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从法利赛人和税吏的祷告思考:上帝是谁的神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1月07日 21:54
配图来源https://unsplash.com/
配图来源https://unsplash.com/

上帝只有一位,这种说法在理论上是成立的,在现实生活中可能并不太准确。那上帝究竟有多少呢?那就看有多少人了。其实准确的说应该是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位上帝。

一位身患重病不得医治的人,上帝在他心里就是一位能治百病的神;
一位想要男孩的家庭,上帝在他们心里就是一位送子之神;
一位做生意渴求成功捷径的人,上帝在他心里就是一位财神;
一位做了亏心事的人,上帝在他心里就是一位审判之神,时时敲打他绷紧的心弦;
对于那些居庙堂高位、掌握权力和财富的人,上帝就是一位权力和财富的保护神;
在底层平民,上帝就是能伸张正义之神,解决眼前困难的神。

然而,上帝终究是一位。那么上帝究竟是谁的上帝?是庙堂的上帝,江湖的上帝,还是独立的公义的上帝?

然而,认识上帝,我们还得从道成肉身的耶稣入手。因为耶稣就是上帝的化身,将上帝的道明明白白向我们启示出来。为什么通过耶稣呢?因为旧约并没有把上帝完整的启示出来,旧约的上帝沾染了太多的犹太祭司庙堂的色彩,被他们用权力和财富掩盖了本真的模样。

我们可以通过一个事件,来看看耶稣告诉我们的上帝是什么样的上帝,是谁的上帝。

一次,耶稣和门徒设了一个比喻,是关于圣殿里一位法利赛人和一位税吏祷告的故事。

法利赛人在犹太社会享有很高的地位,当然也握有很大的权力和财富,属于高居庙堂之上的社会精英。我们看看,法利赛人是怎么祷告的呢?“法利赛人站着,自言自语地祷告说:‘ 神啊,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路18:11-12)”

首先,法利赛人面对上帝的态度,是站着说话。当然站着也没什么,关键是与那个税吏跪着祷告形成的对比,这对比向我们展示了两种不同的面对上帝的心态。站着祷告,对上帝不是表达一种虔敬,其心里其实是一种不懈,为什么呢?

法利赛人不是感谢上帝,而是认为自己当前所拥有的的财富和权力都是应得的,为什么是应得的呢?

因为“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法利赛人不需要勒索,因为他们掌握了巨大的资源,这些资源可以为他们带来财富和收益。他们也不需要不义,因为义还是不义的标准是他们定的,他们也不需要奸淫,因为他们制定了奸淫的标准。他们遵守了自己制定的律法。

既然他们是如此的“正义”,如此的遵守了“律法”,那么他们还感谢上帝什么呢?他们的所得是他们遵守律法得来的,那么今天在殿里祷告,只不过是向上帝炫耀一下自己的身份罢了。

的确,在庙堂高位的法利赛人,就是如此把自己摆在一个成功者的位置上,摆在一个不必敬拜上帝的位置上,持着一种有恃无恐的心态。

这让我们想起“机会平等”这个概念。当对某一富豪垄断经营有些意见的时候,他们就会祭出机会平等来:我们都是同样的机会,我们在起点都是平等的,但是我成功了,是因为我有能力,你失败了是因为你能力不够运气不好。咋一听的确如此,但我们却忽略了在平等起点之处的不平等来,那就是他们的巨量财富和巨大权力背景让他们成功了,而我们却只能如此。

这就是那个法利赛人在圣殿里说的。他遵守了律法,他按时十一奉献,这律法是他们制定的,他们也是审判者。他们不必像那个税吏一样,为了生存去收税,也不必像那些小商小贩一样,为了一点小利而斤斤计较,他们可以正义,可以大方,而那些贫穷的人,却无法遵守这样的标准。他们十一奉献之后还有很多剩余,而对于那些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人,十一奉献了可能就不剩了。

那个税吏呢,“远远地站着,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捶着胸说:‘神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路18:13)”

税吏自然有自己的难处,要不也不会去做税吏。因此他们在这个被法利赛人制定的标准面前,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祈求可怜和赦免。

然而,与法利赛人的机会平等不同,耶稣的标准不仅是机会平等,他还告诉我们一种结果平等。

这两个人的祷告结果,在上帝那里却是不一样的。耶稣说“我告诉你们,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路18:14)显然,那个税吏更得上帝的保护与喜悦。因为上帝考虑他的虔诚,也考虑了他的处境。

自高的要降为卑,那些自卑的要升为高,这就是上帝在管理世界上的公义。所以我们看到,耶稣对当权者的批判,对特权者的斥责,对穷人的怜悯,对平民的鼓励。

上帝是谁的上帝,上帝是公义的上帝,是那些需要帮助的弱者的上帝。面对弱者他帮助他们,面对不义的强者,他打击他们,为要拿不义的强者的财富来救济这些弱者,他要让强的变弱,让弱的变强。

我们不要忘记,上帝的公义建立在一切都是上帝所有的基础之上,因此,上帝可以有权力实行自己的公义。

上帝是所有人的上帝,上帝是他自己,因为“我是自有永有的。”(《出埃及记》3:14)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世界福音联盟新任秘书长托马斯·席尔马赫出席网络就职典礼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