人胃口,而且也是蛊惑人心的,编造者压根就不懂美国宪政制度运作的机制,反而是以宫廷剧阴谋论进行自嗨。可悲的是,还是有某些铁杆挺川的基督徒陷入这种白日梦中而难以自拔……

不过,美国大选之后确实是余波依然荡漾。当地时间2月9日,美国国会参议院经过投票,最终以56票同意44票反对的结果,确认了对美国前总统川普弹劾案的审理符合宪法。

这次旨在清算川普主义的弹劾审判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历史记录,川普不仅是美国历史上首次被两度弹劾的总统,更重要的是,这也是美国历史上首次对一位已经卸任的总统进行弹劾审判。

这次弹劾案可以看做是2020美国大选争吵的延续,在网络上激起强烈回荡。关于“大选舞弊”和弹劾案的争论还在继续,看来有关美国大选的话题在接下来一个时期内还将“热”下去。

现在回头看,这次2020美国大选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甚至一度悬念十足,不是“一波三折”,而是“N波N折”。当然,其中也少不了某些自媒体的“编剧”掺和以及撒播虚假信息。

这次大选也在华人基督徒群体中创下了一个历史记录,其所引起的关注热度是前所未有的,在历史上从没有哪个“外国领导人”能像川普这般引起华人基督徒如此热烈的关注和道义性声援。这就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挺川”热。这一幕或许会被将来的教会历史学家所记录和书写。

因此,我们不能就此随流过去,只是当做看看热闹而已,而是要回头对这股前所未有的“挺川热”有一个梳理、总结和反思。虽然美国大选换总统的事儿和我们的生活没有多少关系,但在网上涌现出一个空前的“川粉”群体,确实也暴露出华人基督徒群体存在的一些问题,值得关注和思考。

二、自媒体对美国大选的炒作之透视

由于有美国所谓“主流媒体”都被“左派”操控之预设,在这次美国大选期间,许多自媒体异常活跃,给予了空前的跟踪报道,尤其是一些挂名基督教的自媒体,充当急先锋,一个劲地追捧川普,营造了一个“哈利路亚、川普必胜”的炽热气氛,并且延续至今,导致小道消息满天飞。

可笑的是,这些自媒体从大选投票首日就迫不及待宣布“川普获胜”以来,泡制了一个又一个泡沫,但每次都以破灭告终。

因为这些自媒体报道的消息鱼目混珠,真假难辨,有的还是带节奏的,很多信息往往是和阴谋论有关,比如“政变论”“军管论”“进京勤王论”“抽干沼泽论”等等,以至于被人戏称为“编导剧情高手”,但确实忽悠了不少人。正如经上所说:“愚蒙人是话都信;通达人步步谨慎。”(箴言 14:15 和合本)

由于在今年1月20日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些自媒体几乎是天天发布有关“川普必胜”“川普翻盘”(有的还加上“耶稣得胜”以示属灵)的消息,再加上灵恩派阵营里有些假先知时不时发出“川普必然连任”的预言。

所以,当1月20日入住白宫的是拜登而不是川普时,无形中就产生了一个巨大的且富有喜剧性的“落差”。

结果呢,这些天基督徒群体里有些铁杆川粉不知心里有多么失落而惆怅,甚至还有人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现实”,还在痴情般地期待川总“重新掌权”并拿出王炸,“抽干沼泽”。而那些自媒体发布的虚假信息正好是投其所好,收割了无数流量。

在某个主内微信群里,有位牧者就此感慨道:“大部分都是自命不凡的基督徒被使命召唤激动的,要和川普一起大干一场了,结果这个‘神选之子’悄无声息地走了。”

因此,尽管2020美国大选已经落幕一段时间了,但那些自媒体依然在折腾。只是由于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这些自媒体也纷纷转变画风,发布的内容也以批判拜登、为川普哀鸣为主调。

比如,有的自媒体感慨“美国气数已尽”,以前把美国视为天堂,现在又把美国视为地狱;有的纵论“美国何去何从”,有的泡制出“影子政府”、“抽干沼泽”、“美国人民怀念川普”、“永远的川王”、“川普的在野总统当定了”等论调;还有的营造出“川普在混乱中步步为营,拜登在恐慌中变得混乱”的“利好”形势。

而且,还有个别华人牧师在自媒体平台上频频出镜,继续谈论有关美国大选的话题,从“上帝视角”纵论基督徒该如何看待川普落选,并展望拜登会带来的“危害”以及美国的进一步堕落等等,借此去“安慰”那些失望无比的基督徒。而这位牧师对于自己之前无比乐观的“预言”/“预测”被打脸,却只字不提。

如果说2020美国大选很像一场闹剧,那么那些带节奏炒作大选的自媒体本身就是闹剧元素!

三、华人基督徒之“挺川热”到底有多热?

虽然川普落败已经铁板钉钉,但这些天在网络上对川普的怀念之情、哀鸣之音依然高涨,有关川普的帖子、段子(包括讽刺川普对手的内容)依然“络绎不绝”,广被转发。更何况还有人依然对川普复出抱有希望呢。以至于有人慨叹道:“如今还在支持川普的人,你知道自己有多傻吗?”

由此可见,华人基督徒群体中的这种“挺川热”在短期内是不会消退的,反而还有被强化的势头。如果川普本人懂得中文,看到其在中文互联网上还拥有这么多粉丝,也算是虽败犹荣吧。

不过要指出的是,线上线下的热度还是有差别的。笔者在线下也接触过多个教会,有的牧者和弟兄姊妹偶尔也会提到川普,但并没有如互联网世界里那样的狂热。

所以,网络并不能代表一切。或许是由于互联网自身所拥有的那种跨界的凝聚效应,把各地挺川的声音汇聚到了一起,以至于形成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热度。

华人基督徒这种“挺川热”到底有多热?其中,盲目跟风者又有多少呢?目前还没有大数据,但我们可以从某些侧面一窥究竟。主内平台“今日佳音”在那段时间就“美国大选”议题总共发布了12篇文章,并且提到这样一个现象:

“这一特殊时期内,关乎大选的系列文章陆续创下‘今日佳音’的历史之最:文末评论数最多、反对声音最凶、谩骂作者最狠、读者数量变动最大、留言互动最激烈......尽管挨骂,但我们尊重每一位读者的思考,放开了所有留言。”

其小编感慨道:“如今,大选落幕,我们痛失数千名订阅者,一时间,我们有说不出的委屈,有道不明的迷茫,有数不尽的失落,还有淡淡的哀伤。”

再比如,在有的主内微信群,有些基督徒面对扑朔迷离的美国大选选情竟然提出了“打赌”,而赌川普赢也就成了“有信心”的标配。

有些基督徒不知道建了多少个“挺川群”,在群里或播报大选实时讯息,或分析大选走向,或号召为“川普弟兄”代祷。尤其是1月6日在美国国会认证选举人投票结果后,川普基本上没戏了。当时有牧者感慨,那几天在某些基督徒挺川群里,谁要是说川普半点不好,能被唾沫淹没。

也有弟兄姊妹反应,只是由于转发一下有关拜登的“正面报道”,要么被踢出群,要么被贴上“黑川”或“拜粉”的标签而遭到批斗。

还有些挂名基督教的福音平台更是天天发布和川普有关的视频,然后密集地投放到各个微信群,大有铺天盖地之势,对这股“挺川”热起了推波助澜、火上浇油的作用。有肢体对此感慨道:
“每次一些打着基督教旗帜的自媒体平台,大谈特谈川普,我刚看还觉得有道理,但不知怎么心灵深处就不得安息,灵里不安? 我用的最简单的思路就是: 为何一个基督徒,如此痴迷于川普? 每天推送关于他的信息,远远多过于耶稣基督自己?是什么力量让基督徒变得如此着迷于一个人?

也有某些福音快笔手们纷纷写文,为川普摇旗呐喊,比如有人上升到一个极高的高度,把美国大选描述成一场正与邪、上帝和撒旦的二元式属灵争战,川普代表上帝而战,你必须站队,这没有中间立场:
“在这场正义与邪恶的角力中,基督徒最该作的一件事就是退回到耶稣基督面前,为上帝在美利坚兴起正义之士感谢祂,为川普祷告,他所作的一切绝不是为自己,乃是为上帝,为美利坚和美利坚国民,为荣耀上帝。”

还有人亮出这样的文章《支持川普是我的信仰立场》,把挺川和“虔诚信仰”捆绑在一起,里面不乏对川普的吹捧和美化。比如,此文如此写道:
“我支持川普。并且会自始至终地为川普祷告,为上帝所爱的美利坚祝福,为支持川普的美利坚国民感谢赞美上帝。我支持川普的理由再简单不过:这是虔诚基督徒基本的信仰立场。爱上帝所爱,恶上帝所恶。”

可是,在1月20日后,如何面对之前有关“川普连任”之预言的落空,总得要自圆其说。有人很快就把把川普承认败选、拒绝发动“哗变”(所谓政变论完全不懂美国宪政运行机制),解释为“两个妓女故事中孩子的真母亲”。

还有人表示继续挺川,并且要像对耶稣死后三天复活那样对川普有“信心”(其实,还是在赌川普会“连任”。可笑至极)。所以,有弟兄颇为困惑地问道:“挺川是态度,赌川嬴是信心?”“这是不是信心焦点的错位呢?”

总而言之,伴随在这种背景下出现的“挺川热”,还诞生了一个闪亮的网络群体——“川粉”,甚至有人简单而直接地来了个一刀切,把华人基督徒划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挺川”,另一类是“黑川”。前者以支持川普为荣、为属灵、为站在上帝这一边。

更有甚者,还有人这样放言:“是否支持川普,是信仰真假的试金石”。这样,对川普能否翻盘不太看好的基督徒往往会被视为另类,甚至贴上“属撒旦”“不得救”“假信徒”之类的标签,好像是否支持川普竟然成了信仰真与假、得救与否的分水岭。

在这种激昂的情绪弥漫之下,这种“挺川热”已经呈现出不健康的一面了。有弟兄感叹道:“对于耶稣基督,川粉从来没有如此激动过。”更有弟兄姊妹发问道:“我们到底信的是川普,还是耶稣?”

确实,美国大选已结束,现在应该进入反思阶段了。

四、“挺川热”对弟兄姊妹关系的冲击

由于‘“挺川”成了一种风尚、一种“政治正确”,我们尚不知道有多少弟兄姊妹是被这股“挺川热”所裹挟的。我们所看到的是,在中文互联网上,因着是否“挺川”,“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也成了另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不过,我们还没有听过线下哪个教会因这个问题而造成分裂的。

可是,在美国,确实因着对待川普对待大选的立场不同,美国的福音派教会发生了分裂。“福音联盟”曾发表过一篇文章《为什么福音派基督徒对特朗普(仍)有分歧?》对这一现象做过梳理。

美国福音派积极拥护并实际投票支持川普的这一方被称为“反变革派”,他们对美国的堕落忧心忡忡,期待透过政治力量去阻止或延缓这一进程,为此不得不在见证上有所妥协和牺牲。他们的行事原则是“两权相害取其轻”,虽然川普也不咋地,但相对于拜登来说,其政策比较合乎圣经,所以就选择川普。

而反对川普的这一方被称为“见证派”,他们担忧因着道德上的妥协(拥护一位有道德瑕疵甚至过犯的总统)而损害基督徒应有的见证,所以宁愿拒绝投票,也不愿意牺牲见证和道德的标准。

这两方各有千秋,但也不一定非此即彼,发展到互相定罪或贴标签的恶化地步。

从这里,至少让我们可以窥见,美国不是所有的福音派教会支持川普,像约翰·派博、提姆·凯乐这样在中国都很有名气的牧者也对川普不赞同,也不认为换个总统就能“变天”。由于两个总统候选人都有问题,派博牧师甚至建议基督徒拒绝投票。

可是到了中国,在网络上却是一片硝烟弥漫,除了小道消息满天飞,就是因观点不同而导致的站队和网络攻伐。

比如,2020年11月《海外校园》前主编苏文峰牧师发表了一篇文章,提醒弟兄姊妹们在大选乱局中不要忘记在地上掌权的乃是至高的上帝,劝勉弟兄姊妹要仰望上主。

苏牧师这番劝勉是很有牧者心肠的,没想到遭到网络“批斗”和谩骂,被视为“没主见”“墙头草”“向罪恶妥协”。这一幕也让人见识了有些川粉已变成了“川卫兵”。你批评川普,就是不支持川普,就等于支持拜登,就等于与邪恶为舞。

很显然,有人以简单的非黑即白的二元化思维看待美国大选,对待有不同观点的弟兄姊妹。有些“挺川”的基督徒把高度复杂的美国政治简单化,视之为正与邪、光明与黑暗、上帝与鬼魔的二元化格局,甚至把共和党等同于基督教卫道士,而忽略了利益和权力博弈等因素,很容易导致天国和地上国度界线的混淆,并贬低教会的“属天身份”,而把教会降格为权斗工具。

五、“挺川热”中的极端灵恩色彩

在这次美国大选跌宕起伏的过程中,有些灵恩派的“大师”们、“先知”们也是异常活跃,或发出预言或做法,成了又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比如川普亲自认命的“白宫宗教顾问”怀特·宝拉。

其实,早在大选之前,就有牧者和弟兄姊妹指出,在川普的牧师团里有一位叫怀特·宝拉的女牧师,是一位传讲成功神学信息的灵恩派师傅。这位怀特·宝拉牧师后来还被川普提拔认命为“白宫宗教顾问”,也就成了川普的宫廷御用牧师。

当川普在选举人票数方面明显落后于拜登时,这位怀特·宝拉牧师竟然通过电视屏幕当众“做法”,为川普打气。只是她的举动太过于奇葩,令人咋舌。

在视频里,只见宝拉裸露着一侧香肩(可能是由于用力过猛,导致吊带脱落),不停地挥舞着刚劲的手臂,并做猛烈敲打状,同时还在口里反复呼喊:“敲敲敲敲敲……” ,要把川普所有的敌人敲“出去”。

不仅如此,宝拉还声称自己看到上帝从非洲派出了无数大能的天使来帮助川普,只见她嘴里念念有词道:“我听见大雨的声音,我听到了胜利的号角,上帝说已经成了……”

这个视频短片在社交平台上也引来许多非基督徒的围观,被网友戏称为“白宫宗教顾问疯狂做法”。宝拉此举,到底是帮忙呢,还是添乱呢?!

还有另一位灵恩派大师科普兰——没错,就是曾经通过电视屏幕表示要吹来“上帝之风”以击杀新冠病毒的那位科普兰“牧师”——也不耐寂寞,站出来嘲讽拜登,只见其嘴里不停地“哈哈哈哈……”。

一个牧师当然可以批评拜登,但以这种方式戏谑,十足是一个小丑。说真的,宝拉和科普兰所做的不仅没有真正帮到川普,反而还沦为笑料,也让基督的名蒙羞!

观察这些先知发出川普能连任之预言的方式,还是老套路,声称自己看到了异象或听到了神的声音,动不动以“神对我说”、“主告诉我”等格式开头,好像旧约先知“再现”,天马行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而且不容置疑。这正是这类假先知的迷惑性。

在川普基本锁定败局之后,有的先知还宣称看到了奇异的异象,在异象中看到川普遭到暗黑势力的四面攻击甚至捆绑,呼吁信徒要为川普切切祷告。

另有一类预言方式看似是从圣经里“挖宝”,其实又是一种恶搞。

比如,在美国大选开始前一个多月,有一条题为“圣经惊天大秘密!竟预言2020美国总统胜选人?不可思议!!”的视频在很多微信群和朋友圈被广传。有一些挂名基督教的劣质营销平台借机进行炒作,大搞噱头标题党,收割流量无数。

其实,这个视频是外邦人制作和解说的,提到了所谓的“圣经密码”,又用犹太教拉比的“拆字法”进行“解经”,得出了圣经“预言”川普必然连任的结论。这种“解经”方式稀奇古怪,闻所未闻,绝对不是基督教的。

此外,还有一种预言,貌似是从圣经里找到了“经文依据”,哪怕是蛛丝马迹也不放过,但其解经却大有问题。比如,在拜登被媒体宣布“胜选”后,有的灵恩派平台接连刊出《圣经已经预言:拜登自称胜选,川普即将连任》、《川普胜出,拜登溃败,双子之爭再次驚現妥拉》等文章,很受追捧。

这类文章搬出旧约圣经里亚多尼雅和所罗门的故事,用拆字游戏找出希伯来文字所对应的数字(对应着不同的意义),然后根据这些数字推算,得出川普必定连任的“惊天预言”。

这种“解经”数字又叫“圣经密码”,看起来无懈可击,却不是基督教正统神学解经,而是来自犹太教拉比的“脑洞大开”。他们能用这种方式找到川普,却始终无法找到弥赛亚耶稣,岂不还是眼瞎?基督教岂是犹太教,怎能用犹太教方式解经呢?是开历史倒车啊!

更为搞笑的是,还有一位先知从英文的KJV版圣经里找到了预言川普连任的蛛丝马迹,因为在某处经文提到当基督再来时,“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 (林前15:52)

英文圣经里的“号筒”(trump)这个词和川普(Trump)的名字相同。而假先知好像发现了新大陆,发现川普的名字竟然两次出现在圣经里。于是乎,就断定圣经“预言”川普必然成功连任。这是什么逻辑?!这叫解经吗?这叫预言吗?还是叫占卜算命呢?

总而言之,这些蠢蠢欲动的假先知借助美国大选“难产”之际,不光是刷存在感,更是冒出来迷惑人的。他们所谓的预言,无论是代神传言式(先知预言)还是算命式(犹太教拉比玩拆字游戏),都不合圣经的教导。

当经过一系列闹剧和法律程序之后,川普最终败选,这些奉上帝之名说话的“先知”的预言纷纷落空破产,不知这些先知心里又作何想?圣经早已发出了警告:

“先知托耶和华的名说话,所说的若不成就,也无效验,这就是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是那先知擅自说的,你不要怕他。”(申命记 18:22)

“耶和华对我说:‘那些先知托我的名说假预言,我并没有打发他们,没有吩咐他们,也没有对他们说话;他们向你们预言的,乃是虚假的异象和占卜,并虚无的事,以及本心的诡诈。’”  (耶利米书 14:1)

美国大选完全尘埃落定后,有个主内平台报道了一位犹太基督徒学者“呼吁说‘川普胜选’假预言的先知认错”,这份呼吁信批评这些先知们误导了许多人,制造了一场“信仰危机”,其中语重心长地写道:

“承认你的错误,承担全部责任吧,在任何情况下,再也不要继续把虚假的希望放在上帝子民的心中。你们所预言的没有成就。”

还发出严厉的警告:“若你依旧敦促你的听随者坚信到底,那么将他们带入险境就该由你负责。”并质问道:“由于你的虚假预言,许多信徒正在经历一场信仰危机。谁又会去捡拾那一地碎片呢?”真是扎心!

在发出预言的众先知中,有一位叫耶利米·约翰逊的美国先知还算诚实,表示为自己的言论负责,公开就发出“川普获胜”的预言做了公开道歉,并把道歉信公布在其事工官网和有关媒体上。这位先知也是川普的铁粉,多年来一直挺川,鼓吹川普是“当代居鲁士”,这次遭遇滑铁卢,也算是神的管教吧。

从神学上看,这些先知的预言准不准,其实并不重要(说白了,这是个概率问题),问题的要害在于,他们冒用上帝的名义,妄自揣测上帝的旨意,并引诱弟兄姊妹离开上帝的真道,比如把圣经变成“占卜算命”的工具。

有牧者就此提出过警告:“川粉具有灵恩派的显著特征......这次激动人心的大选,川普主义统一呈现灵恩运动色彩,各类激动川粉内心的预言和期待屡出不穷(奋兴运动)。”

奇怪的是,有些弟兄姊妹平时对灵恩派是有所警觉的,但一旦和预言川普能成功连任的信息挂钩,好像就丧失了免疫力,对这些信息非常追捧和痴迷。由此也可以看到,有些挺川的弟兄姊妹对川普多么痴迷,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好在这些“先知”们集体翻车了,要不然不知会有多么嚣张。

所以,我们还得要探讨一个问题,为何很多华人基督徒对川普如此痴迷呢?我们看到,这几天,在一些自媒体的鼓噪下,在一些群里谈论川普的热度依然不减,有关川普的消息还是大有铺天盖地之势。

六、“挺川”热背后的“政治弥赛亚”情结和“基督教王国”幻想

从一般常理来说,美国大选是大洋彼岸的美国换总统的事儿,离我们万里之遥,而且人家每隔四年就来一次这种游戏,太习以为常了,对我们的生活影响微乎其微。

可是,这次美国大选,华人基督徒投入巨大的关注热情,好像是发生在自家家门口的事儿。尤其是对川普的力挺,成了关注这次大选的主旋律。这次美国大选所出现的“挺川”热,可以用狂热来描述也不为过。

据说,某某季刊等机构还多次发起“绕城耶利哥”等代祷活动挺川,期待约书亚的奇迹发生,可是最终“耶利哥城墙”并没有如他们所期待的那样轰然倒塌。

说实话,川普的个人魅力在历届总统中并不是最high的,其信仰见证也并不好(多次离婚,开赌场,涉嫌扣税等等),但为何在华人基督徒中成了“万人迷”,甚至具有“救星”一般的地位?也就是说,“挺川”热为何最终呈现极端化的势头?

除了受到某些自媒体夸大其词的鼓噪和渲染之影响外,有些华人基督徒如此热烈地挺川,和对川普身份的过高认定有很大关系。

过去这四年,环绕在川普身上的光环很是耀眼,如果说“川大爷”、“川建国”、“永远的川王”只是一种昵称的话,那么像“天选之子”、“神选之子”、“大卫之王”、“当代居鲁士”这类称号就带上属灵的内涵了,着实耐人寻味。

有不少基督徒深信川普是“神重用的仆人”,所以,在他们的思维里,川普连任是必须的,因为“有神与他同在”。(当川普最终败北,不知有多少铁杆粉丝垂足顿胸)

请看一看铁杆川粉的言论:“我支持川普,因为他是神选之子,因为我支持耶稣支持上帝。”“我们不是捧他(川普),而是神借无数的先知预言他是神所拣选的那位。”

再如这段分享:“他(川普)一上任就宣告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凡祝福以色列的必被祝福;他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高举圣经,还在演讲里高举耶稣的名,不单单只是说GOD而是Jesus,因为很多其他信仰者也是说GOD,但川普高举的是耶稣基督的名Jesus还有很多的就不一一举例了,至少这些川普的做法是符合基督教传统观念的,符合圣经的教导的……”

还有公众号福音快手笔这样写道:“川普,英文是Trump,意思是‘号角’。号角有提醒、警示的作用。在圣经中也有trump of God,意思是神的号角。也有人翻译成‘神之川普’,意思是川普是神所使用的人。”

该文章下面还配了一张图,在川普夫妇背后高大的耶稣显现,并且双臂张开,光芒四射。

几个月前还有一张图片在流传,川普好像是在默祷,而他的身后则站着耶稣,并且把双手搭在川普肩上,和川普一同注视着前方。

这种图片传达了强烈的寓意,那就是上帝站在川普这一边,川普在和上帝并肩作战!川普是上帝所拣选所重用的“仆人”!

这种对川普身份的“属灵化”认定还延续到对基督徒的身份认定层面,只有支持川普才能是真基督徒,而川普几乎也成了光明、正义和善良的代名词。“挺川”就是站在“正义方”,你不“挺川”就是与“邪恶”为舞,你不“挺川”就是行不义、就是异端、就是假信等等。

还有些弟兄姊妹也支持川普,但对川普所能起到多大的作用持保留意见,拒绝夸大川普一人的“战斗力”,也会遭到极端川粉毫不留情的批斗。

所以,从以上这些现象来看,很显然,在“挺川”热背后出现了对川普的个人崇拜。用基督教神学术语来说,川普成了华人基督徒心目里的“政治弥赛亚”。有人对川普寄予了太多期待,拯救美国脱离堕落,保护教会不受逼迫并且能扶助教会带来复兴。

比如,有人这样说,如果川普能连任,就会继续推行合乎圣经律法的政策,也有利于教会,并很有可能把美国带回曾经的清教徒立国传统,继续做“山巅之城”。

这种“政治弥赛亚”情结在美国一些福音派教会里更为浓烈。早在三年前,当川普决定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一些福音派教会就高呼起来,把川普视为“以色列的君王”、“上帝的再度降临”。

稍微推敲一下,“以色列的君王”在旧约圣经里特指以色列人所期待的“弥赛亚”,“上帝的再度降临”在新约圣经里一般指向“基督再来”。而有人把这两顶属灵帽子戴在世俗国家的民选总统头上,则是非常得不伦不类。

其实,这种“政治弥赛亚”情结并不是新鲜事物,正是当年君士坦丁主义的翻版。

这种“政治弥赛亚主义”或许可以从旧约里找到影子,在旧约里确实有敬虔的王带来复兴的例子,但在新约圣经里耶稣和使徒再没有这方面的教导和实践。

因为到了新约时代,旧约形态的神权体制已经被颠覆,取而代之的是单单宣扬和倚靠救主十字架的基督教会。使徒们再也没有巴望有一位地上君王来保护他们,或给教会带来复兴。他们唯独倚靠的是基督的十字架和圣灵的能力!

所以,教会的复兴,也不是依赖一位强大而敬虔的政治领袖,而是教会信靠耶稣基督,按照真理而行。

再从教会历史来看,在美国二百多年历史上,每一次的信仰复兴运动是由哪位总统推动的呢?没有,每次的复兴都是从教会谦卑悔改、信徒渴慕圣洁开始的。

所以,把美国教会复兴的希望寄托在一个政治人物身上,这是严重的错位。这并不属于总统的职责范围,也不符合美国宪法有关政教分离的规定。

在这方面教会历史也是有惨痛教训的,当教会和君权结合,就算基督教被罗马皇帝扶持为独一无二的“国教”,可以享受到许多特权,但初代教会那种敬虔的追求、对天国的盼望也逐渐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腐败和堕落。而且,国教化的基督教也最终没有挽救罗马帝国的覆灭。

还是回到那位犹太基督徒学者呼吁预言“川普必然连任”的先知们要道歉的公开信,信中有这样尖锐的反思:
“也许你把特朗普视为了一个政治上的弥赛亚,而上帝从你自己心中的偶像崇拜回答了你,或者你成了魔鬼欺骗的牺牲品。”

除了“政治弥赛亚”情结外,还有些华人基督徒可能还在做着重建“基督教王国”的梦想,他们很期待地上能有一位“基督教君王”,能全方位地按照圣经(严格来说,是按照旧约圣经的律法条例)建造一个天国模板。具体来说,“要为上帝夺回美国”,让美国重新回到清教徒传统,并恢复“山巅之城”的荣美。

关于清教徒对美国的历史影响不是一篇小文可以谈完的,但如果对美国的历史有一些了解的话,清教徒传统只是美国历史传统叙事之一,而不是全部。法国启蒙思想对美国的影响同样很大,比如被视为引爆北美独立革命的小册子《常识》完全是法国理性主义启蒙思想影响的产物,其作者潘恩是一位自然神论者,不承认福音书里的神迹奇事,并且强烈支持法国大革命。

就算是清教徒传统本身也很复杂,之前看过旅居美国做神学研究的青年学者李晋马丽夫妇所写的文章,披露了清教徒“逃难”到北美殖民地的另一面,刻薄、狭隘、唯我独尊,企图建立神权政体,但好在由于各种力量的博弈,他们的理想最终失败了。美国开国元勋们设计的宪法明确规定政教分离原则,拒绝设立国教!

这种“基督教王国”梦想在美国以“文化战争”的面孔呈现,又被叙述为捍卫保守主义的价值观和社会秩序。在美国大选期间,“保守主义”也是一个高频词汇。保守主义被视为道德正义的化身,而“进步主义”则是罪恶与恶魔的象征。某某季刊更是把人类历史简化为一部保守主义和“进步主义”的“属灵争战”。

更体现在宗教和政治之间扯不清的关系上。旅居美国的学者临风老师在一个月前曾撰写了一篇文章《挥之不去的2020与美国的基督教国家主义》,对此做了较为全面的梳理和深刻的反思。文章指出,真实的情况要比这个简单的二元化认知复杂得多,并对“挺川”热背后的“基督教国家主义”(Christian Nationalism)做了剖析。

何为“基督教国家主义”?“它是一个文化框架,一个集合了迷思、传说、传统、符号、叙事和价值体系的组合,它倡导基督教与美国公民生活的融合,并将其理想化。”

这个“基督教国家主义”里的基督教“不仅仅是个宗教,它包括本土主义、白人至上、父权制和异性恋等前提,以及对专制控制和军事霸权的神圣认可。它是种族、政治与宗教的结合体。”很显然,已经和新约圣经渐行渐远了,并且打上了种族主义的烙印。

所以,建立“基督教王国”的理想看上去很美,但上帝在新约圣经里没有这样的应许,耶稣和使徒也没有这样的“尝试”。

历史证明,我们不可能在败坏的世界上建立一个人间天国,建立一个纯粹的圣经道德体系,也不可能再回到中世纪时代或清教徒时代了。

把旧约的律法简单照搬过来,把基督教当做改造社会的工具,在历史上是有先例的,比如我们所熟知的太平天国运动,起初就以非常激烈的手段铲除偶像、移风易俗,要在地上建立天国。

源起于荷兰改革宗的新加尔文主义也有这种倾向,只是换了一种表现形态,强烈推崇“文化使命”,以高举上帝的绝对主权论为名,要在地上各个领域施行上帝的主权和律法,但现今的新加尔文主义者在哪里呢?他们的理想实现了吗?早就在历史的进程中烟消云散了。

所以,我们还是要回到耶稣的教导,在宗教和政治之间应该画一条界线:“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 (路20:25)。教会的复兴,不要指望政治领袖,而是看教会有没有行在真理中,有没有为主发光。

总而言之,随着川普最终悄无声息地离去,有些人的梦碎了,很多人心里潜藏的那种“政治弥赛亚”偶像也被神破碎了。川普不是君士坦丁,不是查士丁尼,当然更不是大卫、所罗门。

在发生川普支持者冲击国会事件之后,美国福音派一些牧者站了出来,对这起暴力事件进行了批评,对把信仰当成“政治权力的道具”发出强烈的警告。可惜的是,在中文互联网上这方面的信息实在太少。那些热衷于炒作的自媒体可能不懂英文,或许压根就不屑,只知拿宫廷剧话术进行自嗨。

据“全球基督徒资讯”转引的报道,在美国富有影响力的牧师、作家托尼·埃文斯在推特上写了一篇长帖子,批评在华盛顿特区发生的暴力事件是一场“一个国家在背弃上帝的人格、原则和政策之后所发生的灾难性例证”,“只有当他的子民彻底地回归上帝,方能改变这种情况。拯救美国的答案不在白宫,而在教会。”

早在两三年前,美国有一位牧师在《华盛顿邮报》就公开撰文,直言不讳地写道:“川普既不是‘上帝的再度降临’,也不是‘弥赛亚(救世主)’。当重复这句亵渎的话时,他给予的是自恋式的支持,甚至还去感谢著名的阴谋论者鲁特的话。”

但愿这种反思能给华人基督徒里的“挺川”热降降温。

当然,也有某些基督徒开始转向末世论的角度进行思考,认为拜登的上位加速了主再来的步伐,这种观点甚至变得非常基要非常灰暗:
“圣经预言世界的整个趋势是逐渐堕落的、变坏的,很多基督徒一边说着我们是处在末世的时候,一边却期望着这个世界更好,这是矛盾的,如果你相信圣经的预言是准确的,那么你就要接受这个世界的堕落,把目光转向上帝,谨慎等候主的再来。”

最近还有美国保罗·华许牧师的一句话在流传:“一个更保守的总统也扭转不了神对这个国家的审判,但全囯人民的悔改却可以。”这说明有些信徒对川普的狂热预期开始降低,但“全国人民”又该从何处悔改呢?

结 语

2月14日又从大洋彼岸传来最新消息,经过五天的辩论,美国参议院对弹劾川普案进行二次表决,投票结果是57(罪名成立) : 43(罪名不成立) ,无法达到绝对多数67票,为本次弹劾案盖棺定论:川普无罪。

这也意味着,2020美国大选之最后尾声也告谢幕了。就算目前余波未平,但这种网络上的喧嚣终归是要散去的,“挺川”热最终可能也会变成“人走茶凉”。

因为美国大选、美国换总统那些事儿,剧情虽然堪比过山车,但毕竟是发生在万里之遥,和我们的生活关联性很小很小。再怎么火热关注,顶多也是吃瓜群众而已。人们终归要活在现实生活里,并面对各自的具体的问题。

如果还有弟兄姊妹在做“基督教王国”的梦想,应该及早从这种梦幻中清醒过来。历史上的“基督教国家”无一例外充斥着各种人性的败坏和堕落,因为上帝应许给我们的是天国,而不是什么“基督教国家”。世上根本不可能有完全公义绝对纯洁的政党,也不可能有所作所为完全是大公无私地为荣耀上帝的政治领袖。

我们还要反思,福音究竟是什么?何为圣经所启示的耶稣?我们意念里的耶稣形象可能有哪些扭曲?正如临风老师所指出的:
“耶稣基督从一个卑微的、赤贫的仆人形象,一下子蜕变为代表拥枪权、成功神学、反科学、有限政府(忽视贫困者)和极端的国家主义的象征,这真是人类历史上最奇怪的转变。”

川普谋求连任失败,肯定也在神的计划之中。神许可这样的事发生,不是我们所能测度的,但足以提醒我们川普不是“神选之子”。

那位真正的“神选之子”早在两千年前就来了,祂就是拿撒勒人耶稣,祂是旧约所预言所应许的那一位“受膏者”(希伯来语),希腊语翻译是“基督”。这位君王不是以武力和强权来统御世界的,而是降卑自己,走上十字架,为我们舍命,以祂那牺牲的爱去征服全世界。

祂的国不属这世界,祂首先在悔改接受祂之人的心里做王掌权。祂的国度是属灵的,不是和在地上哪个国家相对应,祂的国度跨越国界超越种族和文化的差异,祂的国度最终会完全降临,并且得胜!

所以,那些痴痴期待川普能连任并且“大干一场”的弟兄姊妹们要警醒了,不要错位。是天国,而非“基督教国家”,才是我们的终极盼望。有一位神学家这样写道:
“无论一个社会的基督教化程度有多高,甚至被冠之以‘基督教国家’的名号,基督教的盼望都仍指向那个尚未到来的世界,指向那个‘唯一的绝对的上帝,神与人之间那个唯一的中保,耶稣基督’。”

对这次美国大选,也有不少弟兄姊妹热心地参与代祷,期待神能给川普助一臂之力,把川普送上总统宝座。可是,为何大家的祷告没有被神垂听呢?人的想法和神的心意到底有何落差?这才是我们需要面对和反思的地方。

我们对美国的社会与政治了解极为有限,对那些遥远的人和事并没有定论,每个基督徒都应该共勉,从身边的事情做起,并且单单仰望主所应许的天国。不要把“耶稣得胜”和“川普必胜”混为一谈!因为川普下台,基督仍在掌权。

“耶稣回答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 (约翰福音 18:36 和合本)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专访丨中原农村牧者谈:后疫情时代,教会牧养观需要四大革新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