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福音时评| 再思马金瑜事件:47天闪婚,诗和远方的爱情里却是暴力和逃跑

作者: 吴小曼 来源:基督时报蒙允转载2021年02月09日 09:46

拉姆是谁?
一位活泼、开朗,像雪莲花一样在高原暂放,给他人带来欢乐的姑娘。
她拍视频,卖土特产。
却在直播时被前夫纵火大面积烧伤不治身亡!

01

这两日,微信又被《另一个“拉姆”》刷屏。

一位前南方系记者马金瑜,她同样是“遭遇家暴”,她是拉姆又不是。她与拉姆不同的是接受过现代教育,是因着爱情嫁到藏区。

拉姆的婚姻是“媒妁之言”,她遭受暴力后经过了离婚-复婚再离婚,可说是一个女人终于走了出来,靠自己勤劳双手养活两个孩子,依然坚强、乐观,给他人带来欢乐,在镜头里载歌载舞,却遭到丈夫复仇,一个无法控制自己失败情绪的邪恶“男人”!

诗和远方,既高远又无情,马金瑜的婚姻是离奇的,不,更应该说是惨烈的。

多年前,她成了奋不顾身,追求“有蜜有甜”浪漫爱情的“文青典范”,2016年,她在面对学生做演讲时,还在告诉她们要勇敢地爱,要敢于跳下去,但按照文中所写,她当时已遭遇家暴多年,孩子患有残疾。所以,她前后的落差,近日揭示的“婚姻真相”让人不解,有人质疑,也有人斥其“恋爱脑”、炒作。哪一个更真实?人性固有其多面,但她不至于用“家暴”炒作吧!

“爱情有错吗”,我想并没有错,这是每个人心中的“渴望”,是一种美好的心里感受,马金瑜在采访高原养蜂人时认识了扎西,她理想中的“康巴汉子”。两人认识47天后就结婚了,在她眼中,这位藏民的心非常的纯净,是他的简单、单纯、英俊打动了她,于是她不管不顾嫁到了边远的藏区,一个远离现代文明的闭塞农村,养儿生女。

当然,很多人从理性的角度,认为马作为一个媒体记者、知识女性应该对人性有足够的洞察力,知道嫁到偏远地区将遭遇到的问题。但情感的心理运作恰恰是反理性,我们看到很多在外人看来并不般配的夫妻相处融洽,也有门当户对的婚姻危机重重。

为何“童话般的爱情”容易破裂,而克制、友情似的婚姻却更长久,就在于“童话似的爱情”过于放大优点忽略缺点,一旦当激情退却后两个人的落差就会特别大,曾经忽略的缺点也会被放大,此时“受骗”的感觉就会变成一种愤怒的情绪,但如果缺乏对自己负面情绪的管理能力和克制力,就容易转发成暴力,而友情似的爱情看似没有那么浪漫,在于对方都比较审慎,也能理性对待对方优缺点,就不会无限放大优点,此时“浪漫的心理”成分要少,激情的程度也就不会太浓烈。

所谓的“恋爱脑”多是只注重内心的感受不考虑后果,无限放大一个人的优点,就像马金瑜看到扎西心里的纯净,他不像现代都市人复杂,也没学会尔虞我诈,他的心思简单也可能不会呵护和照顾女性心理,更无法与他人共情,他在处理夫妻冲突时会习惯使用父母或者周围人的模式,但作为受过现代教育的女性会想当然地认为对方应该照顾我的情绪,我牺牲了这么多嫁给你,会期待得到更多的情感回报,但人都是有限的,对于一个并没有爱的能力的人,对方的要求在对方看来或许是一种嫌弃、不尊重,当害怕被抛弃,这种潜意识中的恐惧感也会让对方使用暴力。

马金瑜曾在接受采访时就说,扎西怕她跑了,把他们的结婚证都藏起来了,因为藏区实在太穷、落后,有很多女人忍受不了会跑掉。

02

婚姻中的悲剧有很多,不仅仅在于受教育差距很大,在同样高知的夫妻中也会出现冲突、打斗,甚至家暴现象,疯狂英语李阳就是因为家庭暴力使她的妻子离开他。

因此,对出现家暴中的受害人给予支持,社会提供婚姻救助服务,在文化上谴责暴力行为,这将会减少家庭悲剧。

愤怒的情绪可以促进关系的改变也会带来毁灭性的力量,所以我们不能滥用愤怒。心理学家戈特曼总结家暴产生的根源、就是因为他们滥用愤怒或缺乏化解。

2019年11月份,同样是为家暴刷屏,先是韩国明星具荷拉自杀,后是papi酱旗下扮妆博主宇芽遭遇家暴。

当时我也写过一篇文章,这几年看到太多的女性的痛苦遭遇。

在宇芽公布的视频中,她被一个男人强行拖拽双腿拉出电梯。后来赶到的朋友被她的惨状惊呆了,说“从来没看到一个女孩像牲口一样躺在床上”。

具荷拉自杀一年多前,也爆出深夜被踹醒,理发师男友用取暖器打她,并用性爱视频威胁。电梯监控拍到具荷拉下跪请求不要把视频发给媒体,然而他却对前来协调的人说,“发出对我影响不大,反正我没有什么可失去的”。

曾经还看到自媒体“极昼工作室”刊出一起发生在成都高校女教师家暴离婚案,在漫长的诉讼过程中,除了举证艰难,女方还陷入生活与精神双重损耗的困境,甚至想过撤诉,重新回到那个家庭里。

说明在亲密关系中的暴力,还掺杂着其他因素,让当事人难以分辨是爱还是一种控制或者一种性格缺陷,马金瑜在文中写到被喝醉的丈夫打,眼球受伤到医院却查出怀有身孕,为了孩子她再次留了下来。

后来是因为微店,想帮助周围女工,帮助周边的人走出困境,这种情怀我们不能嘲讽说是一种“圣母心”,这恰是她的善良、隐忍,想通过微店带动周边人创收,把土特产卖出去,但由于藏区交通不方便,快递不好发送,加之农户没有按要求养殖,这些因素导致她经营上的亏损

03

马金瑜在生下了老三后,日子并没有好转,他的丈夫并没有因这个女人的善良而愧疚,而是感到自己的“男人气”受伤,她的微店他插不上手,他不顺时就打她而且当着孩子的面,后来还发展到出轨,打得她大小便失禁,她跑出去过一次,在作家洪峰家住了一个月,但后来又回去了。

最后促使马金瑜彻底离开藏区是她母亲的死,或许她不想看到孩子的人生被毁,她带走了3个孩子,住在一个出租屋里,也有人说是躲债,她为了投资微店,已经欠下不少外债还有未发货的客户。

一边是债主,一边是孩子学费、房租还有频临崩溃的情感,这对于她的确需要重新来梳理自己的生活。

要走出过去,修复心理的创伤,面对以后的生活,希望我们都能给予善意的理解,不能因为婚姻中有过的不幸否定爱情本身,“爱情”是理想,婚姻中的相处需要能力,而人性又是多变、复杂、幽暗的,曾经隐藏的恶只有在亲密关系中才有机会发作,此时最好的方式就是报警,行为上的恶需要受到惩罚,包容和忍耐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

相信,有很多女性,尤其是农村、边远地区的女性,他们时常会处于男性的暴力中,希望有更多女性能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利,这也是向暴力说不的方式。往往一个家庭也是社会的一个缩影,“暴力”取代讲道理、协商也会从外部世界向内侵蚀。

马金瑜要说出来也需要很大的勇气,但她并没有不再相信爱情和美好,尽管爱情不是蜜而是毒素,婚姻不是幸福而是惨烈,但相信相遇时怦然心动的情愫还是不能否定。

原文刊登在公众号“曼话Freedom”,基督时报网站蒙允转载,不拥有版权。

事态更新:

2月6日,网文《另一个“拉姆”》成为社交媒体上的爆文。2月9日晚,贵德县委宣传部发出官方通报,称谢德成是汉族,为了便于经商,谢德成经常穿藏服,“扎西”一名也是由马金瑜所起。

马金瑜于2010年来贵德县谢德成家中蜂场做实地采访两人相识,通过近两个月的相处,2010年9月8日两人登记结婚。2010年至2012年两人在北京、广州两地工作,2012年至2018年夫妻二人在青海省贵德县生活,期间生育三子。据谢德成反映,2018年7月马金瑜在未告知谢德成的情况下将3个孩子带走。据贵德县民政局婚姻登记系统显示,两人至今未办理离婚手续,据谢德成称至今未能与马金瑜取得联系。

经警方调取青海省人民医院病案室病案,确有马金瑜2011年的住院记录,但病案显示马金瑜入院事由为发生车祸致双前额骨骨折、左眼视神经损伤、头皮裂伤。除2011年外,马金瑜在省人民医院无住院记录。根据其他信息,警方查阅了青海红十字医院病案室病案,显示有马金瑜于2011年、2014年、2016年的住院生育记录。贵德县人民医院无马金瑜住院治疗记录。经核实,2018年以来贵德县妇联没有关于马金瑜及其委托人的相关信访记录,贵德县委宣传部、贵德县文联、贵德县电视台等部门工作人员均表示未曾收到马金瑜相关信件。同时警方调取2015年至今贵德县110指挥中心及辖区派出所报警记录,均未发现马金瑜求助警情。马金瑜在文中所述养蜂期间曾受到过村干部威胁并索要钱财一事,经查,谢德成本人及新街乡鱼山村委会干部均表示从未有类似事情发生。马金瑜家中保姆秀某措,商铺女工周某措两人均表示本人及店内其他女工从没有被家暴的经历。警方调取贵德县近5年来非正常死亡案卷,没有因家暴跳河自杀的案件。

舆情发生后,县妇联、县公安局等部门第一时间通过多种渠道获悉马金瑜联系方式,多次尝试与其取得联系均未果。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特写 | 古典音乐是神给我们的礼物:基督徒剧作家分享四点如何进行圣乐鉴赏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