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新约学者赖特谈新书《上帝与疫情大流行》:面对灾难基督教不是提供答案,而是哀歌和服务

作者: 王新毅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8月07日 11:46
(图片来源:N.T.Wright online官网)
(图片来源:N.T.Wright online官网)

如何看待2020年疫情大流行?对此,不少神学家也从不同的角度分享自己的看法。

今年6月,国际新约知名学者N·T·赖特(Nicholas Thomas Wright,简称N.T. Wright)新书《上帝与疫情大流行:一个基督徒对新冠病毒及其后果的反思》(God and the Pandemic: A Christian Reflection on the Coronavirus and its Aftermath)由Zondervan正式出版。

该书并不长,只有96页,主要谈及面对当下的疫情大流行,基督徒应该如何反应以及延展到基督教如何面对灾难等话题。

N·T·赖特是一名著名的英国新约学者,曾任圣公会主教,并任圣安德鲁斯大学圣玛利亚学院的新约及早期基督教研究制教授,及牛津大学高级研究员(Senior Research Fellow)。同时,赖特也是著有近百本神学书籍的著名作者,其中包括《新约与神的子民》、《邪恶与上帝新世界》、《翻天覆地——重新看见耶稣是谁》等。他被美国福音派权威杂志《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杂志评为这个时代顶级的神学家之一,是一位“牧养和学术兼备的主教神学家”,

8月初,赖特接受《今日基督教》杂志的专访谈及新书,并再次分享了他对“上帝与疫情大流行”这一话题的思考。他强调说,面对灾难,基督教常常被问“为什么”,或者“上帝为什么让着一切发生?”他认为这种问题的背后其实是近代以来理性主义的思维带来的,“基督教没有提供关于冠状病毒的答案。它也不应该提供。”反而,比起答案,基督教提供的是“哀歌”和“服务”。

他说:“我们无法确定为什么会发生或如何阻止疫情大流行。但是圣经呼吁我们和上帝的灵一起悲伤,并开始为他人服务而工作。”

什么激发了赖特编写新书?

此次专访主持人谈到,如今关于新冠疫情的报道在美国几乎是全天候不间断,而且各种专家的探讨的各类信息和观点如潮水般,但是公众尤其是基督徒仍旧最想问的问题是:”为什么会这样?我们应该怎么做呢?在这一切中上帝在哪里?”因此,对于此话题,已经许多基督教领袖、神学家就这些相关话题写了自己的书,赖特也写了这本新书,“是什么激发了你编写自己的书的?”

赖特回顾说,早在三月《时代》周刊就问他是否愿意发表有关这种流行病的文章,这个文章有一个颇具挑衅性的标题:“基督教没有提供关于冠状病毒的答案,它也不应该提供。”反而,他引用罗马书8:26“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说到,“对这种情况我们应该谦虚,而不是认为我们应该知道所有答案”,反而要恢复是新旧约中的哀歌(Lament)传统。而这边文章发表后,他开始获得反馈,其中不少人通过电邮问他说:“你怎么能这么说?”因此,他有了写这本书的想法,“这本书试图探讨圣经在整个叙述和流程中是如何真正说明我们今天所遇到的情况的。”

对于主持人问到“当疫情来临时,似乎我们很多人都为之惊讶。你是否认为西方教会长期以来一直生活在舒适和安全的环境中,以至于我们忘记了如何应对黑暗,痛苦和危机?”他认为的确是这样。这次疫情发生后,“我一直听到基督徒在问:‘这是世界末日吗?’我想提醒他们,类似的事情一再发生。例如,在1917至18年间,西班牙发生了一次大规模的流感大流行,在此期间,世界上部分地区的教堂被关闭了一年。我们忘记了我们以前发生过这些...我们只是一头雾水,继续前进,仿佛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我们忘记了历史。”他提醒说,历史上教会也有许多面对此类情况的遗产,比如此次大流行期间他重新阅读了马丁·路德的信件中谈到如何面对瘟疫等,其中有很多务实的建议,比如遵守服药的规则,自己不要成为传染源等。

赖特在采访中再次提到,当面对灾难时我们常常问“上帝为什么让这些发生”等类似的问题,他说,“我认为我们问题的一部分是西方世界近两三百年来的理性主义,它已经渗透到了教会里,因为基督教的理性主义批评家说过这样的话:‘啊哈,看,现代科学向我们展示了基督教是错误的!对此,理性主义的基督徒说:’不,让我们展示一下这完全是理性的!’这可能导致我们想要对所有问题都有答案,因此我们想说些这样的话:’由于上帝是主权者,他必须要么故意这样做,要么至少故意允许这样做。’

对此,赖特引用新约《腓利门书》说到,面对逃跑的奴隶阿尼西母,保罗说:“他暂时离开你,或者是叫你永远得着他。”他说:“保罗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他也许能够看到神在做什么。但他不会明确地说出来。”因为很多时候,我们需要谦卑,而且我们知道的有限,不可能知道所有细节。而唯有上帝才知道所有,我们人当今的本分是“当上帝让我们知道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我们该做什么时,我们的工作就是继续前进去做这些。”

耶稣的哭泣和圣灵的呻吟

他谈到福音时,强调的是耶稣站在拉撒路墓前哭泣的榜样,这种哭泣不仅有哀歌,也有行动,“拉撒路的故事中有很多行动,而行动是从眼泪中成长出来的。实际上,就像通常的情况一样,福音中的眼泪有时是至关重要的因素。”他认为,这个故事显示的上没有坐在楼上某个地方低头说:“好吧,我会整理你的烂摊子。”相反,“他是上帝,他来是要弄脏自己的双手,要刺穿他的双手,以便成为我们所在的地方并从那里拯救我们。”令我们欣慰的是,当我们悲痛时,圣灵也在我们里面悲痛,这“是标志着基督教信仰与我所知的其他世界观完全不同的一件事。”

赖特谈到新约里面谈到圣灵的悲伤和呻吟,他的新书里面也谈到我们需要“拥抱悲伤”,由此赖特谈到这是我们现代基督教忘记的东西,我们需要重新发现它。比如诗篇中很多诗歌是哀叹诗,他常常发现这些对他的日常生活和祈祷很有帮助,“因为这些坏事正在我的生活中不断发生。”而且,当他在新闻和现实生活中看到很多处境糟糕的情况时,他会用哀歌的方式来面对,“我用哀歌的诗篇祈祷来尝试拥抱上帝的爱。”这些哀叹诗会提醒我们“上帝在黑暗中与我们同在。”

在本书的最后,赖特还谈到大流行期间有些教会以宗教信仰的名义拒绝封锁令,导致实地崇拜和公共卫生产生张力,对此,他说:“首先我要说的是,路德提出我们不要去传播感染病。那是不负责任的。它与其他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如果我们爱我们的教会比爱我们的邻居多,那么祸害我们。”但是他也担心只是在线聚会让我们变得失去和其他信徒一起团契的重要元素。

基督教要恢复服务社会的DNA传统

最后,主持人问到“我长期以来一直认为,对罪恶和苦难最重要的反应不是言语,而是行动,甚至是代价高昂的行动。耶稣成为我们的模板。因此,鉴于大流行带来的痛苦:基督徒现在应该做什么?那我们应该怎样生活呢?”

赖特引用使徒行传11章面对先知说保罗和巴拿巴即将去的地方面临饥荒的预言,但保罗和巴拿巴反而仍旧带着钱去了哪里的贫穷教会给予救济,约翰福音9章面对天生瞎眼的人,耶稣没有回答说这是谁的错谁的罪,“这实际上不是任何人的错。重要的问题是上帝要我们做些什么来回应。”

他引用历史学家汤姆·霍兰德(Tom Holland)《基督徒变革如何重塑世界》( Dominion: How the Christian Revolution Remade the World)中提到的,教会以及只有教会曾经做过的许多事情现在已经由更广泛的世俗社会所承担,比如疫情大流行期间很多不是基督徒的医护人员冒着生命危险去照顾人们,“这是一件高尚的事。但是在古代世界,只有基督徒才这样做。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些基督教理想已经传播到世界上。我们应该为此感谢上帝。但是在教会里,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做诸如医药、关怀穷人和教育之类的事情。它们深深地藏在教会的DNA中。因此,基督徒应该恢复这种传统并坚持下去,而不仅仅是在发生大流行的时候。”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第四届以色列全球基督徒媒体峰会因疫情原因网络举行 赞《亚伯拉罕协议》带来和平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