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秋季田间寻美:低下头,你会发现上帝创造的美丽世界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10月28日 09:33

儿子的幼儿园老师布置了一项任务,在秋天的当下季节,收集一些植物的种子。秋天是美好的季节,很多植物开始在这个季节里,孕育下一次春天的生命绽放。为了完成这个任务,我每个周末带着孩子,从小区到公园,从河边到田地,从花坛到稻田,就是为了发现秋天里这种孕育各种种子的宏大工程。

之前,对秋天更多的是感知他的颜色,感知那高远的天空和清爽的天气,以及那种“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宏观,在不同的地理位置感叹秋天南北的不同。

如果之前是宏观的感知,那么这次与儿子对秋天的探索,就是微观的深入。这次我们俯下身子,把眼睛从天空转向大地,从高远转向鸣虫,我发现了另一个美丽的天空,另一个美丽的世界。其实这个美丽的世界一直都在,只是由于我们的忙碌,由于我们的眼睛始终盯着天空的太阳,而被忽略了。

我们一起收集所有遇到的种子,然后在网络上或者植物百科上,查询它们的名字和特征。第一天我就发现了这些植物是有着多么美好的名字。

一种在草丛中非常常见的、花朵形似喇叭的小花,常被用作城市路边和公园的绿化,本来我以为这些都是不知名的小花,随便给它起个名字就好了。但我在资料里却看到它还有个美丽的名字——美丽月见草。如果不知道这个名字,仅仅被我常常命名为小花的话,对这朵小花,我不会投以太多的注意力,但自从发现这个浪漫的名字之后,我脑海里总离不开一个在月圆之夜发生的美丽的故事,或者爱情、或者亲情、或者友情,总之这种花一定与美丽有关,最终也一定是一个美丽的结局。

还有一种花朵同样形式喇叭,只有夜晚才开放,在我小时候家里的围墙边种植很多。花谢之后,会长出一个黑黑的像羊屎球一般的种子,小时候总喜欢给它起名字叫羊屎球花,后来大人们觉得这花好看,不能有这么一个不好听的名字,于是根据它开花的时间,取名为夜景花。因为它只在晚上开放,太阳出来就谢掉,所以言下之意就是留给夜晚的景色。

在小区后面的河边,我再一次发现大片的这种花,这次我想看看它究竟叫什么。我把照片传进网络,马上就有名字跳出来——紫茉莉。呀,这个名字,比我小时候起的羊屎球花漂亮,比夜景花浪漫,与这个名字相比,之前的名字都太俗气了。它还有其它名字——胭脂花、报春花,每一种名字的背后,都是人们不同的期待,都是不同的生活故事。不论紫茉莉还是胭脂花、报春花,我想在人们命名它的时候,一定都有美丽的美丽的故事。

南宋被称为中兴四大诗人的杨万里甚至有一首专门写它的《嘲报春花》,“嫩黄老碧已多时,騃紫痴红略万枝。始有报春三两朵,春深犹自不曾知。”诗人笔下的报春花总是有不同生命,就像杜牧笔下的青苔一样,都给我们向上的启发和动力。

除此之外,我们还发现了海桐、女贞、铁苋菜等,还有我小时候称作“家条子”的凤仙花。

当然每种植物都结种子,但并不是每种植物的种子都那么大、那么明显。有些种子是颗粒状的,我们很容易分辨,但有些种子是根或者枝子本身。因此,能找到颗粒种子的植物,我们几乎在小区和路边都找了。为了发现更多,上个周末我们去了野外的稻田。

儿子没见过水稻,到了一大片稻田里,硬说那是小麦。稻田正是秋天的颜色,金黄一片。这块稻田夹在城市的高楼和高架桥之间,也许是最后一块能感知乡村的圣地了。

我想在城市里我对秋天的感知形象来自于银杏树叶或者桂花香气,那么在乡村里,秋天不仅来自树叶,还来自稻田,来自沟沟壑壑,来自于眼前的一切。

我们又搜集了一些种子,又有一些新的发现。

有一种植物叫知风草,这让我想起“疾风知劲草”这句俗语。那么知道微风的一定是这种轻盈的知风草了。它长在一篇空旷的稻田旁边的草莓地里,即使我们感觉不到微风,它也在不停地抖动,它是风的使者,是风的守望者,是风的报信者,也是风的外貌和形象,更是风的知音与朋友。

还有一种叫菵草的植物,这第一个字如果不查字典,我也不认识。这种植物在稻田边没有水的地方茁壮地成长。还有水苋菜,也是一种花虽然小,但是种子一串一串很美的植物。我们发现了很多种苋菜,有可以食用的红苋菜和绿苋菜,还有长在路边的铁苋菜以及长在田里的水苋菜。

对植物种子的搜集,让我发现了一个本已存在却常被我们忽略的的美丽世界。这世界的美丽,不仅是植物本身,还包括人们给他们所取的美丽名字。

创造世界的时候,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事就这样成了。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神看着是好的。(创世记 1:11-12)

神创造了一个丰富的世界,不仅有高高在上的天,还有我们身边的花花草草。这样一个世界是美好的,美善的上帝创造了一个美丽的世界,将我们安置在这世界中。

上帝创造我们人类,给予的使命是“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创世记 1:26 )”让我们管理这世界上的花花草草和各种动物。

人们在管理世界的时候,第一份工作就是为这些花花草草起名字。上帝给人的管理方案是“各从其类”,只有从类的角度,人们才能把握世界。那么为这些类起名字,就寄托了人们对世界的态度和期盼。我们从植物的名字上,就可以看到人们对世界美好的赞扬和期待,这是人对上帝创造世界的回应,因为上帝看他创造的世界是“好的”,那么我们便给这些不同种类取了美好的名字。这是人类参与上帝创造世界的工作,这是一份美好的工作,因为这是一个美好的世界。

如果我们的眼睛总是盯着上面,盯着那明亮的太阳,我们的头颅不肯低下,环视这上帝称为“好的”世界,那么必然在眼睛昏花和眩晕中,只看到黑暗,只感到痛苦。

只有当我们将眼睛转向生活的方向,转向世界自身的时候,才能看到上帝的创造,才能回归上帝给我们的责任和使命,也才能发现上帝创造的是一个美丽的世界。

把头低下,才能看到那朵被耶稣赞美的,胜过所罗门最繁华时候的野地百合,也才能听到那不种不收也没有仓库的乌鸦,欢快鸣唱的声音。

上帝不在雷电之中,不在大风中,不在烈火中,却只在这微风里,在小草小花之间,在虫子的鸣唱之内,在人们赋予花花草草的美丽名字里。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托马斯·希尔马赫将任世界福音联盟秘书长 受访谈世界福音联盟的成长与改变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