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美国联合卫理公会推迟与美国圣公会的完全共融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9月26日 08:11
图源:UM News
图源:UM News

出于对大流行持续威胁的考虑,美国联合卫理公会与美国圣公会暂时搁置了两个教派之间实现完全共融的计划。

最初时,两个教派的领导人都期望着今年及明年的最高决策机构会面时能达成一项拟定的完全共融协议。

9月17日,美国圣公会与美国联合卫理公会对话委员会(Episcopal Church-United Methodist Dialogue Committee)在声明中称:“新冠状病毒大流行的爆发及其广泛袭扰令人遗憾,但可以理解的是,有必要对这一时间表进行重新考虑。”

疾病的威胁已经导致联合卫理公会的总会会议从今年5月推迟到2021年8月29日在明尼阿波利斯市召开。现在,美国圣公会也正在对目前拟定于2021年7月举行的总会会议形式及时间进行再考虑。

考虑到所有这些变化,对话委员会建议两个教派都等到2021年后的下届总会会议再实现完全共融。据悉,这个委员会包括来自两个教派的五位领导人,以及一位联合卫理公会和两位美国圣公会职员。

委员会表示:“我们为在耶稣的桌子上实现统一而进行的工作还在继续着。我们不建议草率地采取完全共融行动。这项工作是恩典显于外在的可见标志,旨在结束人类大家庭的一切分裂。”

建议推迟的提出适逢联合卫理公会面对自己的未来问题。教派即将召开的总会会议面临多项沿着神学立场分裂教派、从而解决围绕LGBTQ的长期争议提案。

委员会的两位联合卫理公会成员说到,这种不确定性加上新的会议安排对此种委员会建议提起到了推波助澜。

格里高利·V·帕尔默(Gregory V. Palmer)主教和主教理事会普世教会教工长凯勒·陶(Rev.Kyle Tau)在电子邮件中表示:“对话委员会中的联合卫理公会人士认识到,在要求美国圣公会就完全共融关系作出决定之前,我们需要对联合卫理公会的未来形态了解得更为清楚。”

领导西俄亥俄州会议的帕尔默是对话委员会的联合主席。

帕尔默和陶都表示:“我们对这一对话的共同承诺仍然坚定不移,期待着能够在下一个可用机遇中通过这项完全共融的提议。”

同时,他们和其他对话委员会成员督促各自教会在事工上继续合作,特别是在争取种族正义方面。该组织拟定协议的标题为《给与世界的礼物:医治破碎的同工》(A Gift to the World: Co-Laborers for the Healing of Brokenness),并且两间教会都同意分享他们对医治的共同呼吁。

两人均表示:“随着我们迈向未来,重要的是我们要尽可能找到多的可以共同承担宣教及事工的领域。我们认为,新冠状病毒和种族非正义这两个传染病在目前是如此地紧迫,以至于它们呼吁普世教会合作伙伴之间存在特别意图,好确保我们以共同的目的说话行事。”

所谓完全共融并不是是说将教派融合为一,这就好比1968年联合卫理公会成立时发生的情况。

相反地,完全共融意味着每个教会都承认对方是基督教信仰的伙伴,承认彼此的洗礼和圣餐礼的有效性,致力于在事工中公共努力。这样的协议也意味着美国圣公会和美国联合卫理公会可以彼此共享神职人员。

联合卫理公会早已经与美国福音路德教会(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in America)、五间黑人泛卫理公会教派和北美摩拉维亚教会(Moravian Churchin North America)达成了完全共融协议。

开始于2002年的联合卫理公会与圣公会对话,旨在将这两间历史上与约翰·卫斯理的英国圣公会存在联系的教会联系在一起。

两者间的完全共融协议也将完成某种普世教会正方形。如联合卫理公会一样,美国圣公会已经与福音路德教会和摩拉维亚教会实现完全共融。这个教会四边形中唯一缺少连线的就是这两间有着争议最大共享遗产的教派。

相比于美国独立战争,这两间教会之所以会分开更是由于神学差异性。

直到去世时,约翰·卫斯理一直担任着英国圣公会的牧师,但在战争之后,当很多英国圣公会牧师回到英国之时,他采取了不合正统的方式为这个新国家任命了神职人员领袖。卫斯理的这番努力导致1784年产生了一个新的美国教派,并最终成为跨国性的联合卫理公会。

至于与英国圣公会保持紧密联系的美国圣公会,则是于五年后在美国正式成立。

两间教派都曾经挣扎于种族主义之罪中。

两间教会都拥有理查德·艾伦(Richard Allen)和押沙龙·琼斯(Absalom Jones)这两位共同先辈,他们都是因为种族歧视而离开了费城圣乔治卫理公会(St. George’s 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 in Philadelphia)。在1793年黄热病大流行肆虐时期,提供过护理的这两位一线英雄、非裔美国人教会领袖也面临着偏见。

艾伦主教继续行走并成立了非洲卫理公会教会(African 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琼斯则成为美国圣公会的首位受按立的非裔美国人牧师。

约200年后,美国联合卫理公会和美国圣公会都各自面临着LGBTQ基督徒在教会生活中所扮演角色的争议。

在即将举行的联合卫理公会下届总会会议提案中,有着一项几经谈判而达成《借着分离的和解与恩典协议》(Protocol of Reconciliation & Grace Through Separation)。该协议允许教会中的传统教会和会议带着财产脱离并加入到一个单独派系中,同时教会会为其划拨2500万美元资金。该协议的谈判者包括对LGBTQ问题持有截然不同看法的众多联合卫理公会人士,帕尔默也是其中之一。

卫斯理公约协会(Wesleyan Covenant Association)在整个夏季继续制定着新的传统主义教派的计划。

美国圣公会也进行了类似的旅程。教派已经公开对同性恋神职人员进行按立,还允许牧师主持同性婚礼。但是,很多不同意这些举动、在部分事件中反对对女性进行圣职按立的前美国圣公会成员分离出去成立了北美圣公会(Anglican Church in North America)

即便存在内部分歧,联合卫理公会和美国圣公会也将继续进行对话。

现在,委员会敦促在解决健康、种族正义和人类社区重建需要的宽广背景下,进行团结性质的工作。

帕尔默和陶向《联合卫理公会新闻》(United Methodist News)表示:“随着我们的教会努力应对这一带来一切纷争的问题,我们祷告我们所有人将继续寻求基督呼吁我们的团结。这样就可以让全世界都相信。我们目前面临的难题要求基督的身体以务实的方式表现出其公众统一性,借以帮助实现我们破碎世界中的医治和正义。”


翻译自UM News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第四届以色列全球基督徒媒体峰会因疫情原因网络举行 赞《亚伯拉罕协议》带来和平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