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英国圣公会将会从大流行中获得“改变”和“更新”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9月30日 09:00
图源:Church of England
图源:Church of England

9月下旬,英国圣公会领导人坎特伯雷大主教表示,教会将从大流行中脱胎换骨。

在总主教会议(General Synod)上,贾斯汀·韦尔比(Justin Welby)预测,这次全英国范围内前所未有的教会关闭以及向虚拟敬拜的转变将会留下持久的印记。

他认为这些变化会是积极的,进而在英国圣公会内部产生复兴。

他表示:“除了会有所不同外,我们不知道这次会从中产生出怎样的英国圣公会。它会因为以下的事实而改变,即所有教会第一次关闭了,也是800年来的第一次。变化也因为我们第一次采用虚拟化敬拜。”

韦尔比继续说到:“在这一时期中,我们会看到更新,但这不是因为我们很聪明,而是因为上帝是信实的。我们从封锁冲击中看到了一个更新及改变后的新生教会。在这段时期,这个教会在最需要的地方供养众多,还借由属它一份子的神职人员及外部人士甚至是教会附近人们的英雄般举动接触到了那些孤立中的人们。这个教会持续祷告,甚至还以着全新、不寻常的方式借助我们主耶稣基督而提供敬拜服务,。”

总主教会议在9月24日于伦敦开会一天,还修改了规则,让这个议事机构能够在大流行期间进行远程会议。

约克大主教史蒂芬·科特雷尔(Stephen Cottrell)在自己的发言中谈到了对于这一大流行的“恐怖之处”而倍感沮丧,以及疾病给很多人造成的身心创伤。

他说到:“我讨厌新冠状病毒,我讨厌它并不是仅因为有着这么多人因其而亡,还因为有这么多人没法握住所爱之人的手而孤独离世。我讨厌它是因为我们的医疗系统已经到了极限,我讨厌它是因为有太多太多的人丧生,以及人们没法在葬礼上围坐在家人身边或彼此拥抱。我讨厌它,是因为婚礼、洗礼和按立程序都被推迟或在原本相聚的团体缺席的情况下进行。”

科特雷尔继续道:“我讨厌它,是因为孩子的学业受到影响。我讨厌它,是因为这么多人病得很重,这多么人在痛苦中哭喊,这么多人处于孤立、孤独、害怕和绝望之中。我讨厌它,是因为封锁大门之后发生了可怕的事情。我讨厌它,是因为穷人和处境不利的人受到的打击最大。我讨厌它,是因为它让世界上很多人感受到绝望,让生命本身似乎已经从我们手中被夺去一番。”

但是,科特雷尔也说到,基督徒正在通过大流行学习“对基督的一份新承诺,以及如何成为一个谦卑朴质的教会。”

他是这么说的:“我们正在把基督置于我们生活的中心位置,非常非常痛苦地学习着成为一个独独依靠基督的教会的真正含义。而且我也渴望得到满足:我渴望我们成为一个更以基督为中心的具有耶稣形象的教会,为基督作见证,并因为我们的使命而将福音的恩膏带给我们的国家。”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唐崇荣牧师儿子的全家严重车祸 邀请代祷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