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思考丨广场舞和基督教:被世俗化包围的福音,该如何突破?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9月18日 09:55

广场舞与基督教本来没什么关系。但是,就是因为太没有关系,才扯上关系。

这么说好像有点拗口,但是如果辨证看,关系就密切了。先说说两个身边的案例,大家就知道广场舞与基督教有着密切的关系。

楼下邻居大妈,在媳妇生了孩子之后,千里迢迢从乡下赶来带孙子。大妈快七十岁了,身体硬朗,谈起孙子来,精神头十足。

大妈来了之后,开始料理家务,照顾儿子全家的起居。因为我们相距太近,常常下楼在电梯里遇到,因此慢慢熟识起来。

为了联系方便,儿子为她买了智能手机。有时在小区广场乐园碰到,会听到她的手机里播着赞美诗或者圣经讲道的音频。这样我才知道她也是个基督徒。

在知道我也是基督徒之后,她向我打听基督教聚会的地方,我热心为她接受了一个小区附近的教会。在周日,儿子媳妇都休息的时候,她就会去教会聚会。

儿子媳妇晚上下班回家,她就不用带孩子,就会自己下楼走动走动,慢慢地因为带孩子的原因,和那些带孩子的老人也就熟悉了起来。

大概她来苏州三四个月之后,天气慢慢暖和起来,小区的广场舞开始热闹起来,邻里中心的广场上,有专门的带舞的人,跳广场舞的老年人站满了整个广场。开始的时候,大妈只是站在边上看,看了没几天,她自己就边看边扭动,我经常看到她在人群边上自己比划。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小区里的广场舞队列中,也能看到她的身影了。她对广场舞的热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每天儿子媳妇下班之后,吃完饭安顿好孩子,她就去楼下广场跳舞。这跳舞的热情,远远高于她聚会的热情。

后来,教会的活动,她只参加周日的聚会,而且聚会结束之后,也就会返回家中,与那些她在跳舞时认识的老年朋友拉拉家常。

再后来在广场上遇到她的时候,手机里放的都是节奏感很强的流行音乐了,而不是基督教圣经和赞美诗了。

后来聊起天来,她说老家农村也有广场舞,但是她年纪大了,怕人家笑话,不好意思跳,现在在小区跳舞的什么年龄的人都有,也就加入了。

我们楼下还有一个阿姨,五十岁左右,从农村来为儿子带孙女。阿姨比较年轻,接受新事物很快,没几个月,阿姨就热爱上了抖音短视频。带孩子的空档,也会跳几下,唱一段发到抖音上。

大妈是个基督徒,据她说她以前牙痛的要命,吃了各种药都不好,后来经人介绍就信了主,信主之后一段时间,牙就好了。这样她就成为一名基督徒。但是今天广场舞的热情,显然已经超越了对基督教的热情。

阿姨不是基督徒,但抖音对她的吸引,显然超越了其它娱乐项目,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向她传福音的话,可能远没有抖音的吸引力。

广场舞的兴起已经有一些年月,虽然引起很多争论,尤其与现代城市文明之间的张力和矛盾,也曾经成为热门的话题被讨论,但是广场舞经历这么多年的发展,却没有衰落之势,而是其吸引的群体越来越多,年龄层面也越来越广。抖音是新兴起没多久的,但是很快受到全民的喜爱。

喜欢广场舞的那一代人,因为经历了文化的枯竭时期,他们缺乏表达自己的公共活动,虽然曾经的政治运动,让每个人都全身投入,但是那却不是一个能获得自我肯定和自我自由表达的平台。

随着时代发展,经济条件越来越宽裕,社会的开放和包容程度也随之增加。这个时候就兴起了广场舞。广场舞最先在城市兴起。广场舞最重要的是要有广场,显然城市化在城市扩容的时候 ,也考虑到了公共广场建设,那么广场舞就是在众多城市广场建造之后兴起的。

广场舞是一种自发行动,政府没有动用任何的行政力量,广场舞就红火起来,甚至政府因为其扰民行为还想加以限制。当然,现在广场舞总体而言,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而是变得文明多了。

在广场舞中,人们尤其是中老年人找到了一种文化,一种旋律,可以让自己沉浸其中,并获得愉悦感。慢慢地农村也开始有了广场舞,无论边远地区的农村还是乡镇,每天晚上都能看到跳广场舞的热闹人群。

要知道,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候,除了基督教教会聚会时期的赞美诗,几乎听不到唱歌的声音,那个时候,唱歌跳舞只能在专门的卡了OK厅等地方。因为那个时代,一个是没有那么多的广场,一个是没有那个经济条件,当然也就没有心情,大家都在努力为生活奔波。

在笔者母亲的眼里,基督教唱歌那是一种“自在”,在笔者童年中,整个农村,除了婚丧嫁娶的乐团之外,能听到音乐和唱歌的地方,就只有教会了。

但是今天情况已经改变,基督教唱诗的声音,淹没在广场舞和抖音的音乐声中。在广场舞和抖音中,畅快的自我表达,跟随旋律自由舞动,人在全身心投入活动中,获得的愉悦和放松是基督教所不能提供的。

基督教的聚会,却没有这种欢快性,与广场舞相比,远没有这种全民吸引力。广场舞、抖音等活动,已经让基督教不再是独一无二的选择,具有很强的可替代性。

城市化和现代化,也意味着世俗化,而世俗化并不是传统基督教认为是一种虚无化,而是一种去宗教化。让人能在世俗化的活动中,获得愉快和意义。

基督教今天面临的困境,就是诸如广场舞之类的活动,对基督教宗教热情的冲击,为人们的选择提供了可替代基督教的选项,那么基督教在这个背景下,该怎样突围,这值得每个人思考。

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马太福音 11:28 和合本)”然而,这里的安息究竟是在宗教里的各种规章制度,各种认罪悔改,还是人生命的愉悦和轻松中来安息?

安息究竟是沉重的,还是轻省的,这值得我们反思。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2020全球华人差传大会丨李伟强牧师:更新社区服务与移民事工的五个实用概念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