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关于耶稣是如何成为欧洲白人的漫长历史

作者: 译者:S.I. 来源:基督时报2020年07月22日 07:50
图源:Pixabay
图源:Pixabay

原作者前语:
在对社会种族主义遗产进行自我反省的这段时间里,被描绘成欧洲白人的耶稣形象受到了新的审查

当美国的抗议者们高呼要拆除联盟国雕像时,活动家肖恩·金(Shaun King)则是走得更远,他呼吁显示“白人耶稣”的壁画及艺术品都应该“撤下来”。

金对基督的形象及其如何被用来维护白人至上观念的关注并不是孤立存在的,著名学者们和英国圣公会坎特伯雷大主教都呼吁对白人耶稣形象进行再思考。

作为一名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史史学家,我研究了1350年至1600年年间耶稣基督不断演化的形象,从列奥纳多·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到米开朗基罗在西斯廷礼拜堂的《最后的审判》,部分最著名的艺术品都是在这个时间内产生出来的。

但是,有史以来复制得最多的耶稣形象是来自另一个时期,即是华纳·萨尔曼(WarnerSallman)创作于1940年的浅眼浅发《耶稣头像》(Head of Christ)。萨尔曼是位为广告活动创作艺术品的前商业艺术家,他成功地在全世界贩售了这幅图像。


华纳·萨尔曼的《耶稣头像》(Wikimedia Commons)

借着萨尔曼与两家基督教出版公司(一为新教,一为天主教)的伙伴关系,《耶稣头像》走进到包括从祷告卡到彩色玻璃、人造油画、年历、赞美诗和夜灯在内的所有事物之中。

萨尔曼的画作延续了欧洲白人长期以来的传统,即他们以自己的形象来创作和传播耶稣的画像。

寻找圣容

历史上的耶稣很可能有着公元一世纪时以色列加利利地区犹太人的棕眼棕皮肤,但没人确切地知道耶稣的模样。耶稣生平中没有已知形象,尽管《旧约圣经》中的扫罗王和大卫都被明确地称之为高大俊美,但几乎没有迹象表明耶稣的形象出现在《旧约圣经》或《新约圣经》中。

甚至有些文字也是相互矛盾的:《旧约圣经》的先知以赛亚说到,那即将到来的救世主“无佳形美容”,但《诗篇》却声称他“比世人更美”,这里的“美”这个词指的是身体上的美丽。

出于对偶像崇拜的担忧,耶稣基督最早的形象出现在公元一至三世纪。它们并不是捕捉基督的真实面容,而是澄清他作为统治者或救世主的角色。

为了清楚地表明这些角色,早期的基督教艺术家经常依靠融合主义(Syncretism),这就意味着他们结合了其他文化的视觉形式。

将基督描绘为好牧羊人可能就是最流行的融合主义形象,而这位无须的年轻好牧羊人形象是基于俄耳浦斯、赫尔墨斯和阿波罗的异教代表人物。


耶稣好牧羊人形象(Pixabay)

在其他常见的描绘中,有基督穿着罗马长袍或其他帝王特征。神学家理查德·维拉德绍(Richard Viladesau)认为,其中留有“叙利亚”风格长发的成熟有须基督形象,是结合了希腊神话中主神宙斯和《旧约圣经》人物参孙而成的。

基督自画像

从权威肖像意义上来说,第一幅的基督肖像被认为是自画像:奇迹般地“非人手所创作的形象”,或是画龙点睛之笔。

这一理念起源于公元七世纪,基于一种传说,即基督通过其面部神奇形象治愈了埃德萨阿布加尔五世(Abgar of Edessa,埃德萨为今天土耳其的乌尔法),而这副画像如今被称作“自印画像”(Mandylion)。

西方基督教在11至14世纪之间接受了类似传说,讲的是基督在钉十字架之前在圣薇罗尼卡的面纱上留下了自己的面容。这幅画像被称之为“圣容“(意:volto santo,英:Holy Face)。

这两幅画像以及其他类似的遗物,构成了有关基督“真实画像“的标志性传统基础。

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这些遗物增强了已经标准化的有须、齐肩黑发的基督形象。

在文艺复兴时期,欧洲艺术家们开始将图标与肖像结合起来,让基督像他们自己一样。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多,从基督认同人类的苦难到评论自己的创造力。

如十五世纪的西西里画家安东内洛·达·墨西拿(Antonello da Messina)就画过受难基督的小型图像,其格式与画家的常人画像完全相同,主体位于虚构的栏杆与纯黑色背景之间,还附上“安东内洛·达·墨西拿画的我“的签名。

16世纪的德国画家阿尔布雷希特·丢勒(Albrecht Dürer)以其著名的1500年自画像模糊了圣容和画家本人形象之间的界限。在这幅肖像画中,丢勒像圣容一样摆出正面姿势,留有胡须和丰富的齐肩长发,令人回想起基督。而“AD“这个字母组合可以表示”阿尔布雷希特·丢勒“,或是”主的纪元“(拉丁语:Anno Domini)。


丢勒自画像(Wikimedia Commons)

以何人的形象?

这一现象不仅限于欧洲:16和17世纪的一众耶稣画像都带有各自风格,如埃塞俄比亚和印度特征。

但在欧洲,皮肤白皙的基督欧洲人形象开始通过欧洲贸易和殖民行动来影响世界其他地区。

1505年,意大利画家安德里亚·曼特尼亚(Andrea Mantegna)创作的《三博士来朝》(Adoration of theMagi)绘有三位独特的博士。按照当时的一种传统,来自非洲、中东和亚洲三博士献上了昂贵的瓷器、玛瑙和黄铜,但这些本是从中国及波斯和奥斯曼帝国进口的珍贵物品。


《三博士来朝》(The J. Paul Getty Museum

耶稣的白皙皮肤和蓝眼睛也表明他不是中东人而是欧洲人。玛丽亚的袖口和下摆上绣着有人造希伯来文字,掩饰了这个圣洁家庭与犹太教的复杂关系。

在曼特尼亚生活的意大利,反犹主义思潮已经在大多数基督徒中盛行开来,犹太人经常被专门隔离在所属主要城市的一隅。

艺术家们试图让耶稣和他的父母亲远离犹太人,甚至连穿耳(耳环是与犹太女性相关联的,她们皈依基督教后会卸下耳环)这看似细微的属性也可能代表着向以耶稣为代表的基督教进行过渡。

再后来,为了试图让耶稣与犹太教完全脱离,包括纳粹在内的欧洲反犹势力转而赞成基督雅利安人的模板形象。

海外的白人耶稣

随着欧洲人殖民了越来越遥远的土地,他们给当地人带来一个欧洲人耶稣。耶稣会传教士们建立了绘画学校,以欧洲模式来教授基督教皈依新信徒美术。

1590年左右,在日本熊本建立起“画家神学院“的意大利耶稣会修士乔瓦尼·尼科洛(Giovanni Niccolò)的学校里,制作了一幅小型祭坛画。作品结合了日本传统螺钿工艺和珍珠母,刻画出了一位明显是白人的欧洲圣母与圣子图(Madonna and Child)。


《圣母与圣子图》(Walter Silver 2014 Peabody Essex Museum)

在拉丁美洲的殖民地(欧洲殖民者称之为“新西班牙“)中,白人耶稣的形象强化了种姓制度:白人、基督教欧洲人占据了上层阶级,与当地人混血的深肤色人居于较低阶级。

艺术家尼古拉斯·科雷亚(Nicolas Correa)在1695年创作的《圣玫瑰利马》(Saint Rose of Lima)画作,显示出这位第一个出生于“新西班牙“的天主教圣人与一位金发、白皙皮肤基督的隐喻婚姻。

相似性的遗产

学者爱德华·布卢姆(Edward J. Blum)保罗·哈维(Paul Harvey)认为,在欧洲人殖民美洲后的几个世纪中,白人基督的形象将其与帝国逻辑联系在一起,以至于可以用来为压迫土著人和非裔美国人辩护。

在一个多种族但不平等的美国,媒体上白人耶稣的比例过分地高。不仅是华纳·萨尔曼的《耶稣头像》得到广泛描绘,就连在影视作品中扮演耶稣的演员也很大一部分是蓝眼睛的白人。

耶稣的画像在历史上服务过很多目的,从象征性展示他的能力到描绘他真实的形象。但是,代表意义是重要的,而且观众们需要了解到他们所消费的基督画像的错综复杂历史。


原作者安娜·斯沃特伍德·豪斯(Anna Swartwood House)为南卡罗来纳大学艺术史助理教授。本文基于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转载于The Conversation。原文见此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反异端邪教事工"真道"核实朴玉洙的老师迪克:我没按立他,是他自封的‘牧师’头衔!

图片资讯