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中国基督教的内卷问题,如何破解?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11月06日 09:26

内卷这个词,近来成为网红。网红直播的时候,也要说说内卷的问题,或者调侃一番内卷的年轻人。一些网红推文更是蹭内卷的热闹。显然,这个词能成为网红热起来,不是没有原因,它肯定先有一个社会事实,然后才有描绘这一事实的概念流行起来。

那么,我们先看看内卷这个词的含义,再来看看这个词所指的社会现象,以及对教会的意义。

考察内卷这个概念的词源学,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词起源于拉丁文“involutum”,意思是“转抑或卷起来”,后来康德使用这个概念,用来描绘社会发展问题。之后,常常在人类学中被使用的是戈登威泽的关于内卷的定义:“当达到某种形态以后,既没有办法稳定下来,也没有办法使自己转变到新的形态,取而代之的是不断在内部变得更加复杂”(李锦顺、毛蔚《乡村社会内卷化的生成结构研究》,《晋阳学刊》 2007 年第 2 期)1963年,美国人类学家盖尔茨在研究印尼爪哇殖民地和后殖民地的农业时,使用了这一概念。在中国学术界,对于内卷化的使用主要在农业和农村社会发展领域。

内卷在学术界主要用来描述一个团体或者社会,停滞不前,陷入内部斗争,制定更加复杂的规则和等级,从而失去了向前发展的动力和可能。

那么网红内卷的概念,可能和学术界对这一词的概念出入较大。网红内卷主要指由于竞争的白日化,从而使个体失去了选择和自我提升的空间。网约车司机因为竞争压力大,收入下降;银行职员因为存款压力过大,对客户百般哀求;网络直播因为竞争压力,而不断讨好观众;程序员因为竞争压力自愿加班,这些都是内卷。

内卷的网红含义和学术界使用的含义,有相同也有不同。在状态描述上是相同的,那就是内卷中的人或组织,都不能继续向前发展,而是停留在现有的阶段,以应付那些本不该有的规则和事情。而不同点就在于,学术界使用这个词是用来描述组织的发展,而网红这个词则更多地是用来描述个体的状况。

的确,现在社会生活和发展节奏加快,让人没有时间驻足,甚至早餐和孩子的作业都要在地铁上完成。随着社会生活成本的提高,个体背负的社会压力增大,这种快节奏的生活和激烈的竞争,让人无法再去花心思提高自己的能力,从而让自己的人生再上升一个台阶。内卷状态下的个体则是在保持当下稳定的前提下,疲于应付工作和生活的压力。

因为超前消费所带来的贷款,让人在考虑自我提升的时候,势必要掂量掂量这其中的成本。特别对于那些背负着房贷车贷,上有老下有小的年轻人,更是如此。

内卷这个词成为网红,并不是反对社会的竞争,这个词表达的还是当下年轻人对社会发展和个人发展之间的矛盾而产生的一种无奈情绪。当然这种无奈除了竞争激烈之外,还有社会传统舆论。比如一个研究生去做快递员,一个博士生去农村创业,一个名校研究生到街道锻炼,这些本来是根据自己兴趣而选择,有利于自己的成长的职业,但是在社会舆论里,他们都是大材小用的例子,而对他们议论纷纷,甚至当成负面的靶子,成为教育孩子的对象。

内卷这个概念,只是被公众借用了而已,虽然本来的含义和用途都被挪用,但是还是反映了一个基本的事实,那就是停滞不前。那么当我们把目光对准教会的时候,显然教会内卷已经不是近来的事,而是一种持续了很长时间的状态。

今天的教会,在历史的发展中已经逐渐被社会边缘化,这成为大家的共识。即使不承认这一事实,那么也找不出理由反驳这一结论。

这种被边缘化其实就是内卷的结果。

当然我们分析教会的内卷化,是在学术的含以上,而对于传道人的内卷,则是在网红的层次上。

教会作为一个组织,在基督教发展初期,是走在社会发展前面的。他们对妇女的态度、对儿童的态度、对瘟疫中不幸染病者的态度、对穷人和底层人的态度都是充满怜悯和同情的,他们走在社会阶层的前列,反对社会的等级制度,那个时候教会就是底层人,教会站在弱者一边。因此,教会既能得到社会上层的认同,也能得到底层的拥护,从而成为社会的主流。不论什么民族、什么文化、什么国家的人,都可以加入基督教,基督教成为一个真正的奉耶稣名的共同体。

基督教在君士坦丁大帝皈依之后成为国教,这个时候基督教的内卷就开始了。它慢慢变质,由不分肤色和等级的耶稣门徒共同体,转变成罗马帝国的政治工具。如果之前的基督教被逼迫是罗马皇帝所为,那么在国教化之后对基督教不同意见的逼迫,则是基督教所为了。

国教化之后基督教成为了一个王国,占尽了地上的所有资源,一切都是上帝的,一切又都是教皇的,一切都是教会的。在占据资源之后,为了保护资源,基督教便不再往前发展,而是深深地落在社会发展的后面,成为社会发展的最大阻碍。因此,欧洲历史的发展只有经过启蒙运动,彻底摆脱内卷的基督教才能发展起来,便是一个颇能说明问题的例子。

中国教会同样陷入内卷,这主要源于基督教的二元论教义。其实这种二元论是为了回应基督教内卷的,因为基督教逐渐被边缘化,从而需要一个认同这一事实的理由,或者需要对这一事实进行神正论式的解读,那么就是二元论。

为什么教会被边缘化,因为社会都仇视教会,为什么仇视,因为社会属世教会属灵,两者本来就是仇视的。因此,这个教义让教会心安理得的安于被边缘化的现状。

那么正是这种教义,让教会有了内卷的神圣理由。正是在这个自我神圣化的理由下,教会反对文化,反对文化人,对文化和文化人充满敌视和防备,因为他们的文化让他们沾染了社会的属世性,因此他们就在属灵生活上,欠缺很多。教会反对文化的理由就是,文化会削弱你的虔诚,削弱你的属灵属性。我们可以从这个调调中,可以看出教会在反文化的态度中所蕴藏的对文化的嫉妒与反智。

正是对自己现状的神圣化,固化了教会的内卷,使教会更加满足于自己的边缘状态,并更加卖力地为自己被边缘化寻找神圣的理由。

其次,教会传道人的内卷不是出于竞争,而是出于对社会的恐惧。今天的社会是个专业化的社会,没有一定的专业和技能,在社会上是无法立足的,甚至不会得到社会的认可。而传道人一般没有什么技能,即使是有着专业文凭,但是在长时间的教会工作中,也已经失去了这些技能。而对于那些大多数的初中水平的职业传道人来说,更是没有能力来进入社会。因此这种社会不适应性,是造成今天传道人内卷的原因。传道人不愿改变自己,不愿再提升自己,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出于对社会的恐惧,只能依赖在教会之内。因此他们对于社会和文化充满离心力,充满仇视和恐惧。

对于教会传道人而言,他们不愿改变自己,而对于他们赖以生存在教会而言,他们同样不愿意教会获得提升。如此,教会的内卷与传道人的内卷叠加,这样就更加固化了基督教的内卷。

破解基督教的内卷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回到耶稣,以耶稣和上帝的眼光来看待社会和文化,把教会还给耶稣,还给上帝,而不是把教会据为传道人所有。只能站在耶稣教导的角度,才能破解教会的内卷,让教会重新上升一个台阶,成为历史的引导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唐崇荣牧师儿子的全家严重车祸 邀请代祷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