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凯莉·麦哲伦:从英国女演员到巴西监狱的布道家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1月08日 08:16
图源:Pixabay
图源:Pixabay

凯莉·麦哲伦(Cally Magalhães)从未期望成为巴西一名布道家。她是英国英格兰一位成功的戏剧演员,同时也活跃于她所在的当地教会,在那里担任传福音工作的负责人以及经营学校事工。

1998年,她首次去到巴西做街头儿童事工时,甚至还不会说葡萄牙语。

那么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她说到:“我那时只知道我会在世界的某些角落服侍上帝,但不知道具体位置和原因。”

1994年某一天,她读到了一篇杂志文章,上面谈到了巴西圣保罗街头儿童的困境,以及他们为了逃避腐败警察和恋童癖者而如何露宿于街道下面的隧道中。

凯莉回忆说:“但在圣保罗,那里夏季大雨倾盆,灌满了井盖和隧道,孩子们有时候会在夜里溺水身亡。我读到后哭了一遍又一遍。”

“我强烈感受到这种情况不应该发生,上帝是如此地感动我的心。在那一刻,我真的觉得上帝在呼召我。但这很疯狂,因为我对巴西一无所知,还不会说葡萄牙语,且全身心投入我所在的当地教会。我只是觉得自己应该走了,所以向上帝求取了一个明确的记号。我不想要一个感情上的波动,我需要他向我展示他是真的希望我来巴西。”

“于是一天,我沿着道路行走,一路祷告一路抹眼泪。走进一家商店并出来时,我看到街对面有个亮黄色的垃圾翻斗,侧面用红色大写字母写着‘巴西’这个词。”


左1为凯莉

这就是她所需要的全部记号。不久后,凯莉搬去了一处贫民窟,那里在她到达的第一周就有9人遭到谋杀。

她说:“但我并不觉得害怕,我自己处于正确的位置,感到完全的平安。”

被当地人称作“棚户区”(葡语:favelas)的贫民窟有着像宾馆星级的评分系统,从1星到5星,其中5星的棚户区是条件最好的,房子由砖石构成,通电且还有较好的卫生条件。

凯莉称:“贫民窟越糟糕就越危险,其贫困程度令人瞠目结舌。低星贫民窟的条件绝对可怕,你甚至都不希望你的狗生活在那儿。”

时过20多年,凯莉还在巴西事工于有需要的人群,尽管工作性质自首次抵达以来已经发生了变化。

她不再直接在贫民窟里工作,而是经营着一家专注于巴西监狱的心理剧(psychodrama)事工组织,充分发挥了自己所有的表演经验。

鹰计划(Eagle Project)的工作主要是与未成年犯罪者打交道,主要目标是通过帮助他们看到如果选择正确,则他们是有着不同未来,进而打破再犯罪的毁灭循环之路。

为此,事工人员将这些人分小组再现他们犯下的罪恶,置他们于如受害者、父母亲或是警察等不同角色。

当表演这些角色时,他们能够更好地理解每位涉事者的观点,以及重要的是每个人可能的感受。

那么,为什么心理剧会如此地有效呢?

凯莉解释说:“这几乎就像是重新构建他们的大脑。”

“当他们在这些场景中扮演妈妈、受害者或警察等角色时,更容易感同身受进而如梦初醒,他们可并不会与心理学家谈一谈坐一坐就恍然大悟。在心理剧帮助之下,他们会说,‘天呀,我从未为我的受害者设身处地想过,现在我无时不刻不想着我那位受害者’。这似乎是他们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的后果,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它是错误的了。仅仅是换位思考和角色转换就有着如此番的强力效果。”

对于凯莉和鹰计划团队而言,真正重要的是年轻人明白了“他们的过去已经过去了,如果他们想要摒弃过去,大步向前,那么我们就想与他们一同前进,迈向未来,迈向上帝为他们准备好的所有前景。”

这项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就是对参与者的爱和尊重,其影响已经在鹰计划各个监狱小组的等候名单中得以体现。

凯莉表示:“这是该项目最为强大的事物之一。我们有着很多等候名单,因为他们感受到被爱,他们可以看到有人爱他们并与他们同行,他们也不会因为过去的经历而受到评判。如果你在监狱里,这会是经历到的非常强力的事物。”

巴西监狱里生活艰苦,甚至是青少年监狱也是如此。凯莉曾经到访过英格兰米尔顿凯恩斯的青少年拘留中心,里面的男童们都有自己的房间、电脑和电视,但巴西青少年监狱与之相比就是位于“世界之遥”。


鹰计划帮助过的前犯人现在成为了一名美发师

尽管一些年轻人犯下了可怕的罪行,但对于凯莉来说,其中很多人似乎更像是他们所处环境的受害者。

她告知有一位试图用鞋带勒死另一位男童而被赶出幼儿园的在押男童,当时他才两岁半,但他自婴儿起就遭到父亲的无情殴打。另一位她在青少年监狱中工作对象的男童深陷于怒火情绪中。凯莉继续事工时才发现,他的母亲早已上吊自杀了。

亲子关系也是个“大大的问题”。青少年监狱中的很多男童都不知道父亲是谁,而且还是来自每个兄弟姐妹都有着不同父亲的大家庭。

她说到:“很多男童在生活中经历过如此悲惨的事情,但无人帮助他们。”

“一位因为母亲自杀而失去母亲的男童将所有的愤怒、痛苦和怒火存留在心中。当我们内心产生出这些情绪时,无论是通过我们的健康或是我们朝他人的进攻,它们终将会以某种方式发散出来。”

至于最大的受害者,可能就是丈夫或男友犯罪时刚好在场的年轻女童和妇女。

凯莉说:“因为我们工作于有着多项罪名的男童,其中很多确实真的犯下大错。但很多女性没有做任何事情来,她们是自身处境的真正受害者。”

她最近事工的一位女童被判了七年,全因为男友开车运送毒品时她正好坐在里面。

凯莉表示:“她没有做出任何错事,并不是罪犯,只不过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

令人心碎的是,女性犯人在狱中的生活就像是被男性“抛弃”了一样。

“如果你在探访日去到过男性监狱,你会发现外面有数百名女性排队等候会见她们的丈夫或男友。但当你去到女性监狱,等候的人只有三四位,这是因为她们的伴侣不是在狱中,就是另寻新欢了。”

不管事工对象为谁,凯莉在走进监狱时都不会感到恐惧了。这是因为她“非常确信”自己处于“上帝旨意的中心”,而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她说道:“与耶稣最后作交谈的人是十字架上的一位犯人,所以在做这些工作时,我在某些情况下真的真的不觉得我自己是凯莉。是我心中的耶稣因着这些人而给了我他的眼睛和内心。”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专访丨中原农村牧者谈:后疫情时代,教会牧养观需要四大革新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